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音乐创作 > 正文

他是一个来自蕉园的牧歌式诗人,心头固守一轮明月,纯粹而美好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9-04分类:音乐创作浏览:34评论:0


导读:原标题:他是一个来自蕉园的牧歌式诗人,心头固守一轮明月,纯粹而美好随着一年年蕉园的成熟和收获,像蕉叶一样年轻的黄潮龙,...
原标题:他是一个来自蕉园的牧歌式诗人,心头固守一轮明月,纯粹而美好 随着一年年蕉园的成熟和收获,像蕉叶一样年轻的黄潮龙,在诗歌的荒原也已走过了一段岁月,并留下一行坚实的脚印。

他是一个来自蕉园的牧歌式诗人,心头固守一轮明月,纯粹而美好

他是一个来自蕉园的牧歌式诗人,心头固守一轮明月,纯粹而美好

蜿蜒而又美丽的榕江边,有一片绿色而又潮湿的土地。农夫在这片土地,收获蕉果和芬芳;黄潮龙在这片土地,收获诗歌和爱情。

走进这片土地,田畴会为你摇响一串歌谣,月光会向你诉说一种心情。于是,你会在不知不觉间,轻轻地吟颂起这样的诗句:

我不知挂在哪弯蕉茎上/任月光自由的升起/带着广褒的宁静/轻轻地走进大地的传说里去……

其实这诗句是黄潮龙写的。

黄潮龙好滋润,在某些人披着干瘦的阳光走进心灵的沙漠时,他却拥有这样一个由绿色和月光编织起来的蕉乡,拥有这样一份澄澄明明温温婉婉的心情。

一切都缘于那片蕉园。

他是一个来自蕉园的牧歌式诗人,心头固守一轮明月,纯粹而美好

展开全文

他是一个来自蕉园的牧歌式诗人,心头固守一轮明月,纯粹而美好

蕉园是黄潮龙的故乡,更是他生命的摇篮。许多次站在蕉园里,面对那写满青春箴言的蕉叶,面对那十指纤纤极尽楚楚女儿态的蕉果,还有那穿过蕉丛意在渲染收获的明晃晃阳光,黄潮龙的心总是系着千千结,犹如怀着爱情的人们,有种拥抱大地和天空的冲动。接着,这冲动便化成一股创作的欲望,化成他笔下的又一番美丽:

形态优美的蕉果正在灌桨/吸引着春天向上生长/风鼓起她绿色的裙子/摇动芬香的荷风……

于是,我们便有了这样一个湿漉漉的印象:黄潮龙,一个牧歌式的诗人!而蕉乡和月亮,则是他每次下笔时,一个如影相随的意象。因而,他的诗读起来,才会如此含蓄,如此清新,清新又不失深沉,含蓄而不流于朦胧。

已记不起黄潮龙从什么时候开始写诗了。只记得他讲过的一段往事:

“自那时候起,我很喜欢往寺院里跑,幸好我家不远处有一个古寺,我就经常在那里逗留,沾一点佛门之气。古寺不大,香火明灭,倒也静谧清幽。一老僧对着荷花席地而坐,恍忽钟鼓不敲自鸣,我异常震惊。望着老和尚发亮的额头,感到些许安慰,心中一潭清水,开出美丽的荷花,觉得非常好。后来每有空闲,就闭目养神,默默用意念读一片树叶,读出美丽的情韵来……”

我想,黄潮龙真正有倾向写诗,大概就始于此吧。因为能用意念,把一片树叶读出美丽的情韵来,并不是每一个人,每一个诗人都能做到的。只有抛除了世俗的杂念,只有具备了较高的人生境界,才能获得如此的圆融和功德。

这也是黄潮龙的智慧之处。他不但善于用一种物化的审美去观察生活,也善于用一种平常的心态去构筑诗行,并使二者得到和谐的统一。于是,整个创作过程中,他可以做到心无遮拦,了无牵挂,只隐隐记着下笔时给自己定下的一个意念,便由着诗思去自由的驰骋,上天入地,游移江河。如他写蕉园,才刚诉说“阳光无声地洒落”,转眼便“坐一叶江南的冬放射绿光”,倏地又问“篱笆的蕉门为谁而设”;他写蕉果,先是描述蕉果如女人般的羞涩妩媚,接着从一句传宗接代的古训,竟牵扯到有关生育方面的事情上来;他写蕉叶,从蕉叶的青绿写着写着,竟无端引出一群蕉女在快活地流泪,末了却又让蕉叶竖起耳朵,倾听世纪的歌呤。就这样,由里及表,由远及近,黄潮龙笔下的诗行,正如花朵一样,一层层地展开,一层层地纷呈,时而清淡,时而美艳,时而刚烈,时而柔弱,时而亲近,时而遥远,读着读着仿佛离题远了,却又尽在情理之中。正是“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

他是一个来自蕉园的牧歌式诗人,心头固守一轮明月,纯粹而美好

他是一个来自蕉园的牧歌式诗人,心头固守一轮明月,纯粹而美好

黄潮龙无疑已经进入了一种艺术的表现状态,即在有中求无,在无中求有,并把这种状态发挥到淋漓尽致、挥洒自如的境地。曾有诗评家这样评价他,说他的诗自感觉出发,因而便给人一种清新的情绪,一种奇特的意象,一种感官的触动。尤其在表现手法上,黄潮龙较早地善于捕捉和运用意象,因而他的诗始终贯穿着一种细腻温婉的风格,并让诗句常飘逸出一种江河水气和蕉风月影,于精致朦胧中透出一种深刻的审美。

记得许多年前,当我的好友,也是当时在诗坛上有一定影响的青年诗人冰峻不幸故去时,与冰峻尚无谋面之交的黄潮龙,竟为他的死,让泪水不只一次浸湿诗稿。我尤其记得他为冰峻写的一首悼诗:

生之行李已随你而去/水壶跌落溅出满地净水/在被杜鹃啼红的雪地上/我知道你决不会黯然栖息

读着这样的诗句,我既为地下的冰峻感到些许慰藉,又为黄潮龙那颗伤痛又充满良知的心,引发出深深的共鸣。这首诗,在技巧上,如他以往的诗风,由物及人,同时又加强意象的运用,又是有感而发,写来便有如一天残雨铺天而降,于柔美中透出缕缕悲哀,悲哀又缱绻,一下子便展现出诗人生命深处那一种最本质的意识,那意识就是诗,就是美。

随着一年年蕉园的成熟和收获,像蕉叶一样年轻的黄潮龙,在诗歌的荒原也已走过了一段岁月,并留下一行坚实的脚印。如今,他已出版了两本诗集,并以其清新典雅的风格,在诗坛卷起一阵绿色的如同蕉叶般的风。而他的香蕉诗系列,也正在苦心的孕育之中。

他是一个来自蕉园的牧歌式诗人,心头固守一轮明月,纯粹而美好

他是一个来自蕉园的牧歌式诗人,心头固守一轮明月,纯粹而美好

我不想对黄潮龙的诗作过多的评说。因为所有的评说都是苍白的,只有诗人心头固守的那一轮明月,那一片蕉园,才是最厚实的,最丰润的。

多想走进那片蕉园,多想走近那轮明月,去吟听蕉女用蕉叶编织的寓言,去沐浴蕉农用蕉果洗过的月光,然后躺在蕉风吹过的蕉园,做一个浓浓绿绿的有关蕉乡人家的梦。

然而,这梦都让黄潮龙独占去了。

我只有站在蕉园的外面,远远地对着蕉园上空的那轮月亮,悄声的吟,吟的却还是黄潮龙的诗句:

标签:黄潮龙牧歌明月龙的冰峻诗句意象绿色收获阳光美文蕉园蕉乡蕉叶蕉果


欢迎 发表评论:

音乐创作排行
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网站分类
搜索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