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音乐创作 > 正文

一次离别,会划开两个人生,爱是唯一真相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9-04分类:音乐创作浏览:35评论:0


导读:原标题:一次离别,会划开两个人生,爱是唯一真相一诗一文每一天的原创诗歌和梦想,不要再和我擦肩而过从此不再害...
原标题:一次离别,会划开两个人生,爱是唯一真相

一次离别,会划开两个人生,爱是唯一真相 一诗一文 每一天的原创诗歌和梦想,不要再和我 擦肩而过

一次离别,会划开两个人生,爱是唯一真相

从此不再害怕鬼魂,隔着世界,依然爱你。

虽说是最亲切的人,

一次离别,会划开两个人生;

在微明的曙色里,

想象不出更远的疏淡的黄昏。

虽然你的影子闪在记忆的

湖面,一棵树下我寻找你的声音,

你的形象幻作过一朵夕阳里的云;

但云和树都向我宣告了异乡的陌生。

别离,寓言里一次短暂的死亡;

为什么时间,这茫茫的

海水,不在眼前的都流得渐渐遗忘,

直流到再相见的泪水里……

愿远方彼此的静默和同在时一样,

象故乡的树守着门前的池塘。

——唐祈·十四行诗

中元节刚过,这些原创诗,用无比美而深刻的笔触写下了触动心弦的思念,不论时光荏苒依旧触动内心的柔软,虽时令已过,但对逝去亲人的这份思念和纪念却永不会消逝,光阴转瞬即逝,这些与亲人共度的温暖时光,会隽永地牢牢铭刻在我们心底。

展开全文

从此不再害怕鬼魂,隔着世界,依然爱你。

虽说是最亲切的人,

一次离别,会划开两个人生;

在微明的曙色里,

想象不出更远的疏淡的黄昏。

虽然你的影子闪在记忆的

湖面,一棵树下我寻找你的声音,

你的形象幻作过一朵夕阳里的云;

但云和树都向我宣告了异乡的陌生。

别离,寓言里一次短暂的死亡;

为什么时间,这茫茫的

海水,不在眼前的都流得渐渐遗忘,

直流到再相见的泪水里……

愿远方彼此的静默和同在时一样,

象故乡的树守着门前的池塘。

——唐祈·十四行诗

中元节刚过,这些原创诗,用无比美而深刻的笔触写下了触动心弦的思念,不论时光荏苒依旧触动内心的柔软,虽时令已过,但对逝去亲人的这份思念和纪念却永不会消逝,光阴转瞬即逝,这些与亲人共度的温暖时光,会隽永地牢牢铭刻在我们心底。

《奥菲利亚》

文/Hlove王雅荟

枯朽的枝条,承接不住

任何馈赠,

一枚花环,也能将其压垮。

跌进河里,搅动起一些水花,

而后再也泛不起涟漪。

发丝没入荇草,柔顺的

像自然生长在水里一般。

岸边一朵白色玫瑰,盛放到极致

开始凋零。

风轻柔的摩挲芦丛,

云朵在死亡的墓碑前播种雏菊。

微开的口,纤弱地呼唤

一只知更鸟的到来,

共同唱起挽歌,歌唱纯洁,歌颂永恒。

一次离别,会划开两个人生,爱是唯一真相

“我们一不留意

从源头,一不留意就

走进了入海口,直接走进了入海口

我们从源头走进了入海口

一不留意

然后我们看见,看见了

昨天的花,花的昨天

已经长成果实,长成陌生的果实

我们从童年,童年里的我们

直接进入了,就这样直接进入了

暮色,我们苍老的暮色”

“我们一不留意

从源头,一不留意就

走进了入海口,直接走进了入海口

我们从源头走进了入海口

一不留意

然后我们看见,看见了

昨天的花,花的昨天

已经长成果实,长成陌生的果实

我们从童年,童年里的我们

直接进入了,就这样直接进入了

暮色,我们苍老的暮色”

《我想你》

文/曹丽丽

今夜

我想你

故园

该是秋的去处

而你

早已不在门口等我

我想你粗糙的手

抚摸我的额头

我想你洗过的衣袖里

有肥皂的暖香清悠

我想你在桔色的灯影里

缝缝补补

我想你在火盆边

卷着纸烟

带着一种淡淡的愁

在春想你啊

栅栏边的芍药

清明雨里欲语还休

在夏想你啊

你种的芸豆刚刚开花

一地夕阳里

红蜻蜓正立在上头

在秋想你啊

我陪你坐在小板凳上

看父亲挂起玉米

然后我们一起剥毛豆

在冬想你啊

柴门闻犬吠

乡下的雪夜暖心暖脾

我紧贴着你的胸口

听檐下麻雀啁啾

今夜

我是如此的想你

我负了你一生的暖

我负了你一生的念

三十年落魄江湖

没有转身余地的流年

咽泪装欢

我曾不信轮回之境

唯有你

我的母亲

愿有来世相逢擦肩

你一定回头

好好的看看我!

一次离别,会划开两个人生,爱是唯一真相

我曾有个似梦非梦的梦境,明亮的太阳熄灭,而星星星,在黯淡的永恒虚空中失所流离 无光,无路,那冰封的地球球体盲目转动,在无月的天空下笼罩幽冥 早晨来而复去。白昼却不曾降临,人们在孤独的恐惧里将热情忘记,那一颗颗寒冷霜冻的心,都自私地祈求黎明。

——拜伦 《黑暗》

我曾有个似梦非梦的梦境,明亮的太阳熄灭,而星星星,在黯淡的永恒虚空中失所流离 无光,无路,那冰封的地球球体盲目转动,在无月的天空下笼罩幽冥 早晨来而复去。白昼却不曾降临,人们在孤独的恐惧里将热情忘记,那一颗颗寒冷霜冻的心,都自私地祈求黎明。

——拜伦 《黑暗》

《中元节》

文/以人为本

最怜中元月当空,

正照万里悲复同。

水天一色故人情,

烟火千般阴阳通。

一次离别,会划开两个人生,爱是唯一真相

《很轻很轻的云》

这一生何以

何以这么漫长

已经看枯了九季莲花

如恒河之沙的眼睛疲惫得

深深地闭上了

说什么诸漏皆苦

如果你注定要像云一样飘散

你还担心什么呢?

你的手不用再紧抓自己了

落下去吧

轻飘飘地飘去那段长长的路

人是可以这么活的

只要你真的把自己当作一片

很轻很轻很轻很轻的云

——骆瑞生

《很轻很轻的云》

这一生何以

何以这么漫长

已经看枯了九季莲花

如恒河之沙的眼睛疲惫得

深深地闭上了

说什么诸漏皆苦

如果你注定要像云一样飘散

你还担心什么呢?

你的手不用再紧抓自己了

落下去吧

轻飘飘地飘去那段长长的路

人是可以这么活的

只要你真的把自己当作一片

很轻很轻很轻很轻的云

——骆瑞生

《淡淡的愁》

文/韩星

吹凉了清秋

圆月

卷起几缕闲愁

河水

一步一回头

人生

有着太多的牵挂

还有

说不清的离愁

一片黄叶

缓缓飘过

枝头

心头

故乡

总是那样飘渺

迈不开步

这淡淡的愁

更与谁人

诉说

写于二O二O年九月一日晚

一次离别,会划开两个人生,爱是唯一真相

《美国丽人》

一开始我们以为我们不凡,

后来发现我们到底是平凡人而已,

我们在腐烂中,

开出一朵颤巍巍的花,

凋落在死亡的尘埃上。

——骆瑞生

《美国丽人》

一开始我们以为我们不凡,

后来发现我们到底是平凡人而已,

我们在腐烂中,

开出一朵颤巍巍的花,

凋落在死亡的尘埃上。

——骆瑞生

《七月十五,写给妈妈的诗》

文/范荣全

我买点花

挺好看的,但没有根

但也不会落

插在那幢已长了草的墓

天下了一会雨

凉意淋透了我所有的毛孔

泪,已板结成铁冷的冰

在风中醒来,因为淋了雨

一只雁衔着一些光亮

在天黑前飞来

或许,是您担忧我怕黑

您去了您的向往

您早早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这里的屋子里还有您的子孙

在生产队里的农田耕种

您在天堂

还保佑我们有一个好的收成

好像您还在那里

呵斥

您重孙子别再踩踏门前庄稼

在这初秋的早晨

七咕咕鸟在屋后的巢里抱窝

翅膀张开

守护着刚刚破壳的幼崽

五十年过了

娘已没了,爸还在

爸用迷茫的眼睛

把今天的心思埋藏

屋后的七咕咕鸟还在

她用翅膀飞出去

寻找喂崽的食

她在守护着自己的希望

从不觉得累

一次离别,会划开两个人生,爱是唯一真相

您走了

在一条深沉久远的路上

越走越远

路的尽头越来越亮

天放晴了

您在我的视线里很清晰

您在笑

我是您放牧的宠儿

除了神

有谁能知道您

您心里所向往的方向

天刚放晴

晒出您的太阳

是怕我在您坟前淋湿了衣服

我本想伸手盛载您的洁净

使我的灵魂

由此得到您的洗礼而飞升

让我们渐渐的融进您的天空

您的心胸已淹没了天穹

可您只能在天上

我们做了错事

已不再听到您的呵斥

还有您对我们心疼的唠叨

您嘱咐下的感受与体味

就那么不见了

只留下

心中漫长的念想

有许多的美好在天堂

您去了

不再有烦恼

一切艰难都像冰雪融化

您的生命已有新的繁衍

另一个春天

在夜色中诞生

像种子

风一样刮向远方

锁住我们的相思

痴痴地仰望

这个七月十五觉得来的太早

我还没想得起来

已经是没有了您的秋天

时令已交换

您在天堂的拐角处守护着您的希望

已不再叹息

告诉我们一切皆有很好

只要我们没有一颗作恶的心

您就会守护您的儿女直到永远

农历七月十五致母

世界上有一个很可爱的人,这个人正在看着这篇文章,真羡慕这些文字,千山万水,代我见你。 转发一下有糖吃

作者 |原创诗歌|Hlove王雅荟/曹丽丽/以人为本/韩星(图中句子及引用部分句子来源于署名及未名出处侵删 感谢美文佳作) 图|是里粥( 一诗一文授权原创手写 底图 | 奶茶加碳水化合物/雾时之森/神与无主物 感恩美图 )编辑 |本文为原创未经允许请勿抄袭╭❤~谢谢你的阅读,爱你们。比心╭❤~你每点下一个赞,我的心上就多开出一朵花

一次离别,会划开两个人生,爱是唯一真相

标签:人生真相死亡永恒一生入海口亲人Hlove季莲花骆瑞生美文韩星王雅荟曹丽丽范荣全


欢迎 发表评论:

音乐创作排行
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网站分类
搜索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