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音乐资讯 > 正文

水木年华: 在”未来的未来”,温柔的疯狂……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9-04分类:音乐资讯浏览:27评论:0


导读:原标题:水木年华:在”未来的未来”,温柔的疯狂……今天,我们来说两张专辑,一张叫《未来的未来》,一张叫《我的生命不过是温柔...
原标题:水木年华: 在”未来的未来”,温柔的疯狂……

今天,我们来说两张专辑,一张叫《未来的未来》,一张叫《我的生命不过是温柔的疯狂》。一张诞生于2000年,一张发行于2017年,它们的演唱者都是卢庚戌,此前他的音乐属性经常与“民谣”关联在一起,近来却登上了一个乐队化的“摇滚”舞台。 内地“民谣”运动,总会有很多疑问——有人说内地民谣始于高晓松的“校园民谣”,但3000年前《诗经》既有首民谣化的作品吟唱着“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有人质问,周云蓬是大陆的胡德夫、杨祖珺吗?诅咒的范儿是很足的。我们的‘美丽岛’在哪里?1976台湾民歌崛起到30年后大陆新民谣到来, 殊路同归了吗?黄燎原当年汉唐文化推出的黄群、黄众和刘卓辉包装的艾静,谁才是内地“城市民谣”的鼻祖?

水木年华: 在”未来的未来”,温柔的疯狂……

提到内地歌坛“民谣”诞生年代,有很多重要的时刻、事件、人物……模糊不清、遮遮掩掩,至少它缺乏一个清晰的开创“事件”。提到台湾民歌,人们总会想到李双泽拿着可乐,冲上舞台、振臂一呼的“淡江事件”,说起内地摇滚乐,1986年崔健打着一高一低的裤脚,在首都体育馆唱出《一无所有》的画面便会跃然脑海。说起内地的民谣,我们能够迅速关联到的往往是一连串演绎过经典作品的闪亮名字——高晓松、郁冬、沈庆、丁薇、老狼……但有一位歌手和他2000年的专辑,有理由在内地民谣的发展历程中被世人铭记,虽然日后他成立了一个叫“水木年华”的创作组合,推出了很多坊间传唱的流行作品。当年被人称为“小卢”的卢庚戌在自己首张个人专辑中呈现出的是非商业的人文情怀,爱情与理想的奉献,理想与爱情的迷失……作为内地校园民谣的第一代歌者,来自清华的卢庚戌和“北走”的老狼是校园民谣的见证者,而魏晨阳、张银中、崔文斗、李佳川、贾南、金立……则成为了记忆中的美好。从“梦中草原”到歌手小卢,再到创作组合“水木年华”,走过二十多载唱作历程、已经变成“老卢”的卢庚戌,带着自己的“水木年华”组合,见证了很多70、80后的青春年华,那首《一生有你》一响起时,每个人都会哼着:“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20年前,卢庚戌在自己的首张专辑的同名主打歌曲中唱到:快乐和眼泪,在未来、未来的未来。幸福和疲惫,在未来、未来的未来……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一语成谶”,曾经登上春晚、带来热门单曲无数的白衣少年,却在《乐队夏天2》的舞台上率先出局。从千禧年到庚子年,从盒式磁带到MP3,两位不惑的中年人被油腻的小弟弟无情地嘲讽“作为一个二十三岁的年轻人,他们这中年人的油腻根本打动不了我。”“四十多岁人了还唱《青春再见》…我觉得这个舞台应该留给一些新乐队。”“(他们的表演)觉得有点无聊,音乐没什么新意。”

那一刻——小卢下意识扶了一下自己的墨镜,那可能是他为了这次表演特别准备的行头,但漆黑的镜片依然掩饰不了卢庚戌内心的无奈。与此同时,缪杰除了遗憾地耸肩,已经做不出任何表情……

展开全文

水木年华: 在”未来的未来”,温柔的疯狂……

较之其他“非主流”的“地下”乐团,水木年华的作品编曲、现场演绎也许并不“摇滚”,但是作为内地歌坛成军存在时间最长的创作组合,能够有勇气站在舞台接受“专业”歌迷的点评,本身就是一件很“非主流”的事情。更加摇滚的是,面对“后浪”的讥讽,两位中年“前浪”始终保持着他们的优雅和体面。即使在面对采访的时候,小卢也可以坦言自己已经“过气”的现状。“我们做好了准备去面对可能发生的一切。我不能强迫别人喜欢,但是我们能让自己满意。”但是——水木年华的音乐,真的“过气”了么?

过往的荣耀并没有成为了“水木年华”晋级的资本,即使在过去的日子中,他们一直没有停止自己的创作。也许这些“乐夏”中的专辑评委压根就没有听过《未来的未来》,也根本不知道卢庚戌的近作《我的生命不过是温柔的疯狂》已经用自己的音乐去演绎里尔克、玛丽·伊丽莎白·弗莱的作品。在“乐夏”这趟“浑水”中,卢庚戌最大的败笔,就是迎合了所谓的“摇滚”“地下”,甚至“乐队”化的主题。乐队可以是高亢、电吉他、桀骜不驯,同样也可以深沉、不插电、如泣如诉。乐队的夏天属于“金属”“朋克”“后摇”“电子”的温床,但同样有孕育“民谣”的土壤。我们期待血脉贲张、穿云裂石的嘶吼,也钟情低沉深邃、娓娓道来的吟唱。

没有必要纠结在唱作诗人卢庚戌和“专业乐评人”三儿之间“谁更油腻”“谁在油腻”的话题,在当下综艺节目“剧本化”的年代,一切都有可能是为了上“热搜”的预设“阴谋”。也许“水木年华”错在了用冷门作品“乐队化”的形式试水“乐队的夏天”,一支成熟创作组合的价值不需要一档综艺节目的晋级正名。大众化作品,一直都面临着比小众作品更大的创作困难。优秀的大众作品,往往需要更为复杂、宽广、艰巨的创造。在卢庚戌那张完全区别于“水木年华”的专辑《我的生命不过是温柔的疯狂》中,卢庚戌在中低音区的演唱能力,达到了自2000年专辑《未来的未来》以来的最大值。除了刻意压低嗓音,取消高亢,这些歌曲也“取消”了旋律,拒绝了婉转和舒展。相对于“水木年华”,没有了华丽副歌、上口旋律,小卢用近乎于深思、沉吟的方式演绎着更像是诗歌的伤痛声音。

水木年华: 在”未来的未来”,温柔的疯狂……

显然,卢庚戌和他的“水木年华”并没有将自己的创作封印在各自的青春里,除了电影导演和助农网红之外,他们依然有优秀的作品。在短视频当道的“惊雷”年代中,大众的音乐审美愈发恶俗。但水木年华的音乐虽然回不到过去的辉煌,却在某些层面掀起了新的篇章。从“未来的未来”开始,近20年的歌坛历练已经让卢庚戌感慨,自己的生命“不过是温柔的疯狂”,将诗唱成歌,将歌词写成诗作,这根本不是一个综艺比赛“成功晋级”可以解决的问题……

1989年,19岁的卢庚戌作为家乡的“高考状元”留着长发,桀骜不驯地走进了清华大学建筑系,用音乐定义心中的“水木清华”,吟唱自己的“梦中草原”。随后,水木年华这支传奇创作组合也用自己不流俗的方式,定义着标签化的品质音乐。虽然音乐风格上有内敛的民谣、张扬的金属、时尚的电子、复古的小调,但不变的是他们音乐中永葆激情的青春烙印,让我们在未来的日子中,不忘好风长吟的如歌年代…… (文/翟翊)

标签:卢庚戌未来的未来民谣内地作品创作舞台小卢组合专辑观点评论水木年华梦中草原


欢迎 发表评论:

音乐资讯排行
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网站分类
搜索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