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焦点 > 正文

李旸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9-05分类:最新焦点浏览:40评论:0


导读:原标题:李旸|秋天的风不曾见过桃花(组诗)作者简介zuozhejianjie李旸,女,80后,...
原标题:李旸 | 秋天的风不曾见过桃花(组诗)

作 者 简 介

zuozhejianjie

李旸 ,女,80后,笔名彩虹的微笑,《湖北诗歌》《诗歌文学网》编辑,《大别山诗刊》《安徽诗歌》责编。阜阳市诗词学会理事,皖西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散文随笔学会会员,亳州市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作家天地》《新安晚报》《亳州晚报》《安徽诗歌》《长江诗歌》等多家纸媒和微信平台。诗观:诗即告白!

李旸

作 者 简 介

zuozhejianjie

李旸 ,女,80后,笔名彩虹的微笑,《湖北诗歌》《诗歌文学网》编辑,《大别山诗刊》《安徽诗歌》责编。阜阳市诗词学会理事,皖西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散文随笔学会会员,亳州市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作家天地》《新安晚报》《亳州晚报》《安徽诗歌》《长江诗歌》等多家纸媒和微信平台。诗观:诗即告白!

李旸

原创作品

展开全文

秋天的风不曾见过桃花(组诗)

◎梅雨

半杯青梅酒,夏风微醺

一路颠簸,青山滴翠,白莲泛光

念了整整一个季节,天空中

那朵雨做的云,泪海终于决堤

她拥抱芭蕉,亲吻荷塘,抚摸石头

一转身,檐角的风铃已摇响你的名字

在六月的枝头栽种玫瑰。我还是从前的

那朵云,在夜深人静时,偷偷擦干眼泪

◎放牧

抽取黑色,连同挂在腮边的两行泪

在阳光下折叠,装进信封

我在旷野上奔跑,在阳坡上放牧羊群

满目花海间,三朵,两朵白色野花在挪移

风从云端吹来,那些泛着光的记忆

野草紧裹我的双眸,我替一块石头担心

放牧羊群,也放牧山风、马腿和流云

我似一块石头,坐在干草堆上放牧灵魂

◎立秋

群山举高苍穹

清风把云朵赶到山坡,放牧

村头的古槐树,鸣蝉吊嗓子

树荫下,父亲拉起弓似的背

对着一块磨刀石,射出冷光

田野涂着大地色眼影

一枚枚山果,红润圆满

恰似父亲圆满的前半生

◎稻草人

邂逅你

在起风的旷野

那时候

麦芒摇曳,鸟鸣走散

黄昏被母亲的呼唤声一步步拉近

夕颜已支起小喇叭

炊烟也甩起长水袖

我听见一切根植于大地的万物

都在拔节生长

如果从你站立的那一刻

就开始丈量生命

光阴太匆匆

我宁愿弯下腰替你捡起旧草帽

扣好每一粒纽扣,拍拍你的肩

在一个光芒渐炽的黎明

抱紧你,也抱紧我的下半生

◎村庄

每年春天,来不及剃去胡须

村庄便和野花们一起

牵手醒来

靠近肩头栖息的唯一一片白雪

可以清晰听见,他们相互拥抱取暖时

呼出的每一道彩虹

有人说,他们是举着小伞的蘑菇

举起双臂,铺开内心

风霜雨雪都尝尽

而我说,村庄是一块坚硬的石头

被大地掬捧在掌心。北风吹一次

他们的内心就疼一次

◎与一朵玫瑰对视,我听到光阴在喊疼

有美一朵,生在南山花田

面对冰雨的拍打,你攥紧小拳头

静静等待春风,抚平额头

殷红的伤口

你的眼睛里,装满蝶影、虫鸣

如血的夕阳沐浴着稻草人

和寺庙的晚钟

某夜,你被弯如月亮的那把镰

斩断腰身,断处的绿色血液

迎着冷月,汩汩淌了一夜

在街角的花店,你和一些花儿

挤在玻璃罐里,被水供养

用时间疗伤

多幸运,你被爱你的人买走

从此安放在案头的青花瓷

被爱收留

养花人还在南山的花田守候

买花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回首

梦中的思念被你一朵朵点燃

你在尘世中抱紧自己

我在行走的光阴里抱紧孤独

光阴瘦了,你已憔悴

案头的你,举着火把

在每个冰冷的夜里,暖暖地燃烧

只等那人来,你一瓣一瓣哭泣着剥离

◎秋天的风不曾见过桃花

凉风抖落夏花

我收起洋甘菊碎花长裙

藏起桃红色胭脂,听海哭的声音

喜欢在斑驳处看光阴蚂蚁般攀爬

跌落又爬起。目睹枫叶筛滤的光

在你的脸上跳跃

我的影子很薄,像一张白纸

夜晚,我习惯点半盏月亮,把思念

泼墨般栽种在老地方

秋天的风不曾见过桃花。我洗净旧衣服

在大雨砸疼的橡树下,用拥抱

给颤抖的树叶,疗伤

◎女人

桃花潭边,你习惯把长发连同影子

一同甩在一方月明中

浣洗风雨交加的日子

你习惯摆两只碗,蓄满善良的波光。

一只蝶宛在水中央,刺玫瑰哭落的花瓣

在一碗烟火中重新长出翅膀

每天,你都会提着一轮明月上山

再扛着一树繁花,揣着几滴鸟鸣归来

对于一朵桃花,你总会用纯粹的悲悯

去融化她额头的每一片残雪

◎白蝴蝶与黑玫瑰

躲在初夏的裙裾里,和云朵交换目光

天空不空,风一片片剥落云的鳞片

水袖儿轻扬,粘贴在旷野的花朵上

布谷声情并茂,麦子谦逊儒雅

田头的白色木槿,列队欢送夕阳西下

麦芒悬挂着芳华

记忆中,这是母亲最热恋的季节

她左手舀起白花花的水

右手蘸取绿色在菜畦里写下一颗颗饱满的文字

蝴蝶是可以飞过沧海的,正如

父亲的烟斗可以托起昨日的明月

燃烧等待的苍凉

夜微凉,我总是看见一只白蝴蝶

穿越绿色的火焰,吻在黑玫瑰上

还好,我恰似其中的一朵

◎草木染

入夜,风携着一纸信笺

约见月亮。给她讲讲白天抚过的草木

和吻别的天堂

春天把绿到处泼洒。

春雨一来,那些不知名的草木

就开始晕染苍桑

彩蝶飞过南山,去拥抱半亩花田边

那个弯腰的种花人

只是低头的瞬间,砍柴人的镰

就弯成了山顶的那枚月

◎星星

一生高于山峦、鹰眼

与云朵,炊烟相守

似一味中药,治愈我郁结的乡愁

风扬起手臂,遍地安插金色的麦浪

悬挂纯白的棉铃。每踏过一块石头

旷野就移植母亲的叮嘱

许多次的仰望,他们都用执着的静默

打量人间。而我,还是最初的样子

打动着这片热土

他们是被疯长的思念戳破的洞

月光每洗过一次

我的心就抽搐半生

主编微信:cqwszqd

赞赏声明

标签:桃花光阴组诗石头诗歌大地习惯玫瑰安徽村庄李旸云朵南山旷野


欢迎 发表评论:

最新焦点排行
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网站分类
搜索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