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焦点 > 正文

李亚莉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9-05分类:最新焦点浏览:33评论:0


导读:原标题:李亚莉|风吹故乡(组诗)作者简介zuozhejianjie李亚莉,一名小学教师,偶尔写诗...
原标题:李亚莉 | 风吹故乡(组诗)

作 者 简 介

zuozhejianjie

李亚莉,一名小学教师,偶尔写诗,偶尔发表,偶尔获奖。获得过2017年《星星》诗刊过年赛优秀奖、首届、第二届“周庄杯”全球华语华语诗赛优秀奖、第三届“我们与你在一起”金奖,第三届“平乡好人杯”诗歌大赛优秀奖等。

李亚莉

作 者 简 介

zuozhejianjie

李亚莉,一名小学教师,偶尔写诗,偶尔发表,偶尔获奖。获得过2017年《星星》诗刊过年赛优秀奖、首届、第二届“周庄杯”全球华语华语诗赛优秀奖、第三届“我们与你在一起”金奖,第三届“平乡好人杯”诗歌大赛优秀奖等。

李亚莉

原创作品

风吹故乡(组诗)

展开全文

麻鸭

途径乌龙港时

我经常看到远处的几只

偶尔飞起

像几片树叶

再次跌入诺大的水面

看的次数多了反倒觉得无奇

突然有一天,近处菱角叶上

有一只在禅坐

有那么一刻我尝试驱赶它

举起石子的刹那

它正低头挠腹下小如弹珠的蛋

这离省道s337不到十米

它在磨它的刃

啊,多么羞愧

我曾试图从人海中脱身,寻找另一片雪的天空

而它坚持把窝建在嘈杂的马路边

窗台上一只麻雀

看不出它的年龄,性别,出处

看不到它嘴角的妩媚,腰肢间的柳色

小胸怀里的波涛,羽翼下的爱情

它只是从地面跳到屋顶

再高点是杨树腋窝的那个枝叉

作为一直鸟,它不想知道什么是辽阔

作为一只鸟,它没有银色的嗓音

它只是叽喳

不曾流泪的圆眼,干净而纯粹

它是如此热爱这低矮的人间

此刻,它停在窗台

瞪着我,机警、谨慎

仿佛我是满脸刺字的通缉犯

喜欢来自泥土的声音

他们挖新土做小锅

念咒语 呜啦呜啦

新锅破锅大窟窿

“砰”

一口锅炸开,像一朵花

小伙伴纷纷补上暴露的洞

我小时候也喜欢这种游戏

这也是我一生唯一做过得

通过捅娄子获得赔偿的事

我爱那胜利的响声,爱泥土

而我热爱泥土的原因还有别样的声音

泥做的哨子

有的像风吹竹林

有的像一个人的哭声

一次老师正讲王二小在放哨

一个男生突然吹出声来

他还送我一个鸟形哨,藏在书架上

男孩早已长成大树,泥土一样的脸

叫我姑娘,泥土一般的声音

这些来自泥土的声音

在我的耳朵、手边

像一道道光

从未离开

这些新鲜的泥土

新村修路挖了新沟

有潜意识的老农会把田埂夯实

大多数地头毛糙,没有打理

这些大多数的新鲜泥土

风吹去一部分,雨刷去一部分

越来越薄,像一个人的身体

有那么几次,它险些站不住了

险些“呼啦”一声喊出疼来

最终还是把自己站成一面悬崖

想起这些年,我的众多乡亲

也是这样,一次次从鬼门关走回来

倚在棺木前,更像一堆黄土

现在,当我试图靠近它

这些松动的泥土像绝望中的人

一头扎进死亡的漩涡

我和母亲去收拾田里的麦秸

这些曾经发出光芒的秸秆

卸下头颅的肉身,已被收割机搅断

成为五月金黄的遗体

阳光下,发出一股草香

而当我把它拢起,又发出一股呛人的浮尘味

我试图劝阻母亲,扔在田里做肥料

我的母亲只知道两种肥料

――粪便和化肥

这些麦秸像裹脚布会耽误耕种

她的田里会凌乱,庄稼出芽不整齐

在母亲的手下,不允许生活毛糙

像写字,起笔、收笔都要干净利索

很遗憾,这些草木的残骸只能再一次投入人间烟火

而母亲的训言如一粒粒麦芒扎在手心

最后的茅屋

树还在,镂空的鸟巢还在

几只乌鸦还在呱呱说话

大水缸还在接待月亮

猪槽、栓牛桩,草筐,镰刀把都在

斑驳的门窗还在脱落着朱红色表皮

一只老狗在村子里兜转,一路梅花开在蹄下

而这里静极了

只有站立的土墙装满巨大的虚空

这些收纳过粮食,迎接过新娘

送终过老人,强大的胃一样的

泥土堆砌的房子在等待一场革命

像一个被押解的死刑犯

被一道土腥的公文宣布下马

这些乡亲亲手修葺维缮的棺椁

终将成为埋葬他的那抔黄土

一个人的命运何尝不是如此?

那时还是河东春风,长安花,百舸之勇

一转眼,已变成河西斜阳,阶前秋叶

回忆的废墟成为最后活下去的稻草

时间这个刽子啊让你茫茫然,束手无策

回乡的一个傍晚

夕阳放慢脚步,牛羊在反诌

溪水轻轻地流,云朵在天空散步

母亲在田野里劳作,顶着一头芦花

很快他们将回到各自的位置

像一滴煤油回到油灯,一缕钟声回到钟里

母亲将燃起她的炊烟

这些柴火的魂灵将升入它们的天堂

很快,众神将回到神龛,黑将统治村庄

我越来越执着于这些沉默的事物

它缓慢的冷叙述总让人疼醒

温柔的暴力像一把无形的尖刀

轻易杀伤我的躁动,不安分

这些年我像一颗滚动的石头

怀揣人所共知的梦想,辗转他乡

从桃花潭到凉州城,过完独木桥走梅花桩

现在回来了,两手空空

这些熟悉的事物发出神秘的光泽

让我眷恋,沉迷

突然就想像一株小草,放弃江湖

当一只麻雀,守住故乡

而我这个叛徒,注定是一只不知所终的孤雁

注定要借助月光的白马返回梦中的故乡

我的故乡啊,酸枣刺一样插在胸膛

张井村的由来

那时,我们是一群野孩子

人们喊村子“装精村”

口语就是大晴天打雨伞,穿胶鞋

就是葡萄架下种向日葵

哥是跳起来摘到桃子的第一人

村子终于少了一个拿镰刀扛锄头的汉子

送别时母亲像嫁姑娘

整个村子似乎在看电影

那天的太阳吐出了所有光芒

母亲的泪光里泛着辽阔的蓝

那口魔咒一般的井从此

蹦出了越来越多的青蛙

有些像迁徙的候鸟,变成了天鹅

有些固定在北上广,变成了凤凰

还有些像自由自在的云

村口的指示牌,大写的楷书

仿佛村子向世界睁开的眼

孩子们牙牙学语,用偏正的方言读着

“张井村”

所有怀揣故乡的人们

叫它姓氏:张,命名为井

亲亲的淮河

流到在这里你稍微停顿了一下

白鹳,棉凫、水獭,虎纹蛙

意思形态的云,虚无主义的浮萍

这些浪漫骚客,水中的花骨

妖娆,坦荡,高蹈,而不任性

再往下去

你就是一只发疯的野兽

急于扩张版图的帝王

一条河,流得那么猛

你到底有多绝望?

有时候像一首低调的老歌

像老父亲放牛归来的脚步

散漫、自由,吊儿郎当

有时候像一头发情的狮子

像手持机关枪的杀人犯

狂野、嚣张,熟视无睹

而你始终是故乡的情人

像一个流浪汉爱着他的破碗

没有你,谁还为故乡流泪?

风吹过淮河就绿了、黄了

有些雪下着下着就停了

这些水是故乡的血

饮一口,只饮一口

我的身体就有无数条淮河支流

呼吸足够一生急行、突围和回望

亲爱的,无论离开你多久

我的体内都藏着一颗舍利

像荒野里埋着一块高大的碑石

最终,你将寻找你的湛蓝

流向远方

带走你的跌宕、蜿蜒和呜咽

带走水面上的碎银、风声和寒光

留下网和网眼一般的记忆

留下贝壳,在螺旋形的梦里

听着大海的潮声

留下我,在故乡河床上

像一粒残沙

风吹故乡

牛哞羊咩的声音哪去了

鸡飞狗跳,唤孩子声,磨镰声

风把这些声音都吹哪去了

我在梦中回去无数次的故乡

被养育你的人们亲手掏空了内脏

现在你是一座卸下粮食的空仓

是一个脱去袈裟的僧徒

而风中的村庄,越来越薄的屋顶

仍旧有槐花落上去,鸟鸣落上去

仍旧有雪落上去,月光落上去

仿佛生活结出的盐霜

仿佛一粒粒布洛芬、阿司匹林

缓解故乡被剥离的疼痛

风吹故乡

像吹一座荒废的庙宇

风吹故乡

像吹一部残缺的经卷

风吹过的故乡啊

是故人丢弃的一个旧香炉

主编微信:cqwszqd

赞赏声明

标签:李亚莉泥土母亲组诗一个人声音麦秸乡亲天空黄土故乡张井村淮河


欢迎 发表评论:

最新焦点排行
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网站分类
搜索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