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音乐创作 > 正文

吴涛的诗 ‖《今日诗选·2020》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9-06分类:音乐创作浏览:16评论:0


导读:原标题:吴涛的诗‖《今日诗选·2020》吴涛的诗‖《今日诗选·2020》◎父亲十岁那年父亲的离世叫“父...
原标题:吴涛的诗 ‖《今日诗选·2020》

吴涛的诗  ‖《今日诗选·2020》

吴涛的诗 ‖《今日诗选·2020》

父亲

十岁那年父亲的离世

叫“父亲”这个词便埋葬在了心底

叫它重新复活的

是儿子的降临,而儿子的降临

复活的又不仅仅是“父亲”这个词

山间纪事

乌鸦真是悲哀

悲哀的

更是它的通体

真正的首尾相一

如果它

全身不那么纯粹

涂染那么一点杂质

一点点白就可以

它的名声和礼遇

就大不一样

展开全文

庙宇

走的庙宇多了

渐渐地感到庙宇和你是相识的

它的每个构件都在和你说话

它们说的什么渐渐你听得懂

还能和它们呼应

比如今天,它们微笑了

虽然今天下着雨,虽然雨水

从它们的头顶脸颊

滴落

但它们含着笑意,它们在招呼你

“快过来避一避”

它们知道你现在没有伞

走过去就走进了怀抱!

你感到了温暖,感到有一只抚摸的手

抬起头,别人都说

有泪水落下

但都没有说是庙宇在落泪

还是你的泪水在流淌

一个背影

小巷里,有一个背影

花白的头发,

黑色的坎肩,

紫罗兰的秋衣,

黑色的裤子,

拄着拐棍儿,

滑着步子,

……“娘,”

我轻轻地喊

“娘,……”,

我跟着她,悄悄地

走出小巷

老演员

又见到他,在一部新电视剧里

最初见他是在初中的时候

一个晚上,他拽着一个女人

滚下了黄土高坡

之后从荧屏上灰头土脸爬起来的时候

他吐着舌头嘿嘿着说,你是不是吃了辣椒

……

三十年后的今天,我又见到他

在荧屏之外我很想问问他

现在,你的舌头还辣吗?

墓碑

防火封山

在卡口

前来祭拜祖先的人

被拦住

一户要立墓碑的

无奈地叫人帮着

将墓碑背了起来,走上山坡

远远看,就像

背着一个孩子

风有些大

那一年风有些大

像不像无形的臂膀,山上的风跑下来

推了推

还是山下的风用力拽了拽

靠山根的南山头中山头北山头村

拉住手一起向前走

5米,10米,30米

顿住脚步,就闯进了城里

进了城的南山头中山头北山头继续向前看

再也没顾上回头望望留在山坡上的

那二分田地

生活

从今往后,他不想再受到打扰

不想多说一句不想说的话

粗茶淡饭就好,他不想再纠结

这些个问题

怀揣一支笔,像绘制心电图一样

真实记录下生命的长度和曲度

没有酒,可以试着酿造

他相信在每一个明月夜

他会端起酒杯,

会像对饮一个人般仰着头

一饮而尽

防疫卡口

在农村防疫卡口

今天

做的最有意义的一件事

就是

找了个纸杯

倒进84消毒液

将登记出入的笔芯

泡了起来

残疾证

赵老师有一个残疾证

我噗嗤笑了

赵老师说证件快到期了

由此我想到了那个比喻

一个单位

有眼睛很好却看不见的

耳朵很好却听不见的

嘴巴很好却不用自己讲话的

四肢健全却不用经常使用的

那个比喻是很多年前

的一个目睹或担忧

噗嗤噗嗤笑着我问

赵老师残疾证还用不用

补办了

北方下雪了

下雪了,南方的小丽

北方下雪了

你听,咯吱吱吱

你听,扑腾扑腾

南方的小丽,你听

我在雪地里,出门

就咯吱吱吱

之后,就

扑腾扑腾

这是新年的第一场大雪

南方的小丽,这雪

好像是从梦里出来的

对,从梦里

雪本无声,也本无痕

是不是因了我

有了痕,有了声

咯吱吱吱,扑腾扑腾

是不是因了你,

对,因了你……你听!

观音堂

观音堂所在的村子拆了

对面一座又一座高楼

像栅栏

紧挨观音堂的那户未拆成功

她有两个宅基地证,但村委

只按一个证对待

每次我去,她都要说

还说一些

观音堂的神奇事儿

比如,全村在抗战时期被抓走的壮丁

没有一人伤亡

比如,一年

给神唱的戏,新换的村干部唱给了人

戏终究唱不下去

最终举行了请神仪式

比如,谁家不好受了,烧个香求个药

那纸里真的会有药粉

“现在呢?”我问

“现在没有了,光纸”,“但人们

还是举着纸往杯里倒倒喝掉”

在拉萨

在拉萨

我写不出一句诗

只是像个新生儿

看着

新鲜的蓝天新鲜的白云新鲜的大山新鲜的土地新鲜的水

一个个匍匐着前进的灵魂……

张大嘴巴,我竟是在贪婪地呼吸着

新鲜的空气

……我知道,我正在成为一个新生儿

文字尚不在我的脑中

昨天所写下的那些

所谓的诗歌的文字的组合

已很陈腐

不干净,在拉萨

污浊的是不予存在的

……在5000米这接近天的地方

我的身体

以及身体所携带着的所有

像在洗涮着

在重生

失语

在西藏,我几次都失语

有生理的有心理的

后来又解释有身体的原因

也有灵魂的

西藏干净啊!我接着说

言外之意好像要流露

嘴里的好多语言是不干净的

我的牙首先疼了起来,锁着嘴直到

离开西藏

一个牙疼的人

他突然想诅咒牙疼这个词,靠上楼道的门柱

他生气地想是不是这个词的出现,人类才有了牙疼

和牙疼的事儿

他合住眼皮,不想看

眼皮之外的

尤其窗口那一排显得凌乱的车,它们怎么能那么停呢(他想一把提溜起它们……)

天,快些暗下来啊,暗下来

就会宁静一些吧(他把疼痛之源归结为躁动,溯源为白天)

但大厅来来往往的嘈杂却咝咝向他袭来,锯条拉扯牙齿一般

他用力挤眼睛,想塞住耳朵

此刻,他想拒绝一切带口的东西

——世界会因此而伤痕累累的啊!(他是在提醒他自己吗?)

想到世界,扭身他又躲进了房间

“为什么长的不能短一些

为什么宽的不能窄一些,为什么

时光咣当咣当地催着万物生长(还包括牙齿呢!)“

他的手重重地按压住头皮、盖住了眼睛,好像

疼痛等等的都是可以按盖住的,只要掌握了力量

但他却无意间看到一把钳子,呲着嘴

斜在门口的台柜上

挑衅!他突然想暴跳想狠狠地呼啦推翻房间里所有站着的物什(它们是站着的吗?)

那把钳子是谁预设的,它等待般地躺在他旅途的房间

是个什么意思

这又是一个什么课题和答案

牙医呢,他在哪,他是不是伴随牙疼这个词而生,此刻他在不在

他会无形吗

会悄悄进来拿起这把钳子,“哐当哐当……”

咧开一缝嘴,他倒吸一口凉气

他的嘴巴

肯定似高原反应着的一个糖果的塑封袋在鼓胀着……

“老天爷!娘啊——!”他歇斯底里在心里嚎着

他希望这声嚎叫会像锥子刺破这种鼓胀!

……无望般他顺势仰躺下了,老天爷和娘都没答应

他很失望,但理智又告诉他

也真的不敢让他们答应,屏住气息他

说给自己

吴涛的诗  ‖《今日诗选·2020》

吴涛,祖籍山东莱芜,生于山西屯留,在《山西青年》《诗刊》《诗选刊》《诗潮》《山西文学》等刊发作品,入选《中国口语诗选》《新世纪诗典》及部分年度选本。

--------------------------------------

351 龚璇 352吴涛

-------------------------------------

-------------------------------------

--------------------------------------------------------------

吴涛的诗  ‖《今日诗选·2020》

之道,《诗人文摘》主编,终南令社成员。作品见《诗刊》《星星》《中国诗选》等诗歌刊物。作品《行李》展示于中国首列诗歌高铁,《雨》展示于北京地铁四号线,《荷说》获“荷花颂”全国诗歌大赛一等奖。著有诗集《我拣到了铜》《一根漂浮的石柱》等五部,主编《长安大歌》(陕西优秀诗歌作品选)。新作有《中国村子》《北纬0.7度》《咖啡园》《甲由的鸡毛诗》等,部分作品被译为英、法、日、韩、印尼等语。参加第32 届(以色列)、33 届(马来西亚)、36 届(捷克)、39届(印度)世界诗人大会。现居西安。

--------------------------------------

标签:吴涛庙宇父亲墓碑比喻南山头小丽小巷荧屏舌头观音堂中山头


欢迎 发表评论:

音乐创作排行
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网站分类
搜索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