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焦点 > 正文

“综艺咖”郎朗,带着新作回来弹钢琴了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9-09分类:最新焦点浏览:42评论:0


导读:原标题:“综艺咖”郎朗,带着新作回来弹钢琴了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谢绝转载作者|明小天9月4日,郎朗带着新专辑...
原标题:“综艺咖”郎朗,带着新作回来弹钢琴了

“综艺咖”郎朗,带着新作回来弹钢琴了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作者 | 明小天

9月4日,郎朗带着新专辑与所有人见面。《哥德堡变奏曲》被称为“音乐的珠穆朗玛峰”,难度之大,即便对郎朗而言,也是一项艰巨的挑战。发布会上播放了几段记录专辑筹备工作的纪录片片段,显示出郎朗在录制中投入的心血与精力。

近两年,郎朗开启了自己的综艺跨界之旅。以至于在国内大众差点以为他是个综艺咖,忘了他其实是一位在古典音乐界享有盛誉的职业钢琴家。

在《明日之子4》中,当天录制间隙有五分钟“课间休息”时间。其他人都开始放松时,郎朗坐在三角钢琴前开始了弹奏。他在采访中说:“迫使自己赶紧去练,总不摸琴的话浑身已经开始发痒了,也会感觉不练琴的话会很不安全,作为一个职业钢琴家你必须要有这种危机感。”

“综艺咖”郎朗,带着新作回来弹钢琴了

视频截图

这种专业素养体现在他《明日之子4》里的点评中,郎朗为即将踏入娱乐圈大门的年轻人们,辨音准、讲节奏。网友评论:“这才是郎朗应该去的综艺。”而在娱乐大众的同时,郎朗依然保证了自己在古典音乐领域的口碑,以及个人品牌的商业价值。

展开全文

A

不容忽略的专业地位

郎朗《哥德堡变奏曲》由环球音乐集团旗下古典厂牌德意志留声机全球发行,包括两个相得益彰的演奏版本:第一个版本是在莱比锡圣托马斯教堂一气呵成录制;第二个版本是在柏林录音室经过反复演练的深思熟虑录制版。

在圣托马斯教堂演出完,郎朗在巴赫墓前下跪致意,希望巴赫能喜欢自己的演奏。“这首曲子挑战性太大,你要吃透纯巴洛克的弹法,同时注意即兴的成分。弹这首曲子必须手脑并用,要用心。”郎朗说,自己练了27年巴赫,现在才有信心为《哥德堡变奏曲》录音。

“综艺咖”郎朗,带着新作回来弹钢琴了

郎朗启动《哥德堡变奏曲》

国际主流媒体也给朗朗的表现予以肯定,无疑再次肯定了郎朗在古典音乐界的大师地位。

郎朗2019年高调结婚后开始涉水综艺,频频登上了娱乐头条,并与妻子吉娜合体参加了众多综艺,比如《幸福三重奏》、《妻子的浪漫旅行第四季》。郎朗自己参与的综艺也是多到数不过来,不仅担任《明日之子》的评委,还去参加了《青春环游记》、《王牌对王牌》、《周游记》等,这让不少人质疑郎朗从钢琴家成为了“综艺咖”,甚至有很多网友吐槽他“不务正业”,“婚后缺钱”。

郎朗还以“上热搜”的方式不断出现在大众视野,据公开数据显示,自2019年11月,郎朗半年多来上热搜的次数高达19次,吉娜上热搜的次数也高达18次,这些热搜中,既有“吉娜抱起150的郎朗”、“郎朗婚礼”这种娱乐话题,但更多还是“郎朗吉娜 格莱美”、“郎朗吉娜四手联弹”这种与音乐相关的话题。

频繁的国内综艺曝光差点让人忽略了郎朗的专业实力和国际影响力。今年4月,由Lady Gaga策划,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公民公益组织联合举办的“One World: Together At Home”公益慈善演唱会中,郎朗联手妻子吉娜四手联弹钢琴曲目《降b小调夜曲 Op.9 No.1》。 演出结尾,由郎朗伴奏,席琳·迪翁、Lady Gaga、安德烈·波切利、“传奇哥”用一曲《The Prayer》助公益演唱会落下帷幕。

“综艺咖”郎朗,带着新作回来弹钢琴了

郎朗和吉娜在“One World: Together At Home”

除去线上预热阶段,在全球2小时电视直播环节中,郎朗是唯一受邀出镜的中国艺术家。

郎朗的星途从1995年就开始了。关于郎朗如何在14岁就获得柴可夫斯基钢琴比赛大奖,如何在17岁因为一场替代演出而轰动全球,已经无需赘言。作为国际比赛为数不多的金奖得主,郎朗自带光环属性,成为无数中国琴童家长眼中“别人家的孩子”,在国人心里也是“国货之光”般的存在。

描述郎朗在古典音乐界的地位,最权威的要数2012年英国《留声机》杂志的Hall of Fame(古典音乐名人堂)评比。这是由乐迷评选的改变古典音乐的50名艺术家(包括了指挥、各乐器演奏家、歌唱家、四重奏乐团、唱片制作人等等,且包含所有健在的和去世的人)。其中钢琴家有11人入选。在这11人当中,除郎朗外,最年轻的是出生于1947年的佩莱西亚。

也就是说,无论郎朗在全球古典音乐界具体排名如何,有两点应该是业界无异议的,即郎朗是亚洲钢琴第一人,以及世界80后钢琴第一人。

“综艺咖”郎朗,带着新作回来弹钢琴了

郎朗在新专辑亚洲发布会弹奏

即便是近两年频繁出现在综艺节目,郎朗专业上的影响力仍然没受影响。2017年,郎朗依旧发行了两张古典音乐专辑。2019年,郎朗个人专辑《Piano Book》登顶中美德日法英等国古典音乐排行榜榜首,进入iTunes全球流行音乐榜前10名,在全球数字媒体上获得100多万次点击量,成为2019年以来最高首周点击量的古典音乐唱片。

B

转型背后的几重隐情

在《青春环游记》中,郎朗坦言今年真的是很难的,因疫情的缘故,国内外线下的演唱会、音乐会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而郎朗原本准备了好几年的80多场演奏会竟然全部取消了。

除了疫情影响,也有专业人士分析郎朗的转型可能另有隐情——手部受伤对钢琴家影响很大。2017年4月,郎朗因为手部受伤不得不宣布暂别舞台,闭关休息,自此之后进行了长达一年多的静养。

此外,年龄因素似乎也是郎朗寻求新发展的一个方式——钢琴演奏作为一种全身运动,需要身体机能不断配合,虽然随着阅历的增长对于乐曲的诠释有新的理解,但往后弹奏也有可能会有力不从心之感。

此前,郎朗30岁参加卢塞恩音乐节的琴房预约卡被分享到社交媒体,预约卡标记着从12点到22点的练习时间。大众纷纷被郎朗的刻苦练习打动。

在一次公开课现场分享中,郎朗更是列出了自己小时候练琴的时间表,除了早晨起床后练琴一小时和放学回家后练琴两小时之外,连中午放学回家吃饭都要练琴一小时的作息让大家直呼“太刻苦了”,此外,他还要坚持背巴赫的作品。每天将近六小时的练琴时间得以让郎朗得以每周跟老师回课时弹奏四首新作品。

“综艺咖”郎朗,带着新作回来弹钢琴了

小时候的郎朗(网络图片)

公众突然意识到,琴技高低真的可以通过练琴多少体现出来。郎朗自柯蒂斯音乐学院毕业后,先后拿下英国皇家音乐学院、纽约大学艺术学院等五所高校荣誉博士头衔,并担任了包括牛津大学圣彼得学院、中央音乐学院等12所海内外音乐学院客座教授、荣誉院士头衔。

当然,郎朗也有一些并不令所有人满意的做法,如他被诟病的表情包式演出。中央音乐学院教授高拂晓就曾在《中央音乐学院学报》以《音乐表演表现力的多维视野》为题,对包括郎朗在内三位钢琴演奏家的《梦幻曲》进行分析,通过分析对其诸如左手等夸张动作提出了质疑。傅聪也在接受采访时提到,“我看了觉得夸张的不得了,这么好的孩子,这么好的音乐家,实在不需要这么去做。”

但除却表情包式的演出,时至今日,郎朗依旧是顶尖钢琴家,也一直有新的作品出版,这一切似乎总在提醒乐迷,他依旧没有放弃钢琴。郎朗在采访中表示,无论录制综艺的日程多忙,他每天至少保证两个小时练琴时间。

郎朗在很大程度上提供了国内演奏者转型的新思路,即在受众不多的古典音乐领域如何破圈,实现高曝光率和流量变现。但流量、综艺与演奏相比,只能是锦上添花的事情,最重要的,还是不断对技艺进行打磨,进行自我沉淀。好在郎朗是拎得清的,就如他在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所言,“我对自己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我是干什么的我还是很清楚。”

“综艺咖”郎朗,带着新作回来弹钢琴了

2014年格莱美颁奖礼上,郎朗和Metallica合作表演(网络图片)

C

在艺术跨界间游走

除了在综艺里频繁曝光,其实成名之后的郎朗,早已不甘局限于音乐厅里对着成百上千观众弹肖邦、李斯特,开启了自己的商业之旅。

有人说郎朗是“这个星球上最受欢迎的钢琴家”,也有人斥责他“过于商业化”,是“赚钱机器”。对此,郎朗也曾有过解释,他说艺术本身就是商品。“全世界有几个古典音乐阵地是靠票房和政府支持能够解决问题的?纽约卡内基音乐厅如果没有赞助,一场也演不了。”

出道之初,郎朗即商演、比赛不断,维持着高度曝光,除了在国内外不断抛头露面,还频频与国内外顶尖乐团合作,市场价值也水涨船高。据《福布斯》“2009中国名人榜”显示,当年郎朗身价就已突破9100万,仅次于姚明和刘翔。

“综艺咖”郎朗,带着新作回来弹钢琴了

周杰伦视频挑战《哥德堡变奏曲》

曾经,郎朗每年钢琴演奏会超过150场,大大高于通常艺术家的60场至80场。除了钢琴演奏这个老本行之外,他另一主要收入来源则是数不胜数的广告代言。

音乐会演出方面,郎朗更是将音乐会从能容纳最多几千人的音乐厅搬到体育场,除了能让更多人看到其演出,上座率增加导致的票房收入也实现了进一步变现。如在2020年初郎朗举行的“迎接大运会——2020郎朗新年音乐会”,即选择在四川省体育馆举行。

据天眼查显示,自2011年开始,郎朗的商业版图遍布文化传播、器乐培训、文化资讯、科技等多个领域。父亲郎国任和母亲周秀兰承担了郎朗的大部分商业投资的管理工作。

音乐教育与商业模式结合,是目前业内常见做法,郎朗也在线下布局了自己的教育机构。位于深圳市南山区深南大道9028号的豪华大楼里是郎朗音乐世界的办公场地。根据郎朗艺术世界官网显示,郎朗音乐世界成立于2011年,是一所集钢琴教育、国际大师课程、音乐会、钢琴比赛等为一体的大型钢琴音乐教育机构。

与此同时,郎朗也如自己所承诺的,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不遗余力普及、传承古典音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也曾表示,自己的工作重心早已转向了做大师课、每周在自媒体教钢琴、做普及,以及管理郎朗音乐基金会。这些工作使郎朗可以在深耕古典音乐事业外,拓展自己的“音乐势力”,将他对于艺术的热爱在更广阔的领域传播开来。

“综艺咖”郎朗,带着新作回来弹钢琴了

“钢琴老师”郎朗

即便在录制综艺时,他也不忘用更新、更有意思的手段向更多人介绍古典音乐的魅力。录制《青春环游记2》与“春游家族”结识,他通过节目寓教于乐地展现古典音乐的美好。参与《明日之子乐团季》与“明日家族”一同向年轻音乐人提供专业建议。这些看似“不务正业”的工作,恰恰给郎朗带来了不一样的经历与文化碰撞,给了郎朗更多的音乐启发,也让大众通过节目认识了解了一位多面貌的古典艺术家。

就像郎朗在音乐上,与Metallica、Pharrell Williams以及爵士传奇赫比·汉考克等不同领域的音乐家跨界合作一样,他同时消化着商业与不同领域的艺术合作,将重振古典音乐视为大量商业运作的最终使命。至于最终的效果如何,相信可以从他一部部作品中找到答案。

标签:新作音乐钢琴家全球哥德堡新专辑2019年27年专业国际郎朗吉娜钢琴练琴


欢迎 发表评论:

最新焦点排行
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网站分类
搜索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