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焦点 > 正文

冯金斌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9-14分类:最新焦点浏览:52评论:0


导读:原标题:冯金斌|妄想残月,替我走出命中的哪一轮沉溺?(组诗)作者简介zuozhejianjie冯...
原标题:冯金斌 | 妄想残月,替我走出命中的哪一轮沉溺?(组诗)

作 者 简 介

zuozhejianjie

冯金斌,本名冯勤华。浙江平湖市人。系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嘉兴市作家协会会员,平湖市作家协会理事。只读了八年书的农民。诗作散见于《诗刊》、《诗神》、《青春》、《诗歌月刊》、《北京文学》、《星星诗刊》、《诗潮》、《诗林》、《文学港》、《绿风诗刊》、《中国诗人》、《江南》、《诗江南》、《青海湖》、《岁月》、《北方作家》、《浙江日报》等报刊杂志。曾获“舜韵杯”浙江省第八届乡村诗歌大赛兰花金奖。《青春诗歌》“青年桂冠诗人”荣誉称号。全国首届“李叔同诗歌奖”入围奖等二十多次奖项。有诗作入选《2004中国年度诗歌》等多种重要选本。著有诗集《眺望》(2004重庆出版社)。《试探着迁徙》(2006中国文联出版社)。歌词作品集《欢歌鼓舞——冯金斌歌词选》(2011华夏文化出版社)。诗观:一、生活是诗歌,而诗歌便是生活的灵魂。二、清新明朗、沉实自然;诗歌是心灵的河流,是生活的秘密所在。三、卑微与纯粹,诗人在自己的诗歌里感悟,或许获得更多,包括一切的发现。

冯金斌

作 者 简 介

zuozhejianjie

冯金斌,本名冯勤华。浙江平湖市人。系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嘉兴市作家协会会员,平湖市作家协会理事。只读了八年书的农民。诗作散见于《诗刊》、《诗神》、《青春》、《诗歌月刊》、《北京文学》、《星星诗刊》、《诗潮》、《诗林》、《文学港》、《绿风诗刊》、《中国诗人》、《江南》、《诗江南》、《青海湖》、《岁月》、《北方作家》、《浙江日报》等报刊杂志。曾获“舜韵杯”浙江省第八届乡村诗歌大赛兰花金奖。《青春诗歌》“青年桂冠诗人”荣誉称号。全国首届“李叔同诗歌奖”入围奖等二十多次奖项。有诗作入选《2004中国年度诗歌》等多种重要选本。著有诗集《眺望》(2004重庆出版社)。《试探着迁徙》(2006中国文联出版社)。歌词作品集《欢歌鼓舞——冯金斌歌词选》(2011华夏文化出版社)。诗观:一、生活是诗歌,而诗歌便是生活的灵魂。二、清新明朗、沉实自然;诗歌是心灵的河流,是生活的秘密所在。三、卑微与纯粹,诗人在自己的诗歌里感悟,或许获得更多,包括一切的发现。

冯金斌

展开全文

原创作品

妄想残月,替我走出命中的哪一轮沉溺?(组诗)

箫瑟之声

人间醒来,可以挑上光芒两缕。

一瞬的深情,透纸。入世

却犯了贱,好像连一个现在也

失陷。言不由衷,残酒

也转了个身。破鼓的反光锈了

谁的攻略?好像伶仃还在

断粮缺草时。旧歌老月,此刻

点兵,却丢失了一队的人马。

死水泅渡,该用什么疏离那些

缠绕的风烟?似乎深陷

斑斓。而十里的荒凉,就听到

箫瑟之声,就像一个遗世,

蜷缩在苍茫之中。从容找到了

柴垛,然后燃起一个变薄的

生死存亡。光阴会热闹它们的

低沉,像心疼的衰老,

浮光跑调,一地的煎熬,被谁

清点,又被记念?那些悔恨

已远逝了。只有爱,闯入市声,

像日悬的旧影,且为那些

静寂揽胜极光,也为它们伴影。

积攒

积攒夜话与星语,一辈子饮尽寂静,

如同尘世沧桑和繁华。一辈子

把自己交出,适合驻足,却被孤独

拥抱。空旷之中,光阴纷纷,

多得像积雪。相爱就化了那些虚无,

世间的声响已成为哲学的高度,

将万物化成烟火,枯竭一笔一划的

昨夜。穿星而来,跌落柔软,

足够一生,就在另一重山河积攒了

情诗,足够热爱于人间。喜形

于色,误闯一种思念,活像斑斓的

那种谣传。掉落许多花穗,

无奈积攒伤痛。回溯梦,只不过是

浪费了光阴,因为一辈子绕不开

爱,却还往扑朔的情节里蔓延续命,

像把传闻的爱情积攒。云天,

柴楼,省略多少摘果叫卖的比拟啊!

积攒的未来,成为哪一种图景?

识得来谱,纵然把日色一点点积攒。

细微

时光愈加细微,饱足押着丰收,

类似成熟将秋天抱拥。

通体皆果,与日光穿过了更加

忙碌的乡野。太多的回声,

折了我的情恋。而我的诗就以

曼姿赶回,更远的将来

或居室。赐予时光做梦、呼唤,

我的元音和记忆已被未来

裹挟而去。季节冲开自己的心,

丰收了行星。多少碎步,

掉落时光,极度找到了卷曲的

顿悟。这缓慢变得更加缓慢,

遇到书写,修补了春天的出神,

像破土而出的芽那么神秘。

那绝境中的细微,果然埋进了

画符的时光。断欲饮了一江,

而妄想还在花形之中。细微地

变老,或聚拢一种爆棚,

泛着小小的明亮。微醉的样子,

就站在露台上,开始准备

猜想:那么细微,像望见了的

沉静,摇晃自己的失眠。

愈加颠沛流离,我却失去残月

和更低的内心,这种细微,

已经擎不起譬喻,却成了风影。

失意

准备孤独和丧命一样的呼喊,

始终以高傲的态度书写,

一笔一画的念头,嘲弄虚浮

和下一个钟点的忏悔。

妄想残月,替我走出命中的

哪一轮沉溺?在灯火之外,

偷袭一棵果树,却撕纸烧了

一小块麦田。不起眼的

日子,在失修的老屋里出入。

拆了现在的台,依旧

为二代们失忆,类似更远的

退场。穿过注定的回声,

隐约厅堂的坍塌。上山欲与

石头,炸出一些星星。

独自沉思,将未来自己修补。

入骨画符的推离,是力量

硬刺哪一个春天和下一秒钟

的吵闹,还有暗淡的光色。

听到落夜已把神秘的芽孵出。

变老的浆声,饮一河的空,

泛读失意,幻象掉落几转身

的云水谣,坐天下的想法,

撑起一个更低的心和那仰望。

出记

舍不得众生。出记野风,这时间的

旷野,辽阔得把我的命运放回。

措辞却扔不下江南的烟雨和老家的

苍天,以及那个小小的渡口。

而我的思想都是谦卑的水稻,那些

灌浆的稻穗,将漫漫土路淹没,

时不时出入生命另一个方向和云水,

仿佛把我滋养。然后把我放在了

乡村,田歌纷扬,占据一个诗人的

沉迷。我坐在节气之上,梳理

风物人情与月语,还有人间的羞愧。

心念涌起爱的涟漪,最大的深沉

是人世。黄金让我的生命发出光亮,

而长调俗如故人的开口唱歌。

我理解了落日和苍老,一次次放下

忧虑和内疚,而孤独显得那么

苍凉,也听见远村的叮当,怎样把

眷恋描述?那么多的辞却成为了

悲歌,土地上佝偻的人,空留遗世。

多余

用多余的诗句放生,可以在偏食中

建一座寺庙。吃素的样子,

像千年的一尊佛。坐在明月里修行,

水土和星尘,就格外略嫌多余。

光阴脱胎换骨,渡了自己的是那些

顿悟。压着多少膨胀的欲望。

闲云般的心已敞开,一直纯粹成了

菩提和寺庙里的佛座。从玩世

之中,把自己簇拥出来,就像那种

庄严和肃立。感觉还在山下开道,

时间就有自己的气量,低低的推搡

也是一种生活。习惯种一些念,

捻成光中的独醉或孤醒,用夜点火,

然后驱风,赶一个空旷的空。

也许因为西方,想象自己的光念着,

念,念,念成千年的一个重生。

习惯念着生命的憨态和无可比拟的

佛相,念成哪个大度的方阵,

仿佛把稻菽念出飘香,一点点喻为

自己的才气,多余碰触多余的

壮怀,就像在苦海深处,立地成佛。

主编微信:cqwszqd

赞赏声明

标签:冯金斌残月诗歌命中时光光阴未来诗刊平湖市生活冯勤华隐约厅堂


欢迎 发表评论:

最新焦点排行
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网站分类
搜索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