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音乐资讯 > 正文

哲学与音乐会殊途同归吗?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9-28分类:音乐资讯浏览:26评论:0


导读:原标题:哲学与音乐会殊途同归吗?因为这两者都是不断向世界提出问题,引导观众寻找真理的途径。文|思涵编...
原标题:哲学与音乐会殊途同归吗?

哲学与音乐会殊途同归吗?

哲学与音乐会殊途同归吗?

因为这两者都是不断向世界提出问题,

引导观众寻找真理的途径。

文 | 思涵

编辑 | 木子

设计 | 阿蒙

排版 | 思涵

关于音乐与哲学,两者之间的联系始终密切。

近日,来自上海的Rubur乐队发行了新专辑《Circular Ward》,在他们的整张专辑当中,哲学便成为重要的灵感来源。

一直以来,Rubur并不善于在社交媒体与音乐平台上过多阐述自己的故事,但他们的音乐,却总是让人在听过之后印象深刻。

展开全文

哲学与音乐会殊途同归吗?

他们擅长借用一些符合自身内核的哲学概念和电影元素来描述自己对专辑的构想,最终用音乐表现出来。而其背后所蕴含的较广阔的思想维度,则给予了观众在听觉之上更深刻的思考机会。

那么,哲学与音乐之间究竟如何交织?关于此,我们希望以Rubur乐队的新专辑为探索起点,选取一些作品,从音乐人的灵感来源入手,寻找哲学在音乐作品中的藏身之所。

Circular Ward》

“伪圣山,假迷墙。Circular Ward 来自于边沁与福柯笔下的环形监狱(panopticon),但显然并没有去探讨人性的野心。”

哲学与音乐会殊途同归吗?

环形监狱是哲学家边沁在启蒙运动时期为政府设计的低成本监狱,监狱被设计成环形,环形中央是监视塔楼,由于建筑被设计成环形,塔楼中的人随时可以观察到监狱中的犯人的一举一动,而塔楼中另外设计的百叶窗却让犯人无法看到监视者的行为,这就构成了监狱对犯人的单向监视,最终迫使犯人形成了一种“自我监视”。

而在福柯眼里,环形监狱是一个完美的归训机构,它不仅能够被用在监狱中,甚至可以被应用于社会的其他领域。他认为,“监狱是权利最赤裸裸地、最肆无忌惮地表现出来的地方。”在现代社会中,权利无处不在,监视也无所不在,它存存在于社会的每个部分中,谁也无法逃避。

数字时代来临,人们同样面临着“环形监狱”的问题,人们的隐私在不断被泄漏,正如乐队在作品中所讲到的:

Even when you avoid the sun

即便你躲避太阳

You sure you're alone

你确定你是独自一人?

Aren't you feeling exposed?

你没觉得暴露在外?

Even when the moonlight's on the ground

即使月光已洒在地上

You can feel the touch of many sights

你仍能感受到视线的触摸

不论在白天还是黑夜,人们都在无形之中暴露着。

哲学与音乐会殊途同归吗?

这正如环形监狱的设计,犯人们的囚室被设计成有着固定光线的模式,他们失去了白天与黑夜的概念,失去了黑夜对隐私的“庇护”,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能被看到,而他们却不知道自己在何时被监视着。

除却对数字时代人们隐私的探讨,乐队也对自由的定义以及一系列延伸话题进行了探讨。

“在歌曲MV中,RUBUR重新把目光投向了环形中一个房间的个体,以主视角阐释了在被控制的极限下所产生的自由的幻象。在这个个体幻象当中,其所处的空间是个也许来自旧时曾向往的豪华房间,有可以通向外界的门窗,但这个空间又十分怪异。当他对此产生怀疑时,现实的样貌逐渐展开,巨大的混沌随后而来。”专辑介绍中如此写道。

自由的本质也许与人的内心有关,自我监视本质上是人类自身为自己加上的禁锢,在环形监狱里,监视塔楼上的人,是否存在?就像薛定谔盒子里的猫一样,永远无法被塔楼外的犯人知晓。而要想解除“自我监禁”,除非解决人类心底里已经形成的“被监视”的固有想法,否则将无法逃避。

就像《迷墙》中的描述,Pink Floyd在成长中不断为自己建造的“墙”,是精神上对自由的渴望使然,他希望逃离令他厌恶的世界,可与此同时也是对自我的监禁。在将自己与外界隔绝的时候,也限制了自己探寻外界情感的权利。

他是否真的获得了自由?又如《圣山》中的术士所说,“我们不断在追求永生,可我们只是凡人”,“我们要回归生活,但是,这个生活是真实的吗?”最终,术士打破了电影与现实的墙,这也让我们不禁反思,我们所不断追求的,是否存在?

我们生活的世界,是否真如我们所感受的那样?正如《Circular Ward》作品中体现的一样,作品本身的噪音自赏的风格一样,吉他回授加之作品构筑的音墙,让听众产生奇妙的幻觉,让一切走向迷失,走向混沌。

事实上,对Rubur乐队作品影响颇深的Pink Floyd,他们的作品也与哲学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Dark Side Of The Moon》

哲学与音乐会殊途同归吗?

《Dark Side Of The Moon》无疑是能够体现他们在哲学上的思考的经典的作品之一,这是他们的首张概念专辑,专辑中的每首曲子都相互联系,但又有着相对独立性,作品对疯癫、死亡的阴暗面刻画,以及其深刻的思想,几乎贯穿整个专辑,在每首曲目中都有完整的体现。

关于疯癫的阐释,最为突出的应是专辑中的倒数第二首作品《Brain Damage》。作品的以“精神病患者”为主题,讨论了疯癫者与“正常人”之间的关系。

The lunatic is on the grass

疯子在草地上

The lunatic is on the grass

这个疯子在草地上

Remembering games and daisy chains and laughs

他只记得昔日的游戏、鲜花与欢笑,

Got to keep the loonies on the path

疯子被赶出了草坪

歌词讲述了疯癫者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探讨了“文明者”对于“疯癫者”的态度,以及“疯癫者”在当时社会所扮演的社会角色。

而在这一时期,人们对于疯癫者的排斥,在历史上并非一直如此,他代表了当时社会中人们的意识形态。这也与福柯对疯癫的看法不谋而合,在《疯癫与文明》中,福柯写道,“在文艺复兴时期,疯癫者象征着知识的拥有者,疯癫者既被认为成威胁,在某种程度上又是真理的象征。”

而在古典时期,人们却对疯癫者极度排斥,甚至是17世纪产生的禁闭疯癫者的现象。

在福柯看来,则与笛卡尔等哲学家在当时推崇的理性主义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不同时期对于人们对于疯癫者的认知不同,而疯癫者被在不同时期冠以的标签,也是不同时期人们意识形态的转变标志。

在17世纪,作为正统文化的理性主义的确立需要一个统一的参照标准,疯癫者因此被视为其对立面,因而被排斥,关入禁闭所。

就如歌词里所讲到的,疯子被赶出草坪,人们开始排斥与自己认知相悖的非理性,人们试图除去“疯癫”,将其隐藏,消除,人们将自己所处的群体“统一化”。

You raise the blade, you make the change

你取出我脑中的疯子

You re-arrange me 'till I'm sane

你让我保持理智,让我变得痴呆温顺

歌词中指的是当时人们对于治疗疯癫的方法。从眼窝上部插入脑部切除前额叶,以此干涉病人的情感生成,使他们变得温顺,患者的人格也将产生改变。疯癫者的遭遇也暗示了现实,人们被标准化,甚至被物化。当理性成为唯一的审判标准,与标准相悖的就将成为“月之暗面”。

哲学与音乐会殊途同归吗?

乐队借疯癫者之名,点明主题,也道出了当时黑暗的社会现状。

哲学令摇滚乐队作品的反叛精神有了更深刻的意味和支撑依据,也让“反叛”有了意义。

不论是数字时代所产生的问题的讨论,还是对人心理问题与社会关系的讨论,抑或是对社会意识形态的转变的讨论,这些作品始终抓住了他们想要表达的问题,用艺术将其表现出来并向世界发问,为人们创造反思的空间。

而最终,音乐与哲学也将殊途同归,因为这两者都是不断向世界提出问题,引导听众们不断思考,寻找真理的途径。

-END-

更多精彩内容

“ 核”化的千年等一回,“烧”了雷峰塔

“音乐”与“综艺”之间的平衡被找了回来。

福禄寿的《没咯》无法被理解吗?

关于音乐的表达方式。

ABOUT US|关于我们

诗焓文化创立于2014年9月,我们以领先时代的思维与行动力,帮助行业伙伴持续取得超越期望的成功。诗焓文化培养了一批优秀的行业分析师团队,致力于打造流媒体时代下的新型智库服务机构。我们在“音乐版权”“现场音乐”“音乐教育与硬件”“音乐传播”“娱乐营销” “艺人经纪”“流媒体”“文化资本”“文化旅游”“青年文化”等十大垂直领域建立起行业研究中心,为客户提供研究报告、品牌策略和数据服务。

CONTACT US|联系我们

投稿请致信

congli.zhang@chinambn.com

稿件一经刊用,根据文章质量,提供500–1000元稿费

哲学与音乐会殊途同归吗?

小鹿角APP——有价值的音乐知识兴趣社区

标签:音乐会环形监视哲学作品自由Ruburyou犯人alone疯癫者监狱音乐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