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音乐创作 > 正文

我背后什么也没有,一片虚空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10-22分类:音乐创作浏览:26评论:0


导读:原标题:我背后什么也没有,一片虚空也许有一天清晨,走在干燥的玻璃空气里,我会转身看见一个奇迹发生:我背后什么也没有,...
原标题:我背后什么也没有,一片虚空

也许有一天清晨,走在干燥的玻璃空气里,

我会转身看见一个奇迹发生:

我背后什么也没有,一片虚空

在我身后延伸,带着醉汉的惊骇。

接着,恍若在银幕上,立即拢集过来

树木房屋山峦,又是老一套幻觉。

但已经太迟:我将继续怀着这秘密

默默走在人群中,他们都不回头。

by 埃乌杰尼奥·蒙塔莱

我背后什么也没有,一片虚空

我背后什么也没有,一片虚空

如何逃出声音的禁锢?

展开全文

若干年前,当左耳第一次出现幻听的时候,里面漂浮着《枕中记》里的宫廷弦乐,我望向天空寻找吕道士的枕头,除了灰蒙蒙的青涩,一无所有。当我垂首趋向小蓝车的那刻,左耳的嗡响戛然而止,我仿佛丢掉什么东西的一样,怅然若失。

我所有的沉默都在对你说话,可惜你听不到,甚至我万语千言的罗里吧嗦,其中都有你才能听得懂的暗示和玄机。王小波对李银河说,我把我整个的灵魂都给你,连同......一千八百种坏毛病。灵魂和皮囊都属于可疑的东西,什么也不会是你的,包括你读过的每分每秒。

我背后什么也没有,一片虚空

后来在般若湖边聆听湖水的声音,刚刚进入隆冬,湖边向湖心延伸了一层薄薄的冰凌,亮晶晶地闪烁不停。那时候刚刚翻过阿尔巴尼亚的小说《破碎的四月》,在未来才可能会根据小说血腥和宿命交织后面的手势,总结出详细剧情的读后感,但这有必要吗?文字的无限可能性,本身才是文字的迷人之处。

湖面上有只不知名的灰鸟,大长腿,茕茕孑立,似乎孑孓而行,大抵是我视线模糊的缘故,恒长时间内,它都一动不动,远远的就是木棍顶着草帽的玩偶,一只冬天的鸟和玩偶的寂寞应该差不多。那一瞬间,它们都是“高贵的闪电”,“雄鹰在自己的山峰上,怎能看见庸俗可笑的泥塘。”

我背后什么也没有,一片虚空

有时候不得不读一些外国诗歌,尤其是译者不知所云的那些,按照学习英文最佳年龄以及达到流畅的阅读,这些在我看来苛刻的条件,又会原谅那些毫无诗意的译文,合格的诗歌译者多半自己至少是个诗歌兴趣者吧,当然译者本身若是诗人,似乎更能剔透地传递某些超越语言的东西。

黄灿然老师译的蒙塔莱,“也许有一天清晨,走在干燥的玻璃空气里”,我是在般若湖边读着这首诗,冬去春来,暮春的空气确实有点干燥,莫名不安以后,我确定自己或许忘记了什么,远远望去,距离岸边恒远的位置,真得有个木棍顶着草帽的玩偶,它竟然不再是那只不知名的长腿灰鸟。

我背后什么也没有,一片虚空

诗歌的曼妙长,未必需要抑扬顿挫,常常使得我喘息不已,诗人说“我会转身看见一个奇迹发生”,其实庸常生活的奇迹都在诗歌和小说里,文字的驾驭者一般会把他们自己的意念倾注于此,今天魔都的丁老师提醒我,深渊看一眼即可,接着迅疾逃离,关键是“我背后什么也没有”,没有恢弘的男主女主和他们彼此爱恨搏杀的情节,只有“一片虚空”。

左耳又一次出现幻听,这次大概是提琴之祸,先是后摇中的小提琴,听得神经发麻,我相信自己还算俗世的正常,接踵而至的大提琴,不断循环反复的后摇旋律,往往比较折磨人,它们和午后灰蒙蒙的高楼大厦差不多的浑浑噩噩,生如踏空而行,换换Bruno Bavota的钢琴抚慰一下。

我背后什么也没有,一片虚空

“生活之恶”重压下的个体价值意识,吕同六老师译的“该歆羡那些局外人”,便让我恍然曾经绿皮车的送行别离,已经被今时的高铁剥夺了,人们的情绪都在飞速奔驰中漠然麻木,不会再有谁手捧冬雪,从容感慨“车窗落下了,长相离的时刻”,以及“莫非火车嘶哑、单调的声浪里......令人震栗而着魔的旋律?”。

直到某天清晨,有个忧伤的朗读女声,掠过般若湖雾气迷茫的芦苇荡,和一只大长腿灰鸟一起盘旋,一遍一遍从更蓝的天空向晦暗的湖面俯冲,那一刻,我开始怀念左耳的两次幻听。

我背后什么也没有,一片虚空

作品:Egon Schiele

标签:虚空诗歌什么提琴般若玩偶东西小说文字木棍美文般若湖左耳灰鸟吕道士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