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音乐资讯 > 正文

流量时代,音乐创作者的变与不变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10-22分类:音乐资讯浏览:32评论:0


导读:原标题:流量时代,音乐创作者的变与不变文|朱燕萍排版|新一设计|诗宇随着用户的音乐消费模式不断变迁...
原标题:流量时代,音乐创作者的变与不变

文 | 朱燕萍

排版 | 新一

设计 | 诗宇

随着用户的音乐消费模式不断变迁,流媒体成为了如今音乐行业最重要的收入渠道之一。在线音乐、直播、短视频等各类流媒体平台,不仅为唱片公司带来了更广阔的收入渠道,也让大大降低了音乐人的门槛。

作为一种线上消费形式,流媒体展现出了强大的抗风险能力。即使是在音乐行业尤其是现场音乐领域遭受疫情重创的时期,流媒体并没有受到太多影响,相反,用户量和收入都呈现出了增长趋势。

行业新趋势带来了挑战,也蕴藏着新机遇。一方面,从传统唱片时代走过来的唱片音乐人难以接受流量的玩法和逻辑。另一方面,对于有才华的行业新人来说,各平台的音乐人计划给他们带来了更多的流量曝光和资金支持。

在流媒体时代,机会与挑战并存。音乐人应该如何应对?还有哪些新的可能性在等待着我们?在“2020音乐财经年会” 的论坛上,我们与众多嘉宾探讨了这一系列问题。

1

如何适应商业模式变迁

心喜文化的创始人兼CEO袁涛,是内地知名经纪人、金牌音乐人推手。曾先后在滚石中国、华谊兄弟任职,成功发掘并打造内地第一组合“羽泉”,以及张靓颖、尚雯婕、陈楚生、姚贝娜、何洁等多位知名艺人。

作为在传统唱片时代有过光辉战绩的行业前辈,在聊到流媒体时,袁涛自嘲“是被流媒体爆捶的音乐人”。

流量时代,音乐创作者的变与不变

袁涛表示,以前的音乐人主要是靠卖正版唱片获得收入,但那个时候因为盗版猖獗,所以商演也是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后来彩铃和各大音乐平台出现,大家都期望能从线上获得更多的收入。

展开全文

之后选秀节目,包括现在各种音乐综艺节目也出来了,一代新人换旧人,但音乐人最主要的收入还是演出、商业活动,以及来自平台的版权收入。

如今,一些年轻音乐人的作品在流媒体的播放和下载量能够达到几十亿,甚至上百亿次。这说明越来越多的音乐人能够从线上获得更多收益,大家的收入来源都变得丰富了,平台给音乐人和唱片公司的分成也提升了一些。

经历过传统的实体唱片时代和选秀时代,在如今以流媒体为主要音乐消费形式的大背景下,袁涛创立了心喜文化,选择“音乐+”的泛音乐创业之路。

作为从唱片黄金时代走过来的人,袁涛坦言在流媒体的新环境下创业曾有过焦虑,但现在这些都已经过去了。

袁涛表示:“前些年,我觉得自己之前在行业积累的那些所谓的经验根本不值一提。我感觉自己‘老了’,判断歌手或者一首作品能不能成,这个标准好像和现在网友的需求不一样。”

“有些歌手在平台有几十亿的播放量,可是我看过她/他的现场后就觉得,以我的标准这种人根本就不应该做歌手。但是她/他火了,你说是我废物还是她/他废物?后来我发现其实是我废物。”

为了适应“流媒体的标准”,袁涛只能逼着自己改变想法,甚至跟公司的制作同事说:“你们学学怎么做网络歌曲,别做前奏,三秒钟能进主歌吗?”

近年来,心喜文化旗下不仅拥有原创音乐人谢春花、陈意涵,还签约了多位影视与音乐领域的年轻艺人,包括孟慧圆、蒋明希、仰昭光、骏声、张哲瀚、爱新觉罗·媚、高奇佑等。

2018年4月,心喜文化投资入股了日本新锐潮流品牌Loose。而据公开资料显示,心喜文化在2018年整体营收预计过亿,其中三分之一来自艺人经纪、音乐制作和版权,音乐营销、大型活动以及实景娱乐板块占有三分之二。

但在做音乐还是做生意这件事上,袁涛依然在寻求更好的平衡。虽然有音乐理想,但是也得为公司员工和投资人负责。他表示: “我现在已经过了那个心结了,拥抱这个新的时代比对抗要强很多,只是心里保留一点自尊。”

2

音乐人在流媒体时代如何被看见

在人人都拥有机遇的流媒体时代,平台承担了唱片公司的部分宣发功能,因而“独立”成为了更多音乐人的选择。

流量时代,音乐创作者的变与不变

陈鸿宇作为新生代最受欢迎的独立音乐人之一,起初凭借《理想三旬》在各大音乐平台迅速走红。2015年他创办了音乐厂牌众乐纪,去年,陈鸿宇在老家的草原上盖了一个黑色方块形状的房子。他的音乐厂牌叫众乐纪,那个小房子叫众方纪。

陈鸿宇表示:“无论是建筑、音乐还是经营公司,对我来说都是一种创造,无形中能带出我的个人表达。”

当聊到音乐人如何在流媒体时代获得更多关注时, 陈鸿宇的回答是:“多曝光自己,也思考一下大家都从什么渠道听歌。”

虽然对于有些音乐人来说,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毕竟在互联网时代下,有才华的创作者可以主动联系音乐公司、投稿词曲作品,展示自己的渠道依然很多。

从陈鸿宇的经历来看,他除了音乐人的身份,还经营着自己的厂牌、酒吧,打造了一个类似装置艺术的小房子。所以无论是从商业形式还是从内容的角度来说,音乐与其他行业仍然拥有许多合作机会。

流量时代,音乐创作者的变与不变

在音娱行业,处于金字塔尖的人往往能获得很多收入。所以无论是流媒体平台还是其他行业,在参与到泛娱乐或音乐产业的过程中,都应该思考如何将资源和资金进行更加合理的配置。

3

如何挖掘下一个新星

流媒体不仅给了独立音乐人机遇,对于一直处于小众圈层的乐队来说,流媒体也起到了很好的助推作用。

徐凯鹏作为资深的乐队经纪人,曾与Joyside后海大鲨鱼、万能青年旅店等很多乐队都有过合作。他所创立的霓雾娱乐旗下也签约了盘尼西林、皇后皮箱、ETA伊塔等知名乐队。

流量时代,音乐创作者的变与不变

与独立音乐人不同,对于乐队来说,现场演出的效果如何是判断乐队能不能成的重要标准。所以徐凯鹏也表示,当他听到一个新的乐队名时,会先在平台上听一下乐队的作品,但最重要的还是去到现场看乐队的演出。

“我现在还保持一年看200支乐队演出的习惯,并且200支全部都是大家不熟悉的新乐队。”

近两年,乐队综艺的出圈也将乐队带到了更多观众面前。霓雾娱乐旗下乐队盘尼西林在《乐队的夏天》第一季节目中,凭借出色的表现圈粉不少,新人乐队ETA伊塔也参与了第二季节目录制。

在节目之前,盘尼西林的数据就很不错,《say it again》《雨夜曼彻斯特》等歌曲为大多数听众所熟知,还获得了迷笛的“年度最佳乐队”奖。

徐凯鹏表示,公司现在的宗旨是只签年轻的乐队,乐队的规划还是要跟他们本人或者主脑去沟通。因为从公司的角度来说,与乐队如果只是短期合作主要看作品,长期合作还是要看人。

4

国内外音乐经纪的区别与借鉴

虽然许多独立音乐人和独立乐队在流媒体平台的助推下,获得了更多的受众和流量,但对于大部分音乐人和幕后创作者来说,经纪公司仍是他们拓展音乐事业最得力的助手。

CAA是享誉全球的全能型经纪公司,其中国音乐部业务总监林博涵也参与到了本次论坛的讨论之中。作为一家具有国际化背景和资源的经纪公司,CAA与国内的经纪模式有何不同?如何在流媒体时代更好的实现本土化?林博涵带来了他的答案。

流量时代,音乐创作者的变与不变

林博涵表示,国外的经纪公司与国内的经纪公司差别很大,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国外经纪模式的角色相对来说更加精细和明确。

以美国为例,经纪人(Agent)与经理人(Manager)同样都在为艺人服务,但是承担着完全不同的角色。经纪人主要的任务是运用自己在市场上的资源,帮助艺人在自己职业规划中去匹配更好的资源和项目,进行商务上的谈判。

而经理人更多是管理一个艺人的各种事务。大事可能是一起规划未来的职业发展,例如艺人出专辑的时候,需要一起规划专辑内容,什么样的歌曲方向在市场上比较有优势。小的地方就是帮他们订酒店、订机票,管他的吃喝拉撒,这是经理人的事情。

通常一个艺人与经纪公司签约,在这个经纪公司里有一群专业的经纪人服务艺人。但一个艺人只会有一个经理人,这个大概是国外的模式。

但在国内,大家都统称为经纪人,其实是把经理人这个角色也融汇进来了。所以他们除了去关注艺人的成长,帮他做职业规划之外,也会去市场上帮他拓展更多资源。

这两种模式没有好与坏,只是因为产业发展和商业环境的不同所造成的差异。

流量时代,音乐创作者的变与不变

而CAA中国致力于在两个模式之间找到最好的平衡。除了保有CAA海外的经纪模式:替艺人客户在市场上匹配适合的资源,以及会安排数个经纪人组成的团队服务同一个艺人。也会更深入的与艺人客户来讨论他们的职业规划,并且在项目的过程中跟进协调。

CAA的音乐客户不仅有台前的歌手,也有幕后的作曲、编曲等所有客户。对于CAA来说,所有才华横溢的音乐人都是他们服务的对象。并且CAA是一家全资源型的经纪公司,在产业链条上不仅服务歌手,也有幕后的资源,因而在跨环节进行资源整合这一方面更具优势。

前段时间,CAA中国与TME live合作了Jessie J的线上演出项目。由于疫情,海外艺人还是无法来华演出,所以CAA也在流媒体时代下,帮助海外艺人拓展更多的机会。

5

将创作内容与需求方对接

随着国内音乐产业逐渐成熟,唱片厂牌、版权公司、经纪公司各职能愈加细分和专业化。除了像CAA这样的全能型经纪公司,环球音乐版权也于去年正式落地中国成立分公司。

区别于唱片公司,音乐版权作为行业里非常传统的一个分支,主要的服务对象是音乐的创作者。但环球音乐版权在去年成立的中国公司,目标就是因地制宜地去做一些创造价值的事情。

由于互联网在中国的普及,越来越多的音乐人通过流媒体平台展示自己。所以对于环球音乐版权来说,找到有才华的创作者并不是太困难的事情,但更重要的一点是输出。

版权公司的输出不仅仅服务于音乐人,也服务于互联网公司、厂牌、影视公司、戏剧公司,甚至公共服务和政府需求。

环球音乐版权代理了非常多的成熟作品和词曲创作者,如何带给他们更好的资源、更好的制作人和更好的搭档,把他们的歌推向需求方,这是版权公司在行业中承担的主要角色。

流量时代,音乐创作者的变与不变

环球音乐版权首任中国公司董事总经理方舟在论坛中表示:“在座的几位厂牌主理人,从理论上来说都是我们潜在的OP(Original Publisher 原始版权管理公司)合作方。他们产出的音乐作品都可以与版权代理公司进行合作,这是音乐产业进入到成熟阶段后职能细分的必然结果。”

版权公司拥有专业的版权管理团队,其中包括版权授权、创作者培养和寻找。在流媒体时代下,大家可以取长补短、相互合作。例如,音乐平台和游戏公司的企划都可以和版权公司相结合,从而实现更好的行业分工。

虽然今年年初的疫情给音乐行业带来了比较沉重的打击,但至少我们此刻还相聚在这里,共同探讨着行业更多的可能性。

流量时代,音乐创作者的变与不变

后疫情时代演艺的文旅融合发展之路——文旅中国负责人李霞

诗和远方在这里。

线下复苏之路,演出赛道上的消费反弹

很庆幸的是,大家还在坚持。

诗焓文化创立于2014年9月,我们以领先时代的思维与行动力,帮助行业伙伴持续取得超越期望的成功。诗焓文化培养了一批优秀的行业分析师团队,致力于打造流媒体时代下的新型智库服务机构。我们在“音乐版权”、“现场音乐”、“音乐教育与硬件”、“音乐传播”、“娱乐营销” 、“艺人经纪”、“流媒体”、“文化资本”、“文化旅游”、“青年文化”等十大垂直领域建立起行业研究中心,为客户提供研究报告、品牌策略和数据服务。

标签:音乐袁涛时代收入平台行业公司乐纪文化流量流媒体音乐人陈鸿宇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