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音乐资讯 > 正文

马頔:我们既在世界中心,也在世界之外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10-23分类:音乐资讯浏览:46评论:0


导读:原标题:马頔:我们既在世界中心,也在世界之外在现实生活中喘不过气的时候,你也想过在旷野中安静地听人弹一曲吉他吗?生活...
原标题:马頔:我们既在世界中心,也在世界之外

马頔:我们既在世界中心,也在世界之外

在现实生活中喘不过气的时候,你也想过在旷野中安静地听人弹一曲吉他吗?

生活在城市里,过着日复一日的“螺丝钉”生活,难免想要逃离,在自然中找到一点“生而为人”的感觉,类似的想法却总因为没找到时间、没凑到朋友、没攒够旅费而一拖再拖。

当秋天到来,也是时候出门走走了。看理想的新视频节目《新四季歌》由我们的老朋友、《中国民谣小史》等多档节目的主讲人郭小寒与相征一起,带着他们的民谣音乐人朋友们,离城市的喧嚣,回到自然,感受四季。

给自己两天一夜的放空时间,开着车听着音乐,喝着小酒,聊聊人生和社会,弹着吉他唱着歌,做一些无聊却快乐的事情。

第一个来节目做客的朋友就是独立音乐人马頔,他的一首《南山南》唱遍了大街小巷,但很多人对他本人依然十分陌生。

的确,马頔这一批民谣歌手赶上了互联网的新时代,选择拥抱了这个时代,同时也不得不接受随之而来的标签化以及误读。

正如他所说的: “每个人都是诗人,我只是为了让自己自在一点。”

马頔:我们既在世界中心,也在世界之外

展开全文

马頔:矛盾的孤岛

《新四季歌》| 第一集

嘉宾:相征、郭小寒、马頔

相征:哈喽大家好,我是相征。

郭小寒:我是郭小寒,此时此刻我们的节目《新四季歌》刚刚出发了。

相征:我们俩都是在音乐行业里做了小二十年的从业者了。最近我觉得大家整体都很压抑,包括疫情的一些影响,也不能出去玩。所以我想了一个特别好的主意——假公济私地找一些音乐圈的好友,好久不见的那种。

郭小寒:而且我们所请到的大部分都会是民谣音乐人。也是因为我和相征做了很多关于中国民谣的梳理工作。

我经常会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们在举目无亲的地方,才能更真实地面对生活。在这种陌生的环境里,更能看一下我们的本能会是什么样的。

郭小寒:今天邀请到的《新四季歌》的第一位好朋友就是独立音乐人马頔。可能大众对他的认知还是那首火遍大江南北的《南山南》。

我刚才想说他是民谣音乐人,但好像他最近在急于撕掉这个标签。我不知道你前一阵有没有在综艺节目里听到他的新歌叫做——

相征:《是首俗歌》。

郭小寒:就非常的自嘲,我觉得过于自嘲的人会有点让人心疼。在我多年前认识他的时候,他其实也是一个孤绝的人。他有大量的歌在写人间冷暖,冷眼旁观自己在人群中落落孤单的样子。

拥抱时代的民谣歌手

相征:你认同自己是唱民谣的吗?

马頔:我不知道能不能认同自己,因为认同这个词太重。

相征:别人说你唱民谣的你不会急?

马頔:我不会急啊,因为最早民谣这两个词,是我们自己安在自己身上的。我只是觉得我还没有达到自己心里所追求的民谣歌手的标准。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达到了那个标准的时候,也许我会很坦然地说出我是一个民谣歌手。

我之前有的时候会去用民谣标榜自己,这是我现在能看到我之前幼稚的点。不过即便我现在微博认证还是民谣歌手,因为我懒得拿电脑改。

郭小寒:我跟相征也做过一些就是中国民谣的梳理嘛,作为一个分界线——我会把马頔他们这一批人称为互联网时代的新民谣。

在这之前,比如说魏小河、万晓利他们的歌就只能在现场听,或者买数量很少的唱片。但是马頔他们一开始就沾了互联网的光,然后又赶上了中国高铁大发展,可以到处去巡演,巡演的路线也串起来了。

我觉得马頔好像是最早做这种全国巡演的民谣歌手吧,从传播方面来说这是一个分水岭: 他们赶上了新的时代,而且拥抱了这个时代。

马頔:我们既在世界中心,也在世界之外

马頔:时代不一样,我们所经历的历史背景都不一样。为什么说八五后和九零前的这波人很尴尬?因为他们又接触了七五后的东西,又接触了九五后的东西,但他们在夹层里,到底应该属于哪一部分呢?

郭小寒:是的,而且我觉得大众对标签的认知真的有点太重了。

无法避免的误读

相征:所以你也并不太在意说听众、或者说旁观者们,他们怎么看待你是吗?

马頔:因为 所有的信息传达都是有衰减的,这种衰减到最后,就变成了一种误读,我觉得也是没办法的事。

因为我反思自己也做过这样的事,所以我没法去批评别人“你一定不要去说”。我只能说告诉自己你先少做这种事,再要求别人去这样去对你。那咱们反过来说句话,你们做到了吗?

郭小寒:我觉得我的感受会多于评判。

马頔:就是说在自己最感性的时候,这种主观的感受是完全无法阻拦的,比如现在我们评价别的歌手的时候,也经常是用一种很傲慢的态度,包括讨论音乐风格的高低、这个人高级那个人不高级……

我记得我七八年前就说过:“听凤凰传奇的人就低级,听民谣的人就高级吗?”你没办法批评听众去要理解你,观众们在音乐上的选择其实是完全主观、不分高下的。

作为一个音乐从业者,怎么能去用那么傲慢的、居高临下的态度去告诉观众“你是不对的,我觉得你有问题“呢?我觉得不对。

马頔:我们既在世界中心,也在世界之外

相征:那你认为音乐有高低吗?

马頔:音乐只有在音乐人的层面上,对于自己的认知是有高低的。如果你一个音乐人不去谋求进步、只想着去套路大众的话,我觉得这种音乐人很无耻。

如果只把音乐当成商品去做,那你就不要当个音乐人,当个商人好了。所以我们要做的不应该是苛责听众,因为有得是这样的音乐人在做这种垃圾音乐。

既在世界中心,也在世界之外

相征:当音乐变得流行、或者说所谓的商品化了,你觉得这个事情跟创作本身有矛盾吗?

马頔:肯定是有偏差,但总体上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的趋势,可以让更多人去玩音乐,毕竟那么多音乐风格总有一个你喜欢的。

相征:那举个例子,比如说《南山南》。

马頔:《南山南》我2012年写的,它火的时候可是2015年,那这三年间我在干嘛呢?我也在做音乐。我在工体卖票的时候,那首歌是没在电视平台上播出的,但是我在工体的票已经卖完了。

相征:所以你是有自信的?在这个部分?

马頔:做音乐的人都会对自己有自信,你既在世界中心,也在世界之外。孤独跟寂寞是没法划等号的,我受不了寂寞,但享受孤独。寂寞可以靠外力化解,但孤独不是,孤独是与生俱来的,孤独就是我自己,唯独只有孤独从生到死一直陪伴。

相征:创作必须是有话要说,才要写?

马頔:创作不是必须有话要说,我觉得有时候也可以是聊天,去探讨。因为我们没法离开音乐,不管是被动听还是主动听,你都在这个环境里。

相征:你觉得现在是独立音乐一个好的时代吗?

马頔:我们在最好也最坏的时代,我还是希望听众能投入更多的关注在音乐上,而不是我这个人身上,因为我在音乐花的心力要大于我自己对自己的包装。

也有很多人会说:”哎呀马頔我好喜欢你,然后我也喜欢你的歌。“或者”我很喜欢你的歌,我也喜欢你。”

但其实这是不等价的,你喜欢歌就是喜欢歌,万一我是个混蛋呢,你为什么要喜欢我?

……

本文为节目文稿节选

点击 阅读原文收看本期完整节目

?✨

“我们在路上,唱一首关于时光的歌。”

10月20日起,每周二0点更新

马頔:我们既在世界中心,也在世界之外

每周二优酷会员抢先看

每周五全员可看

标签:马頔民谣相征音乐因为时候时代世界节目中国郭小寒音乐人新四季歌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