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音乐教室 > 正文

辛弃疾也写婉约词?读了这首认识不一样的辛弃疾,温柔到了骨子里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11-11分类:音乐教室浏览:19评论:0


导读:原标题:辛弃疾也写婉约词?读了这首认识不一样的辛弃疾,温柔到了骨子里宝钗分,桃叶渡。烟柳暗南浦。怕上层楼,十日九风雨...
原标题:辛弃疾也写婉约词?读了这首认识不一样的辛弃疾,温柔到了骨子里

辛弃疾也写婉约词?读了这首认识不一样的辛弃疾,温柔到了骨子里

宝钗分,桃叶渡。烟柳暗南浦

怕上层楼,十日九风雨。

断肠片片飞红,都无人管,倩谁唤、流莺声住。

鬓边觑。试把花卜心期,才簪又重数。

罗帐灯昏,呜咽梦中语。

是他春带愁来,春归何处。却不解、将愁归去。

— 辛弃疾 . 《祝英台近》

近来多梦,总在半夜时分惊醒,翻读过往写下的有关诗词的文字,恍觉那时心境、纯净如雪,不似今时之思,清醒中五味杂陈,透彻处辛酸难挨,再写不出那时晚风明月、晓夜星辰。

说来,我素无所思之人,却总会因一首词浮起相思,将词人的故事当作自我的往事,寻觅追忆。人说,我之薄情,今生所起;我之深情,前世残留。因而才会在云水禅心的旅途上泪湿青衫,掩面抽泣。我想要的那一缕风伸手可拘;思念的那朵云抬头可见;可想见的那个人总无音讯,想送的那件旗袍也一直封存未起。

他是心怀天下,常思故国的热血男儿,在他一生的词作中写闺情愁怨的不过冰山一角。可我们又都因一抹柔情与他相识相知。“东风夜放花前树,更吹落、星如雨……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多少人就是这样,因为一次错误的遇见误了终身。多少人又是这样,因为一次错误的重逢,遇到了一生的良人。多少个灯火阑珊的夜晚,我们走在星火如雨的青石小巷,回望那个远在天涯,近在咫尺的故人。她明明已经走远,不留一丝气息,为什么又要在我们绝望转身的那一刹那,悄无声息地归来?像那支碎裂的宝钗,明知无法复原,又总要重逢;像那分别的桃叶渡口,明明说好永不相见,为何有生之年还会停靠?明明走着自己的路,编织着亲手制定的情节,从不信因果命定之说,为什么就从了前世的宿命?

辛弃疾也写婉约词?读了这首认识不一样的辛弃疾,温柔到了骨子里

展开全文

你说:“我与春风皆过客你携秋水揽星河。”我说:“三生有幸遇见你,纵使悲凉也是情。”可我哪知道:此生如若不是你,何苦青丝配血衣。回眸一笑温如玉,泪眼婆娑无声泣。”你说,要为我明灯三千,为我花开满城。可我最后等到的只有一树桃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我们都低估了岁月的婆娑,漫长的分别中,一切都太过突然,忘记了挣扎,从不知道还可以呐喊。于是宝钗分,桃叶渡,烟柳暗南浦,你我的缘分就此殆尽、滴水不剩,只有我对你的相思泛滥成河,四海横流

古代一直有分钗赠别,以待相逢的习俗。“宝钗”作为一种信物,寄托了人们对重逢的渴望。当碎裂的宝钗再次合拢时,分别已久的思念与相思也将合拢,化为幸福与快乐。杜牧有诗云:“明镜半边钗一股,此生何处不相逢。”只要性命无碍,宝钗不丢,总有重逢之日。

小时候看电视剧,见剧中孩子因祸乱不得已与父母分别,家人总取下随身的贵重信物藏于孩身,我便知道不管遭逢多少劫难,历经多少分离,他们一定会再次团聚,不再悲伤。但我并不知道,那样的剧情在真实的人间只占少数,仍有无数人在经年的流转中失去了生命,只剩一枚信物于山河荒土间沉睡,千百年后,才被陌生人唤醒。

辛弃疾也写婉约词?读了这首认识不一样的辛弃疾,温柔到了骨子里

桃叶渡,在今江苏南京秦淮河畔,相传因晋人王献之于此地歌送其妾桃叶而得名。诗经有云:“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花怒放千万朵,色彩鲜艳红似火。那美丽的姑娘嫁过门,夫妻美满又和顺。桃花色彩艳丽、花朵丰腴,桃叶姿容淡雅、叶绿如心。它的盛开,是春的开始,也预示着爱情的萌芽。少年怀春,少女怀情。谁家少年陌上足风流,谁家少女渡下含情目。桃花开了,小草绿了,心仪的姑娘也要出嫁了。可就在这样的良辰吉日,他却说:“烟柳暗南浦”瞬间晴空霹雳,阴云满城,将人带入深深的悲痛中。《江淹别赋》云:“芍药之诗,佳人之歌,桑中卫女,上宫陈娥。春草碧色,春水渌波,送君南浦,伤如之何。秋风乍起,行人断肠,百感凄恻。”世间最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次句“怕上层楼,十日九风雨”紧随其后,让人泪段肝肠,心情沉重。将世间的别离与等待,尽现眼前。

有人说这首词是稼轩为亡妻所作,也有人说别有寄托,有香草美人之意,借闺怨以抒抗金收复山河之志难展的苦衷。尽管在稼轩的词作中多以抒发抗敌报国为主,但七尺男儿,焉有不泪之理,只因未到伤心处。多少个壮志难酬的夜晚,他也会想念曾日夜伴他左右的妻子。她的温润如玉,她的贤良淑德,她的支持鼓励与生生叮咛,他又怎能忘怀呢?他知道无国则无家,唯有将敌寇驱除,国家安定,天下太平,他才能与妻子相濡以沫,灯下白头。他多么想念山村的日子,与妻子檐下相守,门前流水,看大儿锄豆西东,中儿正织鸡笼,小儿卧剥莲蓬。山村勤农,厨下老妇,日子清简朴素,再不必操心山河破碎,雨打风吹。

辛弃疾也写婉约词?读了这首认识不一样的辛弃疾,温柔到了骨子里

如此,年年柳色,春归来,愁离去,斜阳外,桃花万朵,流水绕人家。

写到这里,心情又疏朗了起来,恢复了素日之平静。我还是陌上公子世无双,她还是南国佳人遗独立。如花美眷,似水流年,那件封存未起的旗袍又有了期待,我追寻的山水花鸟、水月禅心,也有了转机。

如若有缘,来年,宝钗分,桃叶渡,我们词中再见。

标签:辛弃疾南浦桃花重逢那件桃叶渡信物妻子佳人日子观点评论宝钗暗南浦稼轩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