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音乐资讯 > 正文

莫西子诗:树叶黄了,春去秋来,时光流转,不要怕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11-11分类:音乐资讯浏览:33评论:0


导读:原标题:莫西子诗:树叶黄了,春去秋来,时光流转,不要怕如果尘世把你遗忘,且对寂静的大地说:我在奔流对迅疾的流水说...
原标题:莫西子诗:树叶黄了,春去秋来,时光流转,不要怕

莫西子诗:树叶黄了,春去秋来,时光流转,不要怕

如果尘世把你遗忘,

且对寂静的大地说:我在奔流

对迅疾的流水说:我在停留

——里尔克

“为什么你会唱这么多我没听过的歌”?

“因为我们去过万物的故乡啊!”

在新一集的《新四季歌》里,莫西子诗随口就能哼唱起各种歌来,抓鱼砍柴,生火烧菜,熟稔的身段让人不禁惊叹他的身怀绝技、出手不凡,但是,这就是莫西日常生活的样子——

无论去哪,都喜欢走路到达,可以截一段芦苇或者捡一只葫芦当乐器,也可以从大自然里抓鱼摘野菜当食物。

莫西的眼睛一直亮亮的,像是一只下山寻找食物的小动物。他身上的动物性,让他更接近神性。

“万物的故乡,就是大自然吧。”莫西说大山里的各种鸟兽,各种植物,让人有了归属感,而在自然之中,人感受到美,心灵能更加安静升华,能受到启发,再次上路。

故乡,是我们抹不去也忘不掉的的话题,夕阳西下,那些炊烟升起的地方,隐约有着家人的召唤, 有着挥之不去的乡愁。莫西说:“我们每一刻,都在故乡的怀抱里。”

莫西子诗:树叶黄了,春去秋来,时光流转,不要怕

展开全文

随着日子过去,莫西的父母相继过世,莫西对故乡的感情变得更加复杂而微妙,小时候总喜欢依恋在父母长辈的身边,如今他也过了而立之年,故乡不再只是一个可以依恋的温柔乡,也逐渐变成了一种责任和义务。

莫西回家乡建设了一个图书馆,可以看书,做演出,做沙龙,他希望在城市里结交的这些有趣的人可以跟他一起回到家乡,“谁都可以去,全宇宙的人都能去”。

在大城市里,莫西依然保持着那些故乡教给他的技能,爬树抓鱼,生活做饭,这些看似在大城市里用不到的技能,却像是一件件随身携带的纪念品,他把经历的过往都变成了自己现在的样子。

云阳仙境,夕阳西下远处炊烟袅袅,莫西说看到人间的烟火气,就感觉有家的温暖。往西南方向的天边望去,空中隐约听到来自远方的呼唤。

于是我们像任何一个寻常普通的人家,生火做饭,喝酒聊天。想到了妈妈,不由得就唱起歌来:“妈妈我愿做你脚下的每一寸土,让你轻轻踩在我的背上。”

文 | 郭小寒

1.

星星是路上的眼睛

莫西子诗是从四川大凉山里走出来的爱音乐的孩子。在家中,莫西子诗是最小的一个,上面有三个哥哥、三个姐姐。

他从小被父母兄姐过分疼爱和管教,但也是在大自然里自由生长的孩子,上山下水,爬树抓鱼抓虾,砍柴生火做饭,捡蘑菇挖野菜……样样手到擒来。

在莫西上小学,第一次远远走出家门,赶着山路。放学的时候,太阳下山,黑夜降临,小树林变得像原始森林一样幽暗和恐怖,小孩子害怕着一路狂奔回家。

妈妈帮他想办法:“你白天在河边捡一块太阳晒过的石头,上面的光会存下来,握在手里,鬼就不敢靠近你。”于是莫西每天都会踹一块石头上学,握在手里暖暖的,再也不怕了。

日常,妈妈总是能变着花样喂饱一大家人的肚子,火塘升起火来,烤几只土豆。架上大锅煮一些在灶火熏过的腊肉,油汁在水里浸煮出来,下一些萝卜青菜,就是不可多得的美味。

妈妈最擅长的是用自己腌的酸菜做石磨豆花,那个味道,莫西永远都忘不了:“对家乡的记忆往往是和食物联系在一起的,小时候逐渐形成的饮食习惯,也变成了日后在记忆里思乡的一个落脚点,把过往化成自己现在的样子。”

莫西小时候也早早学会做饭,烤土豆,蘸辣椒面吃,辣椒不小心蹭到眼睛里,妈妈告诉他用姐姐的头发擦擦就没事了。

妈妈除了擅长做饭,还有讲不完的故事,少年时的莫西,经常在山里走夜路,看星星月亮。

在没有灯光的地方,月光照着大地,星星就是路上的眼睛,他依然能清晰地辨认路况与方向,妈妈从小教他:“如果鬼来诱惑你,你就要走黑路而不是白的路”。

看着家的方向,唱起歌来

心里面找到了走路的方式,莫西也在很早就走出了大凉山。

莫西子诗从小喜欢音乐,他作为家里的老小,经常跟着哥哥姐姐下地插秧、上山玩耍、坐大巴车去县城,总能在各种场合听到各种即兴的歌声。

到了初中,莫西子诗开始自学吉他。对“音乐”这个词,像莫西子诗这样的彝族音乐人,最初没有那么概念化,只是当做生活的一个部分。

2007年,莫西子诗自己来北京闯荡,做过日语导游、幼儿家教、翻译,摆摊售卖手工艺品……在当导游的时候,他在南锣鼓巷带团,遇到当时在开店的现野孩子乐队吉他手老马,经常去老马的店里玩。

有一日,老马把吉他给莫西弹,莫西当时很想家,对自己在北京这样漂泊不定的生活也很迷惘,透过胡同的灰色瓦片屋顶,他往西南的方向看着,似乎在看着家的方向,隐约中似乎听到了来自远方的呼唤,他自弹着吉他即兴哼唱着一些词句:“树叶黄了,春去秋来,时光流转,不要怕……”

这首被他起名为《路》的歌,就是后来被山鹰组合收录,被吉克隽逸在《中国好声音》唱红的《不要怕》。

莫西与山鹰组合,还有吉克隽逸都是在大凉山彝族大家族里的亲戚。在家族里,大家过节时会围着火塘喝“转转酒”,喝一口抹一下,传给下一个人,谁也舍不得把酒喝完。围着火塘,大家喝酒更像是为了聊天。

谁家女儿出嫁,谁家生了孩子…… 生命在火塘里,火焰也劈劈啪啪地延续着。

后来,莫西开始做自己的音乐了,故乡是他的母题, 他的歌里有太多是故乡的影子,山川河流,故事传说,山间的河流,原野上的风…… 这不仅是他表达自己的方式,也为自己日夜思念的故乡找到了一个精神上的落点。

莫西子诗:树叶黄了,春去秋来,时光流转,不要怕

莫西逐渐寻找着自己音乐的方向和伙伴,他和好朋友子枫一起组建了“两块铜皮”组合,陆陆续续在演出,后来他作为窦唯的乐手,在音乐节上和窦唯一起演出,给话剧《新青猿》做配乐,也会在小场地里面一人一把吉他和口弦做实验音乐……

2014年初,莫西参加《中国好歌曲》,一首《要死就死在你手里》,红遍了大江南北。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莫西子诗,感动于莫西瘦小身体里的能量,他激越而虐心的情歌,浪漫完美的爱情故事。

所有喜欢他的人都被他的情歌砸得稀巴烂,但那不是全部的他。无数公司想签他,捧红他,收割利益,但他不想做一个只唱“情歌”的“明星”。

早在参加好歌曲之前的两年前,他还是个录音室助理时,就已经筹备自己的唱片了,就像一颗树的年轮横切面,就像黑胶的密纹,那里面储存的全是一个人生长的“密码”。

他要唱的不只是情歌,而是广袤的故乡原野。

2014年9月,莫西和助理阿斌阿才骑着一辆小摩托车,来到了音乐众筹网站 “乐童音乐”的办公室,他想选择用“众筹”来实现出第一张专辑的梦想,凡事都要亲力亲为的莫西,连送包快递都要自己来。

莫西的第一次众筹就筹到了将近7万元,也找到了真正偏爱他的歌迷,偏爱“原野”里自由奔跑的他胜过电视上唱情歌的他。

专辑《原野》与好歌曲上的表现完全不同,那些彝语的,呓语的,纯音乐性的作品展现出那是一片广阔丰富神秘的未知境地,《知了只叫三天》是想人和人之间地距离可以更近,《消失的森林》是对故乡和原始生命力的回溯,《丢鸡》是小孩子的心态去对待生活中的严肃的小事……

山川、树林、蘑菇、鸟儿、云雾、牛羊和那宽阔的原野,黄色的稻田,勤劳的劳动者,秋天鸣叫的鸽子,黄昏奔跑的孩子,安详的老人,铺满月光的山坡,星星满天的夜晚,隐没大地的山脉,温暖的火焰,还有果实、雨水、阳光、河流、竹林.....

这些意象像一个水墨动画一样随着音乐铺陈开来,又好像是从骨头里长出来的,跟着血液里流淌,每一句都有故乡回旋的旋律。

如今莫西回忆这张唱片,想到的是自由、原始、狂野,它可以让人自由、放松,又有很自然的感觉。“有那么一些人,不管周遭怎么变化,也会过得淳厚、干净、朴实、自然、简单。”莫西说。

“不要说保持天真,没有东西可以改变我”

《原野》之后,莫西依然没有进入正规的唱片公司或经纪公司,保持着单纯随性如风的个性,还是和小伙伴们一起做音乐。

他们对自己没有太多的规划,而是由着自己的心去闯荡,在日常生活的茫茫人海和浮光掠影中,从他们身上可以找到意外的惊喜,也能从他们的视野与分享中看到各种山川自然,奇花异草,都市角落,古怪人群。

就像莫西说的,他们那段日子经常骑着小摩托车,漫无目的地骑行,去山里喝茶吹风,即便不说话,也是一种感情的连接。

有段时间,莫西选择让音乐带着他去旅行,去看世界更丰富的风景。

去银川,莫西在沙漠上奔跑,从高高的沙堆里一直兴奋地滚下来,然后头疼了很久,估计是轻微脑震荡;去丽江的coart音乐节,他演出结束,去山里看星星,生火烤土豆。

去丹麦地罗斯基勒音乐节,在那里,他是个穿着花短裤的,可以随时倒立奔跑被人抗在肩上飞翔,跟各国姑娘跳舞的 “charming” 小王子,北欧的乡下很多池塘,他随便跳下去就可以游泳,在去当地朋友家里坐客,面对烤箱里焗出来的蔬菜蘑菇,他奇迹般地变出一包辣椒面……

他不太有人与人之间的芥蒂和隔阂,生活对于他来说,是要有更多有趣的东西去体验的。后来他又搬到大理去住了一段日子,试图把一切管状物体吹响,一切带弦的东西弹响。

在他看来,人类有无限的潜能,万事万物都可以与之相处交朋友。

莫西子诗:树叶黄了,春去秋来,时光流转,不要怕

《新四季歌》目前可在优酷平台收看

“我就是一个三心二意、不三不四的人啊。”莫西开玩笑说。

在莫西身上,你会清楚地看到, 那些基本上由心出发的音乐,它充满生命力,有呼吸有脉搏,跟生活息息相关。

莫西是慢慢进入属于自己的音乐生涯的,所以他也不着急,也不忙着定性。“我身上有民谣的一部分,但我不全是民谣。”“你干着活儿,嘴巴里莫名奇妙脱口而出的东西就是民谣,有着亘古不变的根源性。”

莫西的音乐里有民谣的成份,但他也有更多的色彩和可能,“你听到的我的东西只是很少的一部分,我也可以是迷幻的、世界音乐的,甚至是后摇的,我可以慢慢地,一步步把这些音乐呈现出来。”

“工作也不是生活的全部,人的一生那么短,命那么小,可以过得更丰富一些。”这是莫西秉承的工作与生活的关系,经过了3年多的时间,莫西认真地投入生活,逐渐发掘着内心的灵感,故事从身体里一茬茬长出来,旋律从脚下一步步走出来。

他开玩笑地说:“现在的音乐风格叫迷幻山歌。”

莫西子诗:树叶黄了,春去秋来,时光流转,不要怕

摄影:高鹏

2018年,莫西签约草台回声,出版了第二张专辑《月光白得很》,专辑当年获得了当年阿比鹿音乐奖、华语传媒大奖的诸多奖项。

“不用说要刻意保持天真,没有东西可以改变我”。

莫西依然是大山里的走出来的那个人,他早已越过了过去被大众熟悉的那个莫西,朝着另一座大山奔跑而去,走进了这个迷幻狂野的黑夜 ,也许会像山林,旷野,也许就像我们的心一样。

?

- 作者后记 -

《四季的风吹来,那是宇宙的回信》

《四季歌》是我在人生最低潮的时刻,在大内密谈做的一系列音频节目。那是在突然摔倒后,捡拾起时光的碎片,用音乐给自己缝补的一件外套。

看理想的小伙伴愿意和我们一起尝试,经过两年多的准备与等待,视频版的《新四季歌》终于在优酷上线。

? 点击图片发现惊喜 ?

下周三(11月18日)将有一场《新四季歌》线下放映&;见面会

莫西子诗:树叶黄了,春去秋来,时光流转,不要怕

也很骄傲地跟朋友说起这件事,朋友说:“恭喜你啊,今年又做成一个项目。”我认真的纠正他:这不是一个项目, 这是一个心愿。

我经常说连接宇宙Wi-Fi,但不是所有的Wi-Fi都有通用的密码,人生哪里有那么多志同道合和心想事成,沮丧的事情多得是呢。

我曾经在喝多酒后自嘲地说:“宇宙不需要回信。“《新四季歌》的诞生,是一封正式的“宇宙回信”,所有的心愿,有了积极的馈赠。

这是一件格外珍贵的事情,从最开始我一个人住进胡同里的小平房,在那棵香椿树下重新思考整理已经度过的生活,到用做音频的方式,梳理过去的日子与时光,也陪伴很多人度过孤独寂寞的时节。

到《新四季歌》上线,与生命中重要的朋友、伙伴一起做这样一个尝试:自然,四季,生活,交流,陪伴,碰撞,音乐本身……

不想探讨在这样一个时代,真诚平淡、本真如水的内容会不会被淹没,我们用心在做的事达成了,在纷杂的现实里,有了这样几集节目,为这样的一个存在,很多很多人,付出了很多很多的努力。

“宇宙会回信吗?”“会。”

当年我写给宇宙的信,可能就是这本《沙沙生长》。

莫西文章内容部分节选自《沙沙生长——中国当代民谣走唱录》。《沙沙生长》是一本用十年的经历不断书写,记录、增订、修正的“时间之书”,关于中国民谣30年的走唱实录。

点击图片即可购买

莫西子诗:树叶黄了,春去秋来,时光流转,不要怕

这既是一个中国民谣的历史文献和手册,又是一种浸入式的非虚构写作。

悉达多跟河水学会了三件事:等待,忍耐和倾听,这也是我们跟生活中渐渐掌握的技能和本领。就带着这样的心,在自然里,在生活里奔跑吧,如果你一直在奔跑,你就永远是那个天真的孩子。

《新四季歌》,国内首档民谣户外生活访谈类节目,每周二优酷上线,周五非会员免费全网收看,欢迎关注。

?✨

每周三0点更新 周五全员可看

内容编辑:荞木

监制:猫爷

来听莫西子诗为你唱首歌

标签:莫西子时光树叶故乡妈妈方向眼睛小时候大自然生活莫西莫西子诗新四季歌音乐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