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音乐教室 > 正文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11-14分类:音乐教室浏览:11评论:0


导读:原标题: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掬水月在手》专场研讨《掬水月在手》从10月16日上映到今天,已近三周。全国上...
原标题: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掬水月在手》专场研讨

《掬水月在手》从10月16日上映到今天,已近三周。

全国上下,不少如我们听筝读诗的团体,都来包场观看了这部影片。

这大概是这个庚子年恢复观影后难得一见的“文化景观”。

今天与大家分享“听筝读诗”专场观影暨研讨活动的现场实录,也是这场文化景观里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

《掬水月在手》听筝读诗专场研会

本文转载自“听筝读诗”(ID:tingzhengdushi)

刘雪枫:我觉得这样一个电影出乎意料。看了以后,感觉到真的是非常美好,也非常有启发性。特别是在我们今天这个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时代,还看到了这种很温润的、很有情怀的电影,真的是一剂良药,非常感动。

首先,叶嘉莹先生古典诗词的书稿对我的古代史研究也很多启示。

其次,电影快结束时刘秉松老师所说的话,就是我想表达的。

很难得,在这个时代,能有这样一部平淡、从容、中庸,没有激烈态度的影片。她的时代,就是我们的时代。

李广平:为了看这部电影,我最近都在听叶嘉莹老师的课。有几点感受和大家分享。第一点是,龙应台所说的1949‘大江大海’,她们都是被凌辱、被命运“侮辱”的一代人。但是,她的人格之美,通过这部影片让我们深深领略了。

电影有几个细节特别打动我:第一个是她没有爱情。我想,理解她虽然没有爱人,但是她有很多爱。她把她的爱都体现在教学和她创作的众多的诗歌里面、诗词里面。她的爱是大爱。

所以,那天李峥说她转发公号文章时是“含泪转发”。我特别理解。一个把中国文化、中国古典诗词当做“命”,当做安身立命之所在的这样的一个人……她把古诗词当做信仰,她所有的爱都在里面。我听到她女儿去世这个消息,这点确实是承受不了的打击。然后她去见同事,也是眼眶一红就过去了。我想,这都是因为深厚的古典文学、古典诗词成为她心灵源源不断的活水养料。所以,她能在古诗词当中得到重生的力量,得到她修补身心的营养!这是真正的爱。

还有第二点,我感触特别深的就是,叶老师特别强调古典诗词的吟诵。说老实话,我们以前读古诗词,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后来我认真听过她的很多吟诵。深深起了共鸣。为什么呢?如果是我从小就能够在这种环境里面长大的话,我可能会写更多更好的歌曲。为什么呢?我现在看我夫人她教小孩子弹钢琴。她说:“弹钢琴一定要用歌唱性”。然后每一个学钢琴的孩子,她最后都会安排他们做一个小作业——就是拿一首古诗来写一首属于自己的歌。在我看来,叶老师的吟诵就是在焕发我们心中的音乐性。每一首古诗词内在的音韵美,我们过去忽略了,叶老师特别强调这一点。所以在我眼里,每一个孩子如果能够从小接受这种吟诵的训练,可能会激发他内在的音乐激情。

我女儿12岁的时候,她妈妈教她学作曲时就写了一批古典诗词的歌。我现在翻出来她的手稿,就觉得特别的好听。她现在已经大学毕业了,我觉得她可能写不出来了。因为十岁、十七八岁左右读古诗的感觉,和二十七八岁读古诗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所以,我感觉到叶老师的吟诵,给我特别多的启发。

展开全文

第三点启发是:我觉得很多学工科也好、学文科也好,很多人的古典文学修养特别差。因为我们有一个断层。我是觉得,如果古典诗词的修养好的话,对一个人的刚才说的人格的完善、对一个人的写作能力、创造力、(甚至)情商都是非常好的补充。在流行乐界来说,如果一个人唐诗宋词好,那么他的歌都会更有品位。我接触过的、我认识的香港、台湾和大陆的几个主要的歌曲创作人,古典文学修养都非常好。黄霑、林夕、方文山、还有我们广州的陈小奇。如果没有古典文学,他不可能写出《涛声依旧》《烟花三月》等作品。这些全部是从古典文学里面化用出来的。

所以,叶先生的作用是非常的。从七八岁一直到七八十岁,都可以从叶先生身上学到很多的东西、吸取很多心灵的养料。让我们的人格更完善、修养得到新的加持。谢谢大家!

刘雪枫:我觉得我必须要补充一个我引以自豪的一个事情,那就是:我和叶先生的“ 给孩子系列”。叶先生刚刚出版了《给孩子的古诗词》,然后我紧接着就出版了《给孩子的音乐》。紧随叶先生之后,倍感荣幸,必须向大家报告一下。

张静:我是想向各位嘉宾和今天到现场的朋友们来表示一下感谢。今天也是非常难得的缘分我们能够相聚在这里,不仅仅是因为叶嘉莹先生的这部文学纪录电影,更重要的是,我觉得像李峥老师身边团聚了这些爱好文艺、爱好文学、心中有光的一群人。特别让我心生敬意。

提到陈传兴导演的这个作品呢,大家可能也看到了有很多相关的报道。因为在此之前,他已经完成了诗歌三部曲“诗与历史“诗与信仰”,这是最后一部“诗与存在”。

谈到存在,大家都在考虑这个生死观的问题。尤其是今年疫情之后,我想更多的人可能都有一种反省的力量。我们可能都在找——能够支撑我们的生命的到底是什么?我们有了吗?从哪里得到?

本来有些遗憾,这部电影计划是在今年的“世界读书日”跟大家见面,但疫情关系一直在拖延。但是,疫情后我们再来看这部影片,可能更多人都更多的思考。

迦陵学舍里有一副 联语师弟因缘逾骨肉,书生志意托讴吟。在叶先生看来,我们人生在世,母子、父女之间的血缘关系是上天给予的,我们无法进行选择,但是师生之间却是因为志趣相投、有着共同的理想和追寻才会走到一起。所以,她认为,人生在世这种师生之间的姻缘、力量是超越骨肉亲情的。

去年(2019年),叶先生得了带状疱疹,是特别痛苦的一种病。它正好是长在肋骨间,就是呼吸都会疼痛,是那种(不堪忍的)折磨。如果是一个六七十岁的人得了这个病都是闯关。我们今天看到的叶先生的影片,是在她得带状疱疹前完成的拍摄。那个确实是非常痛苦的。我们常常讲人有生老病死,这个病,其实对人的考验是很严峻的。

给叶先生理疗的张院士说,“叶先生你是我遇到唯一一个,凭借强大意志战胜肉体痛苦的人”。他说,“你看看你哪是一个正常人,还要站着讲课?”她对自己的那种要求、与自己较劲儿,在影片里也有一种传递。

陈传兴导演是符号学博士,他希望是用通过影像,引导大家慢慢去发掘第二层或者第三层以及回味的味道。他特意要采用一种克制的、隐忍的的抒情方式。所以,我想每个人心中可能都有自己的叶嘉莹先生。陈导演,他通过自己的作品的传递出来这样一种解读方式,至少在当下,可以引发我们一些思考。我们说,“朱弦一拂遗音在,却是当年寂寞心。”这份“寂寞心”,叶先生有,我们也有。

余世存:今天我们大家在一起参与创作了一种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方式——诗教、礼教、乐教。

大家可能也注意到陈传兴导演的这个纪录电影里面有很多中国文化的元素、符号。陈导演他拍摄了许多素材、也删减了很多。他选用这些元素来构成了一个独立的作品。这个独立的作品,在我看来,是符合中国文化的“乐教”。这个“乐教”是“音乐之教”。

比如说,叶先生一生当中大起大落、大喜大悲都经历了很多啊。我很早接触叶老师的书、看她的人生经历,我都知道她这辈子(特别前半辈子)是很苦的。所以,其实她这部片子可以拍出很多种类,比如说励志的、比如说她情感的纠结,再如她和中国文化的关系,这些都可以。但是,陈导演采用了这些素材。这些符号、元素的选用,给我们传递了一种很轻盈的东西啊,包括叶先生自己提供的一个词——叫“弱德之美”

这个弱德之美,从音乐的角度来讲呢,有点像羽毛。大家知道,五音(宫—商—角—徵—羽)里面也有羽音。羽音,是冬天的音乐,又是北方的音乐。

古人讲闻羽音,使人整齐而好礼。我觉得,我们在座观众的反应是很符合这个东西的。从观影效果看,我觉得每个人都从中所得益、能有所获、能所触动。

为什么说是羽音呢?因为这是以叶先生最近的状态为主体的、是一个老先生的声音啊。这在音乐里面成为羽音,还因中国文化本身,在很多人眼里,也是一个羽音,也是冬天的状态。特别是传统文化,是一个时间的终结阶段。所以,他(陈传兴)传递了很多符号和画面,比如水、月、夜色,在现代人看来,都不够热烈、不够夏天、不够刺激。但是,这也说明一个问题,就是很多人一直在思考的:传统的文化能不能在现代社会立足?

这个影片,其实从另外一个角度回答了这个问题。我们一百个人可能一半的人未必会和这部影片接触。但是,接触到的人,还是会深受触动,会觉得它是有意义、被它感动。

这也是这些年来我们重新发现的命题:五四新文化运动对传统文化的那种态度,包括胡适等提出的“整理国故”。其实,这当中有一个命题,就是如何安身立命,怎么能安顿我们

叶先生这一脉,她传承的这一文脉,貌似是传统的,但细看,我们会知道她也是五四新文化的这一支。特别是她的老师——顾随先生,是周作人的著名弟子之一,也深受五四影响,他们有现代的眼光和世界的眼光。

从这个角度来返回来看中国传统文化,我觉得叶先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范例。“古诗词救活了她”换句话来说,就是“传统文化救叶先生”。那就说明,传统文化还是有救赎的功能、有安顿人的功能,又能让我安生立命。所以,我们不应该轻易对传统文化有那么多的成见。

但是,我这么说来,也特别遗憾。我们这一代人和中国文化是有时间差的。比如,我们上世纪八十年代在北大受教育的时候,对传统的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是敬而远之的。

我们觉得传统不够现代、不够安顿我们当代的生活、不具现代性。这个缺失,太遗憾了。

叶先生的一生功德这么大,她把自己变成一个符号、变成一个中国传统诗词的一个现代符号,这个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情。

另外一方面,我刚才讲过这部电影其实也有很多励志的元素,这也是我想跟诸位分享的。因为影片里面也讲过,叶先生在大陆已经被看成神一样的人物。但是,在加拿大她是一个人。这也是我原来在南怀瑾先生去世后写一篇文章被很多南怀瑾先生的弟子批评的一个地方。因为南先生的弟子都是信众,他/她们不容忍我们以寻常人去看待先生

我那篇文章的中心意思就是说:像南怀瑾这样的先生在我们两岸三地,是屈指可数的。但是,在一个现代社会,这样的人应该是很多很多的。

同样地,我想跟诸位分享的是,叶先生在我们大陆,貌似已经是一个神。但是,事实上,在一个现代社会,像她那样的一位大学教授/诗词讲授者/写作者/诗词大家,这样的人应该是很多很多的。

所以,我也希望我们自己不仅仅停留在膜拜叶先生。我们也可以从叶先生的这一生当中受到启示,把我们自己锻造成人影片中讲述,她74年就能够写信回国探亲,我觉得这样的勇气,如果过来人的话,在那个年代是很难想象的。我觉得,这都因为她已经是一个了不起的人。而不是像很多人还是“巨婴”“孩子”的状态。

司聃:我之前看过1997年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迦陵文集(叶嘉莹先生诗词丛论)的全套。我当时第一次看的是《汉魏六朝诗讲录》。如果你们看过金庸小说的话,会看到金庸小说《书剑恩仇录》的结尾,香香公主死的时候陈家洛唱了一首歌:浩浩愁,茫茫劫;短歌终,明月缺。郁郁佳城,中有碧血;碧亦有时尽,血亦有时灭。一缕香魂无断绝!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我当时以为这首小曲是金庸写的,但是后来又看了清人笔记,说这是在陶然亭的一个墓碑里面发现了碑文。陶然亭已经在1960年前后被全部夷平了,所以我就好奇那个碑文上是不是真的有这样的一首很浪漫的小诗呢?我就是在叶嘉莹先生的《汉魏六朝诗讲录》里面看到的,叶先生回忆她少年时候在陶然亭看到的这首小诗,她把它全部默写了下来。可能叶先生是根据回忆默写,和清人笔记里面有一个字的出入。所以,我就确定原来那个碑文是真的有。北京真是一个出帝王将相、也出才子佳人的地方。这是我对叶先生一个非常私人的印象。

第二个印象是我在读大学时,叶老师来了我们中国人民大学做讲座,当时大大的教室所有人都站着。当时说的是张惠言的《水调歌头》。我发现,叶先生还是用传统的转读方式。因为中国诗歌是有格律的,叶先生是一个北方人,她的方言中没有入声字,但是她读到入声字的时候,是用转读。

后来,我就关注了有很多老师也做这种诗歌的诵读。其次是叶老师当时说,说她已经快九十岁了,可是还是要站着讲课,这个确实是激励了我,所以我现在成了一个大学老师之后,不论多少课,也都是站着讲完。

另外的话,我想说一下这部电影对我的触动。电影当然是现代的语言艺术,是现代的艺术的形式。但是,这部纪录片我真的读出来了古典诗歌的语言,包括影片的情感是儒家的诗学/诗教观、是温柔敦厚的、情感是很克制的,是诗经国风的传统。

其实我最感动的是他结尾的时候,雪地白茫茫一片,上面有一群飞鸿脚爪。这是25岁的苏轼路过河南,要去陕西凤翔任签判,他给弟弟写的一首诗: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在看完这部纪录片之后,我就想起来以前上学的时候听过的一句俄罗斯谚语“最深刻的情感有最质朴的表达”。那么,我想这部纪录片确实做到了最深沉、最深厚的情感,用的是最质朴的表达、非常克制,但带给我们的感动并没有减少。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张静,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书香天津全民阅读推广人”,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负责人,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副所长,叶嘉莹先生助理,《掬水月在手》联合制片人。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刘雪枫,著名音乐评论家,古典音乐推广者,文化学者。《雪枫音乐会》主讲人。代表作:《音乐手册》、《西方音乐史话》、《日出时让悲伤终结——音乐的聆听经验》、《给孩子的音乐》等。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李广平,著名音乐制作人,词作家,音乐文化和音乐活动企划、评论、推广专家。代表作有《你在他乡还好吗》、《潮湿的心》等。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余世存,著名作家,诗人,文化学者。被誉为“当代中国最富有思想冲击力、最具有历史使命感和知识分子气质的思想者之一”。代表作有:《非常道》《老子传》《大民小国》《己亥:余世存读龚自珍》等。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司聃,中央财经大学中文系副教授,专栏作家。代表作有:《苏轼的方外交游及其诗文研究》《诗意春秋伴入眠—诗话故事》等。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李峥,自幼习筝人称“筝筝”。青年作家,听筝读诗创始人。代表作:《指尖舞与玫瑰花瓣的眼》、《美人如玉》、 《人间词梦》(古诗词话剧)。

延伸阅读

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 | 叶嘉莹讲诗中春

转载:联系后台 | 入微信群请加:missfanyi

标签:应似何似诗词古典文学电影研讨专场小孩子修养一个人叶先生叶嘉莹叶老师陈传兴刘雪枫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