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焦点 > 正文

「小说精读」雪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11-17分类:最新焦点浏览:16评论:0


导读:原标题:「小说精读」雪新课标语文课题组:韩秀清中央民族大学附属中学教师,中学正高级,河南省名师,河南省学术技术带头人,名...
原标题:「小说精读」雪

新课标语文课题组:韩秀清

中央民族大学附属中学教师,中学正高级,河南省名师,河南省学术技术带头人,名师工作室主持人。

主编:王涛

栏目主编:杨文慧 / 责编:孟丽

审校:孙梦霞 / 美编:苏木

编者寄语

10月即将过去,北方的冬天即将来临,我们来读一篇发生在“雪”中的温暖的故事。而这篇小说也被选作2020年浙江省高考题。

作者帕乌斯托夫斯基,是苏联作家。卫国战争时期他当过战地记者,代表作有《金蔷薇》。作品多以普通人、艺术家为主人公,突出地表现了对人类美好品质的赞颂,具有动人的抒情风格。其短篇小说写得优美如诗,艺术水平很高,如《雪》《雨蒙蒙的黎明》《一篮云杉果》等。《雪》平静温和,写了在灾难面前,人们如何用真、善、美“修复”破败的家园、身体与心灵的创伤和战时脱离常态的人生。

文本研读

(以《雪》为标题的作品很多,每一场雪带给人们的体验都是不同的。看到标题,你想到了什么?白雪皑皑的诗意,还是大雪纷飞的寒冷?从场景设计的角度来看,“雪”可以作为故事发生的背景,可以作为氛围的营造,可以作为幕间音乐,也可以作为象征。在这一篇文章中,它又会是什么呢?)

作者 [苏]康斯坦丁·帕乌斯托夫斯基

彼得洛芙娜搬来一个月后,波塔波夫老人就去世了。这座房子里就剩下彼得洛芙娜和她的女儿瓦丽娅。

明确:开篇简洁,却有广阔的写作空间,也给读者留下悬念:文章开篇即交代了三个人物,这三个人物过去有什么故事,未来的故事走向又会是怎样的?

「小说精读」雪

展开全文

这座只有三个房间的小屋坐落在山上,小屋后面是一座凋零的花园。

明确:花园是故事发生的重要场所,而“凋零”就像故事中人物的人生,波塔波夫老人去世,波塔波夫中尉受伤,彼得洛芙娜离婚。故事的开始,每个人的人生都有自己的“凋零”。

离婚后的彼得洛芙娜离开莫斯科以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习惯这座空旷的小城。可是回莫斯科已经不可能了。她在这座小城的军医院找了事做,受伤的心也就暂时安定下来了。

渐渐地,她有点喜欢上这座小城了,喜欢上了这小城冬日里洁白、温柔的雪。(作为文章标题的“雪”在文中开始出现。这是主人公在重新生活后看到的雪——洁白、温柔的雪)她渐渐习惯了小屋里摆放着的那架走了调的钢琴,习惯了挂在墙上的那些业已发黄的照片。

她知道老人有一个儿子(文章开头出现的“老人”在这里发挥作用),如今正在黑海舰队上服役。桌上有一张他的照片。有时,她会拿起他的照片,端详一番,她总是隐约觉得似乎见过他,可是,是在哪里呢?是什么时候的事呢?

明确:她真的见过他吗?留下悬念。

「小说精读」雪

水兵那双安详的眼睛仿佛在问:“喂,怎么样?难道您真的想不起来,我们是在哪里相会的吗?”

冬天到来之后,陆续有写给波塔波夫老头的信寄来。彼得洛芙娜把这些信都叠放在书桌上。有一天夜里,她醒了过来。窗外的白雪发出昏暗的光亮。(第二次出现“白雪”,雪夜的不眠让她读信,推动故事情节发展。)她点燃桌上的蜡烛,小心地抽出一封信,拆开了信封,环顾了片刻,便读了起来。

“亲爱的老爷子,”她念道,“我从战场上下来已经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月了。伤不是很重。总的来说,伤快要养好啦。”

“爸爸,我常常想起你,”她接着念下去,“我也常常想起我们家这座小屋,但这些离我似乎都非常遥远。我只要一闭上眼睛,立刻就会看到:我好像正在推开小门,走进花园。这是在冬天,白雪皑皑,可是通向那座旧亭子的小径被清扫得干干净净,钢琴当然已经修好啦,你把那些螺旋状的蜡烛插在了烛台上。钢琴上摆着的还是那些曲谱:《黑桃皇后》序曲和抒情曲《为了遥远的祖国的海岸……》。门上的铃还响吗?我走的时候还是没来得及把这修好。我难道还能再见到这一切吗?我明白,我在保卫的不仅是整个国家,也在保卫这个国家里的每一个角落,包括我们家的花园小屋。

“我出院后,会有一个很短的时间回家探亲。我还不能确定。不过最好别等。”

明确:“信”的设计非常巧妙,免去了很多不必要的交代。契诃夫的《凡卡》用的也是这种笔法。利用书信,可以加快小说的叙述节奏。通过书信,也将男女主人公的心灵迅速拉近。

「小说精读」雪

她思忖,或许就在这两天内,这个陌生人就会从前线回来。

一大早,彼得洛芙娜就吩咐瓦丽娅拿起木铲去清理通向山坡上那座亭子的小径。这座亭子已经非常破旧了。彼得洛芙娜修理好了门铃,她按了按门铃,门铃响了起来,声音很大。她显得格外精神,面色绯红,说话嗓门特别大。她从城里请来了一位老技师,他修好了钢琴,说这的确是一架好钢琴。

老技师走了之后,彼得洛芙娜小心翼翼地从抽屉翻找出一包粗粗的螺旋状蜡烛。她把蜡烛插到了钢琴架上的烛台上。晚上,她点燃蜡烛,坐到钢琴前,顿时,整个房子都充满了音乐声。

明确:小径、钢琴、蜡烛,都是小说情节发展的重要元素,他们反复出现并前后勾连,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如同《林教头风雪山神庙》中的尖刀、酒葫芦、花枪、大石头等。

还在火车上,波塔波夫中尉就算好了,留给他待在父亲那儿的时间不超过一昼夜。火车是下午到达小城的。就在车站,中尉从认识的站长那儿了解到,父亲已经在一个月前去世了,如今在这座屋里住着的是一个带着女儿从莫斯科来的陌生的女歌唱家。站长建议中尉就别回家去了。

明确:叙事视角从彼得洛芙娜转换到波塔波夫中尉,叙事角度的多样性也是这篇小说的特点。每个人物采取的都是限知视角,合在一起让读者看到故事的全貌。读者在阅读时,有“只在此山中”的感觉,待读完便如登上山顶,能看到事情的全貌。

中尉沉默了一会,说了声“谢谢”,便走了出去。站长看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

穿过小城,一片暮霭中,波塔波夫终于走到了房子跟前。小心翼翼地打开小门,可是小门还是咯吱地响了一声。花园仿佛抖动了一下。树枝上有雪花簌簌飘落,沙沙作响。他环视四周。雪地里,一条已打扫干净的小径通向旧亭子,他不知不觉地走到了亭子里,把手放在年代已久的栏杆上。远方,森林的尽头,天空雾蒙蒙一片,呈现出粉红色的霞光,大概是月亮在云层后面慢慢升起的缘故。

明确:第三次出现“白雪”。

“怎么会是这样?”波塔波夫一脸茫然,轻声地自言自语道。

不知是谁小心翼翼地拍了拍波塔波夫的肩膀。他回过头去。在他身后站着一位年轻的女人。“进屋吧,别在这站着。”女人轻轻说。波塔波夫一言不发。女人拽着他的袖口,沿着打扫干净的小径走向小木屋。快到台阶的时候,波塔波夫停了下来,感到喉咙里一阵痉挛,几乎喘不上气来。女人还是那样轻柔地说道:“没关系。请您别拘束。很快就会过去的。”

他进了屋子。整个晚上波塔波夫都无法消除一种奇怪的幻觉,仿佛他处在一种飘然的、影影绰绰的,但却十分真实可靠的梦境中。钢琴、蜡烛……屋子里的一切都如他当初想看见的一样。

彼得洛芙娜坐到钢琴前,小心翼翼地弹奏了几曲,转过身,对波塔波夫说:“我觉得我好像在哪儿见过您。”(她真的见过他吗?悬念再起。)

“也许吧,”波塔波夫答道,“不过,想不起来啦。”

几天之后,彼得洛芙娜收到了波塔波夫写来的信。

“我当然记得我们是在哪里相逢的,”波塔波夫写道,“可是我不想在家里对您说。您还记得1927年在利瓦季亚吗?在一条小道上,我只看了您一眼,您的倩影就永远刻在了我脑海里。当我看着您的背影远逝,我就知道,您是会让我的一生发生改变的人。可我当时不知为什么就是没有追上去。在这条小道上,我只看了您一眼,就永远失去了您。不过,生活看来对我还是很宽厚的,让我又遇上了您。如果能有一个美满的结局,如果您需要我的生命,那它当然是属于您的。”

明确:彼得洛芙娜说的是“我觉得我好像在哪里讲过您”,不确定;波塔波夫说的是“我当然记得我们是哪里相逢的”,非常肯定,相见的场景是那样清晰。他们真的见过吗?

彼得洛芙娜放下手中的信,两眼朦胧地望着窗外那白雪皑皑的花园,(第四次出现“白雪”)低声说道:“天呐,我从来没有去过利瓦季亚!从来没有!可是,现在这还有什么意义吗?该不该让他知道这一点呢?或者干脆欺骗一下我自己吧!”

明确:彼得洛芙娜的自言自语说明他们没有见过。这一回答出人意料。那么,小说为什么反复提到这个问题?读到这里,我想你已经明白,其实见没见过并不重要。只要有爱,我们就能找到回家的路。正所谓唯有爱与美能够治愈人心。文中被治愈的有波塔波夫,而洛芙娜又何尝不是治愈者呢?

她捂住自己的双眼,笑了起来。

明确:从彼得洛芙娜的“笑”中,你能读出故事的结局是什么吗?好的小说结尾,正如美人“临去秋波那一转”,让人回味无穷。此处的“笑”给我们留下了想象的空间。

1943年(有删改)

明确:康斯坦丁·帕乌斯托夫斯基在他的《金蔷薇》中说:每一分钟,每一个在无意中说出来的字眼,每一个无心的流盼,每一个深刻的或者戏谑的想法,人的心脏的每一次觉察不到的搏动,一如杨树的飞絮或者夜间映在水洼中的星光——无不都是一粒粒金粉。对于这篇小说来说也是如此。

知识建构

场景

场景=场合(社会环境)+风景(自然环境),相当于场面;场景描写是场面描写和风景描写的合称,类似“环境描写”,是小说中最小的构成因素。它与单纯的环境描写不同,它是以人物为中心的环境描写,一般由人物、事件和环境组成。它是某一段时间内社会生活的横截面,小说就是由一个接一个这样的“面”构成的。场景的基本功能有:给全篇定调,营造意境与渲染气氛,导引人物出场,揭示人物性格,作为象征等。

在这篇文章中,白雪多次出现,成为人物活动的背景,带给人寒冷却诗意、圣洁、温暖的感受。如果没有它做背景,文章的美感便会减少很多。

标签:彼得洛芙娜小说钢琴故事波夫小屋蜡烛什么的花园篇文章美文波塔波夫中尉白雪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