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焦点 > 正文

子溪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11-18分类:最新焦点浏览:17评论:0


导读:原标题:子溪|深山(组诗)作者简介子溪。本名余普查。甘肃天水人。在《诗刊》,《中国诗歌》,《诗歌月刊》、《诗林》、《...
原标题:子溪 | 深山(组诗)

作者简介

子溪。本名余普查。甘肃天水人。在《诗刊》,《中国诗歌》,《诗歌月刊》、《诗林》、《星星》、《诗歌周刊》、《辽西风诗刊》、《新疆文学》,《手稿》、《小散文》、《西部散文家》《甘肃日报》、《兰州日报》、《辽沈晚报》等各类报刊发表诗歌,散文,小说等,获过多项奖励,出版散文集《暖风吹过坡地》、《河流的声音》、《我的伐木场》等。散文入选乡村系列之书等多个选本,有诗入选诗探索漓江版《2017中国年度诗歌》,《中国百年新诗精选》《中国诗歌网优秀作品选》(每周诗星)《每日好诗》两首,《风吹另一面》获第四届上海市民诗歌奖三等奖。

子溪

深山(组诗)

在深山

我有好多的日子在深山

心情就像流水,一遍遍冲洗石头

有阳光的时候能看见自己的青春

苔藓一样,斑斓四溢

落雨时,有一块心结暗藏漩涡

深山里有花不完的时光

像树叶儿,有时候落下来

苦难越积越多

像藤蔓缠在一棵树上,在尘世

我就有无法割舍的念想

我在深山里越走越远,像一棵草伸向天空

展开全文

一座座的山峰,就在在草丛里做梦

梦见落日砸下来,梦见雷声翻过四季

深山里人迹罕至啊,看到山的表情

我就有更多的理由待下去

像流水,终年滋润草木

像树枝,给迷途的小鸟撑起月色

深山

我与深山交往太深

就像在那深不见底的幽谷

也能绕过陡峭的石崖

在一条平坦的路上寻找旧时光

也能在茂盛的草木之中

采摘喜欢的花儿慰籍莫名的孤独

深山从来不让我顶着阳光一路爬上去

忽然一阵大风,一场秋雨

一团大雾,一次梦想中的奇遇

内心深处,就有无数条溪水汇集成大海

我在深山里行走是习以为常的事

所有的沟壑,所有叫不出名字的树木

都因我对这个世界的未知而满含热泪

直到有一天我走出了深山

那一望无际的平原,那人群密集的闹市

那空旷如我平淡的生命,总是在无遮无拦中

与一个人失之交臂,与一场爱恨陷入绝境

风从远方刮来

我有那么多的消息

翻过山梁,沿着流水

顺势而来,草丛里的花儿

是好消息吧

遮遮掩掩的,面露喜色

树叶儿晃动着

是坏消息吧,其实就是秋天这个苍老的故人

与我相遇

风一边刮着,一边在我的耳边

重复着多年的苦难和幸福

如果你发现我的一缕缕白发也飘起来了

那就相信在一个特定的时间

我就是一场温暖的风,从远方刮来

又向远方刮去

像天边那一朵彩云,你抬头时,偶尔观望一会

一支细小的溪流

我想找到更年轻的自己

像这支细小的溪流

在峡谷里欢快地行走着

身着草木之蓝

头顶花之草帽

哼起鸟声一样嘹亮的口哨

想起那时,我有数也数不清的山居日子

一如水中挨挤的鹅卵石

于是,我弯下腰来

想捡起一粒悦耳的无弦之音

一如少年的心声

我还看见一波一波的浪花

擦洗着岁月之疲惫

而溪流细小,依然流经这么多年

回到故乡

村口站立的乡亲

他们已好久不和我说话了

作为游子,望着他们

就像望着童年钻过的一片庄稼地

秋天已经接近尾声

童年的伙伴,两鬓斑白

他们肯定在回想过去

我就是田边上一株长势旺盛的向日葵

这么多年过去

我每一次回乡,就是一茬茬的庄稼,颗粒归仓之时

如遇红白喜事,我的离去和到来

就是酒席上的一双筷子,一只酒杯

我那满满的忧伤,能不能让他们

喝干故乡的山水一样,酩汀大醉

他们很久不和我说话了

就像秋天习惯了落下树叶,冬天习惯了结冰

这分明是我的故乡啊,让我在村口也站一站吧

站成一场风,或者一场雨

在他们离席而去的时候,唤我一声乳名

麦子

秋天的麦苗,长在我身边

绿油油一大片

像我不能浪费的每一寸光阴

这时我也看见你的脸上充满了喜悦

仿佛来年收成时,荡漾着遍地的金黄

我还看见风吹麦浪时

一只旋黄鸟

猝不及防落在我们歇息的地方

就这样我们一路走着,秋天的雨水

就像那锋利的麦芒

扎在我冰凉的手心上

旅途

道路边上,那些怒放的花儿

也像一群匆匆的赶路人

深秋了,我看到群山深处有一些雪花

像走散的行人,在时光深处凋谢

于是,我打一声招呼

花儿们纷纷挤上一辆长途客车

很远旅途上,他们一定是另一条好看的风情线

这时候,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娴熟的驾驶员

开着四季的车轮向天涯海角行驶

他们一言不发,盯住我的方向盘

随时在道路拐弯的地方

体验一场惊心动魄的急刹车

在冰滩村

我去看望七十五岁的表姐

她佝偻着身子

和屋后笔直的白桦树

构成了这个秋天的另一种风景

我想起年轻的母亲,曾经来过这里

她一直唠叨的这个村庄

是我童年以来剪不断的亲情

现在,那一棵棵秀祈的白桦树

肯定就是母亲的模样了

风吹起来,也一定是母亲踩在石头上的脚步声

就要离开这里了,表姐唤了我一声乳名

那些白桦树也弯了弯身子,有几片落叶铺在了我们下山的路上

路过母校

华岐河在晨曦里若隐若现

是一段遗忘了的古文

我背诵着,意境比秋天更深远

三两个孩子,书包像山一样横过来

那是我熟悉的山,满山的树木

一堂课就能凋谢许多叶子

一堂课就有星星和月亮踩着露水过河

还有些晨读的句子,跳跃着

应该是我的少年吧,可现在一句也想不起来

能看见的,就是几朵浪花涌进了校门

并排站着,像我的迟暮之年

我记起了当年坐过的冷板凳,是至今不能解释的沉默

我想在教室的窗口上发现什么,结果无所收获

霜降

在万物发白的那一天

我们也穿上了白色的孝服

母亲,世界开始以冷莫的面孔

赐予一场惊天动地的哭泣

后来的每一年,每一天

我们总是在雨水凝结的长夜

以草木的名义

让尘世,铺开一地的月光

我们相信,那是你在小小的山村

最为温暖的眼神

我知道从那一刻开始

生命里所有的剥离,就是千丝万缕的挚爱

以及通往天堂的一条灰白色的小路

如果说我们再也不惧怕天冷的日子

那肯定是有一粒顽固的霜雪

堵在我们的胸口

当我们四肢发抖,身心疲惫之时,母亲

你就是天地之间,忽然隆起的一道厚重的屏障

梦中草木

那些草木,在一场又一场的雨中

长势那么欢

就像你一次又一次向我发着脾气

我在一块空地上坐下来

却发现露水已经湿透全身

这就是我躲也躲不开的命运啊

我在梦中抓住一棵草醒过来

秋天的花朵还在草丛里开放着

原来你的名字永不会凋谢的

美好的年华

能抗过季节的变化

就这样,我把自己也站成草木的样子

整个山坡上,于是就有许多的秋虫在鸣

许多的鸟儿在飞,此刻你所拥有的寂静

就这样超出了世相本身

赞赏声明

标签:组诗深山诗歌散文草木花儿流水树叶儿故乡溪流子溪秋天白桦树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