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音乐创作 > 正文

为什么相较快乐,痛苦更是一种能力?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11-18分类:音乐创作浏览:15评论:0


导读:原标题:为什么相较快乐,痛苦更是一种能力?|熊培云点击进入《寒山》(《我是一个连环杀手》)——熊培云首部诗歌电影短片观...
原标题:为什么相较快乐,痛苦更是一种能力? | 熊培云

点击进入 《寒山》(《我是一个连环杀手》)——熊培云首部诗歌电影短片观赏

上楼,下楼,离开落满灰尘的办公室。回到车里,准备写点什么。很快暮色降临,只好移步到附近一个老旧的小咖啡馆。将《如歌的行板》塞进耳朵,让自己和世界同时安静下来。

前些天,有朋友在思想国留言 《如歌的行板》过于悲伤,我说我并不这样认为啊,这些年来,我甚至从这首曲子里慢慢听到了甜蜜。

在英国生活的那一年,日夜同行的两首曲子,一是《如歌的行板》,二是徐嘉良的《殇》。

那些连绵不绝的哀愁,像连绵不绝的雨水,将我和喧嚣浮躁的世界隔离开来。没有深究自己为什么那么喜欢雨水,也许它和哀伤有着相似的隔离之用。通过这种隔离,我会忘却窗外的世事纷纭,取而代之的是看见内心的车水马龙。

而就在刚才回到车里的时候,收到新近添加的一位永修老乡的长信。这是一位漂泊在京的诗人,我们不曾谋面。据说在看了我前几天发布的短片后,有些不安,为此劝慰我“您是精英之一,我感觉您很不开心一样。不开心的事,本是自己的事……您是有身份的人,千万不要忘记父母培育您的艰辛。也正因此,我甚至为您担心”。

来信言辞恳切,最后没忘嘱咐,“您是永修才子,不可情绪低落,要斗志昂扬啊,那个连环杀手应该从内心驱逐,换个园丁和花匠,这是我想了很久的心里话。”

首先说,这位仁兄的来信难免让我心生感激之情。素昧平生,只是凭着一点乡谊和对诗歌的热爱,不辞辛苦致信问候,这些都是人性中可贵的良善。

与此同时,我也在想,痛苦对于我或者每个人的一生究竟意味着什么。

曾经说过,若有药片或针剂让我身心不受损害,同时又能免去三餐之累,我宁愿一试。而如果有人说他有一个药片,只需吞服三二就会变得永远快乐,我一定是会逃之夭夭的。就像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所揭示的,相较于无尽的快乐,痛苦甚至是一种权利。没有痛苦的权利,人也就被剥夺了爱的权利。

同样是在影片《头脑特工队》里,人的正负面情绪本质上说可以互相救济,而不完全是简单抵销。更别说,对痛苦的感知,包括由此生发的沮丧、惆怅、悲伤甚至愤怒,也是完整的人的一部分。

有些痛苦会令人上瘾。这并不表示我在此主张必须迷恋痛苦,而是相信人作为一种感性的存在,痛苦注定会若隐若现伴随我们的一生。这是人类永恒的不可能删除的境遇。如上面这位仁兄所言,倘若我算得上所谓的思想精英,不是成为思想精英带来了我的不快乐,而是我的不快乐让我成为思想精英。

这些年,许多人都在谈论正能量。不想简单断定它是一种庸俗的观念(从某种意义上,正能量里面所包含了一种快乐的能力,也是人类之所需),但我宁愿相信,于我人生更有价值者,是痛苦的能力。而我等今日之中国人,能从先贤苏东坡那里得到的慰藉,又几曾是他人生的快乐无边。东坡先生一句“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甚至让我觉得自己的孤独有了依靠。

正能量与负能量,都是人间的食粮。重要的是你如何面对它们,或者说以怎样的方式需要。

早起偶然听到莫言写在《晚熟的人》中的句子,“本性善良的人都晚熟,并且是被劣人催熟的,后来虽然开窍了。但他仍然善良与赤诚,不断寻找同类,最后变成最孤独的一个人。”当时我误听成了猎人,不过猎人似乎也通或更通吧。

展开全文

人有两次出生,一是母亲的身体,二是命运的伤口。母亲给了我沉重的肉身,而灵魂,却是我不断向命运要来的。 如果失去感知痛苦的能力,我将向谁问存在?那些日夜跟随师父修炼,试图远离一切痛苦的人,也许并不知道自己即将失去什么。

此时,当我试图让思维停下来的时候,《如歌的行板》在耳畔又变得清晰起来。像沿着一条宽阔的河流,我在慢慢地走。

想起读大学时的苦闷难捱,今日之我早已破茧而出,同时也进入到了一个更繁复的茧。当年让我走出苦闷的是罗曼•罗兰的那句“一个人想要播撒阳光,就得内心有阳光。”而今我内心的阳光并未失去,只是我更想加上一句——此生是否有一个良善的结局,同样甚至更大程度上决定于我是否具有痛苦的能力。

每日营营碌碌的人们,无非在为两件事情奔波:一为成事,二为成人。以对自己佛性激情的理解,我大概只属于后一种。而这也是为什么我会更钟意于思考人的逆境之原因。所以说,我日常对痛苦的思考,更多是推己及人的对人之生存困境的问询,并不局限于自己的际遇。也是这个缘故,这些年我给学生们创建的微信群都是以“human condition”(人的境遇或者条件)为名,既希望他们理解我的思考,也希望他们面对生活时能够另有乾坤。

这天傍晚,一个脑子和内心同时有两个陀螺在转的人,一边听着《如歌的行板》,一边写完上面这些琐思碎语。在准备合上电脑离开咖啡馆的时候,还想和那位良善的朋友说,和很多人一样,我的内心不只有连环杀手,还有园丁和花匠,以及无数拥抱荒谬生活的种子。一颗不见了踪迹,另一颗必定会萌发。就像我深爱的奥里维死于混战,而克利斯朵夫必定重生。

《寒山》(《我是一个连环杀手》)——熊培云首部诗歌电影短片观赏

| 阅 读 更 多 文 章

标签:熊培云能力内心仁兄杀手隔离精英药片什么时候如歌的行板徐嘉良奥里维花匠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