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音乐资讯 > 正文

做独立厂牌还有机会吗?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11-18分类:音乐资讯浏览:15评论:0


导读:原标题:做独立厂牌还有机会吗?乐队文化经过十几年的发展,随着大众媒体的转变在这些年里不断地破土而出,被更多人了解和发现。...
原标题:做独立厂牌还有机会吗?

做独立厂牌还有机会吗?

乐队文化经过十几年的发展,随着大众媒体的转变在这些年里不断地破土而出,被更多人了解和发现。

“厂牌”的概念进入中国内地后,定义从传统意义上的“唱片公司”变化为更具创新和独立性的音乐机构。

如果要运营、操作一家音乐厂牌,其中涉及到音乐的全产业链工种。但在中国这块土地上,不少音乐厂牌创始人凭借一腔热血和对音乐的纯真热爱,没有把这件事想象得太过沉重。

对于不少年轻乐队来说,是否要签约主流唱片公司,获得更好的资源与支撑,不是这个阶段要思考的问题,更多的独立乐队是一种DIY状态:从词曲创作、录音混音制作、后期的宣传包装、乃至巡演都是自己一手操办。

依托于互联网,如今的新生音乐厂牌反映着国内各个地区的音乐气质,以及由一个厂牌聚集起来的,拥有相同审美的一群人的面貌和气质。

在今年的影响城市之声论坛上,坏蛋调频主理人伍叁伍伍与生煎唱片主理人之一Bluepills、野生唱片主理人李珂、菠萝乐场主理人Rockie龙、氢气唱片联合主理人陈彦池和白猫洗衣店主理人&创始人鹿鸣进行了关于中国厂牌的分享。

做独立厂牌还有机会吗?

展开全文

这些主理人/创始人们,虽然经历年代不同,但共同特质是,都是从单纯的乐迷开始,拿起乐器玩音乐,逐步走到了音乐厂牌的轨迹上。伍叁伍伍用“兴趣小组”形容这个状态,志趣相投、有着共同审美和喜好的一群人聚在一起,在这个凑成的环境中,发展自己的同时也在与外界互相影响。

当今的独立音乐厂牌,不单纯只是音乐人和音乐作品的展示与交易平台,“ 独立不是孤立,独立的概念是一群人在一块,不被其他的潮流或者外界的条件所左右,然后一直坚持着朝自己感兴趣的方向继续往下走。”伍叁伍伍说道。

对于这些厂牌主理人/ 创始人来说,厂牌到底是一个作品,还是一个生意?

没有资本的运营,这些所谓的独立音乐厂牌目前到底呈现着什么状态?据李珂在论坛说中谈道,独立音乐厂牌更重要的是“ 地区资源的接口,这个接口包括音乐创作、制作、发行等所有相关的资源,也包括更大体量的公司。 独立音乐厂牌直接不是竞争关系,大家可以共同合作,甚至可以实现更大的事情。”

野生唱片:

“不要等,喜欢什么就自己做”

“最早上学的时候我就是个老去现场看演出的乐迷,那时候在武汉,为了省钱不买票看演出,我就去VOX做兼职并且工作,在VOX做了十年的演出经理。”

经历了实体音乐时代的李珂,对于厂牌有情结,具体表现为:听到喜欢的乐队就会看是什么厂牌,以及旗下有哪些别的乐队。

在武汉VOX livehouse做着演出经理,当时李珂有个项目叫“武汉之声”,每年给武汉的乐队做合辑,当时形成的“厂牌”的概念,李珂觉得发专辑好像必须要有一个厂牌,于是便以“野生唱片”这个名字,给几个武汉的乐队做了几张专辑,做了巡演。

受早期朋克音乐和DIY精神的影响,主理人也将这样的精神融进了厂牌气质中。

“野生唱片”也寄托了创始者希望乐队们可以自由生长的期望,当时武汉当地的乐队也处在主流乐队视线之外,呈“野生”之状。主理人徐波,也是厂牌最著名乐队“国足”Chinese Football的主唱,他同时承担了野生唱片的方向及新乐队的搜寻。

做独立厂牌还有机会吗?

Chinese Football

Chinese Football这几年成长飞速,去年发行了新专辑《Continue?》全国巡演,场场爆满,更是在年末和美足“American Football”同台演出。

目前,除了最著名的“国足”Chinese Football,野生唱片旗下还签约了浪味仙贝、后摇乐队Shanghai Qiutian,以及来自广州惠州的数字摇滚乐队右侧合流。

氢气唱片:

“我们还在起步,希望厂牌首先是音乐生产的基地”

氢气唱片是一家成都本地的年轻独立音乐厂牌,联合主理人陈彦池的经验或许能给其他热爱音乐、有追求、想做厂牌的年轻人一些参考。

和很多目前独立音乐圈活跃的乐迷一样,陈彦池上了大学开始玩乐队,接触独立音乐的时间并不是很长,跟随爱好,陈彦池之前在成都小酒馆做过志愿者、也给摩登天空做过校园代理,做一些地推的工作。

凭着热情,陈彦池想进入行业做一些事,放弃了石油专业的考研。大学毕业时成功通过了摩登天空的面试,做了一年多企划,2019年回到了成都,专注氢气唱片的工作。今年,氢气唱片才开始真正地往外拓展,因为在今年8月份之前,氢气唱片全部投入在专辑制作上,没有任何收入或演出。

氢气唱片目前有5支乐队,知名度最高的是白日密语,“白日密语的主创刚上大一的时候就想做这个,那时候在形式上有很多方面都不太成熟。2018年我看了他们的现场,觉得这个现场特别有劲,作品虽然很稚嫩,但我也喜欢听。” 看到他们对于自己和作品是有要求的,陈彦池决定和他们进行合作。

在厂牌规划上,陈彦池认为氢气唱片最根本的首先还是音乐生产,同时希望未来可以在宣发方面能有一些突破,能够不依附外界的趋势或潮流,找到个更具有主动权的宣发方式。

做独立厂牌还有机会吗?

△ 白日密语在2020重庆草莓音乐节

生煎唱片:

“我们是根植于互联网的新厂牌”

像伍叁伍伍在论坛中说的那样,不少独立音乐厂牌更多像是一个个兴趣小组,而上海生煎唱片的成立则是来源于几位好朋友的共同爱好。 “我们希望音乐人和团队能有一个轻松的合作氛围,像大学同学会那样”,生煎唱片创始人之一Bluepills说道。

生煎唱片的团队皆为90后,伴随网络发展成长起来,他们在如何获取音乐、如何利用数字化发行音乐的思路已接触到更加新鲜和前沿的方式。运营Bandcamp和海外社交媒体都是他们打造品牌形象的一步。 “我现在觉得独立厂牌都像在做一个小型自媒体,因为我们宣发渠道就是靠这些。”但同时,因为身处数字流媒体的时代,很多人没有接触过实体唱片,生煎唱片同时也想将厂牌的音乐做成实体留下来。

除了旗下乐队的实体音乐产品,生煎唱片还与前段时间火热的“德夏”出品方——表情银行乐队合作,推出了系列CD、彩胶唱片、磁带、服饰等产品。

作为近两年迅速成长起来的年轻、都市化的乐队,缺省与动物园钉子户是生煎唱片旗下最著名的乐队。

如何找到与厂牌气质契合的乐队,生煎唱片主要依靠互联网,自媒体与流媒体平台都是他们的信息来源,“我自己挑乐队,会考虑乐队是否年轻、活力、有颜值。因为00后是成长在偶像文化影响下的一代, 2000年初日韩偶像潮流进来,国内现在也在自己做偶像文化,其实也可以把乐队当作某种偶像去做,当然前提一定是音乐好。”Bluepills说道。

做独立厂牌还有机会吗?

△ 生煎唱片在Bandcamp上的页面

11月1日,缺省在北京疆进酒结束了乐队形成全新阵容之后的首张EP巡演。从几位来自新疆,在北京上学的大学生,到与生煎唱片签约、有了固定的巡演团队,缺省的专业度 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提高。

其所属厂牌生煎唱片在两年间也在摸索中逐渐找到了平衡。除了行业的运营逻辑,生煎唱片更满足于它带给大家的归属感。

Bluepills分享道,“客观来讲,现在要创立厂牌其实很简单,弄两个微信号、微博号就可以做。 主观来说,厂牌对我更像一个家的概念。工作与生活、团队与乐队、包括和乐迷的联结,其实都是在互相帮助。

白猫洗衣店:

“无论如何,要有独特的美学符号或者辨识度”

作为摩登天空旗下的子厂牌,白猫洗衣店代表着对于未来的无限探索,白猫洗衣店的成立契机源于公司对Z世代(泛指1995-2009年间出生的人)音乐人与乐迷的重视。“我个人发现 从2018年开始,国内的年轻乐队整个成长速度特别快,年轻人喜欢年轻乐队的占比也很大。我可能有一个冲动,就是想投入年轻乐队的挖掘和运营中,所以后来就想做一个厂牌。”鹿鸣说道。

10月31日,白猫洗衣店迎来了一周年的纪念演出——柑橘音乐节。此外,还进行了更多音乐外围的新鲜尝试,从今年元旦的首次演出,到6月与“一帐Camplus”合作,官宣推出“柑橘生活节”。以艺人为基础,拓展到生活方式,“白猫洗衣店”不单单局限于音乐。

推出Bauhaus、The Birthday Party、Pixies的4AD厂牌具备统一的美学体系,大学时期受到4AD强烈的影响,白猫洗衣店主理人鹿鸣目前也更关注厂牌到底是什么?

我觉得中国这个时代的每个厂牌其实都会逐渐做闭环的模式,最后会掌握艺人从母带,到出版,到发行,到艺人经纪,到演出,甚至厂牌本身的品牌合作。英国很多厂牌只做产品发行,有的厂牌只做演出,但中国一个厂牌可以做所有的事情,这就是中国特色的模式。” (回顾:《为Z世代发声,白猫洗衣店如何发掘下一个Billie Eilish | 厂牌观察》)

菠萝乐场:

“厂牌的地域属性在慢慢释放”

广东人Rockie龙来到西安做独立乐队现场,作为西安光圈club的主理人,随着场地的发展,成立一个厂牌的想法也开始形成。

“其实我做厂牌的概念是基于十几年前互联网社交的一个经验,80年代中包括我在内的很多的摇滚独立青年,会跟不同地区音乐人交流,最初做厂牌,更多的是一些人集中到一起共同做这个事情,更想做文化产品的进出口贸易的。”

10年前在西安成立“菠萝乐场”,关于厂牌名称,“菠萝”属于岭南果,表达的是主理人Rockie龙来自南方,以此来凸显“跨地域”性质;“乐场”则是“游乐场”的概念,一切好玩有趣的都可以加入。这些年带给Rockie龙不同的感受是,互联网打通了很多东西,“厂牌”的特质在当下更加明显,同时也把地域属性慢慢地释放出来。

“菠萝乐场在西安,白猫洗衣店在北京,生煎唱片在'包邮区',氢气唱片在西南,野生唱片在中原地区。” 厂牌要向外输出音乐内容的时候,Rockie龙认为,最直接是可以发挥自身的社区性,帮助这个地区以及城市里的乐队我们可以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去运营,然后怎么把舞台上的问题解决,其实也是给乐队提供技术和审美方面的解决方案。

以下根据2020年影响城市之声论坛整理而成:

论坛对话:

伍叁伍伍:独立厂牌究竟是一个生意,还是一个作品?在各位主理人的心中,当下“音乐厂牌”的意义与传统上唱片公司、演出商、发行体系相比,承担地更多是什么职能?

鹿鸣:我对独立厂牌的看法有很多定义,它本身就包含了多元的概念,怎么做都成立,我只谈谈个人的看法。

我觉得中国这个时代的每个厂牌其实都会逐渐做闭环的模式,最后会掌握艺人从母带,到出版,到发行,到艺人经纪,到演出,甚至厂牌本身的品牌合作。这些事情可能在英国可能会分成三个公司。英国很多厂牌只做产品发行,有的厂牌只做演出,但中国一个厂牌可以做所有的事情,这就是中国特色的模式。 任何一个厂牌都得有自己的生存和商业模式,所以我会把生意放在第一位。

第二位会考虑美学,必须得有美学价值。每个厂牌不管签的乐队风格,美学可以通过唱片封面或者海报体现,厂牌有没有辨识度,乐迷看到你的海报有没有逐渐对你有一个归纳或者辨识?签的乐队也要会归纳和总结,通过音乐风格归纳,还是你有自己的标签?

无论如何,要有独特的美学符号或者辨识度,这是我个人比较坚持的。

陈彦池:氢气最根本的,首先是音乐生产的基地,除了做乐队,我们厂牌的几位成员平常也喜欢做自己的东西,所以氢气可能会成为这样一个发行的平台。同时我们也希望尝试更多的可能性,很多台湾的乐队再小都有好的录音环境,包括MV、宣发,但是大陆这些乐队可能就会比较少,可能就是某些环节的缺失。

我们也希望盘活手头上的一些资源,慢慢做整合。除了音乐之外,我们最想突破的地方可能就是视频拍摄,你得想怎么去宣发,去想市场怎么走,还是得让乐迷注意到你。可能传统的宣发渠道,包括前几年新兴的宣发渠道,经历迭代很快就会失效。所以我们就得想一个更能掌握主动权的方式,不需要去依附外界的趋势或者潮流。

李珂:我之前一直在一个演出场地里工作,就相当于一个城市里摇滚乐、独立文化的推广者,或者是这个场景的基地。所以我们做很多事情的时候, 也会考虑如何能够让这个地方的场景更活跃起来

厂牌对我来讲更像是一个作品,生意是非常重要的,但生意是把这个作品来完成的一个手段,而不是目的。因为不做生意的话活不下去,可能只能停留在兴趣小组的阶段。当乐队有发展之后给不了他更多支持,他肯定就没有办法在这个兴趣小组待着,他就要去更高的兴趣小组。所以必须要通过生意的手段,提升自己的能力,包括制作、宣发等等。但现在迭代的速度特别快,找到一个好的方法可能过个半年就失效了,要不停寻找新的方法,这也是每个小厂牌都挺困扰的情况。

如果当生意来讲我们做独立厂牌也不挣钱,有时候你也会想为什么要干这个。不过之前我看兵马司创始人麦克的一个采访,他是一个华尔街精英,朋友都是特别有钱的人,但他说了一句话, “我的朋友们都有法拉利、保时捷,我有一个厂牌。”我觉得太酷了。

Rockie 龙我本身也是一个球迷,我觉得独立厂牌就像青训机构,在不同地区里边挖掘优秀有潜质的球员(音乐人),会有更好的球会(厂牌/公司)看重这个球员,然后参与合作,哪怕中间产生转会,这个概念是相通的。

我觉得厂牌之间交流会比乐队之间点对点交流面更大一点。不同厂牌的联动,其实会让音乐的跨界变得更大,包括音乐和视觉方面的跨界合作,我们国内可以做的东西更多。

有的时候我们并不在意别人对厂牌的理解是什么,最重要的是让音乐人理解厂牌在干嘛就可以了,我们毕竟是做幕后工作。只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让将来的可能性更大,就很OK。

伍叁伍伍:独立音乐厂牌服务的核心是音乐人,你们作为主理人,如何发掘你们要签约的音乐人或者乐队?

李珂:因为我们也是乐迷,可能首要条件就是自己喜欢,然后对于乐队来讲可能他也会喜欢这个厂牌做的事,是一个双向选择。

通过这种方法,我们也会关注类似的乐队,或者是一些其他厂牌,相互补充学习。 大家的口味都不一样,光靠自己发掘,目光还是比较狭窄,没有办法涵盖到所有的东西。好多我没有听说过的乐队,还没有宣传票就卖完了,这种事现在特别频繁。 好多“网生”乐队,他们的根据地在网上

比如最新合作的乐队叫右侧合流,他们在广州惠州,成立很久,自己发过一张EP和专辑,但是从来没有离开过广州演出。我们去年在瞎浏览的过程中无意间听到了这个乐队,还有另外一个朋友跟我说这个乐队特别好。他们玩的音乐风格跟我们厂牌现在的走向就比较接近,有一点偏数学的独立摇滚。我们有次巡演途中经过广州,找他们聊了聊。 就是通过这样的方法,可能大家还是得跟相亲一样,互相介绍,还得看互相看不看得上

陈彦池:我们现在还在起步阶段,所以我们合作的乐队可能更多是成都本地的,成员之间或多或少有一点关系。我希望氢气的乐队首先是“好听的”,或者说音乐性方面比较丰富,是有特点的。其次我们会有一些有制作理念的音乐人。 因为我们比较在意音乐人自我净化、自我更新,我们创始团队也是这样的。所以我们更希望大家内部能够互相帮助,如果你有这种制作理念,稍微比较专业的话,沟通起来就更加容易一些。

鹿鸣:白猫现在签约的音乐人特别分散,全国各地,从南到北都有。我觉得 互联网很重要,有些乐队就只是在网易云音乐发现,会比较关注网易云音乐的歌单,还有一些播客和电台。有些我不认识就直接私信交流。 现场也很重要,至少要比较频繁地去出入当地的现场,尽量看更多的面孔。关于颜值,虽然我没有刻意去看,但下意识的或者比较巧合,白猫的音乐人和乐队颜值都很高,不过当然还是要更关注音乐本身。

Rockie龙在音乐上有完整审美概念的乐队,这是我入门的第一点。其二就是我决定合不合作,更重要的是看乐队对自己有没有将来的一个企划和近期远期的目标。如果要进入菠萝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菠萝下边的乐队对他们的审美有共同的认知和认可,因为这样的基础上可以让厂牌的音乐审美延续性得以继承和发扬。

伍叁伍伍:未来厂牌最想要的改变是什么?

李珂冲出亚洲,走向世界。我们今年冲出两次,失败两次,取消了两次欧洲巡演。

陈彦池:我觉得是冒泡吧,本周末我们做了自己的第一个拼盘,“冒泡氢气”,希望所有乐队都能冒泡。 无论外界环境怎样,面临的阻力是怎样,都能往上冒泡,而且是自主地冒泡。我们也想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Bluepills:很多人问我未来想要做怎样, 我未来就是想要做生煎唱片,就是这样

鹿鸣:白猫洗衣店希望让现在00后年轻人注意到音乐的多样性,就是希望告诉大家 音乐其实是多元的,不只有一种类型

Rockie龙希望我们发声渠道有更多,在更多不同消费群体层面都能接触得到我们发声的东西。对于自身来说就是希望自己的IP可以更稳定,将来能有更多年轻人因为知道我们的厂牌而想玩乐队。

厂牌观察| 为Z世代发声,白猫洗衣店如何发掘下一个Billie Eilish

作为摩登天空厂牌矩阵下的一员,白猫洗衣店,则代表着对未来无限可能的探索。

厂牌观察 | 中视鸣达:打破传统界限,互联网浪潮下的新型音乐厂牌

全新的综合性娱乐公司蓬勃发展,厂牌与传统经纪模式出现创新与融合的趋势成为必然。

标签:独立主理音乐李珂陈彦池氢气Chinese演出武汉机会厂牌乐队唱片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