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音乐创作 > 正文

曼听词走来的刀客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11-20分类:音乐创作浏览:14评论:0


导读:原标题:曼听词走来的刀客曼听词走来的刀客——从来都是陌生人的浅浅记忆直觉向来很不准的我,居然还会一遍遍相信自己的...
原标题:曼听词走来的刀客

曼听词走来的刀客

曼听词走来的刀客

——从来都是陌生人的浅浅记忆

直觉向来很不准的我,居然还会一遍遍相信自己的直觉。而且我这直觉有时荒唐到令人啼笑皆非的地步。

“曼听词”是什么?好奇而且新奇。于是在那段相对闲暇的时间,看过散文版面,我会去诗歌那儿转转。一次次停留在“曼听词”里,倾听那来自云之上的细语。仿佛里看到一个人在那里自语或是思索,抑或是对着什么人在诉说一些来自头脑或现实的东西。懂不懂?我并不在乎,我还竟然直觉这人是个可爱的女人——而且可亲可敬,像我以往“认识”的几个喜爱文字的网络人物一样。

我对这个写“曼听词”的人一无所知。甚至没想过要去了解这个人,百度一下都没想过。因为对于网络上相遇的人,我从不打听出处或是现状,我只感念在文字上穿梭的感动与震撼,哪怕多数情况下都只是我一个人赞叹或者唏嘘。至于文字背后,我不会深究,其人究竟怎样,遥遥相望,再多的怎样也无济于事。离开网络,每个人还得过着真实世界的生活。打从第一眼看见曾是刀客这个名字,就只觉得怪,一个女人干嘛取这样一个名字?当然这念头也只是一闪。这人究竟是男是女,我也没有多想。有所怀疑的时候,是看到高骏森写的《用文字做生命中最后的挣扎》,难道这人一直就是男的?!直到近几天,网上一篇篇关于曾是刀客的缅怀文章,才让我如梦初醒,我一直凭直觉错以为的刀客,不幸离去已成事实。明明是铁骨铮铮的男儿,竟被我无端直觉成侠骨柔肠的女子……唉!

所以我是只停留在文字表面的人,对于诗歌,我更是一知半解。看到顺眼的,便觉得好。究竟好在哪儿,我说不出所以然来。真个是浅尝辄止。

如果那时我就知道写着这么空灵透彻诗句的人,竟然是个遭遇如此坎坷之人,曾经有过满腔热忱,一贯侠气仗义……却长年经受病痛的折磨,如此扎挣地与命运抗争的一个人,那种半开玩笑的心态便不会无端作祟,以为此人生机无限、美满幸福——真真体会到什么叫做“无知无畏”了。

在红尘一年多来,耳濡目染之下,早就知道刀客的小说写得好,而且非一般的好。可是对于小说,我一直抱定一种敬而远之的态度,因为就我个人而言,小说是容易使人沉沦的东西,尤其像我这种头脑不怎么清晰的人,常常会陷进去,分不清现实和虚无的区别。

展开全文

不管多高明,小说多多少少还是会捎带现实中作者的影子,一时真假难辨。而我常常会将真的误以为假的,假的又误作真的。至于颠倒了黑白,更是不能深入其中。刀客的小说我看过几篇,囫囵吞枣地看过,当然照例是看不懂;心里却如同有千斤坠一般,一味地沉甸甸。我看小说的初衷不是为了沉重,沉重的滋味不太好过。我是得过且过的懒散之人,所以想像不出深入思索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有一个最直白的感觉便是累。而有人对我说过,如果单单是身体的累,便好了;最要命的便是心累,心累便无药可救。我不知道刀客属于哪一种,抑或都不是。但是我却知道活得透彻而清醒着承受痛楚的人,亦是一种累。后来想想,此“刀”非彼“刀”,“曾经”二字,怎料得前世今生?天道如一,命运无常,无奈今生半世沧桑……

虽然,我明白,“曼听词”不会像我看到的那般轻盈美好,看似不事雕琢的句子也会流露不经意的伤痛无奈,像是无意留驻云端,浅笑的背后也会潜藏深刻的孤独,宁静的空气也会流动沸腾的血液。但是我宁愿相信第一眼看见的诸多美好,是清风朗月下的轻言低语,是细雨花开的深情倾诉……有情之人,爱之所爱,认真执着,一往情深,而又无怨无悔。所以我宁愿,在这样的时候,相信无边的忧伤纷飞如蝶,雪般洒落,相信他安详地离开,解脱了现世的所有苦楚,隐身于曼听的世界,没了长年累月的病痛,热血常在,抱负满满,漫步云端,笑看人间。

在生死之间,一切都变得无足轻重。王羲之曾在《兰亭集序》里慨叹: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活着,或是死去,不灭的终是不灭。

2015年1月31日晚

曾是刀客:真名张雷,另有笔名雷十一、伏地魔等。1968年生,居云南山间,临沧闲人,嗜酒,好文。2015年1月28日因病医治无效逝世。在世时,默默地培养了无数网络写作者。曾在烟雨、原创、红袖等网站停留过、驻守过的朋友,对他的印象会很深。他是风趣幽默的大哥,敦厚的长者,可以陪你谈心的朋友,也是锋芒毕露的刀客。他为文字而生,因仗义而死。大半生来,他的身影多是在云之南的灵秀之地,文名却是远扬四海。 文又如其名,可惜,病痛的身体承载不了歌者的灵魂,英年早逝。

上文是墨舞红尘网站散文副主编落叶半床为他写的悼文,文中重点谈到了曾是刀客的诗歌《曼听词》。《曼听词》 是曾是刀客一组短诗谣,共99首,语言精练,文字优美。 曼听,是云南傣族语言。曼,是村庄的意思;听,是种树栽花的意思,合称春欢。曼听园,意为“灵魂之园”。曼听词,就是在曼听园里写下的短诗谣。

刀客的这组短诗谣无论是语言还是韵味,都如《西游记》里唐僧跟女儿国国王的那场经典对白。明日,公众号将全诗推送出来。

落叶半床

真名张琴,安徽人。贪玩、好静,喜欢大自然,闲来偶尔写几个字,如此而已。

标签:文字曾是小说直觉网络什么病痛一个人诗歌红尘刀客曼听词曼听园诗谣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