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音乐资讯 > 正文

中国民谣:他们说你的歌有谁来听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11-22分类:音乐资讯浏览:22评论:0


导读:原标题:中国民谣:他们说你的歌有谁来听10月27日,《明日之子》第五季官宣,这档以打造人气偶像“发家”的节目将第五季主题...
原标题:中国民谣:他们说你的歌有谁来听

中国民谣:他们说你的歌有谁来听

10月27日,《明日之子》第五季官宣,这档以打造人气偶像“发家”的节目将第五季主题定为“少年民谣”。

这将是国内近年来第一部以民谣为主题的音乐综艺,但与其说是“民谣热”的到来,不如说是民谣的再度回归。

几年前的“民谣热”还历历在目。《董小姐》、《南山南》、《成都》先后在选秀节目中一唱而红,成为多少人深夜的单曲循环。随着最近几年音乐综艺的井喷,摇滚、嘻哈等小众圈层都逐渐走入公众视野,民谣圈层却在经历了短暂的喧嚣后又归于沉寂

然而,几首因选秀走红的歌曲并不能代表民谣—— 在聚光灯之外,民谣仍在蓬勃生长

编辑| 赵婧然

文字| 李洛宁

从 “白衣飘飘的年代”到城市里的吟游诗人

不同于扎根本土的民歌,民谣是具有现代西方意义的音乐形式。中国大陆民谣的直接源头是台湾民歌复兴运动时期的校园歌曲,而后者又受美国民歌复兴运动(American folk music revival)影响。追根溯源,中国民谣是以吉他弹唱为特点的美国现代民歌(American contemporary folk music)的变体。

中国大陆民谣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

首先是“民谣流行”阶段。

大陆民谣可以追溯到以高晓松、老狼、小柯等为代表的九十年代初的“校园民谣”。正值台湾校园民谣传入大陆,八十年代的“文学热”还未退去,在这样“白衣飘飘的年代”,一批大学生怀着纯真的诗意,抱着吉他歌唱青春和理想,创作出《同桌的你》、《青春无悔》等经典歌曲。《校园民谣1》的发行为“港台风”和“西北风”分庭抗礼的华语乐坛注入新的力量,校园民谣也成为了流行音乐的一支。

中国民谣:他们说你的歌有谁来听

展开全文

|老狼和高晓松

与此同时“城市民谣”也开始兴起。九十年代初广州、深圳现代化建设飞速发展,“广漂”族在都市漩涡中倾诉着不安与茫然,艾敬的《我的1997》和李春波的《小芳》开启了城市民谣的潮流。

然而在港台流行音乐的冲击下,民谣渐渐失去声音,从流行前线退出。

民谣得以脱离商业模式、进入独立阶段,则要归功于另一批城市“漂泊者”。从90年代末到21世纪初,北京三里屯的“河酒吧”孕育了以野孩子、小河、万晓利、周云蓬为代表的“新民谣”他们在城市漂泊游荡,关注和记录自己的生活,在社会剧变的时代以“草根”的身份思考和批判现实;与此同时,他们中的一些人回归乡土传统,试图寻找一种融合城市和乡村元素的音乐。

中国民谣:他们说你的歌有谁来听

| 河酒吧

2005年后,以李志的《被禁忌的游戏》为起点,民谣音乐人们开始通过互联网进行宣传,民谣得到广泛传播。

另外,“新民谣”平易近人的现场表演模式也顺应了新世纪演出市场的发展浪潮。从酒吧到livehouse再到音乐节,作为独立音乐的民谣逐渐发展壮大。

2011年开始,民谣步入互联网新生代。

随着互联网和电视选秀的发展,赵雷、宋东野、马頔、陈鸿宇、程璧、莫西子诗等新一批城市民谣音乐人成长起来年轻一代的民谣延续了“新民谣”的特征,但少了乡土性,多了私人化和城市化的表达。在消费社会逐渐成型、阶层相对稳定后,音乐中批判现实的尖锐被个体的孤独迷茫、玩世不恭所取代。同时,民谣音乐人通过选秀节目、影视插曲等方式走进大众视野,民谣和流行音乐的界限开始变得模糊

中国民谣:他们说你的歌有谁来听

| 麻油叶民间组织,成立于2011年,以年轻的民谣音乐人为主,成员有马頔、13、不二、衣湿、 尧十三、贰佰、宋冬野等

“民谣热”的兴起与消退

2015年左右,大陆音乐圈重新燃起了“民谣热”

前后几年间,民谣被选秀节目和互联网传播带动,成为了主流关注的焦点《快乐男声》的左立唱红了《董小姐》,《中国好声音》的张磊唱火了《南山南》,赵雷在《歌手》上的表演让《成都》传遍大江南北。

“新音乐产业观察”以评论量为依据整理的《2016年网易云音乐平台热歌排行榜》显示,民谣占了热歌20%的比例,而流行和摇滚分别是50%和10%。陈鸿宇的《理想三旬》和赵雷的《成都》的评论量都超过了薛之谦的热门歌曲《刚刚好》,仅次于周杰伦的《告白气球》和Alan Walker的《Faded》。

就数字音乐的直接消费而言,民谣歌手陈粒、李志和赵雷在当年都创造了各自的10万+销量。与此同时,民谣歌手的巡演场场火爆,李志、马頔、野孩子甚至走进了一线城市的万人体育场。音乐节的“民谣含量”也非常高,陈鸿宇等民谣音乐人的名字连续三年出现在音乐节十大高频音乐人的榜单中。

中国民谣:他们说你的歌有谁来听

| 2016-2018年部分高频音乐人音乐节出场数量

究其原因,除了歌唱类真人秀节目的推动和自媒体的宣传以外,还在于受众需求的变化、音乐市场的驱动。一方面,90后成长为音乐的主要受众,其中包括熟读青春文学、混迹豆瓣的文艺青年,而民谣能够契合他们的审美、引发他们的共鸣,才得以广泛流传。另一方面,一批年轻音乐人在各大数字音乐平台的扶持计划的帮助下成长起来,低门槛、有市场的民谣成为了原创音乐的主流。

“民谣热”带来了一批新乐迷,也带来了批评和不满的声音。新生代民谣歌手的乐迷们为原本小众的民谣歌曲被迫“流行”而惋惜,而“新民谣”的乐迷和一些乐评人、媒体人则批评这些新生代民谣“无病呻吟”、“千篇一律”甚至“粗制滥造”、“根本不是民谣”。这也的确是一部分网络时代民谣歌曲的问题。

逐渐同质化的互联网民谣不再符合年轻人的审美,原本的乐迷流失,新的听众被劝退。当时代的风向转变,“民谣热”被新的浪潮淹没。

中国民谣:他们说你的歌有谁来听

| 2017年,首档网生音乐综艺《中国有嘻哈》诞生

2017年,首档网生音乐综艺(在线视频平台自制的音乐综艺)《中国有嘻哈》诞生,对准hip-hop音乐这一亚文化。相比电视音乐综艺,网综无须追随流行、打造“合家欢”式的节目,只要通过满足某一年轻群体的需求便能收获一大批观众,并通过网络从小众群体扩散开去、吸纳更多受众。同时,音乐产业逐渐完善,推动了音乐的创作和传播,打造了许多音乐IP(知识产权,这里指诸如“中国新说唱”、“乐队的夏天”一类的品牌)和音乐偶像。自此,“说唱热”、“乐队热”随说唱类、乐队类爆款垂直类音综(垂直类音乐综艺,即题材垂直细分化的音乐综艺,如国风类、原创类、美声类音乐综艺等)接踵而至。

相比之下,“民谣热”依托电视选秀“现象级”的作品、没有一整套产业链的推动、没有产生大IP或偶像明星,难敌后继汹涌浪潮。原来民谣的泛听受众纷纷转向新的潮流,“民谣”类音综的缺失也将民谣挤出流量市场。

根据“艾媒咨询”《华语音乐三十年研究报告》,相比五年前,大众对摇滚、说唱音乐类型偏好增长明显。反观民谣,虽然其听众数多于原创、摇滚、说唱,但这个数字确实在逐年减少

中国民谣:他们说你的歌有谁来听

| 2020年华语音乐用户听歌风格偏好变化

“由你音乐榜”最新发布的《2020年Q3华语数字音乐行业季度报告》则显示,今年7到10月民谣曲风热度落后于国风、摇滚、说唱和电子舞曲。去年的情况也类似。《2019华语数字年度音乐报告》表明,进入TOP100的歌曲中,民谣只占1.98%,不到中国风的五分之一、摇滚的三分之一。

中国民谣:他们说你的歌有谁来听

| 左图为2020年第三季度华语数字音乐非流行类曲风热度占比;右图为2019华语数字音乐进入“由你音乐榜”TOP100的非流行类曲风占比

民谣文化在圈内生长

民谣听众的流失代表大众对民谣的关注度下降,但并不意味着民谣的衰落。相反,民谣在许多人看不到的地方蓬勃生长。

民谣音乐人仍然在发新歌、开巡演、去音乐节。据小鹿角智库统计,2019年上半年出演音乐节最高频的艺人是互联网时代民谣歌手的代表房东的猫。“道略音乐产业”《livehouse市场10月报》显示,2018年和2019年10月livehouse的音乐风格主流民谣仍居首位。在“秀动”网站上搜索民谣live,最近一个月内就有55场。

今年,民谣音乐人们也以不同的方式活跃大众视野里。民谣走进了剧院——8月,万晓利、小河、周云蓬、张玮玮、莫西子诗等民谣音乐人在上海文化广场举办了《回到民谣》双场音乐会,万晓利、小河、张玮玮、郭龙和摄影师安娜共同组成的“河乐队”在北京保利剧院出演了音乐戏剧《流浪之歌》、将于12月在上海巡演。民谣出现在综艺——野孩子、五条人都在《乐队的夏天》留下了惊艳的舞台、吸引了一波新粉。民谣成为一种“行动”——小河的“寻谣计划”在收集各地童谣的同时,还和漫画家、艺术家合作产生了不少作品。民谣人在自己的圈层里始终有旺盛的生命力,也在探索与其他领域融合的可能性。

中国民谣:他们说你的歌有谁来听

|2020年8月22日,《流浪之歌》于北京首演

民谣圈内的狂欢外人看不见。这不仅是小众或非主流文化不受关注的问题。事实上,小众文化的提法也需要警惕。“小众”与否永远是相对的,或许和所谓“流行音乐”相比,任何曲风都是“小众”;而对于民谣乐迷这一复杂且庞大的群体来说,用“小众”来定义他们也许是不恰当的。

“新音乐产业观察”在《为什么说音乐已经进入流媒体时代?》指出,互联网正在让听众愈发的两极分化。主动的用户依靠互联网提供的专业工具发现更多的音乐,并建立起一个个孤岛,在封闭的圈层里狂欢;泛听型的大众用户则追随流量,成为互联网世界的“自来水”。

在音乐分众化(分众传播,针对目标群体制作内容进行传播)的时代,跟风的“大众”和一个个“小众”群体彼此隔绝。身处信息茧房的我们,很难了解到自己所在圈层之外的情况。

和活跃在圈内的“新民谣”音乐人们不同,许多新生代的民谣歌手们似乎想挣脱“民谣歌手”的标签、冲破民谣的圈子。对这批年轻的原创音乐人来说,音乐是表达自己的情感、思想和态度的方式,民谣只是一种选择。当然,总会有一些人、一些歌在迎合市场的需求。也许对待这批音乐人的最好方式,是用曲风划分他们的作品,而不是用某一流派框定他们。

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界定民谣?

不止诗和远方

对于“民谣”的误解很多:有人认为,民谣是青春、诗和远方。也有人认为,民谣是流传已久的歌谣,有民族传统或地域特色。还有人觉得,民谣是底层的音乐而不是文青小资的自我陶醉,要接地气,要关心民生世情。

但民谣不止一种。

大陆民谣的发展暗含着几条路径:一条自象牙塔起,歌颂纯洁美好的青春;一条连结城市,诉说漂泊在城市的年轻人的理想与爱情、现实与苦闷;一条通往乡土,将目光投向地域性、民族性较强的传统文化。无论是表达还是批判,无论着眼个人还是放眼世界,都伴随着人文和诗意。

民谣不只属于一类人。

马頔、宋东野们的乐迷和他们有着相似的成长环境和生活经验对类似“理想失落”、“缅怀爱情”的叙述能感同身受。野孩子、苏阳们音乐中的乡土传统元素给多数生活在城市的乐迷带来地域想象。小河、周云蓬们知识分子式的介入同样能引起不少人的共鸣。

听的民谣不同,所以对民谣的理解也各不相同。

中国民谣:他们说你的歌有谁来听

| 寻谣计划上海站,小河团队与市民们一起演唱童谣《小鸟醒来了》

张晓舟在《民谣播种机还是民谣粉碎机》中说,“民谣与其说是一种音乐类型,还不如说一种气质,一种视角和姿态,它绝不高于生活,不做出艺术高于生活的姿态,它是平视的,平行的”。

归根到底,民谣是“民众”的叙事,是“民间”的流传。

它从民间而起,以普通人之口唱平凡故事。无论来自田野山间,还是市井烟火,最终打动听众的,都是日常生活的叙事,从生活里自由生长出来的情感和思想,从日常里捕捉的诗意。

而所谓诗意,用五条人仁科的话说,就是“风一会往东吹,一会往西吹,我的头发就是这么被吹乱的。”

参考资料

[1]《艾媒咨询|华语音乐三十年研究报告 |中国原创力量爆发,互联网为新生音乐人提供更多舞台》,艾媒网,202006

[8]《2019华语数字年度音乐报告》,腾讯音乐娱乐

[9]《2020年中国网生音乐综艺报告》,topmarketing研究院

[15]《沙沙生长:中国当代民谣走唱录》郭小寒,北京日报出版社,2020

微信编辑:李洛宁

图片来源于网络

宗教学在复旦:沉默的“显学”

复旦「迷惑行为大赏」第五弹

标签:民谣音乐城市赵雷节目大陆校园李志中国董小姐音乐人万晓利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