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焦点 > 正文

他六次站在维也纳新春音乐会指挥席,且文笔出众……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01-02分类:最新焦点浏览:18评论:0


导读:原标题:他六次站在维也纳新春音乐会指挥席,且文笔出众……今年的维也纳新春音乐会虽然因为疫情没有现场观众,但90个国家的观众...
原标题:他六次站在维也纳新春音乐会指挥席,且文笔出众……

今年的维也纳新春音乐会 虽然因为疫情没有现场观众,但90个国家的观众通过现场直播聆听在这次音乐会。 里卡尔多·穆蒂 第六次执棒维亚纳新春音乐会。1993、1997、2000、2004和2018年他都曾站在这个位置。

他六次站在维也纳新春音乐会指挥席,且文笔出众……

他六次站在维也纳新春音乐会指挥席,且文笔出众……

他六次站在维也纳新春音乐会指挥席,且文笔出众……

展开全文

他六次站在维也纳新春音乐会指挥席,且文笔出众……

他六次站在维也纳新春音乐会指挥席,且文笔出众……

他六次站在维也纳新春音乐会指挥席,且文笔出众……

意大利指挥家里卡尔多·穆蒂 (Riccardo Muti)1941年7月28日出生于那不勒斯。70岁时写下自传《音乐至上》,讲述自己和音乐的故事。很多人都没有想到,他的文笔那么风趣、幽默、有爱。今天让我们一起来阅读指挥大师的人生。

小提琴代替了玩具

他六次站在维也纳新春音乐会指挥席,且文笔出众……

此后不久,我父亲便决定:凡是他的孩子,不管以什么方式,都要学点音乐。他把这看成优质教育的基本元素,缺了这条,你就不可能成长为一个全面发展的人。我的两个哥哥,一个抱起了吉他,一个拉起了手风琴——我想,这两件乐器都是他们自主选择的。我对这事丝毫没有想法:我不感兴趣,所以什么也没选。在莫尔费塔,每年12月6日都要过圣尼古拉节,这天大多数孩子都会收到礼物,就像在意大利的其他地方或者在国外,孩子们每到圣诞节或者主显节都会收到礼物一样。而在很久以前的1948年,在圣尼古拉节的早晨,我收到的全部礼物就是一个小盒子,里面装着一把3/4小提琴。我失望极了,它怎么可以不是玩具呢?!与此同时,我眼前还浮起了一个预兆,似乎什么可怕的东西正在等着我,一些倒霉的事就要发生了。果然,没过多久,他们就把我介绍给了我的视唱老师,她训练我认识音阶。直到今天我都未曾忘记她的长相:金发碧眼,正值妙龄。然而,我对视唱练习的深恶痛绝却没有因此而改变,以至于头三个月里在音乐上毫无长进。我思维迟钝,拒绝学习。她会指着五线谱上的线让我唱,我则唱出什么算什么,好像一个音符也不识的样子。最后,她劝我父亲,就此作罢吧。

尽管不情不愿,他还是信了她的话,并且准备放弃:家里要出一个没有音乐细胞的孩子了,认命吧。我母亲却刚好相反,她神神叨叨地说了句:“让我们再看一个月。”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因为她对音乐丁点特殊兴趣也没有。家里的大部分决定——那些被我们称为“不可更改的”决定——都是由她做出的。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说那句话,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开了窍,但是那天晚上,一切都在我眼前变得清晰起来了。次日上午,站在老师面前的我非但准确地唱出了所有的音符,而且反应之快都有点急于表现的意思了。就这样,我终于得以通过视唱课,进而真正地开始学习小提琴。

“我们每次只骂一个笨蛋!”

他六次站在维也纳新春音乐会指挥席,且文笔出众……

对于莫扎特宏大的序曲,要把引子里徐缓的行板(andante)同后面稍快的快板(molto allegro)“分离”开来,需要真正的技巧。我们遇到了一些麻烦:我记不清是自己没拿捏好,还是那些乐队的小朋友靠不住,总之,在试过三次后,我的怒气开始显现出来。我打算不再表现得像个学生,而是要像真正的指挥家那样让他们知道我怒了,于是,我举起左手,却感觉有人从我背后抓住了它。是沃托!他已经爬上几级台阶,站到了我后面。我试图说些什么,却被他打断。“Parlamme nu fesso a'a vota!” 他用那不勒斯话讲道:我们每次只骂一个笨蛋!我看见一种幸灾乐祸的表情从乐手们的脸上拂过,因为我,指挥,正被拎出来当众挨批。“是你的错。看好了。”他把我赶到一边,沉着地指挥起了这段音乐。一切顺利,原因再简单不多了:一、他是安东尼诺·沃托;二、孩子们个个全神贯注,就想让我看看谁才是“笨蛋”。我彻底泄了气。在那不勒斯,我都成功地指挥过一场音乐会了,可在这儿,在米兰,却连完整地分割一段快板也做不到。我担心事情又会变得跟我师从维塔莱学琴时一样:我不得不完完全全从头来过。

然而,不出几天我就意识到,沃托对我产生了好感……

音乐无界

他六次站在维也纳新春音乐会指挥席,且文笔出众……

……我和董事会开了个条件:到了这把年纪,我觉得单纯的音乐表演已经无法满足我——哪怕是做精致的音乐。我想在职权范围内,尽一切可能地把音乐带给那些被这种文化排斥在外的社会群体;出于各种原因,对这样的排斥他们完全束手无策,也没有主动的选择权。即便把演出“带给更多的群体”意味着要走出交响乐中心的大楼,我仍然打算这么做。芝加哥是一座多种族聚居的城市,这里生活着大量不同阶层的人,其中许多居民对古典音乐传统完全没有概念。尤其是我想到了美国的监狱系统和它的少年羁押中心,那里有那么多服刑中的孩子。我询问了杰出的大提琴演奏家马友友,他全心全意地赞同我的想法,我们俩已经是二重奏(我来弹钢琴),也可以从芝加哥交响乐团中抽一小部分人一起去演出。

这对我来说不会是完全陌生的经历。因为几个月前,我刚应露西娅·卡斯泰拉诺(Lucia Castellano)的正式邀请,在米兰的博拉特(Bollate)监狱举行了一场演出。卡斯泰拉诺是这座监狱的教化主任,她也是那不勒斯人,不过这个主意最初却来自一名在押犯,他写信给我希望我能去演出。有150名犯人听我用钢琴演奏了贝多芬、舒伯特和肖邦,他们都坐在一个小小的圆形剧场的台阶上。此情此景鲜明地呈现出一种强烈的反差:一边是音乐,它是美的写照,点亮着一个较为美好的世界;一边是罪恶,它的阴影给在押犯们带来了牢狱生活。不过,还有一种力量,那就是音乐抚慰人心的力量。它让我联想起《来自斯大林格勒最后的书信》的开篇,其中描绘了一位军官,在1942年12月,当街弹奏钢琴奏鸣曲《热情》(Appassionata)。“上百名新兵披着斗篷坐在那儿,一个个都用毛毯兜住头。你可以听到四下里的枪声,不过没有一个人分心:大家都在聆听斯大林格勒的贝多芬。”我告诉他们所有的人,就算是我弹的这些旋律,也常常出自于一些不幸的灵魂。

这是一个极其值得纪念的夜晚,它令我反思:指挥家不应该总想着让自己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尤其是当他步入后半生,如果已经功成名就,那就应该避开媒体,尽可能地去做一些传播音乐的工作。这样,即便他的生命有限,即便他的指挥生涯同样有限,他也可以让这种“有限”服务于无限的艺术事业。说到底,我们不是创作者,仅仅只是“演绎者”,我们永远无法在身后留下任何不可变更的东西,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于音乐表演的评判标准和欣赏口味都会发生变化。

他六次站在维也纳新春音乐会指挥席,且文笔出众……

他六次站在维也纳新春音乐会指挥席,且文笔出众……

[意] 里卡尔多·穆蒂 著

谢瑛华 译

徐卫翔 校

上海三联书店

标签:音乐会文笔什么视唱孩子那不勒斯演出小提琴笨蛋沃托音乐圣尼贝多芬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