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焦点 > 正文

【CLECSS 2416】纽约忆,纽约疫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01-03分类:最新焦点浏览:16评论:0


导读:原标题:【CLECSS2416】纽约忆,纽约疫今天我们很高兴收到VivienXu的投稿,写她过去一年在纽约读书和生活...
原标题:【CLECSS 2416】纽约忆,纽约疫

【CLECSS 2416】纽约忆,纽约疫

今天我们很高兴收到Vivien Xu的投稿,写她过去一年在纽约读书和生活的体验。希望各位CLECSS读者都会喜欢今天的分享。

作者:Vivien Xu,今年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毕业,取得LLM学位。现于一家外企任职高级法律顾问。

《纽约忆,纽约疫》

回到美东时间20191231日,我在大都会博物馆观展一直到它关闭,闭上眼睛,那天人群拥挤着鱼贯而出的场景就在眼前,当时的大都会人好多呀,对新一年的期盼就在人群中汇聚升腾。经过中央公园,有些道路已经封闭起来为晚上的活动做准备,回到住处接到南苏丹同学的短信,说她不加入我们观赏烟花的行列,我跟室友两个女生出于安全考虑也就不打算再出门。11点,室友邀我去酒吧喝一杯庆祝新年。喝啥?在厨房喝一杯也可以庆祝新年啊,还不用大冷天出门,室友庆祝去了,我就在纽约的小卧室里看完了时代广场降球仪式的直播,球降下来,我到了美东时间2020年。

【CLECSS 2416】纽约忆,纽约疫

翻翻相册,那竟然是我最后一次去大都会博物馆。从115街的住处,穿过中央公园,进入到那个规模宏大建筑壮美的艺术殿堂,我往返过三次,仍然没有看到据说把整个苏州园林搬来的中国文物展区。第二学期开学,我在四门seminar和一门finance课中疲于奔命,但是没有参观完的大都会博物馆仍然是我心中的记挂。我想着,等春假来,再去。

展开全文

【CLECSS 2416】纽约忆,纽约疫

春假如期到来,一同到来的是纽约有人确诊,社区传播已经蔓延的消息。很显然的,此后一直到我三十三岁的最后一天——那天我离开纽约,尽管对纽约回归正常秩序热切期盼,我都没再有机会踏进大都会,追溯几千年的世界文明之源。甚至,我没有勇气再经过它门前——再见就不说了吧。

【CLECSS 2416】纽约忆,纽约疫

同样没机会好好说再见的还有哥伦比亚大学我最喜欢的老师们。上谈判课的女老师,JD毕业于哥大法学院,疫情前跟我吃饭,说起她在金融危机那年毕业即失业的窘境,以及后来能够在哥大和西班牙两所高校做教授的同时做国际法律师的职业经历,感慨说“我希望你们永远也别遇到这种情况”——说这话的时候我们都不知道“这种情况”已经逼近了,她兴冲冲地要给我介绍相关专业领域留美工作的机会,要我把简历更新下发给她。

当然我仍然期待着,以后的某一天我再去美国,当面谢谢她,她的故事是那团小小的火,是我在后面很长时间的昏暗中可以看去的方向。

而对于有位老师,那句“谢谢”没有机会再说了。2020年的倒数第二天,同学告诉我,我们上市公司并购seminar的老师,在9月底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我仔细看了她所在的业界有名的律所发的讣告,原来她,那个思维敏锐、讲话语速很快、头发斑白但是精神仍然矍铄、上课永远是一身干练职业装的六十一的老太太,已经跟癌症斗争了三年半!最后一节课,她要我们加她的LinkedIn,要关注着我们的职业成长……

【CLECSS 2416】纽约忆,纽约疫

然而我终究是成长了,成长了很多。2020年,我和很多人一样,经历了一种以前从没有过的活法,它叫做,熬着。三月初纽约lockdown,我以为它会是很短的一段时间——有中国的经验,人人关在家,关两个月就重开了,还能赶上毕业典礼。然而事情似乎不像是那么简单。春假回来学校宣布后半学期的课全部是网课、然后纽约每日确诊人数逐渐升到八千人,接着是毕业典礼取消、纽约律考处于不确定状态中、回国机票涨了十倍不止、某个清晨起床中国领馆撤了担心是不是要打仗、汇率飙升之时我要为滞留纽约做准备兑换美元。有一段时间我住的公寓楼马路对面停着冷冻车,我开始没有在意,后来听说,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停尸车——我离那些再也不会呼吸、没有生命体征的人体,只隔了一条街,在街对面的医院,死亡随时在发生。而自己的事也不走运:国内原本要续约的房客想要提前搬离,这意味着我面临滞留纽约、机票飞涨的额外花销以外,还要再承担房贷支出;屋漏偏逢连夜雨,智齿又在人焦虑的时候每天疼,没有保险cover拔牙,拔牙又超贵。最无助的时候,我感到我是一页小舟,周遭黑暗和痛苦的大海,汹涌着要将我吞噬。

但是我挣扎着、驶出那片黑暗,我不断给自己心理暗示,我自己才是那片海,痛苦、快乐、惶恐、焦虑……它们都是航行在我这片海上的舟,我有能力背负、承载它们,因为我是柔韧和深沉的大海——我是主宰。

【CLECSS 2416】纽约忆,纽约疫

幸而人在困境中,感知到爱和快乐也是很容易的。五月临近毕业的一天,我决定点外卖犒劳下可怜的自己,结果送来的食物少了一个汉堡。送餐小哥是个黑人,打电话给他,他告诉我餐厅给他什么他就送来什么,但他叫我不要挂电话,他返回店家帮我询问。但我挂掉电话打给餐厅,负责人不想提供任何解决方案,不退钱也不再送。沮丧之际送餐小哥竟然打给我,为我为什么挂了他的电话。“Im helping you”——这是一句让我很感动的话,他从店家拿到了少送的那只汉堡,又送来我住处。送这单他本不会得到额外费用(虽然事后我付了一大笔小费感谢他),他本来可以撒手不管、他本来可以接更多单、纽约那个时候还很危险他甚至可以没事了去休息——但是他为了一个价值不到十美元的汉堡,多往返了一趟送到我手中。——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也许永远不能做到别人眼中的至善,但是如果我力所能及,我也会像那个黑人送餐小哥一样,别人的需求尽量满足。

当我转机途径两个国家、在两地隔离后顺利回家、考过了原本以为过不了的美国律考、过了很短时间的海带生活后如愿当上打工赚钱还房贷的社畜,我很欣喜,我以为那个不是那么愉快的2020年终于过去了,那些让我沮丧的、难过的、焦虑的、甚至有点绝望的故事都发生完了。但我还要接受最后一个。

这一年倒数第三天,我读到了傅聪去世的消息。我小时候第一盘古典钢琴的磁带,是他演奏的肖邦夜曲;我少年时代最喜欢的书,是他父亲写给他的家书。我观摩过的印象最深的大师课,是我在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学琴时代,他给我的同学指导肖邦第四谐谑曲。那是二十年前,郎朗刚出国不久,傅老先生手指以为经年累月的练琴,手指有些受损,带着黑色的手指套。今年,美国黑命贵运动鼎盛的时候,我那个同学ins贴出了被打砸抢的人群砸烂的钢琴,配文“钢琴砸坏了可以再买、人命没有了不能再来”,支持黑名贵运动——我看到这些的时候心想,这砸的果然不是她自己家的钢琴。我也不是很明白,经常宣传自己是钢琴巨匠的郎朗,为什么非要搂着老婆的蜂腰上无关音乐的综艺,在女性主义盛行的时代显示他的大男子主义。而傅老先生,那么绅士那么纯净的人,那样一个在六十多岁的时候每天练琴十小时的音乐信徒,我揣测他承受了两周的新冠折磨,撒手西归的时候,痛苦可能并不亚于他那绝望自尽的双亲。

生活周而复始,我离开了,我又随时会进入到那里,并不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那天早上我读到傅老逝去的消息,我想起了3月末,前一天离我一站地的地铁有人纵火、纽约州律考推迟,我在又一次焦虑的晚睡中醒来,打开微信震惊地发现我很喜欢的一位一直用充满希望的笔触记录纽约疫情的华人作家,突然因车祸离世。

不过那天下午我收到了纽约华人和学校组织送来的口罩,我在日记中写下“外面虽然有点可怕,但我还是被眷顾着,生活在温暖的别处”。

标签:Vivien毕业都会机会室友时间职业时候电话美东大都会博物馆傅老肖邦纽约忆纽约疫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