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焦点 > 正文

文化名家、学生、故友忆傅聪:赤子、诗人、思乡者,“我永远是一个中国人”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01-03分类:最新焦点浏览:22评论:0


导读:原标题:文化名家、学生、故友忆傅聪:赤子、诗人、思乡者,“我永远是一个中国人”当地时间2020年12月28日,钢琴家傅聪因感...
原标题:文化名家、学生、故友忆傅聪:赤子、诗人、思乡者,“我永远是一个中国人”

当地时间2020年12月28日,钢琴家傅聪因感染新冠病毒在英国去世,享年86岁。

生于上海,八岁习琴,留学于波兰,被誉为“中国的肖邦”。说起傅聪,人们往往会忆起《傅雷家书》。光阴荏苒,书中,那个幼年“常以克里斯朵夫自命”的孩子;那个个性“和罗曼·罗兰的理想有些相像”的孩子;那个“常在矛盾与快乐之中”的孩子,他的成长故事,激励了一代人。

傅聪离世后,红星新闻几经辗转,寻访到多位傅聪的昔日故友与学子。他们眼中的傅聪,是诗人、是赤子,也是在遥远的异国,常年思念着故土的人。

文化名家、学生、故友忆傅聪:赤子、诗人、思乡者,“我永远是一个中国人”

傅聪,图据人民日报微博

上海音乐学院副教授俞湘君:

难忘傅聪的大师课,“他是一个诗人”

傅聪留给俞湘君的回忆,总是和冬天有关。

九十年代末上海的冬日黄昏,上海音乐学院407教室里,坐着16岁的俞湘君。和其他同学一样,她一手执笔,一手拿着乐谱,坐得端正。

教室里座无虚席,后排站满了人,门口也挤满了人,但无人喧哗,所有人都静待着一个久违的音符。乐声渐起,学生们“都屏住了呼吸。”

乐声自一架黑色钢琴流泻而出。弹琴的人,玄色毛衣,容色沉静。他的名字,在学琴的孩子中,无人不晓:傅聪。

俞湘君和同学们正在聆听的,是傅聪在上海音乐学院举办的大师课。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到21世纪初的时候,傅先生经常在上海讲学。那个时候,国际的大师交流不像现在这么频繁,所以我们非常享受,如饥似渴。”

俞湘君犹记得第一次在大师课上见到傅聪的感受,“他的言行举止就是上海土生土长的老派绅士的感觉。我们小时候都叫这样的绅士为‘克勒’(注:上海方言)。他偶尔也会蹦出一些上海话,非常非常亲切。记忆犹新的,是他非常爽朗的笑声。他的音乐语言的节奏和韵律感,让我觉得他是一个诗人。不光局限于音乐,美术、文学,他都融会贯通。”

展开全文

在大师课上,“有一些孩子可以轮流弹给他听,听听他的意见。”轮到俞湘君弹奏了,“非常有荣誉感。他是我们中国最早一批被国际认可的大师,在我们心里的地位非常高。能够跟大师近距离接触,很激动。我们在上大师课前都很紧张,因为我们都认为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而且代表了学校,所以都会很认真地准备。大师课上,他对我们进行了指点,比如肖邦曲目的风格、怎么克服一些技术上的难点等。他是具有国际地位的大师,以平等的心态来对待我们。”

时光荏苒。20多年前的那个冬日黄昏,傅聪具体说了些什么,俞湘君已记不太清了,只记得他的微笑,还有黑白琴键上缓缓流淌的钢琴声,年年月月,永无止息。

台南艺术大学教授潘罡:

“他以一种赤子的心怀去面对人生”

“音乐是上帝的语言。”多年后,中国台湾的资深媒体人、现任台南艺术大学教授的潘罡还记得傅聪给他说过的这句话。

自1999年起,潘罡多次采访傅聪。第一次见到傅聪,“他穿的服装,像改良式的中山装,给人一种中国文人的感觉,像五四时期的文人。举止、讲话都温文儒雅。”

这次采访,傅聪透露了自己的“奇遇”。原来,自四十岁始,傅聪就遇手疾之困,当年急遽恶化,求助中外名医,都效果不佳,甚至一度“几乎无法弹琴”。

潘罡在报道中再现了此后情形,“随后傅聪转往北京,他遭受手伤困扰一事传开,有位女子听到消息,从外地长途跋涉,辗转在首演当天找到傅聪,表示自己有家传秘方,对于傅聪的症状有奇效。”敷药后数小时,“他就觉得伤痛情况大有起色。该女子表示,这帖药方是她舅舅所传。”翌日,其舅舅前来替傅聪治病,一小时疗程后,再次上药,当日“任何乐曲,他均可演奏而毋须担心伤痛了,至今状况越来越好。”傅聪感叹,“真是神奇的不得了,中华文化博大精深。”

在潘罡看来,傅聪“对中华文化的认识、认同,深度的涵养,他父亲的教育,这些背景,都让他弹出来的钢琴语汇与众不同。我曾经问过他怎样看待自己的琴艺,他说他永远不会觉得,自己已经到达了一定的理想的境界,必须时时刻刻地精进。他抱着很谦虚的心,看待身边所有的人、事、物,以一种赤子的心怀去面对人生。”

傅聪的偶像是阿根廷著名钢琴家阿格丽希,“以钢琴技巧而言,阿格丽希堪称是举世第一。”傅聪“经常要求阿格丽希对他的钢琴技巧提出建议,但阿格丽希老是说:‘你没有问题,不要啰嗦。’”

采访中,傅聪言及父亲傅雷时,伤感之情,溢于言表,但终归于“豁达。他也不会想要耽溺在那种悲伤当中。他所有的这些养成,都跟他父亲有绝大的关系。”

和父亲傅雷的教子方法截然不同,傅聪并不强求孩子走上音乐之路,“他觉得做音乐,真的是要有那种情感、那种人生,你的琴艺才会讲出自己的故事。如果后代并没有这样一种冲动,他不会去勉强的。”

让潘罡印象颇深的,还有一件小事:2006年,已是媒体主管的潘罡安排记者采访傅聪。和不少人想象中,“音乐家坐在高贵旅馆的西餐厅,喝着咖啡”截然不同,傅聪就在一家叫“阿田面”的小吃摊,吃了担仔面,接受了采访。“这就可以知道他多平易近人,多么谦虚。”

潘罡给红星新闻发来一张傅聪旧照:2006年的台北街头,小吃摊前,坐着傅聪。灰外套、红T恤、露指手套,叼着烟斗,黑发纹丝不乱。他望着镜头,微笑不语。

四川大学教授、博导赵毅衡:

“他很思念故乡”“并不觉得自己有多伟大”

那是春末还是秋初,赵毅衡已记不太清。他只清晰地记得,九十年代初的某一天,风淡云浅。时任伦敦大学教授的赵毅衡和两三好友共赴傅聪家中。彼时,在伦敦的中国文化人不多,闲时相叙,是为一乐。

傅聪的家位于伦敦北边,地段尚佳。屋内足够宽敞,却不算奢华。

身着家居服的傅聪迎上来——“高个子,说话很低调,一点也不张扬。”赵毅衡回忆。

傅聪的妻子给客人们送上茶,便自顾忙碌。一个多时辰里,傅聪和大家聊弟弟傅敏、聊改革开放、聊中国的前途,“他没有聊《傅雷家书》。那天谈了好多他弟弟傅敏的事。傅聪说,人总是要有事业的。他很思念故乡,但他也知道他的年龄已经大了,不太可能回来。”

赵毅衡和傅聪都是上海人,异国相逢,却从未用家乡话交流,“都说普通话。我们在国外都是中国人,不会拉同乡,因为中国人就是一个大同乡。”赵毅衡说,“感觉他并不是一个拉热乎、很会社交的人,也并不觉得自己有多伟大,很谦虚。”

四川音乐学院李教授:

傅聪说“我永远是一个中国人”

傅聪留给四川音乐学院李教授的印象,是“绅士”。“多年前,傅先生到成都有个演出。音乐会后,有个讲座。他很平易近人,把他的经历,开心的、不开心的,都用幽默风趣的方式讲出来,很真实。”

“我们会问他一些感情问题,问家庭会不会影响事业。因为我们有时也有这种困扰。”李教授坦言,“他说人还是要首先考虑自己想做的事,可能在感情上(太投入),会分散精力。必须要寻找更大的一个格局。”

傅聪告诉大家,“做音乐,第一是艺术家, 第二是音乐家,第三才是钢琴家。”李教授解释道,“艺术上,要达到一个高度,文学、美术等,都一定要积累,才能走得远。因为最后表达的,还是人文的东西。”

“当时我们几个同事在一起,问傅先生对中国音乐的发展寄予了什么期望。他说,他很关心祖国音乐的发展。有机会,希望经常回中国开音乐会。他非常爱国,对中国的事情很关心。李云迪获得第14届肖邦国际钢琴比赛第一名,他非常非常激动,专门从英国飞回中国,为李云迪庆祝。”让李教授印象颇深的是,傅聪说,“我永远是一个中国人。”

著名画家何多苓:

“从修养来说,他是中国最伟大的钢琴家”

作画时,何多苓常听一曲肖邦。

傅聪的肖邦,让何多苓一闻难忘,“喜欢,虽然他的曲目很窄。我直觉符合肖邦的音乐性格,内敛、点到即止。他的技术和现在的年轻钢琴家比起来,没有那么炫目。但他对音乐的理解,是来自一位老知识分子的生活和智慧。”

看过《傅雷家书》后,何多苓感慨,“傅先生的儒雅性格和其他好的方面都来自他父亲。”同时他称,“我大概不想有这么一个每天谆谆教诲的父亲。”

何多苓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他看来,“从修养来说,傅聪是中国最伟大的钢琴家。”

红星新闻记者 彭莉

编辑 李文滔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标签:傅聪赤子故友潘罡名家阿格丽希中国人孩子钢琴上海俞湘君赵毅衡何多苓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