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音乐广播 > 正文

蓝蓝路、王司徒和葛叔是如何成为一代青年人的狂欢暗语的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01-03分类:音乐广播浏览:19评论:0


导读:原标题:蓝蓝路、王司徒和葛叔是如何成为一代青年人的狂欢暗语的B站跨年晚会现场。来源:B站文丨李想(中国人民大学...
原标题:蓝蓝路、王司徒和葛叔是如何成为一代青年人的狂欢暗语的

蓝蓝路、王司徒和葛叔是如何成为一代青年人的狂欢暗语的

B站跨年晚会现场。来源:B站

文丨李想(中国人民大学硕士研究生)

文丨李想(中国人民大学硕士研究生)

B站跨年,你看了吗?

去年的B站跨年晚会惊艳破圈,昨天的B站跨年更是备受瞩目,播放直达1.1亿,夜里十一点,一曲鬼畜区乐器串烧吹爆全场。音乐家吴彤、赵兆和百人交响乐团演奏了《Astronomia》——可谓鬼畜年度神曲的黑人抬棺视频BGM,满屏弹幕感叹“好家伙”。

随后的十分钟里,接连出现了动漫JOJO主题曲、新闻联播开场音乐、《For the Damaged Coda》、《Butter cup》等B站经典搞笑BGM,最后甚至用《金蛇狂舞》、《二泉映月》等传统曲目鬼畜《猫和老鼠》,整个节目把气氛拉到高潮,被称为全场最佳的“官方大型整活现场”。能让屏幕内外的观众无差别摇头抖腿地狂欢,当属鬼畜区的功劳。

“鬼畜”从哪里来:草根的音乐到处是土壤

“鬼畜”,起源于日本的音MAD,即将素材的声音作为乐器、用它们来演奏BGM的视频。在中国,最早流传的音MAD是《最终鬼畜蓝蓝路》(《M.C.ドナルドはダンスに夢中なのか?最終鬼畜道化師ドナルド・M》),在这支2008年上传到日本弹幕视频网站Niconico的视频中,电视广告被重新拼接,麦当劳叔叔时不时高呼“蓝蓝路”,意义不明的动作不断重复,配合东方游戏BGM和同人音乐的节奏,仿佛抽搐,诡异又循环洗脑。视频所到之处无人生还,快速席卷中国,“鬼畜”一词也因此得名,B站的鬼畜区标志便是一个小丑的头像。

蓝蓝路、王司徒和葛叔是如何成为一代青年人的狂欢暗语的

展开全文

随后,国内的弹幕视频网站Acfun和Bilibili上不断涌现出本土化的鬼畜作品,视频制作者们收集经典电视剧、电视广告的素材,创作了大量画面快速重复、音效节奏魔性、连续精准卡点、高度音画同步的视频。一次次分解、拼接、调音大浪淘沙,留下了如金坷垃和孔明王朗等经典系列,历时数年,经久不衰。

金坷垃是某化肥厂2007年推出的化肥添加剂品牌,为推广产品,拍摄了多部夸张雷人的广告片,号称由“美国圣地亚戈”研发,“肥料掺了金坷垃,一袋能顶两袋撒”。广告集中在县、市级电视台宣传播放,而流传最广的素材是外国演员为争夺金坷垃的扭打片段,因为动感和张力十足,往往成为鬼畜区新人练手的材料,从2014年起,up主们在每一年2月和8月分别举行金坷垃「播种祭」和「收获祭」,相关作品频出,金坷垃甚至被称为“检验神曲的唯一标准”。

(中国金坷垃运输专用车,缓缓驶来)

日、非:(两人互相挤着正面拦住货车)金坷垃!金坷垃!我们的!我们的!金坷垃!我们的!

美:(走下车)你们想干什么?

日、非:金坷垃!金坷垃!我们的!我们的!

非:我要金坷垃!非洲农业不发达,必须要有金坷垃!

日:我要金坷垃!日本资源太缺乏,必须要有金坷垃!

……

经典电视剧也是鬼畜素材的活力来源,孔明王朗系列作品则出自94版《三国演义》的桥段,诸葛亮北伐,王司徒迎战,两人战前舌战,王司徒难以招架,羞愤之下坠马而亡。这场“诸葛亮骂死王司徒”的对骂戏剧性十足,一句“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在鬼畜视频中频繁引用、广为流传,一对基友也久居鬼畜明星一列。

经典素材受众广泛,随着娱乐性的鬼畜作品不断出圈,鬼畜要求的音乐水平和专业技术门槛已远不及当年的音MAD,每个人都可以创作鬼畜,展示自己的脑洞,其中不乏恶俗搞怪,佳作也频出。在丞相司徒互飙粗鄙之语的狂欢浪潮中,鬼畜作品《【小明&老王】此物天下绝响》作为文艺清流,借丞相、司徒之口,以心中理想的“天下”展开了一场精彩激烈的辩论,让人眼前一亮,结尾孔明出师未捷身先死,回光返照之际,感叹“悠悠苍天,何薄于我”,观者皆为丞相哭,视频发布后直冲B站全站排行榜第1名,至今播放量达1519.3万,收录在入站必刷78大视频。鬼畜不可怕,就怕鬼畜有文化。

从《三国演义》到“村长喊话”:万物皆可鬼畜

鬼畜为什么让人上瘾呢?这种高度同步、配合的音画素材,带来了一种超脱于日常的、非正常性的感官刺激。鬼畜的素材是众多特殊的表情、肢体动作、语气、声线、语调,是反复捕捉瞬间,给人以出乎意料的感染力。

如果看到鬼畜视频的工程编辑界面,就会明白1个鬼畜视频是多么复杂的拼接,画面要配合音乐快速切换,往往需要平均1秒1次甚至更快的重复,以至于视觉无法详解每个画面,脑子难以认知重构后的秩序,倒置、小画面同时出现,夸张变形诡异而怪诞,无法理解的外文、电音、语气词相互缠绕,不断用重复打断连贯,一个个眼花缭乱的视频过后,理解的信息并不多,却记住了新奇逗乐的魔性节奏,有一种荒诞反叛的喜感。

一些鬼畜视频的组织甚至不依靠画面的逻辑性,而是凭借押韵的方式递进,朗朗上口的语调、律动性的节奏,加之各种类型的粗俗话语脏口,带来一种冒犯权威、躲避秩序的娱乐和狂欢体验。鬼畜视频的字幕不仅是音乐、台词的提示,还具有一种与画面配合的同等活力,创作者通过字幕空耳,造出与原台词发音相似而意思不同的新台词,配合画面再诠释声音,阿婆主费劲心思隐性吐槽,只为观众老爷们会心一笑。

重复字眼、高密度的弹幕刷屏是每个热门的鬼畜视频的标配,或是配合视频中某台词出现的固定吐槽,或是对某个音效的重复,笑声浓缩成一条条弹幕,持续地放大和扩散了共同感受。视频结尾“开头见”,开头“再来亿遍”,一天过去,智商再见。

鬼畜的素材包罗万象、种类繁多。最受欢迎的鬼畜素材往往具有最为广泛的受众基础,如b站的镇站之宝《【春晚鬼畜】赵本山:我就是念诗之王!【改革春风吹满地】》,以春节联欢晚会的赵本山小品为素材,串联其中的经典段落和人物形象,调音、编辑成一种类似于打油诗或者rap感觉的视频,累计播放量达7292.1万,弹幕52.7万。

“人是衣,马是鞍,一看长相二看穿。白天想,夜里哭。做梦都想去首都,俩脚离地了,病毒就关闭了。啥都上不去了,嚎,嗷~改革春风吹满地,吹满地,春风吹满地。中国人民真争气,真争气,人民真争气。这个世界太疯狂,耗子都给猫当伴娘。齐德隆,齐东强,齐德隆的咚得隆咚锵。”

前文所提及的诸葛王朗cp也来自于经典电视剧《三国演义》,up主纷纷带着怀旧情怀“前来考古”。经典鬼畜素材出现的时间段多是80年代末到21世纪初,正是现阶段B站主要群体的童年时期。与当下而快餐化的流行电视剧不同,经典创作耗费心力,具有顽强的生命力,百看不厌、令人难忘。观众以了解和记忆经典作品为豪,而鬼畜视频本身也是前互联网时代的媒介记忆,为围观的人们提供了共同的情感回忆空间。

蓝蓝路、王司徒和葛叔是如何成为一代青年人的狂欢暗语的

鬼畜视频常常取材于社会现象,紧追网络热点进行解构,如up主绯色toy的成龙鬼畜《【成龙】我的洗发液》,素材取自成龙的洗发水广告,将其和庞麦郎的《我的滑板鞋》进行了同步剪辑,于2015年2月发布。原广告中成龙用“duang~那个头发很黑、很亮、很柔”来形容其他洗发水广告的特效,同时声明自己使用后秀发乌黑浓密,并无特效,而鬼畜视频中,语调奇特的“duang”迅速流行,成为“加特技”的必备音效,重组嵌套在新的语境中,“当我第一次知道要拍洗发水广告的时候,其实我是,是拒绝的,我跟导演讲,我拒绝,因为,其实我,根本没有头发……导演跟我讲,拍完加特技,头发很黑很亮很柔……加了一个月特技之后呢,头发DUANG~~~后来我也知道他们是假的,是化学成分的。我现在呢,每天还是加特技,加了很多特技,头发,DUANG~~ DUANG~~ DUANG~~我的头发乌黑浓密,因为我,加特技……”一个拟声词成为循环往复的符号,讽刺了明星拍虚假广告的现象,谈笑间揭示了一种虚伪修辞的套路。

再如疫情时期的up主OELoop的《【抗肺炎】村长硬核广播trap<贱>》,山东方言透着大喇叭剪成了洗脑rap,“歪,歪,歪~这个,全体村民注意了哈。咱村有的人,就是不自觉贱!!!电视、新闻、广播、今天、明天、天天放!贱!!!非得、乱跑、乱逛、不戴、口罩、嫌命长?贱!!!露大脸、呲大牙、戴口罩、能憋死吗?贱!!!就你脸白、脸香、脸上、抹了、护手霜?贱!!!……”自2020年2月1日上传其,这只视频在b站被反复观看,在恶搞的同时又传递着抗疫能量,提醒人们保护自己,做好防护。

而言行夸张、荒诞、无厘头的草根和网红也是鬼畜的常用素材,以接地气、生活化的特点取胜,如此前大火的马保国,“年轻人不讲武德、耗子尾汁”,模仿他说话讽刺事物的的段子铺天盖地。鬼畜区也能捧红趣人,如用法外狂徒“张三”来举例解释刑法知识的罗翔老师,生动的口才加上独特的身体语言,鬼畜视频想断都难。因为素材的通俗易懂和开放性,鬼畜视频生产有着多种意义的可能性。

独特的见解与脑洞是热门鬼畜视频的共性,鬼畜区是B站up主表达自我的一个窗口。up主洛温阿特金森19年7月份上传的《派大星的独白:一个关于正常人的故事》用节奏感强、基调悲伤又洗脑的BGM《Flower dance》,裁剪了青年观众耳熟能详的《海绵宝宝》动画片中的片段。片中的派大星是一只傻乎乎的粉红色海星,他是废柴,也是海绵宝宝最好的朋友,好吃懒做、一事无成,又总给人添麻烦,喜欢发呆却总是会说出极具智慧的话。鬼畜视频借派大星之口,讲述了他和海绵宝宝一起发呆、追逐nothing或所爱,为彼此的陪伴而快乐。但有一天,海绵宝宝不再天真快乐,少年不再,友谊也随风消散。音乐结束,唱尽了当下青年的迷茫与无力。该篇播放量达5138.0万,点赞、投币和收藏量分别达到355.4万、374.4万和263.5万。

“你身上的洞洞越来越少,还有你作为方块的棱角,是不是我没有把你照顾好,别担心我马上为你治疗,等你恢复了正常,我们还能一起冒险,对吗,海绵宝宝。那一只水母,我一定要抓到。章鱼哥的仇,就由我来报。你想要的卡片,我也抽来给你,虽然不知道,它们有什么好。海绵宝宝,我终于考到了驾照,可以一起去找太阳落下的小岛。”

鬼畜犹如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众生辛酸苦辣各异,共鸣却映射在不断重复的魔性视频中。

互联网的解构狂欢:鬼畜将去往何方?

鬼畜是互联网狂欢的一个缩影,可借用巴赫金的狂欢理论来分析。巴赫金以西方的狂欢节仪式为例子,他认为,在传统的狂欢节仪式中,僵化教条的等级被暂时颠覆,日常被笼罩在传统的宗教和王权中的人们,摆脱了日常生活中森严的等级束缚,戏谑地用粗鄙和低俗的内容来表达,在狂欢仪式中获得了平等的地位,不同身份的人们之间的距离感消失,互相戏谑、共同庆祝,随意而亲昵,营造出一种暂时的幻象。

对原文本进行改编、重组后,鬼畜视频往往“要素过多”、“有内味了”,形成一种甚至是完全相悖的反差,而这正是鬼畜对主导文化的反叛和抵抗,对精英霸权的不满与突破。相对于权威与理性的结构,鬼畜视频并无话语体系和框架,几乎没有限制,涉及的题材可以无所不包,表达的形式也没有边界。

鬼畜的类型化剪辑方式也是现代视觉机制的延展性变化,其中对意义的消解,打断、破坏观众的思考,形成一种无逻辑重复的视频,使得观众放弃理解视频叙事的企图,将注意力转向单纯的幽默效果和娱乐性,暂时脱离常规的社会身份,脱离了常规和主流要求与束缚。视频作者和观众满足于针对经典文本的颠覆“快感”,进而达到了一定程度的满足与愉悦。

没有形象内容是已完成的、固定不变的存在,受众满足于程序化破解后的观看“灵感”、反差萌,而这种惊喜鼓励受众进行天马行空的想象,每一个观众都可以通过弹幕、评论、或是自己创作鬼畜,做出创造性的回应、置换、戏仿和颠覆。

重复、戏仿、拼贴的特点与当代年轻人所处的社会背景密不可分,当下的生活节奏高速高压,人们太需要洗脑的喜剧,来疏解自己压力和不满心情。观众在结尾刷弹幕“兄弟们开头见”,在开头发弹幕“欢迎回来”,人们团聚在互联网中,联系却短暂而脆弱。碎片化、即时同步的信息生活塑造了自由漂移的读者主体,人们在单位时间内体验到的信息被高度压缩,难以被快速解码,鬼畜也因此显示出一种神秘性的诱惑、愉悦和魔性上瘾的色彩。

鬼畜的流行值得反思,它意图寻求一种平等对话的仪式方式,而仪式化的抵抗弱化了斗争与话语权,转而开始强调新颖、引人发笑的画面和词句。人们追捧各种新奇段子和流行恶搞方式,而放纵的沉浸和低俗化的刺激,也是一种逃离社会现实的自我麻痹倾向。

近年来,商业的介入推动着鬼畜从仪式性抵抗转向商业卖点,正所谓“官方鬼畜最为致命”,带着商业化目的视频越来越多。2015年4月,up主Mr.Lemon创作的《【循环向】跟着雷总摇起来!Are you OK!》爆红,视频取材自雷军在发布会上的英语口音,不经意间成为小米的“神广告”,引发了狂热的洗脑观看热潮,雷军顺势而为,“我觉得大家开心就好”,随后将这首歌买下,作为小米手机的官方铃声甚至小米店的背景音乐。雷君甚至在综艺节目中调侃“在b站没有听过我的歌吗?”

蓝蓝路、王司徒和葛叔是如何成为一代青年人的狂欢暗语的

2020年2月,因疫情原因,学生改用网络教学,钉钉被选为网络学习平台,众多学生不满于无法躲避的课业负担,在应用商店对钉钉刷一星,钉钉公关推出了搞笑音乐《钉钉本钉,在线求饶》,在b站上快速流传并立刻产生了大量的鬼畜作品,不但引发了大众对钉钉的讨论,释放了师生对于平台的不满情绪,还拉近了产品与用户的关系。

正如伯明翰学派所反思的,青年亚文化中作为符号式、风格式的“抵抗”正在逐渐成为一种主流文化需要的安全阀,能够不断收集和培养反对力量,并且将其收编,使之成为体制内部富有自由感的一种幻觉生产机制。鬼畜也不例外。

跨年鬼畜:我们的“爷青回”

蓝蓝路、王司徒和葛叔是如何成为一代青年人的狂欢暗语的

“不要因为我的到来影响了你们的创作,葛叔的接受度很高的!”

12月初,葛平入驻B站,在他的第一支视频里,这位鬼畜区的元老级人物,满头白发,依旧精神抖擞,他和B站的年轻人打着招呼,一张口,熟悉的声线就把人拉回到童年。

葛平是动画《蓝猫淘气三千问》中主角蓝猫的配音演员,十多年前,蓝猫系列动画在各大电视台热播,因低龄化和粗制滥造被诟病,与蓝猫相关的视频在网络平台上被恶搞,葛平也不例外。在一段电视录像带中,他情绪饱满地向小朋友问好,分享蓝猫粉丝见面会的小故事,因为字正腔圆、表情生动,成为最经典的鬼畜素材之一。

(当时,我们在石家庄表演的时候,我说:“小朋友们谁愿意跟我蓝猫学一句配音啊?”只听见下面有一个“我来!”这时候,我一看,小朋友们,人群当中钻出来一个光头!哇!他全身穿的都是我们蓝猫品牌的衣服,特别显眼。我一把就把他抱了起来。我说:“你叫什么名字啊?”他说:“我叫吴克!”)

葛平的声音和影像被剪辑、调音和重组在大量鬼畜视频中,演奏出无数的鬼畜歌曲,被称为“天朝第一歌姬”,其中不乏粗俗内容,ACG圈子里还流传着恶搞意味的外号“葛炮”。

葛平对此包容,不仅在漫展上和网友一起看自己的鬼畜视频,还接受了up主的请求,录制了多套音源,在B站的鬼畜区里,葛平的视频总是发音最标准的。他亲切友好的态度赢得了网友的尊重,网友提议改叫葛平“葛叔”,每年葛叔过生日时,都有up主送上精心制作的鬼畜视频祝福,感谢他的接受和陪伴。

一晃葛叔六十岁了,鬼畜也已经流行十多年了。今年B站的跨年晚会上,也有葛平老爷子的配音节目《美的智慧三千问》,当老爷子头发花白的身影出现,仿若记忆里的温和长辈,不曾离开。

无数90后听着他的声音长大,当记忆里的声音再次响起,脑海里的画面便重新闪回,猝不及防地泪目。也许鬼畜也不需要什么意义,就单纯在于,多年以后再看一次,感叹一声“爷的青春回来了”,还挺应景的。2020,鬼畜带来的快乐、泪水与共鸣,一直陪伴。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标签:葛叔司徒和视频坷垃蓝蓝路一代素材青年人音乐作品葛平金坷垃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