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焦点 > 正文

晨光:德沃斯基的音乐(闻中老师)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01-06分类:最新焦点浏览:20评论:0


导读:原标题:晨光:德沃斯基的音乐(闻中老师)【闻中引言:“初”,是一个很美很美的字,譬如初日,初时,还有人生中的种种初遇初见,...
原标题:晨光:德沃斯基的音乐(闻中老师)

闻中引言“初”,是一个很美很美的字,譬如初日,初时,还有人生中的种种初遇初见,皆意味着命运之日新又新的开启。我还记起了漫漫世道中那一丝丝心绪的微妙悸动,晋人云“清露晨流,新桐初引”,它里面似乎就隐藏有一线生命的晨光,与晨光中得了那种新天地的希冀与祝福,直截而舒爽。日夜的音乐一首首。它消褪,我们也会消褪。

而这些日子,卿云烂兮,旦复旦兮,新年的元日,杭州的城里辉映着的,皆是耀目而暖人心扉的光。前日,与友人在西湖水的岸边,阳光的当中,便心领神会古人的心 “会心处不必在远, 翳然林水,便自有濠濮间想也。觉鸟兽禽鱼自来亲人。”是啊,人在湖岸,何日无此天,此山,此湖,独少望湖人的一颗心。

诗人巴尔蒙特曾说,“为了看看阳光,我来到了世上。”我是一个时常会被阳光感动的人,可以对着冬日的暖阳,天老地荒,无所事事,而心中充满光芒中的暖意,于是,我也复苏了昔时的一些记忆,我便把德沃斯基当年给我的音乐找了出来,与熟悉或陌生、遥远或亲近的朋友,一起来听听这个音乐如何?】

理查·德沃斯基(Richard Dworsky)的钢琴曲我只有一盘,但就这一盘,足以让我心生赞美,让我歌唱,歌唱瑜伽修行和音乐的完美结合。而且,我这一盘乃是亲自从德氏手中所获,价值尤其倍增。

在世上芸芸众生所制造的无尽喧嚣声之中,有些最美的旋律总是在大地的一角安静地发生。更多星辰会在夜的河流里面一齐涌现,却居然也有少数的星光会在白天抵达某些幸运者的内心。我所说的一个事实就是,世界钢琴大师德沃斯基曾经就这样出现在我们de 生活中,天才之光和缪斯之神的翅膀是这样在众声喧哗的背后开始了舞动。

那一次,是一位修行的朋友带着他的同门师兄迈克尔夫妇等人来浙江大学拜访,他们都是印度神秘主义诗人卡比尔传统的修士。他们从远方来,一行五个人,令人惊喜的是,中间居然有钢琴大师德沃斯基,人的血统,名字更是一个老大的证明。

晨光:德沃斯基的音乐(闻中老师)

当时,我们有一台普通的钢琴,便邀请德沃斯基弹奏。他同意了。德沃斯基一入场,马上显示出大师雍容的气度。其实我们人并不多,但现场气氛却异常有能量,情绪在滚动,却被他完全的掌控。他弹奏的基本上是他自己谱写的钢琴曲。里面的曲子光听其名字就感觉蕴涵甚广,用意颇深。如a glimmer of hope, the path to you, the final flight,in the hearts of thesmallest creatures等等。

展开全文

在现场德沃斯基还以美国女诗人狄金森的诗《如果能让一颗心灵免于破碎》为主题弹奏一曲,他边弹边唱:

“If I can stop one heart from breaking,(如果能让一颗心灵免于破碎)

I shall not live in vain;(我就没有白活)

If I can ease one life the aching,(如果能为一个痛苦的生命带去抚慰)

Or cool one pain,(减轻他的伤痛和烦恼)

Or help one fainting robin,Unto his nestagain,(或者,让一只弱小的知更鸟回到自己的鸟巢)

I shall not live in vain.”(此生,我就没有白活)

晨光:德沃斯基的音乐(闻中老师)

德沃斯基不仅谙熟古典,而且对爵士、摇滚、乡村、蓝调等现代音乐都有过探索。事后,他赠了我们几盘CD。

我曾经有一些岁月在英国与香港度过,在异域的许多寂寞里,几乎是依靠这种纯净的声音来滋养我的安定之心。譬如,初到伯明翰之际,心情确实有些迷惘。突然置身于异地的草木、鸟兽和天空里,人是沉静下来了,只是情绪不免有些低迷。我穿梭在人群里,如同穿梭在梦境里,怅然若失。这是我平生的大体验。这时候我打开了窗户,把洁净的光迎了进来,泡了一壶铁观音,然后打开了德沃斯基的钢琴曲,我惊叹了!我被他的几首钢琴曲一一击中了,如《晨光中的希翼》(A Glimmer of hope),如《沃土》(on fertile ground),还有那首我百听不厌的《If only》,我的沉静中的虚空啊,我的孤寂中的迷惑呀,都因了德沃斯基的清洗消失无踪,只剩下沉静本身,而且是满满的安稳。

晨光:德沃斯基的音乐(闻中老师)

我发现他的作品不像其他的很多音乐是侵占性的,你只要把他的音乐放出声音就行,这时候你可以干任何事情,无论是读书、写作,还是沉思,都可以无扰地进行下去,而且可以更为精微地让你进行下去。它与一切都是和谐的,这使我备感惊讶,因为我们都接触过不少的音乐,它们对你的耳和心常有一定的强迫,你如果不专心地听,你自己的事情也会干不成,你会深感疲倦。但是德沃斯基不会,它是不执著的音乐,以不执之心创作的音乐,只剩下了对晨光的赞美,对大地的情意!我们原是光中的尘土啊,或尘土中的光,俱是他在音乐中所赞美的事物,哪里还有什么挣扎、什么亏欠。

听《晨光中的希翼》我听到的就是明亮,和明亮的忧伤。是的,有忧伤,但是这种忧伤有着无与伦比的优秀品质,那就是以明亮和信仰来节制,在琴声的高处涌动着光,滚动着光,很温暖地入了心扉。 而《沃土》是沉郁的,但是绝不低迷,而是洒然的、超越的,那种沉郁我也很熟悉,应该是北欧或者中欧某些地域特有的质地,比如俄罗斯,比如波兰,我很熟悉这种旋律,如同《日瓦格医生》中的那种可以陪伴终生的沉郁声响,但是经过德沃斯基的双手弹奏出来就绝然不同,这里有对心灵的良好操控,此即瑜伽。

《If only》是圣洁的,是伟大的,是经典中的经典,是音乐中的音乐,如同旧约中的《雅歌》,唤作 “歌中之歌”(song ofsongs)。面对着完美,完美的情感,完美的节制和完美的心灵,我还能用什么言语来言说呢,我有什么言语来言说呢?我只剩下了沉默,只有这《If only》的弥漫,在我的房间里弥漫开来,弥漫又弥漫,成了大大的网,柔软而坚韧,那是瑜伽圣者的气象,这种气象击溃了我偶尔涌现的怀疑论者的心境,而令我相信,完美是存在的,音乐就可以把完美,把圆满的精神境界如意地传达。如同德沃斯基所做的那样。

后来,我又到了香港,也是在异地,另外一个地域,我在风景如画、水声鸣唱、鸟雀怡然的位于新界的沙田地区,在香港中文大学的美丽校园里面,窗外的阳光也在干净的天上穿行,我再度打开了德沃斯基,我也一样收获了满满的祝福,收获力量!

(时在2010年的暑期,人在异地)

标签:沃斯基闻中final晨光音乐onethe钢琴曲oftoIf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