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焦点 > 正文

阿航:欧洲时间(节选2)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01-06分类:最新焦点浏览:19评论:0


导读:原标题:阿航:欧洲时间(节选2)|边境小镇欧洲时间本文续自2020年12月31日推送阿航:欧洲时间(节选1)...
原标题:阿航:欧洲时间(节选2)| 边境小镇

阿航:欧洲时间(节选2)

欧洲时间

本文续自2020年12月31日推送

阿航:欧洲时间 (节选1)| 长篇小说

情景有些吊诡。这种老式旧洋楼,临走廊这边墙壁除了门,另安有窗户。窗户拉上了窗帘,不严实,淡薄的灯光从一侧的隙缝泄漏出来。周山屏声静气,目光如炬。借助光线的映照,能清晰辨别出周山脸部表情。一种无法言喻的表情。

刘观水的注意力在走廊那头。一条幽深廊道,穿堂风时不时穿过,像是掀起了什么杂物。刘观水正是听到细微的窸窣声后调转脑袋的——他眼见有个人影子飘忽不定地移走过来,悄无声息,步步逼近……刘观水不禁骇出一身冷汗,脱口喊道,老大,有人来了!

房间里头传来一阵既急促又含糊的声响。而后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了。

我们鱼贯而入。女人脸浮浅笑,腮帮现潮红,她边拢头发边将我们让进里间,是个小小客厅。我们仍站着。女人说,坐呀,喝点什么吗?女人将沙发上杂物清理到茶几上。周山问,你老公呢?女人说,你们是和建贤联系好的?

是的,周山将小纸条递给她看。女人说,这是鲁家常笔迹。原来她非戴眼镜的瘦高个儿男人老婆,是没啥特征男人老婆。

女人说,建贤和鲁家常他们去机场接人了,晚上有航班到。

壁柜上头摆着一个地球仪,这地球仪比我过去在国内见到过的要大一倍光景,相当醒目。我忖度它应该是房东留下的旧物吧。好几次,我想起身去转动地球仪瞧一瞧匈牙利这个国家处在哪个位置。

不多时,一位上身长下身短、稍稍有点罗圈腿的男人出现在我们面前(后来知晓此人为矮脚阿青)。矮脚阿青腋下挟条香烟。他与我们打过招呼后,略微夸张地将香烟扔在茶几上,说,大使馆刚回来,他们送了我一条配给的中国烟,我到现在还是吃不习惯番人烟。说完矮脚阿青将红双喜牌子香烟拾起拆开,丢给我们各一包。周山话中有话问,晚上大使馆……还搞接待?矮脚阿青虚张声势说道,我们老朋友了,随时随地都可以去的……主要是匈牙利现在华侨少嘛,大使馆的人容易亲民啦。周山调转话头说,欧洲国家到处都是中餐馆,匈牙利一家没有,搞得吃个饭都成问题。矮脚阿青说,有啊,有两家,香港楼比较好点,明天我领你们去。

展开全文

阿航:欧洲时间(节选2)

奥地利驻匈牙利大使馆,楼房前头排着队。我们逛街经过,周山说,看这杆旗是奥地利的旗,碰碰运气看吧。大家接龙到队伍后头。周山的俩儿子要跑喷泉那边玩。喷泉的水喷一阵歇一阵,如一把硕大无朋的雨伞一会儿撑起一会儿收拢,搞出花头煞是好看。周山粗起脖子呵斥,一对调皮蛋乖乖排队,垂头丧气。见人家手上有张纸,周山跑前头窗口要来八张纸,是表格。刘观水将胸前原子笔拔出扫上一眼,哭丧着脸说,怎么填哇,全部是番人文哎……大家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周山。周山恼羞成怒嚷道,老叔公又不是神仙,放个屁都要老叔公管呀!邱丽华是唯一一位女人,她挤出笑脸讨好道,在外国我们都是盲眼人,就周山哥是光眼人……只有靠你周山哥了哟。周山态度缓和了一半,说,我一个做厨房的人,整天和镬打交道,也就几句意大利话轧轧扁,这表格上的字眼同样一个不认识的。

队伍中有两位台湾女孩。甲女孩在乙女孩背上填写表格;然后调换位置乙女孩在甲女孩背上填写表格。她们是结伴出来旅行的,拿异国他乡当作自家后院,神情轻松自若。她们对不识洋文的大陆同胞态度颇好,替我们一一填写了表格。

第二天一早,我们分乘两辆的士前往匈牙利与奥地利边境小镇。周山胆量有的,头脑灵泛,他决定自个探路越境去奥地利。

路上开了几个小时车我忘了,反正路途不近。我乘的这辆车上有叶碎民、邱丽华以及万俊。他们不爱看风景,对车窗外如诗如画般的景色视而不见。没多大工夫,那对男女即歪倒在彼此身上沉睡过去,嘴巴不时搭出啧啧声。万俊坚持了一阵子,终究无聊透顶,眼皮子打架睡了去。

前几日待在布达佩斯城里,今天跑到野外,我的心情如一只放飞的鸟。在我看来,车窗外的景色色彩丰富,五彩缤纷。首先是天空,那么邈远,湛蓝无际。就算有云,那也是边界明晰的云朵,剪裁出来似的,白得逼人眼目。广袤的大地上,天晓得都种植了啥农作物,整齐划一,一块田地有一块田地颜色,清清爽爽,透气,赏心悦目。

的士在边境小镇小街道靠边停下。空无一人,极其静谧。行道树为某种花树,落英缤纷样子。两辆车上的人短暂汇拢,个个诉苦道,腰骨坐断了哎。周山与两位司机打着手势说话。周山过来说,这儿离边界还有五公里,我让司机靠到最近位置看看。

车子在一条泥土气息浓厚的乡间土道停下,我们跟在司机后头走了一截路。眼前为明丽的矮秆向日葵,平展展地一望无垠。我发觉有位司机胸前挂着望远镜,形同电影里的游击队员。司机举起望远镜看,再递给周山看。周山递给我们看时说,铁丝网看得一清二楚,铁丝网那边就是奥地利了。其实铁丝网肉眼也能瞧见,只是较为模糊,如葵花地里投下的一道暗影。周山说,再过去就要吃子弹了。

是晚夜阑人静时分,听到轻轻叩门声,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

从边境地带回来入住宾馆后,我给奥地利一位亲戚打电话,他人不在,我给他打工的餐馆留下了就住宾馆电话号码。现在亲戚电话打来,让服务员叫我下去等候电话。

阿航:欧洲时间(节选2)

边境小镇的这家小宾馆,白天听到最多的是鸟叫,夜里头无鸟叫,啥声响没有。两个标间大小的宾馆大堂,栗发女孩坐在登记台后头,我坐在一张双人沙发上。我想吃根烟,烟从口袋里摸出来又放回去了。人来到欧洲,环境使然吧,连我这种随便惯了的人也有所顾忌了。

我偷偷朝栗发女孩看。女孩在番人里头不算好看,挺普通的。但毕竟是我人生中第一回单独与异族女孩待一块儿,况且是在如同太虚之境的深夜里。那种想要交流的欲望很强烈,可就是张不了口。一个大活人,不聋不哑,可不会说话,也不会听话,折磨死人啦!

我看见服务台上摆着一台收录机,便想起自个背包里携带有几盒录音带呢。我对音乐谈不上喜欢,门外汉。有段日子,老家文化馆一位朋友和我隔三岔五去一家叫地中海的小酒吧喝啤酒。那时小县城里只有饮食店、大排档与酒家,都是吃饭带喝酒的,没有光喝酒不吃饭的地儿。地中海酒吧开风气之先河,非但可以光喝酒不吃饭,还可以听歌。文化馆朋友是位白面书生,有文化、有音乐细胞,他自带录音磁带,叫小老板将俗不可耐的港台歌曲换下来。出国前,白面书生把几盒我听熟的录音磁带给了我。

我三步并作两步上楼从皮箱里掏出一盒录音带,是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我把录音带递给栗发女孩,两人没说话倒也默契,她将录音带插入卡里,揿下开关键。眨眼工夫钢琴曲弥漫开来,如水流一般无孔不入。

栗发女孩笑意呈现,眼珠子眨个不停,生动极了。我明目张胆地与她对视,换来栗发女孩的款款一笑。白面书生说的没错,音乐是天籁之音,无国界的。

电话终究没来,回房间前我将印有白净脸蛋法国钢琴家图像的录音带壳子递给栗发女孩,示意这盒录音带送她了。栗发女孩心里头或许也是有东西表达的,同样表达不了。我记住了那个迷人的笑。

深一脚、浅一脚飘飘然上楼,在楼道上碰见从周山房间带门出来的邱丽华。我弱智般问,周山哥的儿子……他们睡哪儿啊?邱丽华向我扮了个意味深长鬼脸,你说呢,他们睡他们该睡的地方呀。

早上吃过宾馆的免费早餐,我与叶碎民踱至大堂,两人隔茶几对坐。叶碎民递烟给我,我说最好不要吃了吧。叶碎民不管,边点烟边说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的话。透过玻璃墙外的树木间隙,能见着一条车道,时不时地有车子驶过。这座边境小城,到底有了人间烟火气。

责任编辑 许泽红 慈琪

·

作者简介

阿航:欧洲时间(节选2)

阿航,本名陈增航。中国作协会员,浙江青田人,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前往欧洲,跑了世界好几个大洲,现居青田。出版作品计有长篇小说《走入欧洲》《漂泊人生》《遥远的风车》等;系列电视剧《走入欧洲》;散文集《雪若梨花》;短篇小说和散文见于《收获》《钟山》《美文》《遥远的风车》等。

目录

标签:周山欧洲女人匈牙利奥地利观水表格位置鲁家常香烟阿青刘观水邱丽华周山哥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