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焦点 > 正文

苏然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01-08分类:最新焦点浏览:21评论:0


导读:原标题:苏然|沿着父亲开挖的公路到佤山去作者简介苏然,男,汉族,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普洱市作家协会常务理事,现供职于...
原标题:苏然 | 沿着父亲开挖的公路到佤山去

作者简介

苏然,男,汉族,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普洱市作家协会常务理事,现供职于云南省西盟县文联,任文联(社科联)主席兼《佤山》杂志主编。曾在《中国文学》《延河》《星星》《海外文摘》《中国铁路文艺》《诗天空》(美国)《散文选刊》(原创版)《滇池》《岁月》《城市诗人》《山花》《淮风》《散文诗》《热风》《西部观察》《阳光》《大地》《时代风采》《习作周刊》《大别山诗刊》《国际日报》(印尼)、《云南日报》《人民代表报》《经济信息时报》《中国自然资源报》《云南政协报》《春城晚报》《中国文学网》《中国作家网》《新华网》《云南文艺网》等媒体发表诗文千余篇(首)。作品入选多部选本并获奖,著有诗集《水流过的路》《这大地多么实在》《想起,或者遇见》,散文集《在佤山诗意的栖居》等。主编《滇西边境县研究书系·西盟》等各类地情资料10余部300余万字。诗集《边地·佤部落》,评论集《阅读的回声》即将付梓。

苏然

《沿着父亲开挖的公路到佤山去》

从滇西南的沧桑记忆开始

向西、向西,沿着祖先的脊梁走下去

向西、向西,沿着祖先的歌声唱下去

数十年,我在先辈的诗经里吟诵着

多么暖和的乡音。在一粒米的光芒里

我搭上了开往佤山的班车

沿着父亲在1956年就挖通的公路

到佤山去,在一个个阴雨如晦的晨昏

记录下山山岭岭的诗韵

在一个个微笑的表情里奔波

展开全文

感激之情不必言表,我的歌声自有注解

我在一声声汽车的鸣笛中留下思念

留下一生的亲情,在一条路的延伸中

父亲日渐苍老。老了的父亲

用苍茫的眼神,看着空洞的往事

我看得出父亲的自豪

一个垂暮的老人呵

他的命理如此简单

天大地大,人生几何

《心中的普洱》

我无数次在心底默念你,普洱

今生无法遗忘的老家

我一遍又一遍地温习

你的容颜,你的胸怀

你绿海碧波的表情

你万顷葱绿的神色

白鹭鸶执着地飞

山茶花静静地开

那些悠远的山林

婉约的溪涧

都在柔和的时光里

铺展炫彩的服饰

阳光下的万亩茶园

牵引着沧桑的古道

松香也闯荡世界去了

那晚风中孤寂的思茅松

风一吹就飒飒作响

感怀无边呵,心中的普洱

所有风景已站成往事

《就让我回忆》

岁月无边,就让我回忆

童年的一朵花、一棵草

一声鸟鸣、一片月光

一滴晨露或一抹晚霞

在记忆深处,故乡的生灵

都融合在我走过的每一寸土地

春天多美啊,善良的人们

在时光中相恋,守着大地的安详

用朴素的内心,涂抹温暖的乡村

岁月无边,就让我回忆

让我在心中默念故乡的名字

在边地佤山,我要紧紧依靠

纯朴的人民,唱起动人的山歌

灵动的山水和激情的舞蹈

在尘世的纷繁中赋予我

思想、诗歌,清新的空气

干净的生活,所有这一切

都是积满期待的幸福

《六顺给了我家乡又把我抛弃》

多少年了,我始终记着

想想六顺,写写六顺

这个带给我家乡的地方

有我的小温暖、小安慰、小热爱

还有一些小光芒,一直藏在心底

如同一滴水里的海

被打马天涯的期待

带走,远离我

在茶城大道走失的青春

就这样被生活搬到了佤山

多少年了,我始终记着

想想六顺,写写六顺

这个魂牵梦萦的家乡

父亲还在大年三十等我回家

母亲却永远住在了外寨

还有手足情深的兄弟

这些命定的瓜葛

都不在诗歌的话下了

只是我被抛弃的命运

从此被生活搬来搬去

《恋乡》

三十年了,不要问岁月

在我心里安放了多少牵挂

不要说南风吹走了

我心仪的女子

那是一朵拂不去的云呵

在数千里河山荡漾

沾满晨露的空气

飘扬起阵阵真情的花瓣

三十年,不要问时间带走了什么

牵挂已陪我回到故乡

我掬一捧捧

佤山甘露,唱一曲曲

感恩恋歌,故乡

谁点着幸福的灯盏

把我的胸膛照亮

谁擎着甜美的花朵

让我的心如此柔软

《思澜公路载着我的悲欢一次次驶过母亲的泪》

横穿六顺的思澜路

跌宕着蜿蜒至佤山

它的行动势不可挡

它在上世纪90年代

把我送过滔滔不绝的澜沧江

并不博大的三百里河山

漾着四肢,伸展漂泊的脚步

秋风乍起,父亲的叹息和母亲的眼泪

在佤山落地生根

我背上的行囊,左冲右突

满是内心的苍凉和母亲的泪水

凝重的心,在我乘坐的班车

一次次驶过六顺时,滑落故乡

无恙的故乡,庭院

小河,学校,山岗,童年的牧场

都记着我的悲欢

和无法释怀的沧桑

思澜路多么漫长

长过故乡的炊烟和祝福

我一次次驶过母亲的泪滴

驶过根扎得比死亡更深的

故乡的土地,我不为寻梦

我的内心如此简单

我告诉自己别停下

沿思澜公路到佤山去

那里有更多苍茫旷远的明天

《车过六顺》

标着六顺的站牌

头顶蓝天,脚踩大地

在思澜公路五十千米处

站立着、坚守着,孤单、固执

三十年来,我无数次与它擦肩而过

像一个人胆怯的目光

想凝视,又不敢正视

只在一堆感恩的词汇里

平添多少幸福和忧伤

每次就那么一个瞬间

我搭乘的车辆驶过家乡

被时光碾碎的人生

就像屋檐下的水,点点滴滴

在记忆中汇聚,一生的颠沛

我沉默在往事最深处

看着车窗外掠过的村庄

步步走远,六顺站在了身后

班车牵着我的思念越驶越远

《回望家乡》

在普洱茶香茗里泡着的家乡

在中国茶城身边的小芦山上

一个呈蘑菇状散落在山脚的村庄

大中河在它的怀里钻来钻去

像我在佤山的回望

一直在记忆中疼痛

暮晚炊烟袅袅,升腾乡亲们的梦

破晓鸡鸣狗吠,唤醒乡亲们的梦

山间牛铃叮铛,摇响乡亲们的梦

溪涧野花怒放,诉说乡亲们的梦

不时有来路不明的风雨

把日常的村庄搅乱,然后芬芳

芬芳是那些淡的时光

走在蜿蜒屈曲的山路上

回望家乡,那个用大中河命名的村庄

多少往事在它的心底叹息

多少明天在它的脸上憧憬

善良纯朴的乡亲们

是站在山岗的太阳

是映在水中的月亮

《回到六顺》

在思澜公路50千米处

我从一辆中巴上下来

朝着六顺的方向

公路旁参差的建筑物

不断地吸引我

将目光伸向它的门和窗户

在云南以南的六顺,这里有

充足的阳光,空气和水

这里有温暖的牵挂

父亲坐在烟袋后面

日复一日,吸着岁月的沧桑

道路是我曾粘满泥巴的道路

商店是我曾用1分钱买1颗水果糖的商店

学校门口安详的老奶奶

上中学时曾送我一个包子

一个包子,陪我度过多少清冷的寒夜

回到六顺,往事零落成泥

在桃花的深处,住着母亲

她翻了一辈子土、爬了一辈子山

服侍了一辈子地

最终她又把生命交还土地

这片我们共同称它故乡的土地

我只有在每年清明

用我的虔诚清泪

把你膜拜,把你刻在生命深处

《今晚的月亮曾经照着母亲》

这是一个平常的夜晚

天涯都在此时

挂着同一轮圆月

我在佤山的天空下

月光的白银泻在我的投影里

淡淡孤单、淡淡忧愁

淡淡怀旧,牵引出

无尽的遥望

它从我的窗前经过

这是一扇岁月的窗

我在窗前斟满怀念

清 逸的情思

在朗润的月光中飘绕

这是一轮遥迢的月

它在上个世纪曾经照着母亲

照着母亲,月光下沧桑的背影

背着一家人的悲苦和欢笑

生活这座山,多么沉重

它在今夜照着我了

跑了千万个轮回的月

冰凉的清辉令人心碎

《故乡梦》

当我在这尘世的纷繁中行走

当我想起故乡,许多经年的陈词

就在故乡梦中醒来

我在清鲜的乡村里

埋下干净的岁月

我唱着小芦山民谣

赶走一个个孤独的黄昏

我面对十万大山,它缄默的神情

塑造出故乡的形象

多少年梦里追随

我是否亏欠了朴素的内心

亏欠了乡亲们喊我乳名的温暖

佤山的山水让我宁静

接近土地的本真

我需要大地,需要山水

阳光、空气、野花和晨露

我需要歌声,需要微笑

善良纯朴的乡亲

都是我宿命的精神引领啊

我要在一个个故乡梦中

还原一个有牛羊,有炊烟的乡村

在水质的乡村里

遍地是纯洁的爱

是宁静的光阴

《在暮色中眺望》

我始终无法将它轻易淡忘

暮色里安静的村庄,乡音渺渺

流水在星空之上,托着月光

这是暮色里的故乡呵

夜梦深沉,民谣悠荡

遍地流浪的乡情令人感伤

还有风声,还有虫吟

还有岁月里的白露和霜降

一切都是温暖的,缓慢的光影

还有轻微的一些风吹草动

伴着豆点的灯光

火塘里明明暗暗的微火

张家的鸡鸣,李家的狗吠

都在苍茫暮色中

落入恍惚的旧梦

《写诗的时候,就让我想想家乡》

写诗的时候,就让我想想家乡

让文字里的炊烟

向家乡的方向散去

散去,我在佤山的梦呓

在一首诗里,在黄昏的牛铃里

在午夜的蛙声里

在韭菜花的露珠里

在岁月的回声里

到处都是家乡的声音

写诗的时候,就让我想想家乡

家乡的身影,就在一首诗里

明月千里,寄着我的祝福

我的血液和心跳

是家乡养活的

养活的,还有亲情

还有,亲情里暖暖的泪花

《三月,想回一趟茶城》

三月,几场春雨后

想起茶城

营盘山、思茅河、老街

想起茶城的佳茗和豆汤米干

想起滇南这块让人迷恋的地方

很多次、在春雨后畅想

茶城的风景

古道、石磨、牛羊……

还有唱山歌采茶的人

古道边张望的人

背着柴禾身后跟着小黄狗牧归的人

他们不依不饶

让我迷恋,茶城

三月,我试着在梦中梦到茶城

一个让人思恋和向往的地方

或许某一天

我就会回到它的怀抱

并在它的怀抱里

做一回茶城之子

《月夜,想起茶城》

此时,月光多么清澈

星星眨着柔情的眼波

挂起千万颗萤火虫的灯笼

佤山月夜,我想起茶城

想起千山万水的光芒

仿佛隔着岁月,前世修来的缘

我在茶城呼吸,阳光、空气、水

充足的养分,这养生的天堂

就让我架一道思念的虹

从佤山的龙潭湖畔

跨过澜沧江,直抵茶城

夜风微凉,抖落几瓣心香

点起文字的火把

照耀温情的守候,月夜

我想起茶城,想起你

现在,我本应该憩在你的怀抱

甚至亲手抚摸你的面颊

在万亩茶山放牧,在太阳河流连

一些与普洱茶、思茅松

小粒咖啡有关的话题

慢慢地想,慢慢地说

我笔下的佤山、太阳河

是否因为茶城的绿、茶城的活力

变得更加灵动更加曼妙,圈点

那些牵挂,在佤山月夜

我只能轻描淡写的说出

茶城,这个被称作家乡的地方

就让我坐在你的月光下,回味

每一次想起你

都波涛汹涌,光芒万丈……

《穿过记忆的河流》

飘渺在佤山巅上

轻盈的云朵

在记忆深处

淌成河

流向故乡

记忆花落花开

都在仰望

生命策马扬鞭

时光还在

等待花开

风的背影

丈量着高山流水

穿过记忆的河

让时光慢下来

慢成一把软刀子

刻下岁月

沧桑的深度

思量的长度

记忆的河

一朵浪花

为谁欢快

边地佤山

多少逝者,在不停的

回头张望

《洒满月光的小院》

这是六顺的一道风景

是乡里乡亲的一道风景

茅屋,庭院,桌凳,猫狗

官房村田房组我的老家

静物的深处

写实着生活的安宁

月亮在高处看着我们

散发着温馨气息的庭院

洒满月光

那可是幸福的味道

你斟酒,我倒茶

就这样让时光停留

就这样一直下去

多么厚实的日子啊

正象栖在枝头的秋天

那些甜蜜与幸福

就算一年只有一个

这样的夜晚

也已经足够

《回乡偶书》

沿着亲情的方向

一路走,花香为我引路

顺着初夏的风

回家乡去

乡音亲亲地唱着

“在那遥远的小山村 

小呀小山村 

我那亲爱的妈妈

已白发鬓鬓

过去的时光难忘怀 

难忘怀……”

桃花轻轻地招手

青葱的园圃地里

时不时露出母亲的微笑

父亲坐在水烟筒背后

烟雾迷蒙的脸庞

刻满沧桑

《关于故乡》

你把祖辈安排在这里

又让我离开

胸前那块淡淡的胎记

让我怀念八月的阴雨

阴雨里母亲腰酸背疼

跨过澜沧江的滚滚波涛

故乡还在身后张望

掠过佤山上空的那朵云

还挂在你庭院的瓜架

那温暖的炊烟和夕阳里

是谁在凝望,满眼烟霞

边地一片茫然

放流在大中河里的童年

满载着你的歌唱

在来来去去的岁月里

山风无心地翻动细柳

我的倒影贴在家园的白墙上

西窗前,你的浅吟低唱

婉约轻曼,逐风飞进佤山

我该如何翻越

五千年的阻隔

山道悠悠,几枚落花低回

你是否还记得一个青衣少年

薄如蝉翼的命

不过是一束怅惋的目光

《芭蕉果》

我剥开一个芭蕉果

亲切地,剥开童年

手握芭蕉果的感觉

我说不清楚

嚼咀芭蕉果的感觉

我也说不清楚

总之,赵汉荣说

小时候就吃这个

口感比香蕉纯正

岁月里漂流的人呵

家乡的味道,永远是香甜的

那宁静的日子

那朴素的瓜果

很新鲜地

保存到现在

赞赏声明

标签:普洱市公路父亲向西故乡岁月中国生活大地河山佤山茶城大中河家乡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