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焦点 > 正文

傅雷家书18|十一月二十三日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01-09分类:最新焦点浏览:25评论:0


导读:原标题:傅雷家书18|十一月二十三日-十二月十五日文/傅雷朱梅馥傅聪译林出版社文/傅雷十一月二十三日夜多少天...
原标题:傅雷家书18|十一月二十三日-十二月十五日

文/傅雷 朱梅馥 傅聪

译林出版社文/傅雷

十一月二十三日夜

多少天的不安,好几夜三四点醒来睡不着觉, 到今日才告一段落。你的第八信和第七信相隔整整一个月零三天。我常对你妈说:“只要是孩子工作忙而没写信或者是信在路上丢了,倒也罢了。我只怕他用功过度,身体不舒服,或是病倒了。”谢天谢地! 你果然是为了太忙而少写信。别笑我们,尤其别笑你爸爸这么容易着急。这不是我能够克制的。天性所在,有什么办法?以后若是太忙, 只要寥寥几行也可以,让我们知道你平安就好了。等到稍空时,再写长信,谈谈一切音乐和艺术的问题。

你为了俄国钢琴家(指苏联著名钢琴家李赫特)兴奋得一晚睡不着觉;我们也常常为了些特殊的事而睡不着觉。神经锐敏的血统,都是一样的;所以我常常劝你尽量节制。那钢琴家是和你同一种气质的,有些话只能加增你的偏向。比如说每次练琴都要让整个人的感情激动。我承认在某些roman tic(浪漫底克)性格,这是无可避免的;但“无可避免” 并不一定就是艺术方面的理想;相反,有时反而是一个大累!为了艺术的修养,在heart(感情) 过多的人还需要尽量自制。中国哲学的理想, 佛教的理想,都是要能控制感情,而不是让感情控制。假如你能掀动听众的感情,使他们如醉如狂,哭笑无常,而你自己屹如泰山,像调度千军万马的大将军一样不动声色,那才是你最大的成功,才是到了艺术与人生的最高境界。你该记得贝多芬的故事,有一回他弹完了琴,看见听的人都流着泪,他哈哈大笑道: “嘿!你们都是傻子。” 艺术是火,艺术家是不哭的。这当然不能一蹴即成,尤其是你,但不能不把这境界作为你终生努力的目标。罗曼·罗兰心目中的大艺术家,也是这一派。

关于这一点,最近几信我常与你提到,你认为怎样?

我前晌对恩德说: “音乐主要是用你的脑子,把你朦朦胧胧的感情(对每一个乐曲,每一章,每一段的感情) 分辨清楚,弄明白你的感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等到你弄明白了,你的境界十分明确了, 然后你的technic(技巧) 自会跟踪而来的。” 你听听,这话不是和Richter(李赫特)说的一模一样吗?我很高兴,我从一般艺术上了解的音乐问题,居然与专门音乐家的了解并无分别。

技巧与音乐的宾主关系,你我都是早已肯定了的;本无须逢人请教,再在你我之间讨论不完,只因为你的技巧落后,存了一个自卑感,我连带也为你操心;再加近两年来国内为什么school(学派), 什么派别,闹得惶惶然无所适从,所以不知不觉对这个问题特别重视起来。现在我深信这是一个魔障,凡是一天到晚闹技巧的,就是艺术工匠而不是艺术家。一个人跳不出这一关,一辈子也休想梦见艺术! 艺术是目的,技巧是手段:老是只注意手段的人,必然会忘了他的目的。甚至一些有名的virtuoso(演奏家,演奏能手) 也犯的这个毛病,不过程度高一些而已。

你到处的音乐会,据我推想,大概是各地的音乐团体或是交响乐队来邀请的,因为十一月至明年四五月是欧洲各地的音乐节。你是个中国人,能在Chopin(萧邦) 的故国弹好Chopin,所以他们更想要你去表演。你说我猜得对不对?

昨晚陪你妈妈去看了昆剧:比从前差多了。好几出戏都被“戏改会”改得俗滥,带着绍兴戏的浅薄的感伤味儿和骗人眼目的花花绿绿的行头。还有是太卖弄技巧(武生)。陈西禾也大为感慨,说这个才是“纯技术观点”。其实这种古董只是音乐博物馆与戏剧博物馆里的东西,非但不能改,而且不需要改。它只能给后人作参考,本身已没有前途,改它干吗?改得好也没意思,何况是改得“点金成铁”!

展开全文

爸爸 十一月二十三日夜

孩子,接到你的信,兴奋非凡,那种激动,是无法形容的,我甚至滚下泪来,你的进步,就是我们的光荣!我在这里默祷你的身心康健,但愿你多写信来,让我们同乐!

妈妈 附笔

十二月十五日聪信摘录(波9)

最近我真是用功,但着实有成绩,你们现在要能听到我的话,一定会高兴。我的《玛祖卡》,波兰人简直认为不可置信,说我的萧邦比所有波兰钢琴家(准备比赛的) 更波兰。真的,我有了极大的进步,技巧方面也是如此,最强音和最弱音的极端大大加强了。

我现在能弹许多从前不敢碰的东西,这几天正在练贝多芬的《第四钢琴协奏曲》,只练了一天就上课,而且是三个乐章,连同华彩段,技巧从头到尾已经很像样了。杰维茨基教授大为惊异,他说我一定可以把这个协奏曲弹得极好。以目前我的技巧,这一支协奏曲已经比从前弹的《第五“皇帝”钢琴协奏曲》好得多了。

萧邦大部分都已没有问题了,现在我正大量的练《玛祖卡》,准备比赛时弹最难的。已经弹了几支最难的,如作品五十九号之一、之二、之三,作品五十六号之二、之三,作品五十号之三等。

我的踩踏板技巧好多了,甚至有几次音乐会后,某些钢琴家特别称赞我的踩踏板技巧以及我的音色变化。

我练习的东西都是很难的,《波洛奈兹-幻想曲》《练习曲》《夜曲》(作品四十八号,这是《夜曲》中音乐上最难的一支)。《练习曲》正练作品十号之二、之三、之十、之十一。其中许多技巧,都是我从

前不敢想的,现在却能驾驭自如,譬如作品十号之二、之十和之十一,技巧都是非常别扭的,而我现在却能弹急板的速度。

近来我非常快乐,虽然工作是那么忙累,因为自己眼看到一天比一天进步。开音乐会的日子,我总是从九点到下午三点练琴,然后中饭,睡两小时,七点或七点半音乐会,大概十点结束,再练琴两小时,到十二点回旅馆吃晚饭,然后睡觉。我上台绝对不紧张了,越是盛大的音乐会,情绪越好,没有听众我是不能演奏的(正和大部分的钢琴家相反),他们说我是天生的音乐会演奏家。

这几天正在练许多贝多芬、斯卡拉蒂等,这对于萧邦有很好的影响,在风格、技巧各方面都有帮助。我身体甚佳,精神也好,原因很简单,我越弹越好。

我每次音乐会平均收入九百兹罗提[ 当时的波兰货币名称。](等于波兰一个中学教师的一月收入),旅馆饮食花去三百元左右(最好的房间,最好的饭), 我现在是富翁了,他们说将来比赛以后,我将成为一个大资本家。我把大使馆给我的钱都还了。我现在能讲一点波兰话了。开音乐会时常飞来飞去的,又便宜,又舒适。

每天我吃饭时总带一本书看,王国维的《人间词话》太好了, 文艺欣赏能写得如此动人,许多话真使人豁然开朗,好像认识了一个新的世界,而每次重读,仍然是新鲜而动人心魄的,它给了我多少启发和灵感。

诗词常在手边,我越读越爱它们,也越爱自己的祖国,自己的民族,中国的文明。那种境界,我没法在其他欧洲的艺术里面找到。中国人的浪漫,如李白、苏东坡、辛弃疾那种洒脱、飘逸,后主、纳兰那种真诚沉痛,秦观、欧阳的柔媚、含蓄、婉转等等。

我说应该让学艺术的人都熟读《人间词话》,那里面深刻的教训,高超的见解太多了。读这样一本文艺批评,就像是受了一次深刻的艺术家的修养和人格的教育。

我看到很多欧洲的大建筑,总觉得它们是神秘而可怕的,或者是美丽的,但从来没有像我回想到北京的伟大、美丽的时候那种感情, 那种“大”的感觉,使我以作为一个中国人而骄傲。

很多波兰人说我非常爱国,当然有些实际的事情无形中使他们有了深刻的印象。他们说:假如中国人每人都像你一样爱国的话,那中国这民族太伟大了,真是不可战胜的了。

波兰文化部长听了我的音乐会,对我们的大使说: “你们中国人(将来在任何一方面都要占先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标签:傅雷家技巧艺术音乐感情萧邦赫特协奏曲玛祖卡问题波兰音乐会李赫特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