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音乐资讯 > 正文

还给所有完整的孩子他们的左手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01-11分类:音乐资讯浏览:17评论:0


导读:原标题:还给所有完整的孩子他们的左手|《断手》剧评鼓/楼/西/剧/场DrumTowerWestT...
原标题:还给所有完整的孩子他们的左手 | 《断手》剧评

鼓 / 楼 / 西 / 剧 / 场

DrumTower West Theatre

- 戲 劇 文 化 的 傳 播 者 -

-本文有剧透-

戏到了最后一刻。

密室里乖张的角力结束了,无一例外,三个角色全部活着离开了房间。在这家小旅馆没有沾染一丝鲜血的干干净净的深夜,有一个声称断了左手并且寻找断手已经二十七年的人,他是卡麦寇。现在,他坐在自己鲜红的行李箱上,慢慢摘下断手上的手套。

还给所有完整的孩子他们的左手

© 朱朝晖 摄

然后,灯光下——我相信我没看错——那只本来应该空空荡荡、令人心碎的位置,露出了一只完好的左手。

啪。利落的黑场。戏结束了——但是,断手竟然没断?

“困惑”。走出鼓楼西,我在心里重复。重复了很多次,我意识到这是一次打击。的确,我没有完全看懂。对于一个准备写剧评的人,这不是打击是什么?上次看完《枕头人》,我写了一篇装作洞若观火的文章。看完《断手》之后,我醒了:《枕头人》我也没有真正看懂,我只是用阐释的蛮力让那部戏顺从了我。或许,观众也有塑造哈姆雷特的权利。一个观众可以说:不要讲同情的鬼话,一切失败都源于哈姆雷特纯粹的自私。是的,对于《断手》,我也可以亮出我百试不爽的火眼金睛,写出这样的“真知灼见”:种族歧视,暴力阴影,文化断裂……但是,算了吧。那样轻视作品的单刀直入,只能让自己舒服而已。

所以,在冬夜,一个旅人离开马丁的黑色剧场,心里无比轻松。为什么轻松?因为他决定不写什么劳什子了,他要把马丁抛之脑后,回家吃夜宵、泡脚然后睡个大觉。他决定投降:我是个门外汉。断手、汽油、血和手枪,莫搞我了。

还给所有完整的孩子他们的左手

展开全文

©李晏 摄

他记起黑场后响起《500 miles》的一瞬间,那个瞬间让他心颤。于是他坐车,戴上耳机,找出《500 miles》,点开单曲循环。“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这是一首离乡的民谣,青年坐上火车,离开爱人和家乡。他听,他在音乐中疗伤。他相信,这首世界上最温暖的怀乡音乐,会带他到那没有寒冷、没有饥饿、也没有马丁的地方。

但是,他非但没有一英里一英里地甩掉马丁,还让马丁一英里一英里地追了上来。民谣的调子里,千万只断手飞过来,扑倒了他。在剧场中没有体会到的情绪,突然从封口瓶中打碎,流过他的通身。

一种怎样的情绪?你去试想,一个孤苦、脆弱、善良、自尊的孩子,突然被夺走了自己最心爱的玩具。接着试想:这是一个住在大人身体里的孩子。

你可以直觉他的难受。他要找回玩具,但他不会使用这具笨重的肢体。他要么很用力地动作:暴力。要么力气一下子用完了:哭泣。他不会使用大人的嘴巴说话。所以该咒骂的时候,他噤声;该噤声的时候,他咒骂。他的肉体成熟,但心智低下。他的拳头凶狠,但眼泪懦弱。他是一个扭曲,一个反常,一个长大的长不大。

很快,我明白他是谁。他是马丁笔下的某个原型。比如:他是断了手的卡麦寇。

还给所有完整的孩子他们的左手

©李晏 摄

我于是想:合格的剧评写不了了,或许,我还可以写些边角料的感受。比如:写一写我在音乐里重新遇见的这个卡麦寇。

卡麦寇讲述他的童年惨剧:平常的一天,邪恶的孩子们将他的左手压在铁轨上。火车驶来,火车驶去。车轮像锋利的刀子割下了他的左手。邪恶的孩子们举起他被轧断的左手,朝他“挥手”离开。他看着:自己的一只手正在和自己告别。一别就是永别。于是,二十七年来,他沿着这列火车的方向,辗转四方,只为寻找那只断掉的孩子的左手。找了一只,两只……最后,找到的断手整整装满了一个行李箱。

在《500 miles》的音乐中,卡麦寇描述的这个场景栩栩如生浮现。我看到了那列轰鸣的火车,看到了那只朝他告别的断手。在一种难以表达的情绪里,那只断手竟然不再可怕了。反而:它让我心碎。

因为我看到了一个超现实的场景:一只小手正在和他的小主人告别。

但是,停下。

尽管已经大开脑洞,我还是要放弃接下来本来会有的阐释——断手象征什么,火车象征什么,这个场景的文化寓意是什么,卡麦寇的找手意味着什么。

我还要放弃我对这个核心事件的猜测:卡麦寇到底有没有断掉手。邪恶的孩子到底是真的作了恶,还是仅仅吓唬了他?火车到底是轧了过去,还是没有?他的找手,到底是找一只失去的真手,还是去找因为他人的欺凌侮辱而失去的一切:尊严、童真、善良?……

还给所有完整的孩子他们的左手

©李晏 摄

放弃思与想,我点开《500 miles》,单曲循环。

仅仅竖起透明的耳朵:听。然后睁开感性的眼睛:描述。

“If you miss the train I'm on you will know that I am gone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一只小手正在和他的小主人告别。这只小手坐上了火车,离他而去。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小主人爬起来,擦擦眼泪。那只手是他的,他不完整了,他想完整。一个人最起码要完整,不是吗?一步一步,他追了上去。

“Lord I'm one lord I'm two lord I'm three lord I'm four

Lord I'm 500 miles away from home”

Lord,停下那列火车吧。Lord,停下那列火车吧。

请还给所有完整的孩子他们的左手。

《枕头人》《丽南山的美人》后

马丁·麦克多纳的黑色第三弹

杨森×张本煜×黄易子×李腾飞

密室开黑 荒诞幽默

解锁“断手”档案

史记 传说中的断手俱乐部

周边快来塔灵顿旅馆check in

定妆四个“神经病”长啥样

展览我们都是断手生物”展览

预告宣传片首发,圣诞密室开黑

导赏《纽约时报》揭“断手”秘密

首演首演回顾,首波剧照曝光

访谈赵立新 | 任冬生 | 张本煜

黄易子 | 李腾飞

鼓楼西制造 演出日历

《丽南山的美人》

2021/01.13-17

鼓楼西剧场

《婚姻情境》

2021/01.20-24

鼓楼西剧场

鼓楼西剧场 演出日历

《哈姆雷特》

2021/01.27-31

鼓楼西剧场

别忘了点「赞」和「在看」哦

标签:左手miles火车马丁什么孩子音乐那只李晏剧评鼓楼西剧场卡麦寇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