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焦点 > 正文

昨晚,听东西方音乐家跨越百年的对话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01-12分类:最新焦点浏览:30评论:0


导读:原标题:昨晚,听东西方音乐家跨越百年的对话1911年,古斯塔夫·马勒在维也纳逝世;同一年,丁善德出生在江苏昆山。这成为了一段...
原标题:昨晚,听东西方音乐家跨越百年的对话

1911年,古斯塔夫·马勒在维也纳逝世;同一年,丁善德出生在江苏昆山。这成为了一段奇妙缘分的开始。马勒终其一生都在探索交响音乐的边界,而丁善德的作曲生涯则是以钢琴音乐和室内乐为主线。两位作曲家同时都十分热爱艺术歌曲,马勒艺术歌曲的价值几乎能与他的十部交响曲相提并论,而丁善德的艺术歌曲也在近年来越发引起人们的重视。2021年1月10日,中国爱乐乐团用这样一场音乐会纪念马勒逝世110周年,同时也纪念丁善德的110周年诞辰。马勒曾预言,“我的时代终将到来”,这场音乐会用两位音乐家优美动人的艺术歌曲,致敬一个伟大的时代。

昨晚,听东西方音乐家跨越百年的对话

本场音乐会由中国爱乐乐团艺术总监、常任指挥余隆执棒,音乐会由马勒第五交响曲中的“小柔板”开始。第五交响曲的背景是与马勒和阿尔玛的婚姻紧密相联的。马勒在1901年的11月认识了阿尔玛·玛丽亚·辛德勒女士,当时作曲家41岁,而且年轻的阿尔玛只有22岁。阿尔玛是奥地利有名的风景画家埃米尔·雅各布·辛德勒的女儿,不仅受过良好的教育,颇具音乐才华,也在维也纳社交圈子里以绝世容貌而出名。仅仅相识四个月之后,马勒与阿尔玛举行了婚礼,此时阿尔玛已经怀孕。马勒献给阿尔玛的求婚礼物是一首优美的小柔板,后来这首乐曲成为了第五交响曲的第四乐章。如梦幻一般温柔多情的小柔板是马勒的交响曲中最著名的乐章,作曲家在这个乐章里仅仅使用了弦乐与竖琴,并且是在田园诗一般清新美好的F大调上写成。这个乐章也标志着马勒交响曲风格的转变,他对弦乐的使用更加得心应手,并且特别擅长写作优美的柔板乐章。

昨晚,听东西方音乐家跨越百年的对话

展开全文

然而这首小柔板却不仅仅是一首用音乐谱写的情诗。美国音乐评论家迈克尔·斯坦伯格将这个乐章成为《吕克特歌曲》中“我在世上不复存在”的“表兄”,后者是马勒在1901年8月创作的。小柔板与这首艺术歌曲在诸多方面有着相似之处,包括音乐的轮廓,以及和声与织体方面;而这首艺术歌曲的最后,也就是“我孤独地生活在我独自的天堂/沉浸在我的歌声,和我的爱里”的诗句,才是马勒真正希望在小柔板里所表达的。

昨晚,听东西方音乐家跨越百年的对话

正是由于与小柔板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使得接下来由男中音歌唱家袁晨野带来的《吕克特歌曲》与前面音乐的连接顺理成章。德国浪漫主义诗人、语言学家与东方学家弗里德里希·吕克特是马勒喜爱的诗人之一,马勒将许多吕克特的诗句谱写成曲,其中包括《悼亡儿歌曲》与本场音乐会上演出的《吕克特歌曲》等。马勒在1901年写下了《吕克特歌曲》中的四首,最开始是为钢琴伴奏所写的,随后很快为这些歌曲配器。此时马勒正处在担任维也纳宫廷歌剧院音乐总监的第五年,这是在整个音乐界最显赫的职位之一,马勒为了获得这个职位不得不改信天主教,并且忍受奥地利愈发浓厚的反犹主义倾向。此时也正是马勒的艺术创作力最旺盛的时候,他在这一年完成了第四交响曲,开始了第五交响曲的创作,除了四首《吕克特歌曲》之外还完成了三首《悼亡儿歌曲》。不久之后,他完成了《吕克特歌曲》中的第五首《美丽的爱人》,但并未对其进行配器。

昨晚,听东西方音乐家跨越百年的对话

五首风格各不相同的艺术歌曲展现了作曲家丰富的内心世界。 《我呼吸菩提树的馥郁芳香》温柔甜蜜又充满热情,表达着对爱情的渴望;《美丽的爱人》则进一步阐释了作曲家内心深处的情感;《午夜》是情感起伏最大的一首歌曲,描绘了一个孤独的人在午夜时的思考,从对人性的思考到转向上帝的虔诚;《莫在歌中看我》宛如交响曲中的谐谑曲乐章,既有轻松诙谐的一面,又有对人真诚的抚慰;《我在世上不复存在》被公认为马勒最优秀也是最深刻的艺术歌曲之一,借一位艺术家在孤独里飞向艺术天堂的诗句抒发自己的理想,是马勒艺术歌曲的集大成之作。袁晨野的演唱真挚感人,回味悠远,令人难以忘怀。

昨晚,听东西方音乐家跨越百年的对话

而在音乐会的下半场,女高音歌唱家张立萍带领听众走入了丁善德艺术歌曲的世界。这些艺术歌曲最早是丁善德为钢琴伴奏所作的,中国爱乐乐团驻团作曲家邹野为这些作品配器,赋予了它们全新的艺术生命力。

昨晚,听东西方音乐家跨越百年的对话

《爱人送我向日葵》是丁善德在1961年创作的,这首情感含蓄的歌曲为下半场音乐会拉开序幕。

昨晚,听东西方音乐家跨越百年的对话

《滇西诗钞》是丁善德73岁高龄时的作品,五首歌曲的歌词是 根据一位中学老师戴洪麟到云南旅游后所创作诗歌,每首诗都是上下两句构成,歌词通俗易懂但又不乏内涵,就像是一篇旅游日记。虽然五首诗歌相互独立,但是作者却用了“旅游”这一主线,把五首诗歌紧密的联系到了一起。在音乐的创作上,作曲家采用了现代作曲技法,沿用了他最喜欢的创作风格,把西洋的作曲技法与我国的民族民间音调完美融合,创作手法在丁善德一贯的基础上又做了进一步的探索,成为了丁善德晚年留下的一部杰作。

昨晚,听东西方音乐家跨越百年的对话

《中国民歌改编》收录了五首中国民歌,分别来自四川、新疆、哈萨克与云南等地或民族的民歌旋律,五首歌曲都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创作的,作曲家为这些原本只有旋律的歌曲配上了精彩的钢琴伴奏,邹野的配器则为这些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歌曲注入了更多交响性。

昨晚,听东西方音乐家跨越百年的对话

在音乐会的最后,歌唱家张立萍还与中国爱乐乐团长笛首席程晓华上演了一场精彩的“对唱”——这是丁善德留学法国时所作的长笛助奏女高音独唱《神秘的笛音》,是作曲家巧妙运用印象主义作曲手法写作中国音乐的一次尝试,也体现了当时中国作曲家对现代作曲理念的大胆探索。张立萍的歌声与程晓华的笛声悠悠消散,为这场音乐会留下了一个隽永的收尾。

昨晚,听东西方音乐家跨越百年的对话

本场音乐会也是中国爱乐乐团在农历新年前的最后一场音乐季音乐会。2月28日,中国爱乐乐团将以马勒最为深邃的第七交响曲奏响回归的号角,届时春暖花开,万物复苏,愿那时我们可以在音乐厅里重逢,共同享受一个有美好音乐陪伴的春天。

(摄影:韩军、罗维、付友)

标签:古斯塔夫·马勒西方丁善德吕克特交响音乐歌曲创作交响曲乐章阿尔玛马勒中国爱乐乐团小柔板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