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音乐资讯 > 正文

偶像观察:当偶像成为商品,谁说了算?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01-12分类:音乐资讯浏览:28评论:0


导读:原标题:偶像观察:当偶像成为商品,谁说了算?音乐偶像的世界风起云涌,传统娱乐行业权力结构在层出不穷的综艺节目和粉丝力量的...
原标题:偶像观察:当偶像成为商品,谁说了算?

偶像观察:当偶像成为商品,谁说了算?

音乐偶像的世界风起云涌,传统娱乐行业权力结构在层出不穷的综艺节目和粉丝力量的助推下,越来越多偶像占领了微博的热搜,引发从年初到年末的一波波舆论风波。

在最近播出的《奇葩说》里,女团成员李佳洁在节目中谈到了#上升期的偶像谈恋爱该不该被原谅#,李佳洁认为偶像身为商品,依附的是粉丝给的数据和排面,因此不应该谈恋爱。

随后, “但你同时也是一个人,那么人性要服务商品化吗?” 杨幂问出问题,当作为人违背人性的时候,“你会觉得委屈吗?”

逐梦演艺圈,人多羹不够分。

在这样的背景下,讨好粉丝获得名利,还是想做真实的自己?答案不言而喻。如果不把偶像当成商品,而是把偶像当成一份职业,身为打工人,这段讨论引发的思考却既让人无奈,也充满了辛酸。

回顾2020年的偶像市场,在节目方面,爱奇艺和腾讯视频的王牌网综偶像选秀节目继续PK,芒果TV的《乘风破浪的姐姐》大红大紫,带动股价一路上涨,优酷的《以团知名》则一路糊到底。跨年之际,青春有你、创造营和明日之子新一季已经在筹备录制。

在艺人方面,活跃在市场上的偶像团体有男团R1SE、女团硬糖少女303、THE9、《浪姐》出道的X-SISTER,已解散的火箭少女101。与此同时,市场活跃着的偶像经纪操盘手哇唧唧哇、时代峰峻、乐华娱乐、丝芭传媒、爱豆青春等动作不断,它们的表现如何?

01

选秀综艺热火朝天 团综产生更多亮点

年度梗王担当“青你2”,乃万成“最大赢家”

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各大综艺最终决定选择以“云录制”的方式进行。爱奇艺《青春有你2》打头阵,自去年3月12日节目正式开播后备受关注。

疫情期间,观众对娱乐内容的需求达到顶峰,这助长了“全民制作人们“的参与热情。虞书欣“哇哦”、李熙凝“淡黄的长裙”等节目中的梗,在网络上经历了全民的爆炸式传播,使得节目在前期便成功“破圈”。节目热度不断攀升,话题不断,霸占热搜,并在5月30日成团夜达到了最高潮。

展开全文

偶像观察:当偶像成为商品,谁说了算?

此外,在刚刚过去的跨年夜,《青你2》出道女团THE9在江苏卫视的跨年演唱会上登场,带来共计9个表演舞台,还与钢琴家郎朗跨界合作。

除了顺利成团出道的THE9成员外,未能成功出道的选手中,乃万是媒体热度最高的一位,持续了全年。2020年,她获得超过30个品牌商务合作,超过30个舞台/节目的演出节目,一共发行了12首单曲,2张EP,歌曲在亚太区流媒体的平台播放超过32亿次,在抖音获得超过50亿次的歌曲播放量。

偶像观察:当偶像成为商品,谁说了算?

△《青你3》百位练习生

跨年之际,《青你3》的百位练习生出现在央视2020-2021跨年晚会的舞台上,进行了初舞台的亮相。话题#青你3的初舞台是央视跨年#也在当晚登上微博热搜,收获3.8亿次阅读和4.8万次讨论,成功在节目开播前先吸引了一波关注。

创3 x 浪姐,“新人”难敌“老炮儿”

接档《青你2》,去年第二档女团选秀腾讯视频《创造营2020》于5月2日播出了首期节目。

前有《青春有你2》余音未了,中期芒果TV《乘风波浪的姐姐》又与其分羹市场,两面夹击,去年创造营在热度上也面临着挑战。随着节目进程的发展,陈卓璇“是我站的不够高么”等一系列名场面也频频出圈,节目在中后期获得了更高的大众关注度。

芒果TV出品的《乘风破浪的姐姐》无疑是去年的黑马,节目在前期几无宣传的情况下横空出世,瞬间吸引了全网的关注。7月13日《姐姐》第二次公演后,芒果超媒总市值更创下历史新高,突破1315.52亿元人民币。

偶像观察:当偶像成为商品,谁说了算?

“浪姐”的参演人员既有黄龄、郁可唯、张含韵等知名歌手,也有宁静、万茜等跨界选手,以及孟佳、王霏霏这样虽然前期知名度不高,但凭借过硬的实力,在节目过程中逐渐积攒人气的成员。但其共通点除了年龄均为“30+”,都是已经经过了市场检验的成熟艺人。相比其他“素人”选秀,阵容本身自带话题度和受众群,令节目在前期便具备了流量优势。

此外,由李宇春演唱的节目主题曲《无价之姐》,也以洗脑的旋律和魔性的舞蹈,在短视频平台上掀起模仿热潮,爆火出圈,成为年度热曲。

李宇春作为“初代顶流音乐偶像”,同样从选秀节目中出道,从素人跃至顶流明星。回顾其这些年来的事业发展,上一支出圈歌曲还要追溯到其2016年翻唱《普通DISCO》。《无价之姐》对于李宇春来说,也成为她近年作品的最大亮点之一。

炙热的我们,探索团体音综的新可能

在团体综艺方面, 年中,由腾讯视频和哇唧唧哇联合制作的音乐团体竞演节目《炙热的我们》以舞台为核心,令人眼前一亮。

除了火箭少女、R1SE、SNH48等唱跳偶像团体,节目组还邀请了盘尼西林乐队、彩虹合唱团,使参赛团体的来源和品类多元化。

节目于5月29日首播,初期因为嘉宾名气和表演水准的原因,反响较为平淡。经过几轮淘汰和补位,火箭少女101和上海彩虹合唱团的入局提高了节目的精彩程度,上海彩虹合唱团改编火箭少女代表作《卡路里》,更是在社交平台上广泛传播并收获极高口碑。

偶像观察:当偶像成为商品,谁说了算?

最终,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在炙热团王夜中的现场直播中战胜了火箭少女101和R1SE两大唱跳团体,获得节目总冠军。(回顾:彩虹夺冠的背后:一切皆可偶像化)

明日之子迎来“乐团季”

腾讯视频另一档原创音乐选秀IP《明日之子》在上一年迎来“乐团季”,找来朴树、二手玫瑰、周震南、邓紫棋、郎朗、欧阳娜娜组成导师团,展示出不少跨界的化学反应。

节目初期大获好评,口碑上佳。虽然节目期间的出圈热度集中在CP上,且遭遇多次人员变动,但选拔出的前三名乐队“气运联盟”、“午睡留声机”和“水果星球”在乐团之路上还是积累了高人气。(回顾:《乐团可以偶像化吗?》)

去年10月,国内音乐节大量落地,“气运联盟”、“午睡留声机”和“水果星球”三个乐队也纷纷登上北京草莓、上海国潮等音乐节现场,并且分别完成了全国巡演。在近日哇唧唧哇公布的WAJILAND家族群像中,“银河系乐团”也加入哇唧唧哇的大家庭中。

偶像观察:当偶像成为商品,谁说了算?

02

2020女团年,成绩表现到底如何?

团体热度过后,个人成绩突出

THE 9

《青你2》大获成功,“大虞海棠”CP在播出期间吸引了大量的关注与讨论,C 位出道的刘雨昕人气也居高不下,不仅出道半年拿下15个代言、登上跨年演唱会舞台,也成为了爱奇艺《潮流合伙人》中的一员。

但总体来看,节目结束后,由九名出道成员组成的“THE9”组合没能将节目本身的热度延续下去,多少有些令人遗憾。

自6月18日于湖南卫视“拼多多直播夜”上演成团出道首秀后,THE 9便鲜有团体舞台的呈现。中间由于陆柯燃、喻言陆续因个人原因暂停活动,团队始终处于“缺兵少将”的状态。

在音乐作品上,8月10日,THE 9发布团体首张EP《斯芬克斯X谜》,在QQ音乐上线6分钟便突破了20万张的销售量,目前总计卖出94万余张,达成“三白金唱片”称号。不过,由于销量的绝大多数贡献者都是成员的粉丝,并未在路人粉和圈外大众中收获多少反响。

在圣诞节,THE9组合的新专辑《虚实X境》正式一共有10首歌,除了专辑代表作《Dumb Dumb Bomb》由THE9全体成员一起演唱以外,另外9首单曲为每人一首演唱。

X-SISTER

对于“浪姐”来说,“X-SISTER”在出道后直接开启了团综《姐姐的爱乐之程》录制。无论是顺利出道的姐姐,还是遗憾中途离开的姐姐,都在全网热度和商务资源上有了不少提升。

Y2K风的音乐制作人朱婧汐与“乐夏2”热门选手Mandarin合作音乐作品;伊能静在去年末加入了摩登天空,正在打造全新唱片作品的;王霏霏加入爱贝克思,参演《我就是演员》、《奔跑吧》、《明星大侦探》等综艺,在运营上有了明显变化。

节目的热播不仅让芒果超媒的股价一路飙升,也使姐姐们的个人商业价值随之水涨船高。然而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后,宁静单方面透露了X-SISTER行将解散的消息。目前湖南卫视官方并未对此消息作出回应。

偶像观察:当偶像成为商品,谁说了算?

△ 《姐姐的爱乐之程》

自9月初成团以来,推出的作品仅有团综《姐姐的爱乐之程》和一首团歌《Lady Land》,也并未激起多少水花,跨年演唱会上“首演即绝唱”。不过四个月的时间便宣告解散,“姐姐团”的短命令人错愕。

将一群个性鲜明、领域各异的成熟艺人,粘合为一个偶像团体,期间少不了“排异反应”。姐姐们各自的风格定位和发展路径无法适应团体的统一要求,缺乏基本的凝聚力令团体独立人格的形成和持续发展沦为天方夜谭。

X-SISTER的“突然死亡”,令“成熟艺人组团”模式的可行性遭受打击。

不过,《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二季目前已开启录制,能否延续第一季节目的成功,从节目角度出发问题不大,但最终出道的团体也将如“X-SISTER”一般短命,目前看来也确实不容乐观。毕竟,节目才是最大的招牌。

硬糖少女303

与“浪姐”选手皆处于事业中段不同,“创3”的选手仍处于事业起步阶段。对于已经做了多类型偶像选秀节目、有着丰富偶像运营经验的哇唧唧哇来说,“创3”出道女团——“硬糖少女303”的事业路线清晰很多。

刚出道不久,硬糖少女303便参加了《超新星运动会》、《青春环游记》等综艺,希林娜依·高也在近期参加的东方卫视综艺《我们的歌第二季》中,发挥了其歌唱方面的优势。而在作品方面,8月11日上线的EP《硬糖定律》收录了7首团体歌曲。截至目前,《硬糖定律》在QQ音乐上的销量额已突破767万元。

偶像观察:当偶像成为商品,谁说了算?

相较之下,THE9出道至今仅有3首团歌,12月25日发行的专辑《虚实X境》仅收录一首团歌,其余九首皆为成员个人solo单曲。

虽然《青你2》早于《创造营2020》吸引了大部分流量及热度,导致后者在与同期节目的正面对决中落了下风,但是其背后的经纪公司哇唧唧哇在偶像娱乐方面的资源积累,使得硬糖少女303出道后的发展较THE9更为顺畅。

“火少”解散

总有新人来,也有旧人去。

《炙热的我们》节目进行期间,火箭少女101结束了两年的团体合约期,于6月23日举办了告别典礼,宣告解散,引发了不小的震动。

偶像观察:当偶像成为商品,谁说了算?

两年间,火箭少女101共发行了3张团体专辑及及多支单曲,音乐作品总销量超过5000万。成团专辑《撞》的销售额达到2200万,并获得QQ音乐2018年首张殿堂金钻唱片数专,周年专辑《立风》及先导EP销售额近3000万。《卡路里》一曲更是令团体收获了极高的国民认知度。

而解散之后,成员各自走出了不同的事业路径。

杨超越继续在综艺和影视剧方面发展,参加了《心动的信号第三季》、《神奇公司在哪里》等综艺,出演电视剧《仲夏满天心》、《且听凤鸣》;孟美岐参与了综艺《蒙面舞王》的录制,进一步强化“实力舞担“的定位,也推出了收录三首单曲的EP《爱·不爱》,时尚品牌的商业合作更是邀约不断;吴宣仪则以常驻嘉宾身份参与录制了综艺《新手驾到》、《完美的夏天》,发布首张个人EP《25》,解散后参演的首部影视剧《世界微尘里》也宣告杀青。

Sunnee杨芸晴找到了自己的事业定位,被环球音乐集团纳入麾下,并于9月28日生日当天于QQ音乐上线个人首张全长专辑《天气:晴》,目前在QQ音乐上已售出530万余首歌曲,收益超千万元人民币。而12月28日,Sunnee还通过TMElive潮现场进行了新专辑线上首唱会。

队长Yamy在解散后遇到不小的麻烦,7月份在微博爆出遭遇了母公司极创引力的“职场PUA“,并陷入合约纠纷。解约风波后,双方的矛盾已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合约似乎也只剩下了表面的约束力。极创引力再未发布任何与Yamy相关的消息,Yamy则一直通过个人工作室进行活动,并在12月28日发布了首张个人原创EP《序》。

无论是THE9、硬糖少女303、X-SISTER、火箭少女101,还是NINE PERCENT、UNINE和R1SE,至今为止内地市场所推出的团体偶像,其成员个人的热度总是大于团体自身的热度,这与粉丝打投的选拔机制密不可分。

偶像观察:当偶像成为商品,谁说了算?

节目挑选的是拥有强大号召力的“个人”,而非“团体”。而节目中所着重展现的选手个人魅力,出道后很难一并融入于团体中。即使一再强调“团魂”,但“唯粉”所能展现的超群消费力使得团体的形式只是流于表面,依据商业价值所做出的资源的倾斜有助于促进个别头部艺人的发展,而“团体”自身则成为了内部竞争的牺牲品。

那些没有获得资本青睐的成员,其粉丝常会将矛头指向经纪公司,指责其“没有心”。然而即使采用“平均主义”的策略,不仅无法充分放大个人的价值,受制于形式平等,而且“我不能吃亏”的意识依旧没能脱离你争我夺的竞争思维,对团体自身的损害有增无减。

自2018年《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以来,内娱团体偶像经济即将迈入第四个年头,平衡“团体”与“个人”的关系依旧是摆在各大经纪公司面前的一大难题。打造真正优质的“团体偶像”要比培养一个成熟艺人还要难上一个等级,从前期选拔,到后期宣传推广,决定未来市场流动的方向盘掌握在每家经纪公司的手里。

03

偶像经纪公司竞争激烈,探索行业更多可能性

偶像×乐队,实验效果到底如何?

在爱奇艺爆款综艺《乐队的夏天》的影响下,“乐队经济”成为市场新热点,各大以培养唱跳艺人团体见长的娱乐公司,也纷纷打起了“乐队偶像”的主意。

除了推出《明日之子乐团季》的哇唧唧哇,国内另一大偶像娱乐经纪公司乐华娱乐也联合梦想造音,于去年7月29日推出了“2020乐华·梦想”偶像乐队全球招募计划,还去到了北京现代音乐研修学院进行乐队成员选拔。

而独立音乐公司在偶像经济的大潮下,也走出了自己的“舒适圈”。

12月28日,太合音乐集团宣布推出“木星计划”,招募15-24岁的练习生。从发布的招募要求来看,声乐、舞蹈、说唱、创作皆在考核范围之列。另外,具有较高乐器水平或有原创作品的报名者将被优先考虑,似乎预示着拥有众多独立乐队资源的太合音乐集团,将尝试乐队与偶像的结合。

偶像观察:当偶像成为商品,谁说了算?

事实上,太合音乐曾于2017年推出“X女团计划”招募练习生,拟打造“在全亚洲范围内都极具影响力的国内潮流电音女子组合”,并与日本电音女子组合“Perfume”的音乐制作人中田康孝合作。

时隔3年,国内偶像经济从18年开始经历了迅猛的发展,《青春有你》、《创造101》等系列偶像团体选秀综艺层出不穷,甚至吸引了泰洋川禾、华策影视、嘉行传媒等影视娱乐公司入局。此外,太合音乐集团就联合嘉行心悦推出了限定女团COLOR,三位成员冯琬贺、田京凡、崔文美秀均为嘉行心悦旗下艺人,参加了《创造营2020》但未能出道。此番太合音乐集团再次开启练习生招募,也正是在尝试捕捉偶像娱乐行业的下一波浪潮。

偶像圈层与乐队圈层开始产生交叉融合,而这部分的受众以及市场,未来还将是一块十分有潜力、可待开发的领域。

偶像经纪公司争做浪花培养“后备军”

去年,“归国四子”开始反哺偶像市场。张艺兴和黄子韬各自成立的经纪公司都做出了不小的成绩。

10月7号,张艺兴在微博宣布,其创立的染色体娱乐集团启动练习生招募计划,并于近期结束了全国巡回线下招募。

龙韬娱乐去年力推的新人徐艺洋和石玺彤,分别在《创造营2020》和《说唱新世代》两档综艺节目中表现不俗,收获了大量粉丝和关注,黄子韬也顺势在年末联手两名旗下艺人推出合唱曲《十二月的圣诞节》。

偶像观察:当偶像成为商品,谁说了算?

偶像经纪公司里,乐华娱乐、时代峰峻、哇唧唧哇、丝芭传媒以及爱豆青春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

乐华娱乐以韩系造星为基础、时代峰峻主打养成系、哇唧唧哇则主打选秀类型。这三家公司不论是在资金上、体系上还是艺人资源上,在中国内地的偶像市场中都做到顶流。

乐华娱乐持续向选秀综艺输送大量选手,金子涵在《青春有你2》中的优秀表现被“青春制作人”们看见,节目期间获得较高人气。节目结束后,登上了“618晚会”,参与《宇宙打歌中心》《我就是演员》的录制、目前也已推出首单《巾帼红颜》。

时代峰峻旗下艺人张艺凡登上《创造营2020》,一路过关斩将冲刺至决赛,最终成功出道“硬糖少女303”。而时代少年团也推出了团综《少年ON FIRE》,进行打歌竞演。值得一提的是,时代少年团的成员马嘉祺与THE9谢可寅共同在《我就是演员》中出演对手戏,获得评委的一致好评。

据哇唧唧哇近日公布的WAJILAND家族群像,我们发现,“明日”系选手占据哇唧唧哇艺人阵容的绝大部分,“明日之子”已经成为其签约和孵化艺人的一大自有平台。在艺人的打造上,多元化、创造性也是其一直坚持的理念。

对于日系养成类的丝芭传媒,其在去年的两档女团选秀《青春有你2》和《创造营2020》中皆有选手输送,原SNH48-7 Senses的许佳琪在“青你2”中顺利出道;许佳琪的队员赵粤也在“创3”中出道,与其他6位选手组成“硬糖少女303”。

主要负责《青春有你》出道限定团体,爱豆青春目前仍在运营THE9、UNINE的团体活动。但THE9在出道后除了刘雨昕个人活动较为出色,发布新歌,猛接代言,录制《潮流合伙人2》,团体合体的机会少之又少,团综《非日常狂欢》也没能引起什么水花。扛着粉丝高喊“倒闭”的压力,爱豆青春必须要扛起大旗。

2020-2021跨年盛典,偶像全亮相

对于年末各个平台打造的跨年夜盛典中,各个公司也争抢着为自家艺人争取资源,在年末最后一个大型活动上有集体亮相。

近日发布新EP的黄子韬,携龙韬娱乐旗下艺人石玺彤和徐艺洋参加了此次湖南卫视的跨年演出,《青春有你》《创造101》等各大偶像选秀综艺的热门选手在阵容构成上也占据了很大比重。

“青你2”出道女团THE9在江苏卫视的跨年晚会上登场。“青你3”的百位练习生则在央视跨年晚会的舞台上进行了其初舞台的亮相。

三位原“NINE PERCENT”的成员陈立农、蔡徐坤、尤长靖在浙江卫视跨年演唱会中登场。此外,陈立农还作为飞行导师,出现在“台版101”《菱格世代DD52》中。

作为《明日之子》第一季的冠军,毛不易在2020年推出了个人全新专辑《小王》,并与旅行团乐队的韦伟及福禄寿乐队进行合作。在跨年夜中,毛不易分别登上央视跨年盛典、江苏卫视2021跨年演唱会、bilibili新年晚会。

对于同样从《明日之子》出道的马伯骞,参加了B站说唱综艺《说唱新世代》、《演员请就位》,以及潮流综艺《720潮流主理人》,不断进行跨界融合,一直活跃在粉丝面前、登上2021迎冬奥相约北京BRTV/环球跨年冰雪盛典,以及浙江卫视的跨年晚会。

从《创造营2020》中出道的哇唧唧哇第三个女团“硬糖少女303”也和师兄毛不易一起,登上央视、江苏卫视进行表演。

创系出道的R1SE同样不能缺席,在跨年当天登上2021东方卫视跨年盛典,相关话题#R1SE全员到齐#也将超两千万讨论热度。R1SE发布了第三张团体专辑《曜为名》,5月以首发音乐团体的身份参与了腾讯视频音乐团体竞演节目《炙热的我们》。

同样登上东方卫视跨年盛典的,还包括哇唧唧哇旗下,由NoNo洪一诺、Veegee徐若侨、Pam徐嘉琳三位成员组成的女团sis。其在2020年1月1日成立,目前已发行19首单曲。

11月刚签约酷狗音乐旗下齐鼓文化的古风歌手“等什么君”也亮相此次江苏卫视跨年,而齐鼓文化旗下的SING女团则在江苏卫视的跨年夜中带来压轴表演。

选手背后的偶像经纪公司,在混乱庞杂的市场中,背负着常人无法想象的竞争压力。这考验团队对于偶像价值、潜力的估算,以及经纪公司本身的资源和人力,是否有足够能力和水平为偶像打造作品、制造声量和商业变现等。

不过,总的来说,中国的偶像市场尽管沉浮踉跄,但目前已形成了一条产业闭环。

虚拟偶像新亮点

偶像商业帝国韩国SM娱乐在10月26日时隔六年再次推出女团aespa,再次引起了业内热议。

偶像观察:当偶像成为商品,谁说了算?

△ 泠鸢yousa

在年末B站举办的BML-VR演唱会中,阵容全数为虚拟歌手,更是2020年国内偶像市场的高光时刻。BML全称Bilibili Macro Link,是由bilibili弹幕视频网、超电文化于2013年创办的大型同好线下聚会品牌,也是被国内ACG文化爱好者看作为“过年”的大型线下演出活动。BML-VR作为该品牌的子活动,全部演出嘉宾由虚拟歌姬和Vtuber(虚拟主播)组成。

此次演唱会除了线下表演,BML-VR还在现场同步开设了4K直播。截至目前,BML-VR 2020全息演唱会现场视频在B站总播放量超过五百万,播放量最高的单曲——“鸟憨”共同演唱的《勾指起誓》达到了近150万的播放量。(回顾:《虚拟偶像开演唱会,二次元歌手踏足三次元世界》)

虚拟艺人团体VirtuaReal Star成员、哔哩哔哩歌手UP主泠鸢yousa更是也在2020-2021东方卫视的跨年盛典中登场。

爱奇艺全国创意策划中心发布的《“未来到来”2019虚拟偶像观察报告》中,数据显示,2020年,Z世代年轻人预计将占据所有消费者的40%。与此同时,95后至05后二次元用户渗透率达64%。

偶像观察:当偶像成为商品,谁说了算?

值得一提的是,摩登天空在2020年成立了No Problem虚拟偶像厂牌,并宣布签约欧阳娜娜虚拟偶像乐队NAND。

2020年,万人齐聚现场为虚拟偶像应援不再是新鲜事。未来,虚拟偶像在音娱市场、结合消费端和视觉艺术端有更多实践可能。

回顾2020年的偶像市场,从大众流行到独立乐队,从国风到虚拟,从演唱会到影视剧,偶像的实践场景变得更加丰富了。

从偶像产业生态的发展中看,偶像文化的消费者群体还在不断扩大,但入局公司也越来越多,经历一轮优胜劣汰洗牌后,头部公司的吸虹效应更为明显。

与此同时,偶像的一举一动不仅牵动粉丝,也会影响社会舆论风向。从小偶像到顶流偶像,业务能力之外,是否符合社会主流价值观,这也极度考验着艺人的自律能力。

回到开篇,流量之外,最终决定偶像能否长久立足娱乐圈的基础,还是作品。这也是2020年这繁忙的一年,各大经纪公司和偶像都在拼命奔忙,争取机会的原因。

显然,2021年,偶像市场会更热闹。

标签:偶像节目团体李佳洁素人舞台市场李宇春芒果商品乐华娱乐江苏卫视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