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音乐创作 > 正文

那些抓不住的影子,就是我的灵魂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01-13分类:音乐创作浏览:24评论:0


导读:原标题:那些抓不住的影子,就是我的灵魂即使我旅行得再遥远我灵魂的门依旧半开半掩身陷于死亡恐惧的纠缠你的音乐我...
原标题:那些抓不住的影子,就是我的灵魂

那些抓不住的影子,就是我的灵魂

即使我旅行得再遥远

我灵魂的门依旧半开半掩

身陷于死亡恐惧的纠缠

你的音乐我不曾听见

穿过记忆小巷里曲折的路径

我背负着十字架忍受苦刑

那是一段疯狂的行旅

是悲哀中生出的万般痛楚

我上上下下徘徊

畏缩逃避每一场挫败

寻找那被窃走的玉露琼浆

我心中那失去已久的权杖

这些面孔一张张满布忧愁

我在其中寻找我的绿洲

某种意义上那是一次醉后癫狂

一场残忍的癔症,一片雾霭迷茫

多少次我曾试图将它打破

这影子跟着我怎么也甩不脱

展开全文

多少次在嘈杂的人群之间

置身于如此喧响的忙碌与纷烦

我朝身后窥看它的踪迹

无论在哪我都无法将它丢弃

只有当我摆脱了所有的桎梏

在尖声哭喊的静谧之后

在那些起伏的叹息的深处

那想象中一千个谎言的悲苦

突然间我凝望你炽热的瞳仁

我找到了我的目标,就在这一瞬

那抓不住的影子就是我的灵魂

作者 / [美国] 迈克尔·杰克逊

翻译 / 陈东飚

The Elusive Shadow

Even though I traveled far

The door to my soul stayed ajar

In the agony of mortal fear

Your music I did not hear

Thru twisting roads in memory lane

I bore my cross in pain

It was a journey of madness

Of anguish born in sadness

I wandered high and low

Recoiled from every blow

Looking for that stolen nectar

In my heart that long-lost scepter

In all those haunted faces

I searched for my oasis

In a way it was in a drunken craze

A cruel hysteria, a blurry haze

Many a time I tried to break

This shadow following me I could not shake

Many a time in the noisy crowd

In the hustle and bustle of the din so loud

I peered behind to see its trace

I could not lose it in any place

It was only when I broke all ties

After the stillness of the shrieking cries

In the depths of those heaving sighs

The imagined sorrow of a thousand lies

I suddenly stared in your fiery eyes

All at once I found my goal

The elusive shadow was my soul.

Michael Jackson

读到迈克尔·杰克逊的诗歌,是在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之后近三十年。在上世纪80年代的某一夜,在某个学校的礼堂里,我从投影屏幕上看到了迈克尔·杰克逊,录像带的画质想必无法与今天的720P、1080P相比,但在记忆里却感觉并不模糊,也许是因为这记忆上面已经叠加了此后不同地点、不同媒介的多次回看(每次都相隔很久)的影像吧。我相信当时我看到的是某个演唱会的现场录像,那支歌是Billie Jean。除了那音乐、歌唱、舞动一下子把我抓住了以外,我相信我还留意到了这首歌是一个坏小子的独白,毫不遮掩的青春、不羁、性爱和叛逆,跟我(在当时)听到的各种歌曲都全然不同,后者曾经让我以为我根本就不喜欢有人唱歌的那种音乐。

很难描述我当时除了感觉很爽之外还有什么想法,毕竟在多年之后我也只能说是一个最外层的迈克尔·杰克逊歌迷(谁又不是迈克尔·杰克逊的歌迷呢?),但至少可以说迈克尔·杰克逊给我留下的最初印象中就包括:他除了能歌能舞之外,还能写。

在此后的时间里,通过收音机、电视、拷贝的录音带和录像带、MP3、网络下载,迈克尔·杰克逊成为我并不辽阔的音乐世界中一个巨大的存在,我曾经哼唱过他的不止一首歌(当然根据我的乐感和发音水平,每次都是在没人的时候),慢慢地熟知了他的歌词是一种直言无忌、愤世嫉俗、率然天真与怒吼宣泄的混合,其中一些句子即使仅仅作为句子本身也非常迷人,也许就是因为这一点,在今年四五月间,当我听说迈克尔·杰克逊有一本诗集的时候,我并没有过分地惊讶。

这本诗集名叫《舞梦》(Dancing the Dream)。我阅读并试译了其中几首,我不知道它们是不是好诗,但我肯定它们是诗,凭着这些分行或不分行的文字迈克尔·杰克逊可以自称为诗人,或许在程度与强度上不像他是一个歌手、一个舞者、一个流行音乐的符号、一个20世纪娱乐之王那么高、那么纯粹,但他的确是那个写下了这些诗行的诗人。同时,我感觉这些诗与迈克尔·杰克逊的歌和舞是如此合拍,甚至有一两首其实就是去掉了配乐的原歌。

如果将迈克尔·杰克逊的诗与迈克尔·杰克逊的歌和舞,以及迈克尔·杰克逊本人(他不断改变的外表,他跌宕起伏的轨迹)视为不同的维度,那么可以说是在我们读到他的诗歌,得知他是一个诗人之后,这些维度才终于合而为一,构成了一个完整的迈克尔·杰克逊,并且那些原先已知的维度也由此变得更为清晰与透彻。因为诗歌不仅是迈克尔·杰克逊的众多维度之一,它同时也是一个能够让我们深入迈克尔·杰克逊的维度。从这个维度我们可以找到所有其他维度的根源,找到为什么迈克尔·杰克逊是我们所见的迈克尔·杰克逊,一个音乐史上如此独一无二的形象。迈克尔·杰克逊的诗歌让我们又多了一个理由来重听迈克尔·杰克逊的歌曲,重看他的舞姿,重新打开他的专辑,重新注视他的海报。

孩童般的天真,仿佛是街头传来的平凡英语,人所共有的基本情感,毫无掩饰的直率,只为读与听的快感而设置的韵脚——迈克尔·杰克逊的诗是简单到无以复加的表达,这种简单让一切心理背景、语义学、结构学、哲学、诗学都变得不着边际,并且不再重要了。尽管它们的作者也许是这个星球上最著名的一个人,它们却像无名氏所作的民谣一样,闪烁着诗歌诞生之初,诗与诗人合而为一之时的质朴之光。诗人迈克尔·杰克逊需要的仅仅是他的诗:迈克尔·杰克逊的诗就是诗人迈克尔·杰克逊。

将眼光从诗歌的维度延伸开去,同样地,我们不妨把多领域的天才迈克尔·杰克逊的全部存在视为单单一件艺术品,由音乐,歌曲,舞蹈,诗篇,身姿,光影,容貌,发型,眼神,油彩,服饰,表情,变化的肤色,莫测的创意,数不清的瞬间,激情的跃动,永恒的定格,世人的倾听、痴恋与迷狂,以至怀疑、背叛、遗忘和追忆……共同汇成的一件艺术品,可以复杂到无穷无尽,也可以简单到一行诗,一个词,也许是“梦”,也许是“舞”,也许是“孩子”,也许是“魔法”……

荐诗/ 陈东飚

第2864夜

标签:The迈克尔·杰克逊影子inmy音乐Shadow寻找记忆灵魂陈东飚维度Manywas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