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音乐创作 > 正文

四月上午的空气透明又浓郁丨龙安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6-24分类:音乐创作浏览:18评论:0


导读:原标题:四月上午的空气透明又浓郁丨龙安来源:《诗刊》2020年6月下半月刊“双子星座”栏目图片来源于pexels...
原标题:四月上午的空气透明又浓郁丨龙安

来源:《诗刊》2020年6月下半月刊“双子星座”栏目

图片来源于pexels.com

来源:《诗刊》2020年6月下半月刊“双子星座”栏目

图片来源于pexels.com

四月上午的空气透明又浓郁丨龙安

乡间记

山丘下的水田大部分

种上了秧苗,但仍可以

看到拖拉机以横向的往返

继续把未完成的部分

补上,它的咆哮有着

这个五月雨后升温的晴朗

柳树在堤岸上垂下

翠绿的布帘,流水

在它的阴影处寂寞地发亮

一只燕在用它的穿梭

把电线分割的空间

归于飞翔的完整

当你赤脚踩进耕耘过的泥土

展开全文

大地以无限的沉默

围聚过来,你的肌肤

宛如一道打开的栅栏,奔腾的群马

涌入辽阔的牧场——

雪窦寺的雪

我来的时候,雪还没下

可雪窦寺在冬日上午的阳光中

呈现它的雄伟与壮观,简直

超出我的想象:

一走进它,我就感觉

回到了唐朝,回到了

那个国家的兴盛与人民的富足

因佛光的普照

而获得救赎的年代

我知道我不是信徒

但我感受到了某种观念

以建筑的体量强化了

它的现实性,就像一场

没下的雪,它的肃穆与洁白

早已浸染了心灵

枣树记

母亲当年从浙江淳安金峰乡山后村

移栽在院子里的枣树

在今年的八月不仅枝繁叶茂

而且硕果累累

这似乎不是意外,因为枣村的生命

有它的自然属性,也许

我家院子里的土壤

有适合它茁壮成长所需的水分与营养

如今它郁郁葱葱,被果实压弯的树枝

以耸立的韧性对抗重力,用一种

高过屋顶的挺拔

证实来自老家的品种

在一个家族迁徙到江西婺源的定居中

生根落叶的意志

在枣树的长大中,母亲也渐渐老去

留在老家她的哥哥与弟弟

都已离开了人世,只有一个

姐姐还活在离山后村

不远的一个山脚下

四月上午的空气透明又浓郁丨龙安

幸福记

梨花开了,它的娇艳

绝对配得上这下午从云层中

洒落的一片无邪的光,透亮的光

稍纵即逝的光——所以,我要

抓住时机,抓住这干爽的空气

把早先翻耕的地用锄头

再挖一遍,以便潮湿的泥土

变成适合于种植的松散。

这不需要深虑,而是多年劳作的经验

让行动支配身体的感知,一种

生存的法则通过我得以

存活下来:它的意义

就是我的行为方式,一种社会实践

占据着我,如同梨花开出

春天的幸福——

节 奏

在屋后菜地的背阴处种了一行黄瓜

豌豆被自身长出的椭圆形的荚果

压垮得匍匐满地

给快要开花的辣椒培培土

四月上午的空气透明又浓郁,以至

从村里传来公鸡的啼鸣

也格外高亢又单纯

用绿色的铁丝网取代破损的竹篱笆

圈在外围的桂花树

一身都抽长着解放的翠绿

而日子早已教会了一个人在某个地方

待着需要领悟的条律,这对已进入

中年的我来说不是制约,而是节奏

是这一片开垦出的菜园,用四季的辛劳

把我的生命纳入一个

概念性的主题:活着

夏日不远

雾散去,太阳才让四月的倒寒

显露出壮阔的晴朗

我拿着铁锹去屋后把闲置的菜地

深挖一遍,返青的杂草

已长及膝盖,它们作为一种

有机肥料正好被我

踩入的铁锹掀翻出湿润的泥土

埋在黑暗里

一只少见的红嘴乌鸦

停在篱笆的树桩上,用陌生的眼光

瞪着我,它的到访让我感觉自己

还来不及体悟作为一位农夫的荣誉

就飞走了。桂花树抽长的新枝

已变得翠绿,预示着

夏日不远——

四月上午的空气透明又浓郁丨龙安

在婺源写诗

龙 安

写诗可以说是我的最爱,因为这是缪斯赋予我的一种特殊才能。自从2005 年我从江苏打工回到家乡婺源,回到这片充满历史遗迹又山清水秀的出生地,我才意识到我的余生再也走不出这片区域了,它以一种宁静与温柔让我有了真正的归宿。写出我对这片土地的理解与眷恋,让我成为它的情人。

对我来说,写诗只是我的最爱,这种出于内心虔诚的个体实践,可以说是我对诗歌所做出的努力,而不是俗世对我艺术实践的一种褒奖。所以,我写诗只能被当作一种不必被外人知道的活动,它完全出于我个人的自愿。如果说写诗只是一种个人行为,而且这种行为只能通过语言以诗歌的形式出现,那么,写诗就变成了一种纯属个人的精神执著。回到婺源,我才发现,能如此轻易让我接近缪斯的不是我的抽象理念,而是婺源这片饱含文化底蕴的山水,我才明白,诗不是一种价值的构造,而是心灵的抵达。

我的确喜欢这种个人化的精神执著,因为这使我很容易从群体中获得一种自我放逐的力量,因为群体总是需要一种团结来使他们的身体获取社会的认同,而我也需要这种认同,我更渴求得到缪斯的亲近,当我的身心处在创造的激动中,我会写出我最好的作品。这种精神执著让我在孤独中不会感到失落,让我更有效地接近我的纯洁和敏锐。我知道在探寻中,我总会跟踪到缪斯的足迹与气息,她会以一种出乎意料的方式领我进入婺源这片神奇的土地。

写诗不是意味着我活在天堂,也不是活在我构想出来的意义的妄想中。写诗使我清醒地认识到我活在婺源,活在这片被徽州文明浸染的青山绿水中,我必须在审美的意识中开拓出一片语言的空间,这意味着我必须在个体的探访中找到文化归属的身体认同,活在传统与现代交汇的地理时空中,为诗学的建设付出写作的实践。

作为70 后的诗歌写作者,我所遭遇的矛盾与困惑不仅是一个时代的必然,更是我自身去接受挑战的一种结果。因此,我努力回到传统以它原初的清新解决精神层面遇到的复杂困境:比如,我必须把我写诗的热情与自身遭遇统一起来。很显然,我不能以割裂的方式让人与传承的过去脱离,因为过去从没消失,它一再出现于当下的体验中,我回到婺源,就是让我的性情以一种自然的状态拥抱我的人生实践。我有义务把写诗的生命实践获得的现实感与传统的力量结合起来,有责任把作为大地的情人身陷其中的历史境遇与缪斯赋予的使命结合起来,从而让诗歌获得深刻的表述。

标签:婺源空气泥土枣树实践雪窦寺一个人山后村菜地铁锹缪斯


欢迎 发表评论:

音乐创作排行
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网站分类
搜索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