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音乐教室 > 正文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6-27分类:音乐教室浏览:18评论:0


导读:原标题: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近期微信公众号更改推送机制推文不再按照时间线显示...
原标题: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近期微信公众号更改推送机制

推文不再按照时间线显示

记得把我“星标”

不然可能很难看到哎呀的推送了

在华语乐坛,最常见并且最受听众喜爱的歌曲类型,非情歌莫属。多年以来,乐坛中也涌现了一批又一批,作品以情歌居多的唱作人:李宗盛、周传雄、童安格、张宇、游鸿明、光良、吴克群、林俊杰、薛之谦……

这些擅长写抒情歌的音乐人,大多有着与生俱来的卓越旋律感,谱写出了一首又一首脍炙人口的情歌佳作,成为了一代经典;当然,也有一些音乐人,受能力所限,只能写情歌,而且平均水准只能停留在比较初级的层次。

这次我选取了三位,作品以抒情歌为主的唱作人,来将他们及他们创作的作品,放在同个维度中,分别进行比对。看看同为抒情歌创作者,优秀的创作者有哪些值得借鉴的地方,糟糕的创作者又存在哪些问题。

我选取的三位创作者,分别是: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这三位的创作能力,大致处于优秀、尚可、中庸这三个档次,这样对比起来比较直观。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有人可能会问了,隔壁老樊不是民谣吗?他和其他两位不是同一个风格。

其实是一个风格。我不认为民谣就是拿把吉他打底伴奏,然后配上似唱似说的曲调,就叫民谣了。从作曲的和弦使用,旋律的搭配,节奏律动等角度而言,隔壁老樊的作品,本质上依然是成人抒情,只不过披了个民谣的壳子。

先声明一下:我对这三位创作者,以及他们的作品,没有任何的偏见和意见。一切都只是本着事实进行讨论。

我们都知道,对于一首歌而言,它是经过词曲创作、编曲配器、歌手演绎、混音制作等等很多环节,逐步完善,最后才以一首歌的形式,呈现在听众面前。但是,为了尽量保证这次对比的客观公正,这次只对这三位创作者,个人的创作能力进行清晰的对比,我们就不分析制作思路、歌曲风格、编曲、配器、音源音色这些制作团队的水准,甚至歌手的演唱了。我们就仅仅从创作这一个角度,对这三位进行分析。

展开全文

作曲能力的差异

构成一首乐曲的三个要素,是和弦、旋律、节奏。其中,在流行音乐里,有一些和弦进行,已经形成了固有的套路。而旋律和节奏,是建立在和弦走向上的。所以,我们就选取几组一样的和弦框架,来对三位创作者的作品进行对比,这样更加直观。

同时,也借着这次对比,明确一个事实:和弦走向,本身并没有高级、低级之分,关键还是要看,在固定的和弦框架内,写出什么样的曲子。同样的和弦框架,拿给不同的人作曲,最后出来的作品,很可能是天差地别的差距。

1、45362(4)51

这组和弦框架,可能是流行音乐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一组,它实际上是一组五度圈的循环。在这个和弦框架里的旋律,听完第一句,基本就知道下一句该怎么唱了。

但即便如此,4536如果用好了,也会使曲子加分。比如下面这首周传雄的《樱吹雪》。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这首歌的旋律谱写得非常流畅、好听、抓耳。核心动机是3236,整首歌几乎都是围绕着这个动机,通过填充、模进、反复等方式,最终发展出整首曲子。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主歌部分。A1、A2两处主歌沿着4536的走向,前两句用到了模进手法,在第三句的时候开始使用大跨度的旋律,强调情绪的推动。特别是第二处,35633652211一句(这个谱上记的有错误)用了一个5级跳进,整体跨度到了一个八度,然后副歌顺势来到比主歌高八度的音区。这样造成的效果,虽然主副歌的跨度差不多,但是处于不同的音区,层次感很明显。这是一个周传雄惯用的作曲方式,《出卖》、《暖风》中都有用到这个手法。

主、副歌都有用到3236这个动机,但是效果不同。主歌用在开头,同时这个小调动机也让歌曲的情绪和色彩得以彰显;副歌则用于连接、推动前后的旋律。同样的动机,用在两处不同的地方,两种不同的用法,最后造成的听感是截然不同的。

副歌部分。两遍副歌采取的是“在同样的旋律上形成反差”的思路,旋律线条先从短到长,再从长到短,整体听感在不断丰富。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第一处副歌B1的旋律线条,是由短到长;第二处B2则反过来。整个过程中,两处副歌的旋律线是一致的,但通过增减个别音符,拉长/缩短第一遍的旋律,最后造成的听感丰富了很多。如果只是简单的重复两遍完全相同的副歌,既不能很好地体现出情绪的变化,也容易让听众厌烦。也就是很多人所谓的套路。

上面提到的这些在作曲中的小细节,看似无关紧要,实际上,这恰恰是周传雄这种卓越的音乐人,和一般音乐人拉开差距的所在。即使是通篇循环4536451,小刚老师依然写出了不俗的内容,具体体现在:旋律流畅完整、段落层次分明、主副歌有内在联系、听感细腻丰富。简言之,一首好的曲子该具备的素质,《樱吹雪》都具备。

说完了小刚老师,我们再来说说薛之谦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薛之谦的作品中,特别是2013年至今的自己作曲的作品中,4536的出现概率非常之高。这其中,不乏优秀、亮眼的作品。但也有些作品,是比较平庸的。比如下面这首歌: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这首歌,我认为可以比较直观地反映出薛之谦在作曲方面的短板,以及薛之谦平均的作曲水准。

通过谱面信息,我们可以看出:

这首歌的创作思路,就是最简单、最套路的方式:在4536的套子里,用最初级的模进方式,把前一句旋律整体下移,几乎没有其他变化。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这种简单粗暴的处理方式,使得这首歌听起来有四个问题:

1、副歌处的632,521这组动机,已经不知道被多少歌用烂了(详情请见之前的“为什么有的歌听起来俗” 那篇文章),现在我再补充两首《你最珍贵》(但是这首歌的流畅度、优美度都比《暧昧》强了太多)、《远走高飞》。

《你最珍贵》副歌部分的“玫瑰”“相对”,还有《远走高飞》中的“就飞”“多美”,就是这组动机。《暧昧》也是一样,听到“暧昧”两字一出来,你就知道下句的结尾该落在哪两个音上了。不信?来,大家一起跟我唱:

我要送你红色多暧昧

你大可不必为难 有多美

让烦恼都灰飞 别去理会

趁年轻 别害怕一个人睡

……

《你最珍贵》《暧昧》《远走高飞》

毫无违和感吧?而且这首歌副歌还是直接复制粘贴的,这种套路化的感觉更显得强烈;

2、《暧昧》的主、副歌,跨度几乎就是一样的。这也是薛之谦写歌时的一个常见问题:副歌没有起伏和张力,完全起不来,全程平淡如水,副歌稍稍往高一点的音上扬一下就算“推动情绪”(如《别》、《背过手》、《尘》等等)。简言之,听不出强弱、起伏、张力、层次、动态,全程几乎都是在平淡如水的旋律中唱完;

3、这首歌的节奏型比较单一,副歌还好一点,主歌几乎全程连续八分音符到底,而且每句的变化很少,很呆板;

4、将前一句的1111下移到7777,听上去不和谐。7这个音本身比较特殊,多用于上行(如671)或下行(176)间,作为过度,要么是乐曲的句尾,给人一种亟待解决的感觉。放在开头同度连续使用,特别是在这种节奏型单一的曲子中,听上去会有一种不稳定的感觉。

对比下小刚老师的《樱吹雪》中的优点,这些几乎都成了薛之谦作曲中的弊病。而上面这4个问题,也可以比较直观地代表薛之谦写歌的平均水准。把上述这些问题,代入到《天份》、《我害怕》、《陪你去流浪》、《刚刚好》、《尘》等作品中,也几乎都存在雷同的问题。

说到这里,我想再拿一首周传雄的4536经典作品来比较一下。这首歌叫《关不上的窗》。副歌部分同样是4536的走向: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副歌第一句的旋律线是67161616122。那么大家不妨想象一下,如果是薛之谦来写,下一句他会怎么写?是的,很可能就是直接用最简单的模进方式,写出56757575711。如果大家手边有乐器,或者懂识谱,可以演奏/唱一下这两句旋律,感受一下,这样写,究竟有多套路,多没有灵气。

那么小刚老师是怎么处理第二句的旋律的呢?在遵循4536的和弦套路的前提下,小刚老师谱出的是3535353566。这就好了太多。

我们放到C调来看,这句旋律先是以小字二组的3起,然后回落,在Em和弦的三音和根音上反复,这里的跨度其实已经达到了八度,最后上扬回到Am的根音6。顿时,歌曲的情绪、色彩、张力、起伏、悦耳性,就都出来了。

所以,56757575711和3535353566这两句动机,看似都是用的3级和6级的和弦内音,但最后造成的听感是大相径庭的。这一点看似无关紧要,但这就是拉开优秀音乐人和普通音乐人差距的关键。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那么,薛之谦在这个套路里,有没有写出过优秀的作品呢?答案是有的。令他二度翻红的《演员》,以及同专辑的《绅士》、《下雨了》,后来的《聊表心意》,都是比较出色的作品。但很可惜,这样比较不错的发挥,并不能成为薛之谦的创作常态。

当然,客观说,薛之谦现在整体还是在进步的,最新的《纸船》已经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虽然说不上多么惊艳,但至少这是一首好听的歌,上面的这些问题也少了很多。

(那个,本来该在这里写隔壁老樊的,但是后来我欣喜地发现:没这个必要。因为他的问题,不管在哪套和弦框架内,都是一样的。所以也没必要浪费篇幅和时间,一个一个分开说了,最后汇总就好了……)

2、156343(1)2(4)5

使用频率和4536五五开的一个和弦进行,也被称为卡农和弦。

周传雄的很多作品,就多次用到了这组和弦。比如下面这首歌: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从谱面上,我们可以看出,《花香》这首曲子写得非常规整。

整首歌的创作思路,主歌以上行级进的方式开头,然后连接上大二度、大三度这些跨度较小的音,听上去很舒缓;到了副歌部分,依然是开头逐级上行,然后再下行,在一个八度内反复级进,但很少用到大跳。这样的曲子,给人一种整体跨度并不大,但听上去非常细腻的感觉,非常有花香那种柔美、温馨的意境,和歌词主题是契合的。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在主副歌的句子抓耳、细腻的基础上,音符的时值疏密也安排得恰到好处,张弛有度。先是以连续的四分音符开始(蓝色),然后音符开始密集,集中在八分音符上(绿色)。接下来,以同样的思路继续发展乐句。整体的张力、起伏拿捏得很好。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主副歌的最后两小节,都有用到1234321这同一组动机。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这组动机虽然相同,但是放在不同的段落里,加之前后连接的旋律线是不同的走向,主歌是在推动,副歌则起到一个收尾的效果,所以最后造成的听感也不尽相同。同一组动机,放在不同位置,用出不同的感觉,这正是作曲者灵气的体现。类似手法的作品,还有李健的《贝加尔湖畔》、以及刚刚分析的《樱吹雪》。

除此之外,《花香》这首曲子还有很多可圈可点的地方,比如歌曲中多处切分音、附点的使用;比如副歌处同节奏型,但通过颠倒音符造成新鲜的听感: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大家可以自行分析一下,不再过多赘述了。

总之:《花香》是一首作曲规整、旋律细腻、意境柔美、细节走心、曲调抓耳、生命力强的乐曲,同样可以比较直观地代表小刚老师的作曲水平。

说完了小刚老师,我们再来看一下薛之谦。

薛之谦使用15634325这组和弦的歌好像不是很多,目前我听到的作品里,好像就是《认真的雪》,应该比较接近这个和弦走向。正好这首歌也是薛之谦的代表作之一,那我们来简单说下这首作品。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认真的雪》没什么可挑剔的,它的确是一首抓耳、好听、易传唱的曲子(要不然当年薛之谦也不会凭借此曲走红)。特别是副歌部分的写作,可说得上优秀,这是一段很标准的五声声阶谱写出来的旋律,但是却没有用到什么俗套的旋律组合,整体听上去很别致,比较入耳。

事实上,不止《认真的雪》,薛之谦早期的作品,有几首歌是非常有灵性的。比如《黄色枫叶》、《钗头凤》、《传说》。

特别是《钗头凤》,这是我个人比较喜爱的一首作品。副歌处将1765这个比较大众化的动机,写出了不俗的听感。1765多用于开头,特别是副歌的开头,但《钗头凤》的副歌,则是这么用的: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将这个动机放在乐句的后半部分,同时使用切分音和前八后十六的节奏型,整体听感很悦耳,旋律写得很漂亮。“风月几多重”这句也非常有中国风婉转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不止这一处。紧随其后,“解游园惊梦”这句“游”、“惊”两处滑音的使用,也大大加重了曲子的中国风味道,配合上假声的演唱,非常有中国风那种百转千回的感觉。

这首歌,没有用那么套路的和弦框架,没有把曲子写得那么死板,没有和薛之谦自己的任何一首作品旋律相撞。但就是这样一首优秀的作品,即使在薛之谦自己的作品中,热度也比不上《暧昧》、《刚刚好》等作品。很可惜。

更可惜的是,薛之谦早期的这些作曲上的灵气,到如今几乎已经看不到了。

3、1645

这个走向可以视作15634325的简化版。

周传雄有一首非常经典的作品,用到了这个套路。这首歌叫《有没有一首歌会让你想起我》。至于这首歌的质量如何,我觉得也没必要再过多分析了,能成为周华健这种级别的歌手的代表作,本身已经说明了问题。

薛之谦的《像风一样》,也用到了1645这个走向。这首歌的质量,不过不失,有问题,也有亮点。

《像风一样》的旋律还是不错的,整体比较悦耳。缺点是节奏依然单一,主、副歌间没有形成良好的对比和层次感。

最后终于说到隔壁老樊。坦白说,我第一次了解到这位创作者的时候,是他在网上被一边倒地批判。那个时候,我没有听过他的作品,只知道这位音乐人在网易云很火。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后来,我试着去听了下他的作品。听了下热门列表的前几首,听完之后的感觉,客观说是:的确很普通,没什么亮点,但也没有我想象中那么不堪和糟糕。

某种程度上讲,隔壁老樊可以说是薛之谦的低配版,也代表了当下大部分网络歌手的平均水平。

最典型的问题就是套旋律。以这种方式写出来的曲子,大多徘徊在1、2、3、5、6的五声声阶上,且和其他的曲子用到的动机雷同程度高。这种多以五声全音旋律写出来的曲子,大多只能是成人抒情,而且是最初级的那种。

其次,对主、副歌的认知比较模糊。隔壁老樊的大多作品,主、副歌之间没什么关联,割裂感很重。就像是两段在同速度下谱写的不同旋律,生拼硬凑凑在一起。这种生硬具体体现在:

主歌的旋律四平八稳,前四小节和后四小节,跨度、音程几乎无变化,没有起到推动的效果,全靠编曲带动副歌;

到副歌部分,强行拔高音区,造成一种很夸张的“起伏”感。联系到主歌,就像是在两段不同海拔的路面上开车,主歌在平原四平八稳地开,副歌直接就上了丘陵,中间并没有一个适当的过渡。

以他最火的那首《多想在平庸的生活拥抱你》为例。

这首歌的主歌部分,侧重叙事,以密集的十六分音符为主,谱出长线条的旋律;到副歌部分开始抒情,四分音符、八分音符构写旋律线,听上去比较舒缓。

这个创作思路本身没什么问题,但是受能力所限,最后呈现出的结果很突兀。主歌跨度8度,副歌11度。8小节主歌没有什么情绪上的起伏变化,然后副歌突然把音区拉高。同时,副歌直接把旋律线抻长,造成的听感反差很强烈。我能理解他想要这种“副歌侧重抒情”的效果,但是听起来,就是满满的突兀。

这种“主歌以密集旋律叙事,副歌旋律舒缓抒情”的创作思路,很容易让我想到另一首类似结构的歌曲,就是赵雷的《南方姑娘》。然而论客观质量,《多想在平庸的生活拥抱你》连个《南方姑娘》的边都没摸到……

这些问题,在隔壁老樊的作品中常有出现。

作词能力的差异

说完了作曲,我们再来简单谈谈作词(本来想具体说说的,但是写作曲篇幅已经很长了,所以歌词就简单说一说吧)。

小刚老师并不是以歌词见长的创作者,他的大部分歌词,是他的黄金搭档陈信荣完成的。但即便如此,小刚老师自己,有时候也是会进行一些歌词的创作,比如早期的《哈萨雅琪》、《陪着我一直到世界的尽头》,后来的《记事本》也有参与,到最近的《冷落》。

这些作品,比起专业的词人,也许还有所差距,但是至少至少,也是言之有物,能让人一眼看过去,就知道这首歌想表达什么,而且这些歌词的内容,和曲子的意境是契合的。整体水平不说有功,但至少是无过。

然后薛之谦的作词能力,一直争议蛮大的。他自己其实是很看重歌词的,当年在《明日之子》上也表明自己研究了12年的歌词。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截止到《初学者》专辑,薛之谦的作词能力,基本上算是比较稳定。在言之有物的基础上,有时有些妙手偶得的句子。《初学者》中,《演员》、《绅士》、《花儿和少年》、《我好像在哪见过你》(个人认为是他写得最好的歌)、《下雨了》,更是做到了词曲俱佳。

但不知为什么,从再之后的《渡》专辑开始,薛之谦的词曲水平突然出现断崖式下跌,特别是词的水平,宛如跳楼,从一个还算不错的高度,直接跌到了深渊谷底。这个阶段,薛之谦的作词特点,几乎已经看不见早期的亮点,取而代之的,是莫名其妙的押韵,没有什么关联、逻辑的字句,更遑论表达曲子的意境(当然,大部分曲子也没啥意境……)。

这些毒点,一直到上一张专辑《尘》才算有所改善,最新的作品《纸船》,有一些回暖的感觉。但具体能到什么程度,还有待观望。

最后,隔壁老樊。

可以肯定的是,隔壁老樊写的词,能知道想表达个什么东西,算是有一个明确的主题,然而我认为这只是一首歌词应该做到的,但就是这么基础的要求,现在竟然也变成可以拿来说说的优点。其他方面,隔壁老樊大多还处于:玩玩文字游戏、搞搞最初级的伤痕文学,遣词造句手法像极了当年上学时的QQ空间说说配图。

拿他那首《我曾》为例。这首歌主歌全程以“我曾”两字开头,写排比句,然后配上一些正常人做不出来的、故作伤感的事作为内容,就是一首歌词了。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这种作词风格,贯穿了隔壁老樊的大多数作品。这样的风格,往往很受低龄学生的欢迎。

那么,隔壁老樊有没有写出过还不错的词呢?有一首我觉得还可以,就是《你的姑娘》。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抛开曲,单说词。这首歌的作词,还算比较正常,虽然也是“姑娘”这个已经被无数人用烂的意象,但这次的主题选定的是军旅,而且整体语言比较平实,算是比较精确地贴合到了主题。

只是,这一点点亮点,犹如昙花一现。其他的歌,该什么样还什么样。

综上,我们对三位抒情歌创作者,进行了简单的分析,了解了优秀的创作者,作品中都体现出了哪些素养;而一般的创作者,又有哪些问题。而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除了创作者个人的能力差异外,每个人的经历和选择,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三人各自的经历

其实三人在创作上的差异,也可以从他们的经历中找到些许答案。

周传雄有个称号,叫“情歌教父”。和现在市面上有些连蒙带唬鼓吹出来的“创作才子”不同,周传雄这个“情歌教父”,那是实打实靠作品叫出来的。

但是,如果你对这位情歌教父的过去,有所了解,你会发现:周传雄今天的荣誉,其实来之不易。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1988年的时候,周传雄曾被选为小虎队的第一批候选成员,但由于他的梦想是创作歌手,而小虎队是唱跳偶像组合,毅然选择了放弃。

两年之后,周传雄以“小刚”的名字,发行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双子星的对话》,此后势头一路大好。直到和他同类型路线的情歌王子张信哲服兵役归来,发行了《爱如潮水》。此起彼降,小刚的势头又慢慢跌落下去。

与此同时,刚刚发行了《我的心太乱》且在内地销量极佳的小刚,却遭到了公司的雪藏,本想进军内地发展,也被无限期拖延。这个时候,小刚开始转入幕后,他也渐渐用回了自己的大名:周传雄。

这个阶段,周传雄为无数歌手制作出了一首又一首精良的音乐作品,也慢慢被叫出了一个美称:情歌教父。他的歌手生涯,也再度迎来转机。

2000年,在Sony唱片的支持下,周传雄发行了《忘记Transfer》专辑,里面有一首歌,名叫《黄昏》。意外的是,专辑刚刚完成,Sony就经历了高层的人事变动,新上市的专辑,最终也石沉大海。

2001年,周传雄受邀来内地为满文军制作唱片,却意外地在街上听到了自己上张专辑中的《黄昏》。他这才知道:原来,那张石沉大海的专辑中的这首《黄昏》,在内地竟如此受欢迎。

借着这个契机,周传雄来到内地,继续以歌手的身份发展。2004年,周传雄终于以歌手的身份,开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场演唱会。此后,周传雄陆续推出了《男人海洋》、《花香》、《寂寞沙洲冷》、《蓝色土耳其》、《青花》、《关不上的窗》、《冬天的秘密》等极其经典的作品。

可惜好景不长。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身体开始慢慢消瘦,去医院检查,才发现自己得了严重的胃病,身体疯狂地消瘦下去,无法再支撑自己的事业。等到他再次出现在人们视线中的时候,早已物是人非……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小刚老师的经历,可说得上几经沉浮。可是,即便如此,他依然没有放弃自己热爱的音乐。

2015年,小刚老师在2015年北京演唱会上讲过的一段话:

“当自己年老的时候,甚至有一天自己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还有很多的作品,能够留在这个世界上,让大家传唱下去。我会朝着这个目标,努力前进!”

可以看出来,尽管上帝为小刚老师安排了那么多的坎坷,但他没有自暴自弃。他的骨子里,依然是一个追求把作品做到极致、做到完美的人。他追求的不仅仅是一时的流行,而是长久的生命力。于是,从他手上创作出来的每一首作品,几乎都达到了他彼时能力的极限。可以说,正是由于小刚老师本人对音乐作品的追求,和精益求精的态度,再加上出众的天赋与能力,才使得小刚老师作品如此优秀。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薛之谦的经历,同样不是一帆风顺的。2005年,薛之谦参加《我型我秀》出道后,转年便发行了个人的第一张专辑,里面的《认真的雪》、《黄色枫叶》红极一时,也让薛之谦这个名字,出现在了大众的视野中。

可是,迅速的走红过后,薛之谦也很快迎来了长久的沉寂。也许是创作能力有欠缺,也许是公司的宣传不到位。凭借《认真的雪》走红之后,薛之谦又很快淡出了大众的视野。

这个时候,薛之谦没有放弃自己热爱的音乐。做音乐不赚钱,便开起了服装店、火锅店,靠这些收入,来坚持自己的梦想。

一直到2015年,薛之谦才终于又凭借《演员》、《绅士》,以及网络的大力宣传,再次回到人们的视野,让大家想起:哦,这不是当年唱《认真的雪》的那位歌手吗?

也许是这10年的沉寂,以及《演员》、《绅士》的走红,让薛之谦走入了误区。他害怕再次销声匿迹,害怕人们再次把他遗忘,而大多数人们最喜欢听的,又都是最普通的成人抒情。这种东西虽然俗套,但确实很容易占有市场。于是,薛之谦在此后的专辑中,做出了很多很多首低配、变奏、俗气版的《演员》,来吸纳更多的听众。也不得不承认,这招确实管用,可以吸引很多对音乐研究不深的听众。

薛之谦未必写不出其他类型的作品。实际上,在《意外》这张专辑之前,薛之谦用4536和弦套路写的作品,真的不多。可他要留住听众,他不愿意再次过气,所以《初学者》之后的专辑里的歌,大都是千篇一律、没有灵气的慢版抒情。我姑且认为,这是他为了占领市场,选择的一种下策吧。

比起周传雄和薛之谦在事业上的几经沉浮,隔壁老樊的经历,虽然并没有那么大的波折,但也说不上一马平川。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和很多年少时叛逆、轻狂的男孩一样,樊凯杰在高中的时候,开始打架、逃课、谈恋爱,但也是在这个时候,他买了人生中第一把吉他,开始自学自弹。据说那首《你的姑娘》,就是他创作的第一首歌。

樊凯杰带着吉他来到北京后海,不停地寻找驻唱机会,被一次又一次地拒绝,最后无奈回到老家,开办散打班授课。却在不久后,得到了人生中第一次驻唱机会。薪水低得可怜,五十块钱唱八个小时,但这是樊凯杰喜爱的音乐。

此后,樊凯杰萌生了到音乐学府深造的想法,最后考入了北京现代音乐学院继续修行。为了减轻学费负担,樊凯杰大学期间没停过驻唱,面对客人点歌也照单全收——“他们都不乐意唱,觉得自己音乐素养高,但是我需要生活,我需要挣钱。”

2018年,樊凯杰在抖音上,发布了原创作品《姬和不如》,受到了很多关注。也是因为这首歌,樊凯杰得以和好听音乐厂牌签约。此后,隔壁老樊陆续推出了更多的作品。其风格特点,都深受他发家的抖音平台的用户喜爱。这是一种有针对性的选择市场的方式。说好听点叫有的放矢,说不好听这叫投机。

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可以说是三个不同年代的抒情歌创作者的代表。他们的水平也大致处于:优秀、尚可、中庸这三个层面。

那么大家想过没有,为什么这么多年下来,主流创作者的整体水平,不但没有进步,反而呈现出了比较明显的倒退呢?

听众审美的选择

很多人都提到过一个问题,说现在所谓的“金曲”,火的那些歌,一首都没有听过,要么听不下去。当年2005年都有哪些金曲,巴拉巴拉……

这是事实。但是,这里面很少有人提到一个最关键的点就是:这么多年,大部分听众选择音乐的方式,其实并没有改变,他们依然和当年一样,就是什么歌火听什么。在这个过程中,审美能力得到提升的人是少数,跟风听歌的人才是多数。只不过,当年火的那些歌,大多是真正实打实的好作品,而现在这些火的歌,相当一部分是滥竽充数的庸作。

当然,造成这种转变的原因有很多,这里不再过多占用篇幅。将来有机会再给大家分析一下,是什么导致如今市面上有那么多的庸作。

回到正题。大部分人获取歌曲的途经,就是什么歌火听什么,这就导致了两个必然的结果:

1、火的歌会获得越来越多的受众,从而创造出越来越多的收益;

2、其他的音乐投机者,看到某种风格类型的歌,有受众,有市场,能赚钱,便立刻用最快的速度,批量制造出同类歌曲的高仿版、低配版、拼多多版,甚至是直接把原版拿来使用。至于什么作品质量,侵权与否?谁管你,有钱赚就是了。

当年古风刚刚兴起的时候,不得不说是繁荣了一阵子,但好景不长,后来越来越多的庸作逐渐霸占了市场。

再后来,同样的事情,在民谣、电音、嘻哈等风格作品中,也是一次次地上演。

再接下来会是谁?爵士?金属?雷鬼?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只要某种音乐火了,这种类型的庸作,将会以最快的速度,充斥到市场之中。

大家可能觉得,我们都反感抖音神曲、网红口水歌、套路化民谣等等,但实际上,持这种观点的人,永远是小部分。在那些你看不到的角落,你不认识的圈子里,有大批的人喜爱这类作品。

我家门口有个超市,过年时我去的时候,店里整天只放《沙漠骆驼》这一首歌,到现在半年了,还是整天只放这一首歌。于是后来我再去这家超市的时候,每次都带着耳机……

我不否认,总会有一部分有识之士,通过了解乐评、他人的推荐等方式,寻找那些不太知名,但质量优秀的作品。但绝大部分人,他们不会从陈珊妮的《肥胖者的悲哀》,听到最新的《玉女穿梭》。他们甚至不知道,陈珊妮是干什么的。他们只知道,这首歌人人都在听在唱,我不这么做,显得很落伍,显得不时尚。很多人都有一个从众心理,而爆款歌曲,就是很好地利用了这种心理。

这也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投机型创作者出现的一个重要原因。他们知道,什么样的歌可以流行,曲子写什么调比较上口、好记。而这样的歌一旦火了,就会陆陆续续吸引来更多的跟风者,给自己带来越来越多的收益。

不可否认的是,薛之谦、隔壁老樊他们的很多作品,确实非常好记,好记到没有任何新意。这样的歌,对于有音乐基础的人而言,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但是,对那些不具备音乐欣赏能力的很多人而言,这样的歌,就是他们需要的。他们要的,不是什么离调、复调、同名大小调转换这些技法,而是好记,最简单初级的那种好记,稍微复杂一点都不行。

要知道,现在人们的选择太多了,对着一首歌反反复复品味的时代早过去了,每个人留给一首歌的时间,很可能只有几分钟。追求作品火的音乐人要做的,就是在这么有限的时间内,让他们记住这首歌。于是,音乐人要么做出旋律极其牛逼,真的可以让人过耳不忘的金曲,如《光年之外》、《年少有为》;要么就不停重复套路,如现在市面上的大部分网红歌曲。而后者所要投入的成本和精力,跟前者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上。

所以《暧昧》、《多想在平庸的生活拥抱你》们火了,听完第一句,歌手都不用唱,你就知道下句是什么,该怎么唱。在大家看来这叫俗套,但不懂的人就是发自内心地认为:这样好听。

从周传雄、薛之谦、隔壁老樊来看华语乐坛创作水平的下降丨深度分析

我是唱作人2》中有一个场景,郑钧和隔壁老樊聊天,郑钧说猜不到自己哪首歌能火,隔壁老樊则说我猜得到。虽然这里有些玩笑的成分,但我认为:隔壁老樊,确实是很清楚听众的平均鉴赏水平,以及自己的受众是哪些群体,甚至也很清楚自己作品的真实水平。

隔壁老樊,或者说以他为代表的投机型创作者吧,他们的选择正确吗?我觉得得看站在哪个角度说。如果从商业利益的角度说,那他们的选择很正确,甚至可说,他比我们大多数人都要成功。但如果说从艺术追求的角度来讲,那很遗憾,他们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可惜,当下这个时代,有艺术追求的创作者,远不如投机型创作者吃香,这不公平,但很难改变。

不过,我还是衷心地希望,这个市场可以越来越好,听众的审美越来越进步,把蛋糕留给真正优秀的创作者。

最后,祝大家都能够找到自己喜爱的音乐,在音乐中获得满足。

(完)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策划:达达

作者:眼镜哥哥

编辑:YY

标签:老樊旋律乐坛周传雄创作和弦水平薛之谦作品深度副歌樊凯杰


欢迎 发表评论:

音乐教室排行
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网站分类
搜索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