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音乐资讯 > 正文

什么样的音乐遇到短视频才会爆火?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6-27分类:音乐资讯浏览:22评论:0


导读:原标题:什么样的音乐遇到短视频才会爆火?《一剪梅》火了。最初的起因,是源于一则被搬运到外网的短视频片段:一位特型演...
原标题:什么样的音乐遇到短视频才会爆火?

什么样的音乐遇到短视频才会爆火?

《一剪梅》火了。

最初的起因,是源于一则被搬运到外网的短视频片段:一位特型演员在雪地里一边旋转一边唱一剪梅。歌曲氛围与视频场景的匹配,以及视频主人公“蛋头哥”令人过目不忘的形象,使得这段视频爆红。

什么样的音乐遇到短视频才会爆火?

随之而来的,是视频中配乐《一剪梅》的爆红,登上了芬兰、挪威、瑞典等国Spotify排行榜前三,众多外国网友也开始痴迷于那句“xue hua piao paio bei feng xiao xiao”,抖音国际版TikTok上已遍布以这个歌词片段作为配乐的短视频。在这则消息传回国内后,国内网友在惊奇的同时也同样被该片段“洗了脑”。

《一剪梅》最初由知名歌手费玉清演唱,并收录于1983年4月发行的专辑《长江水·此情永不留》中。作为一首接近四十年的老歌,可以说《一剪梅》的此次爆红离不开短视频这一内容传播方式。

无独有偶,这已经不是最近第一首随着短视频而重新翻火的歌曲了。

记得前段时间魔性的“黑人抬棺”视频吗?因为配乐歌曲旋律与视频中抬棺小哥舞步的超高匹配度,这则视频不仅仅让人们知道了非洲有这样一只专业而又独特的殡葬团队,更让这首来荷兰的电子音乐组合VICETONE发行于2016年的《Astronomia》同样人气回升,甚至他们自己也在直播演出播放这首歌的时候进行了恶搞。

展开全文

什么样的音乐遇到短视频才会爆火?

截至目前,这首采样自Tony Igy的经典作品的歌曲已经有了许多全新的remix版本,在4月17日入驻bilibili的VICETONE也已收获15万粉丝。

如今,音乐已是短视频创作过程中不可忽视的一个元素,其表达情绪以及烘托氛围的作用,在短视频甚至视频创作过程中可以充分的相得益彰,这也是为什么短视频的火热能够带动相应配乐歌曲的人气提升。近年来,通过短视频背景音乐而火的歌曲不在少数。

比如宾夕法尼亚制作人Jack Stauber发行于2018年12月的 《Buttercup》、由Max Raabe翻唱的皇后乐队经典歌曲 《We Will Rock You》、收录于美国迷幻流行和Dream pop乐队Mild High Club于2016年发行的专辑《Skiptracking》的 Homage以及CHROMANCE的歌曲 《Wrap me in plastic》的各类翻唱版本。

在这些歌曲中,《Buttercup》在舒缓迷离的前奏后迅速进入逗趣的主歌部分,其中那句空耳宛如“握着我的抱枕”的歌词“I'm locked up on the button”更是令人印象深刻。

与原版的大气激励人心截然不同,Max Raabe版的《We Will Rock You》则以一种妖娆的戏剧感进行了演绎。

《Homage》中前三句的平叙与三句之后反复的转音和滑音的强烈对比更显整首歌的迷幻绚丽。 这几首歌火热的原因之一在于其与听众心中的固有印象或是内心预期有着不小的反差,因而也总适用于许多带有反转内容的短视频。

《Wrap me in plastic》则是因为其电子舞曲属性,较为midtempo的节奏适用于近年火热的卡点视频,其中的人声切片亦是记忆点之一。

同样值得一提的是,如今全球电子音乐届的人气之星Alan Walker,他的大热单曲《Faded》的最初版本《Fade》由厂牌NCS在2014年首次发行,在一年多之后由索尼音乐改版发行,并火遍国内外,这其中亦少不了众多游戏视频以这首歌为配乐而产生的传播作用。

对于歌手和制作人来说,自己创作或是演唱的歌曲能被更多人听到无疑是梦想之一。视频以及短视频创作作为时下新兴并受到广泛欢迎的内容传播方式,其广泛的传播作用和强大的推广作用正在日益显现。

目前,快手日活跃用户数超过两亿,抖音日活跃用户数更是达到了四亿。所以,如果一首歌在短视频平台火了,是有可能被数以千万甚至上亿人听到的。

那么,对于歌手或是音乐制作人来说,以短视频平台为目标平台,短视频用户为目标群体,由此初衷来进行创作,可行以及可取吗?

在前文的例子中,费玉清的《一剪梅》在近四十年后的今天大火,VICETONE的《Astronomia》在发行四年后随着“黑人抬棺”而火。

在这之前,费玉清早已是华语音乐圈既独居个人特色又颇具地位的一位歌手,而VICETONE在此之前也已创作了大热单曲《Nevada》以及知名电子音乐节Ultra Music Festival 2013年的主题曲《United We Dance》。

可以确定的是, 在今年的再次大火之前,他们早已在各自领域兼具人气和口碑。

而Alan Wlker在最初创作《Fade》之时,还是一名生活于挪威小镇的十七岁高中生,他应该也绝对无法料到如今自己的人气和成就。

Max Raabe的《We Will Rock You》翻唱版本发行于2012年,彼时短视频还未如此大众化,这首歌和Mild High Club的《Homage》也都是他们固有风格的延续。因而, 自己的歌曲能借助短视频而起到惊人的传播,对于这些创作者也更多的是锦上添花。

如果抛开应不应该,单纯从是否可行的角度分析呢?

短视频因其时长较短的特性,往往需要在短短几分钟、几十秒甚至十几秒的时间内吸引观看者的注意。从这个角度考虑,短视频配乐通常需要在相应时间内,旋律较为抓耳或是歌词能让人印象深刻,又或是能够有瞬间的冲击力,从而在观众心中留下印象。

对于更偏向工业产出的短视频配乐制作者,在了解短视频内容或者其类型的前提下,为其进行度身定制的创作,理论上来说的确是有路径可循的。

这两年,“抖音歌曲制作工坊”层出不穷;也有YouTube博主亲身示范如何6分钟写一首适合在Tik Tok上传播的歌曲。其中的诸多要点也被提炼出来,比如:

1、节奏保持在145-155;

2、Trap鼓点;

3、歌词直白,旋律洗脑。最好能给用户提供一个容易进行二次创作的模板句子或者旋律,让他们有参与感;

4、歌曲中至少有一句15秒以内且没有特殊语境的片段,让它即使脱离这首歌本身也能独立存在,适合传播。

什么样的音乐遇到短视频才会爆火?

然而,作为以UGC即用户生成内容为主要驱动的内容传播方式,短视频的题材以及具体表现形式是极其丰富和多种多样的,因此也是难以预知的,而短视频配乐与短视频内容的匹配性又尤为重要。

前文所述的近些年因为短视频而火的歌曲, 更多也是因为其本身过硬的音乐质量加上机缘巧合被重新找出来与配合短视频进行传播,但这种情况具有很大的运气成分。

所以对于非职业于短视频配乐的制作人或者歌手,在没有对具体短视频内容了解的前提下, 以成为热门短视频配乐为创作初衷依旧不那么现实。即使寻找规律套用模板,创作出来的音乐, 其生命力如何,是否注定是快销品,也还存疑。

音乐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其应用是广泛并且多种多样的。通过对于不同场景和内容的匹配进行气氛或者情绪的渲染和烘托亦是常见应用之一。然而归根结底,音乐是声音的艺术,也是情感表达的载体。

无论以何种目的进行创作,遵从内心的情感倾向,才能产出足够真挚,能够打动人心的作品,而不仅仅是声音元素的堆砌。

足够优秀的技术体现,辅以真挚而又恰到好处的情感表达,才能造就好音乐。好音乐才会成为经典,拥有穿越不同年代的精神内核,释放不一样的影响力和价值,而不仅仅只是依附于载体的昙花一现。

热点| 《一剪梅》海外走红,TikTok正重塑全球音乐产业

音乐短视频产品庞大的用户群总会在出其不意的时刻让这些老歌以新的方式重新被聆听。

音娱观察| 《旧梦一场》在抖音走红,可视化宣推路径让原创音乐出圈

抖音与优质内容的相互成就。

标签:视频音乐歌曲Homage配乐创作Faded人气首歌费玉清


欢迎 发表评论:

音乐资讯排行
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网站分类
搜索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