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焦点 > 正文

刘亦工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7-25分类:最新焦点浏览:14评论:0


导读:原标题:刘亦工|汉水述作者简介zuozhejianjie刘亦工,男,居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长期从...
原标题:刘亦工 | 汉水述

作 者 简 介

zuozhejianjie

刘亦工,男,居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长期从事干部教育、组织、政策研究工作,曾在省级公开发行刊和中文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20多篇,其中4篇被中国人民大学《复印报刊资料》上全文转载。2016年8月开始写诗,至今有900多首诗在数十种微刊和期刊上推送和发表。

刘亦工

作 者 简 介

zuozhejianjie

刘亦工,男,居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长期从事干部教育、组织、政策研究工作,曾在省级公开发行刊和中文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20多篇,其中4篇被中国人民大学《复印报刊资料》上全文转载。2016年8月开始写诗,至今有900多首诗在数十种微刊和期刊上推送和发表。

刘亦工

原创作品

展开全文

《汉水述》

一千五百多公里风雨兼程,终于在即将

进入长江的那一刻,从宗关左拐

扺达已经在那里静候的宗关水厂

那是一九零九年九月四日

是“汉口头号商人”宋炜臣改变了它的命运

虽然几经过滤加氯加矾

成为了汉口人即开即用的自来水

但却永远也改变不了它汉水的秉性

从管道中流淌出的水啊,是浪花

在表述它此刻的心境:

虽不能随汉江奔流,但踏上这块土地

就是它此生最大的幸运

它要感谢那栋红色的百年机泵房

给了它一颗有力的心脏,一跳动

就化作血液在这座城市里流淌

《邦可面包房》

九十年前,两个俄国人邦可和扬格诺夫

来到三教街(今鄱阳街),办起了邦可面包房

早些年间,当有关部门把它纳入

武汉工业遗产名录调查时

人们才惊异地发现,自从不再经营邦可后

他们便一去杳无音信

幸运的是,他们带走的东西远多于

他们在武汉时创造的所有

想必那时深居简出的人

一定会因为第一次品尝到邦可制作的甜点

面包和俄式西餐而欣喜不已

如果有幸成为那时的见证者

我不仅会欣赏烛光和烛光下的浪漫

而且,也会像扎加耶夫斯基那样

关注“邻坐的几个人,各自不同的命运”(1)

从邦可走出的人,如今去了哪里

我们无法得知,但可以确信的是

那两个俄国人,一定坚守了临行前的承诺:

武汉之后,世上再无邦可

注(1)引自波兰诗人扎加耶夫斯基的《咖啡店》

《汉口南洋大楼》

在南洋兄弟烟草公司的诸办公楼中

没有哪一栋能够像汉口南洋大楼一样

在一栋面积不过五千平米的空间里

创造一段世人瞩目的辉煌

往事虽然远去,但是人们不会忘记

一段短暂的囯民政府入驻

成就了一段国共合作的历史

更增添了这栋大楼的几分厚重

光荣源于梦想

“大爱国”、“大喜”、“大长城”

来自楼顶的三面巨型霓虹灯,与其说是

闪烁的广告语,还不如说它是宣言:

做最大的民族烟草品牌

新市场大戏的前奏曲正紧锣密鼓地响着

风越来越大,而在风中飘摇的火苗

正一步一步走向明晰

自一九二一年以来,中山大道708号门前

从不缺少为梦想而奔波的人们

而我却始终不能忘怀的是那些

代表着某种隐喻的足迹,它藏身于斑斓中

时而清晰,时而模糊,但从不虚无

《在平和打包厂》

尽管艰难,可是在那时却是常态

倚红房子而伫立的旋转铁梯上

有人正艰难地扛着棉花包

向上攀爬。好在攀爬的不是一个人

而是一个接着一个

并伴随着浓厚的汉腔号子声

棉花包体量硕大。因此从楼上打包车间

的走廊往下看,只见棉花不见人

恍若浮动,蓦然间回到了最初的轻

现在,那些曾经被阳光沐浴了花儿

这会儿正在这里聚集

但是,她们的雪白洁净掩饰下的

沉默、忧郁和不安究竟为了什么

我们却永远无法得知

就任她们再继续上升吧

直至在此集聚,把无尽的柔情、絮语

连同高墙反射的红,挤压浓缩在一起

或许她们并不需要这样的沉重

但是,那条连接打包车间的滑道需要

因为它早已习惯了承接所有

向下俯冲的事物

《从亚细亚的上空划过》

当我再次来到这里时

那栋用大理石垒成的房子

依然矗立在哪里

重温它,我甚至不需要默诵它的历史

比如,它建成于一九二五年

为英国的亚细亚火油公司而诞生等

我只想记住那两个炽热的字

——火油

徜徉于宽阔而厚重的街上

并从它所坐落的天津路一号门前走过

虽然,只是所有匆匆过客中的一员

但是,我仍然能感受到

那掠过额头火的灼痛

火油的属性就是燃烧

而现在,我愿站在待发的引擎之上

从它身上取过一把火,助我从亚细亚

的上空划过

《在汉阳铁厂矿砂码头遗址》

在汉阳洗马长街的长江边上

即使夜深人静,但只要有长江在

就不可以说是沉寂

即使身后偶尔有马儿的蹄踏声

但我相信那绝不是赤兔马发出的

当年的洗马槽早已被用红砂石

打磨的堤坝墙所代替,而那一个个黑色的

铁铆钉仍像当年一样,它们舍弃了一匹马

而把自己死死地钉在那里

回望着身后灯火通明处,虽然当年的

汉阳铁厂已不复存在,但这丝毫不影响

对往事的回溯。湖广总督

朝庭一代重臣张之洞,以铁的意志

在操持着当时中国最大的钢铁联合企业时

他怀着一颗炽热的心来到这里

记住它吧,那是一八九零年的一天

码头正式落成。他站在岸上

与闪烁着波粼的江水对视,并紧攥着

那条拴住趸船的铁索,直至颤抖

《汉口和利汽水厂往事钩沉》

一九三八年,当“保卫大武汉”的

口号声响起时,汉口商人刘耀堂

从英国商人手中买回了和利汽水厂

可是还没来得及生产,武汉沦陷

他只得远走重庆另创办实业

当他再次回到这里时,巳经是一九四五年

从这时起,仅用了几年时间

就创造了利合汽水厂最高产量的历史

产品畅销武汉和华中各地

当我用诗行记录这段历史的时候

意义已经超过了它的旧址本身

但是,我还是得记住它:岳飞街42号

那是因为,一百多年后的某一天

杰拉德·科赛恩来到这里

重温祖父柯三创业的辉煌时

刘耀堂的子孙也在彼时此地的回望中

向世人讲述了那一段民族资本

显示的“气度”和走过的历程

《顺丰茶栈掠影》

从汉口出发,直抵莫斯科、圣彼得堡

尔后再向西在欧州各国散落

这是一百多年前一位名叫李凡诺夫的

俄商携汉产砖茶开辟的万里茶道

而所有的一切都在这里谋划、定夺

——兰陵路8号,顺丰茶栈

将包围它的水果店、广告牌拆除

露出清晰的红白相间的矩形外墙

就真的可以洞穿,把被岁月尘封的

事情看清楚吗?

比如顺丰茶栈里隐约可见的八方桌

一个年轻人正端坐在那里

你能从他的眼中窥见在他心中的止水

抑或狂浪吗?

所有的叹息、忧伤和激奋都已经过去

它已经那么古老,可是还得伫立在那里

让月亮连同我们的目光掠过它的轮廓

掠过它流年中的影

《汉口铁桥北村2号》

如何做到在日后商场征战中

立于不败之地?我只能这样告诉你

得用铁铸成根基,以冷峻与坚硬

迎击着南来的风和东去的水

荣氏家族里的李文国就是这样做的

在汉口兴建福新面粉五厂的时候

因采用了当时最先进的钢筋混凝土结构技术

才有了那栋在汉口铁桥北村2号

矗立了一百多年的五层大楼

但仅有这些是不够的。把五层楼顶天花板

比喻天空的一部分,看似牵强

但亲历过那场景的人,一点也不觉得为过

一条管道将汉江货轮上的小麦传送到这里

自上而下,经过清理、水分调节

研磨和筛理,最后到底层时已是满地的白

从汉口铁桥北村2号出入的人们

不想把命运只交给天空。对于他们

我要以诗句相赠:

“虽然命有雪花,但我的靠山是整个春天”(1)

注(1)引自徐俊国《送一送日落:致新年》

《我记住了一百多年前的那束灯光》

即使汉口英商电灯公司现在

所在的天津路,以及这座城市所有的

街区都闪烁着耀眼的灯光

我们也永远都不要忘记投向老汉口

的第一束灯光,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那是一九零六年

一个人从汉口的一条古老的小巷

来到这里,踯踽在这条笔直的街道上

今天,他熄灭了自家的小煤油灯

肆意地在明亮的路灯下操纵着那一束灯光

把自己放倒又推起,循环往复

一个世纪多以后,在这条路上寻找那束灯光的

是一个年轻人。此时,景观灯

照明灯和高悬在电灯公司高楼之上

的激光束,从四面八方投射过来

而来自一百多年前的那束灯光

以混沌、柔软和沧桑的姿态

隐入光束丛中,不再被一个人所拥有

主编微信:cqwszqd

赞赏声明

标签:汉口刘亦工武汉市面包房南洋大楼加耶夫斯基人们烟草公司烛光


欢迎 发表评论:

最新焦点排行
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网站分类
搜索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