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音乐教室 > 正文

孟郊与贾岛:以生命为诗,为诗殉难的难兄难弟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7-27分类:音乐教室浏览:21评论:0


导读:原标题:孟郊与贾岛:以生命为诗,为诗殉难的难兄难弟孟郊和贾岛都是以生命为诗的诗人。“如何不自闲,心与身为仇”,孟郊的《夜感自...
原标题:孟郊与贾岛:以生命为诗,为诗殉难的难兄难弟

孟郊和贾岛都是以生命为诗的诗人。“如何不自闲,心与身为仇”,孟郊的《夜感自遣》、贾岛的《题诗后》,可以组合为苦吟的二重唱。“郊寒岛瘦”,他们怀着对于诗的宗教般的虔诚与严肃认真至极的创作态度,名标青史,可以说是为诗殉难的难兄难弟。

孟郊与贾岛:以生命为诗,为诗殉难的难兄难弟 图片来自于网络

夜感自遣

孟郊

夜学晓未休,苦吟鬼神愁。

如何不自闲,心与身为仇。

死辱片时痛,生辱长年羞。

清桂无直枝,碧江思旧游。

“白鹤未轻举,众鸟争浮沉。因兹挂帆去,遂作归山吟”(《湖州取解述情》),孟郊四十一岁时去长安应试,自以为不飞则已,一飞冲天,结果却铩羽而归,第二年卷土重来,却仍然名落孙山,蟾宫折桂的愿景化为泡影。感到“生辱”更过“死辱”的他,赋《落第》诗之后又赋《再下第》之诗。上述《夜感自遣》,也是他科场失意之后苦闷与愤懑的宣泄。

孟郊与贾岛:以生命为诗,为诗殉难的难兄难弟 孟郊像

展开全文

“本望文字达,今因文字穷”,孟郊在《叹命》一诗中曾经这样悲叹过。此诗的前四句除了述说自己读书与吟诗之苦,本意还在于抒写自己的怀才不遇,但今日传为美谈的,却是他对于诗的宗教般的虔诚与严肃认真至极的创作态度。苏轼将其与贾岛并称,称为“郊寒岛瘦”。贾岛也曾自白:“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知音如不赏,归卧故山秋。”(《题诗后》)这一对名标诗史的苦吟诗人,真可以说是为诗殉难的难兄难弟。

在新诗人中,臧克家是近乎苦吟的一位。他曾说:“我破命地写诗,追诗,我的生命就是诗。”“一个字就是一滴心血。”他的佳篇名句,如《希望》《老马》《民谣》《难民》等,如“一万条太阳的金辐,撑起了一把天蓝伞”,“颈下的铃铛,摇得黄昏响”(《送军麦》),“一支音标,沉浮着,在测量这无底的五更”(《生命的叫喊》),“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纪念鲁迅有感》)等等,至今仍如金子般闪光。

时至今日,时髦之说是“享受人生”,当然不必“心与身为仇”地自己与自己过不去。“苦吟”之类在“玩诗”、“玩文学”的某些作者眼中,已经是不屑一提的落后与陈腐的代名词了。殊不知对汉字的敬畏与热爱,是每一个人应有的态度,更是每一个有成就的作家包括诗人必具的精神品质。例如杜甫,他就是将语言文字与个人生命放在同一天平之上的,“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江上值水如海势聊短述》),他不早就曾经如此自白并警示他人吗?

孟郊与贾岛:以生命为诗,为诗殉难的难兄难弟 图片来自于网络

戏赠友人

贾岛

一日不作诗,心源如废井。

笔砚为辘轳,吟咏作縻绠。

朝来重汲引,依旧得清冷。

书赠同怀人,词中作苦辛。

作为著名的有“诗囚”之称的苦吟诗人,《戏赠友人》一诗,以汲井为喻,是贾岛的自道苦辛的自白书,也是他的诗创作的经验谈。

孟郊与贾岛:以生命为诗,为诗殉难的难兄难弟 贾岛像

“縻绠”,井绳。“同怀人”,志趣相投者。孟郊是他的前辈和同道,都是以生命为诗的诗人。“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知音如不赏,归卧故山秋”,他的《题诗后》与孟郊的《夜感自遣》,可以组合为苦吟的二重唱。孟郊死后,他有《哭孟郊》一诗:“身死声名在,多应万古传。寡妻无子息,破宅带林泉。冢近登山道,诗随过海船。故人相吊后,斜日下寒天。”

他历时三年得到的两句,就是《送无可上人》诗中的“独行潭底影,数息树边身”一联。与此联比美的,还有《忆江上吴处士》中的“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寄朱锡建》中的“长江人钓月,旷野火烧风”,《宿山寺》的“流星透疏木,走月逆行云”,《暮过山村》的“怪禽啼旷野,落日恐行人”。

除了好句,他还有佳篇,如“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为不平事”(《剑客》),如“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寻隐者不遇》),如“三月正当三十日,风光别我苦吟身。共君今夜不须睡,未到晓钟犹是春”(《三月晦日赠刘评事》)。至于那首“不知今夕是何夕,催促阳台近镜台。谁道芙蓉水中种?青铜镜里一枝开”(《友人婚杨氏催妆》),更是这位苦吟诗人难得的眉开眼笑之作。清初学者兼诗人顾嗣立《寒厅诗话》记述了贾岛的一桩趣事:“贾长江尝于岁除取一岁中所作诗,以酒脯祭之,曰:‘劳我精神,以此补之。’”他所祭补的,该也包括上引之作吧!

孟郊与贾岛:以生命为诗,为诗殉难的难兄难弟 图片来自于网络

有的人写诗一生,却无一句传世。贾岛即使什么也没有,仅仅是《题李凝幽居》中为韩愈所敲定的“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一联,就为后代留下千古佳话了。当代古典文学名家陶文鹏,不仅致力于诗学研究,有诸多学术专著行世,同时醉心于古典诗词创作,苦心推敲,不乏好句,如《太湖吟》:“鼋头渚上揽秋风,万顷澄波洗碧空。我欲化为帆一面,湖光山色漾胸中。”初读此诗特别是第三句,真让人有惊艳之喜!

◎本文摘自《唐诗分类品赏·艺术篇》(作者李元洛),图源网络,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标签:贾岛孟郊生命网络创作自白来自图片态度山秋故事传记


欢迎 发表评论:

音乐教室排行
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网站分类
搜索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