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音乐教室 > 正文

读一首明人在夏天写的好词——钟教授陪您读古诗词(48)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7-30分类:音乐教室浏览:17评论:0


导读:原标题:读一首明人在夏天写的好词——钟教授陪您读古诗词(48)读一首明人在夏天写的好词——钟教授陪您读古诗词(48)...
原标题:读一首明人在夏天写的好词——钟教授陪您读古诗词(48)

读一首明人在夏天写的好词

——钟教授陪您读古诗词(48)

潇湘逢故人慢

拟王和甫

[明]韩洽

园亭晴敞,正梁飞旧燕,林唱新蝉。望清景无边。有青峰回合,碧渚相连。葛衣纱帻,对南薰、一曲虞弦。起无限、乡心别恨,潇湘夜雨朝烟。〇曲终也,余韵在,见游鱼浴鹭,出没波间。爱褥草芊绵。更秾柳垂池,翠柏参天。日长人倦,向北窗、欹枕高眠。愁魂绕、沧浪云梦,片时行尽三千。

《潇湘逢故人慢》一调,始自北宋王安礼。安礼(1034—1095)字和甫,抚州临川(今属江西)人。哲宗绍圣年间,官至资政殿学士、知太原府(今山西太原一带)。其词今仅存三首,以南宋曾慥《乐府雅词拾遗》卷上所载《潇湘逢故人慢》一篇最为著名,全词曰:

“薰风微动,方樱桃弄色,萱草成窠。翠帏敞轻罗。试冰簟初展,几尺湘波。疏帘广厦,寄潇洒、一枕南柯。引多少、梦中归绪,洞庭雨棹烟蓑。〇惊回处,闲昼永,但时时、燕雏莺友相过。正绿影婆娑。况庭有幽花,池有新荷。青梅煮酒,幸随分、赢得高歌。功名事、到头终在,岁华忍负清和?”

是初夏时节倦宦思隐之辞。韩洽此词,即拟王安礼,也写孟夏清和之景;但细味文意,主题似为羁旅湘中、思乡怀人,与王安礼之作稍有不同。当然,二篇都于清幽明丽中见悠悠惆怅,格调大体上还是相近的。

“园亭晴敞,正梁飞旧燕,林唱新蝉。”一起三句平出,点地点时。

那晴光中的园圃、亮敞的亭台,是词人徙倚流连之处。梁上穿飞的燕子,仲春时节来自海上,现在已是老相识了;而林间刚刚开始引吭高歌的知了,却是陌生的朋友。一鸟一虫,“新”“旧”对举,由春入夏的季节转换,不经意地由写景文字中顺手带出。

燕飞,是“动”;蝉唱,是“喧”:其对面都是一个“静”字。然而,如若细细含咀,便觉梁燕双飞,“动”而不“乱”;鸣蝉一阵,“喧”而不“攘”:恰恰渲染出了夏初园林中的那一份幽静。艺术之辩证法,其妙有如此者!

“望清景无边。有青峰回合,碧渚相连。”接下来两韵,一点二染,拓开境界,引出遥山远水。就三句本身言,虽乏善可陈,但与上文合勘,出遐观于近览之后,敛细微入阔大之间,相得益彰,犹不失作家规矩。

“葛衣纱帻,对南薰、一曲虞弦。”以上三韵,皆作者耳目所接,虽有人在,却隐于摄像机后。至此,他大步走出,站到了广角镜前。

伪《孔子家语·辩乐》载,上古贤君虞舜尝弹五弦之琴,造《南风》之诗:“南风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字面义是说夏日南风驱暑送凉。韩词云云本此。你看他身穿夏服,髻裹纱巾,向着和煦的南风,拨动了瑶琴的弦索,多么潇洒!多么怡悦!然而,谁想到下面会是这样两句:

展开全文

“起无限、乡心别恨,潇湘夜雨朝烟。”琴弦之动,心弦也跟着颤抖起来。“虽信美而非吾土兮,曾何足以少留?”(汉王粲《登楼赋》)是啊,此地风光再好,终究不是自己的故乡。一片阴郁的客愁,霈然而起,笼罩了词人的心境。上文愈是爽朗、超旷,片尾跌出的这两句分量就愈是沉重。

“潇湘夜雨朝烟”,已非当前实景,而是作者迷惘心绪的外化;同时它又形象地告诉读者:词人羁居之地为湘中(潇、湘二水在今湖南零陵合流,北注洞庭湖),其客愁亦不自今日始,潇湘江上的凄迷景色,朝朝暮暮都在牵惹着游子的乡情。

相传虞舜南巡,死在苍梧(山名,在今湖南宁远境内),二妃娥皇、女英从征,溺于湘水,遂为潇湘女神,每出必有风雨随之(参见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湘水》)。由虞弦南风逗出潇湘烟雨,不仅切时切地,且借和当地有密切关系的远古人物及其神话传说,丰富了词的含蕴。就事而言是词人援琴自鼓、客心自警,就词而言又使人萌生舜鼓琴而二妃愁的幻觉,迷离惝恍,真有“天光云影,摇荡绿波,抚玩无斁,追寻已远”(清周济《介存斋论词杂著》)的妙诣。

“曲终也,余韵在,见游鱼浴鹭,出没波间。”过片换头,词意振起。

此数句承上“一曲虞弦”而来,言抚琴既止,而尾音袅袅,犹在水上荡漾,逗引得潜鳞沉羽,也自浪花中探头仰喙,仿佛要追啄那一串串稍纵即逝的音符。何等空灵?何等飘逸?鱼乐鹭欢的景象似乎稍许熨平了词人心中的波动,于是乃有下文:

“爱褥草芊绵。更秾柳垂池,翠柏参天。”芳草萋萋如茵,池柳垂垂如帘,古柏森森如盖,夏日的这一派浓渌啊,像一坛酽酽的竹叶青酒,令人沉醉,还有什么忧愁是它所溶解不了的呢?

“日长人倦,向北窗、欹枕高眠。”夏日昼永,与睡相宜。词人在园林中徜徉得久了,不免困乏,乃回屋,上榻,侧枕一寻南柯。晋陶渊明《与子俨等书》曰:“五六月中,北窗下卧,遇凉风暂至,自谓是羲皇上人。”作者不会不知靖节先生这一段为历代士子所津津乐道的名言,他既将此意境隐栝进自己的词作,我们也只道他果真心如古井,沉静无澜了。殊不料煞拍二句又一次“长洪斗落生跳波”(宋苏轼《百步洪》诗):

“愁魂绕、沧浪云梦,片时行尽三千。”原来,下片前四韵云云,不过是暂时的释然,在他的潜意识中,乡思客愁未尝有一丝一毫的消减!

“沧浪”,水青之状。“云梦”,古大泽名,后大半干涸,只剩一小部分,即洞庭湖。

这两句巧妙地化用了唐人岑参《春梦》诗意:

“洞房昨夜春风起,遥忆美人湘江水。枕上片时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

言自己北窗一梦之顷,思乡的愁魂已然绕过沧波浩渺的洞庭湖,直奔亲人那里去了。作者家在苏州,自湘还吴,例当循潇湘之水放棹北行,过洞庭湖,转入长江,顺流东下。梦里还家,本极浪漫;魂绕洞庭,又忒现实(直飞苏州,岂不省力?)——这“梦”显然是经过一番艺术加工的,它以虚幻的形式写出了作者盘算如何取道东归的真实内容。“乡思”与“相思”不但音谐,在意义上也往往是统一的(如果所思就是自己的闺中人且即在故乡的话),上结已明言“乡心别恨”,此处又借唐诗暗点相思怀人,笔法错综,亦颇值得称道。

这首词,如上所述,上下片各可分作两层,都是前四韵写景纪事,末一韵抒情;前四韵闲适,末一韵幽忧。按文句计算,景语多而情语寡,怡悦语繁而惆怅语约;但究其要旨,却是情为主而景为宾,悦为表层而忧为深层。全篇二度起落,两番弛张,文情有跌宕之波峭,笔势见纵控与推挽,章法迥不犹人,甚是耐读。

【作者介绍】

[明] 韩洽,明崇祯年间在世,字君望,长洲(已废入今苏州市)人。诸生,隐居阳山(在今苏州西北)。善诗词,有《蟾香堂集》。

编辑/章雪芳校对/冯 晓

声明:部分图片仅为欣赏、交流、分享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

标签:钟教授虞弦南风王安礼夏日明人夏天故人虞舜柳垂池洞庭湖词人南薰


欢迎 发表评论:

音乐教室排行
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网站分类
搜索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