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音乐资讯 > 正文

任天堂核包裹下的二次元电子核新人:超级斩能走多远?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8-02分类:音乐资讯浏览:31评论:0


导读:原标题:任天堂核包裹下的二次元电子核新人:超级斩能走多远?|艺人观察超级斩在第一期出场时,满满的二次元气息扑面而来。...
原标题:任天堂核包裹下的二次元电子核新人:超级斩能走多远? | 艺人观察

任天堂核包裹下的二次元电子核新人:超级斩能走多远?

超级斩在第一期出场时,满满的二次元气息扑面而来。用乐队HyperSlash的首字母“HS”组成的手势像是在解开封印一般,向乐迷们喊出:“我们一起战斗到最后吧!”

《Monopoly》,翻译成中文是大富翁,是超级斩2017年第一张迷你专辑《ALL-OUT ATTACK》中的歌曲。

前两个八拍,歌曲以8-bit的声音开场,让人觉得眼前一亮;接下来标准的重型riff立刻让整场观众燃炸起来;再次转回到8-bit旋律,酸在舞台上跟着音乐带领观众一起呐喊……首场表演,基本上没有重复性的段落。

人声融入了autotune、舞台呈现中加入二次元宅舞元素,正常表演十分抓人,也让乐夏的众乐队感叹到后生可畏。酸吼着核嗓,也震惊了场下的大乐迷们,大张伟更是表示超级斩是自己目前为止最喜欢的乐队,是“叹为观止的好”。

最终,超级斩以203票成功晋级,这是乐队三人没有想到的。

任天堂核包裹下的二次元电子核新人:超级斩能走多远?

在此之前,超级斩的知名度并不高,微博中只有3000余名粉丝。那么,这样一支“宅核”的小众乐队,是从哪里被挖掘出来的呢?去年,超级斩的成员们决定寻求更多曝光机会,参加了很多场比赛,其中就包括“乐夏巡星计划”,没想到能一路过关斩将,登上《乐夏2》的舞台。

展开全文

不同于老牌硬核乐队,超级斩的音乐中不仅融入了8-bit、autotone的电子音色,还融入了雷鬼元素。乐队向小鹿角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表示,“未来世界上的音乐会互相融合,一定还会产生更多我们预想不到的变化。”

超级斩在乐夏的舞台中,象征着未来的希望,让行业看到了更多新鲜音乐、更加多元化的可能。

超级斩特质:二次元电子+金属核

HYPER SLASH超级斩来自中国的新派重型音乐重镇广州,主唱酸、吉他手文件夹、贝斯手元帅均来自于同一所大学的音乐社团,元帅和酸此前更是一起玩乐队的队友,文件夹则是学长。

三人正式成军于2016年。虽然在大学时期,酸和元帅尝试着创作自己的音乐,但面临着毕业,乐队也曾经被放弃过。和文件夹凑到一起,三个人终于找到了未来的方向,就是要将自己喜欢的ACG文化和音乐结合在一起。

任天堂核包裹下的二次元电子核新人:超级斩能走多远?

2017年,超级斩自己发行了他们的第一张EP《All–Out Attack》,这张专辑融入了三名成员全部心血,文件夹更是辞掉工作,全心倾注在这张专辑中。

演过三轮巡演,超级斩一直在工作和乐队之间平衡。终于在去年,他们决定想带着乐队更好的走起来,于是参加了很多比赛,“乐夏巡星计划”就是其中一个。最终闯入了总决赛。

超级斩在大学时期接触到乐队这个形式,与他们在乐夏“同场竞技”的左右乐队,便是他们的启蒙乐队。

“当时我们在一个社团,之后左右乐队来广州演出,大家组团一起去看他们,真的非常喜欢他们。”酸回忆道,主创同时受到日本ACG文化深远的影响,具体来说,则是二次元的世界观贯穿着他们的音乐与表演。

“一个人是如何努力的、友情是什么样子的、如何追求理想的,动画中的这些描述会让我们比较沉迷其中,之所以能组成一个乐队,也是大家都认同这样的世界观。”文件夹这样解释ACG文化对乐队产生的影响。

日本摇滚乐队与动漫的联系紧密,Fear and Loathing in Las Vegas也不例外。

任天堂核包裹下的二次元电子核新人:超级斩能走多远?

△ Fear and Loathing in Las Vegas

这支乐队于2008年在日本神户成立,是一只电子核乐队,被国内乐迷称为“赌城”。他们的音乐多次被选用为《全能猎人》等动漫的片头曲、片尾曲。日本动漫在国内的有效传播,也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了日本乐队在国内的知名度。

《寄生兽 生命的准则》在国内的高知名度,也让大部分乐迷通过片头曲《Let Me Hear》认识到了“赌城”这支乐队。“赌城”的音乐也多次被收录到游戏中,包括《实况足球》和《jubeat copious》,乐队大量运用了声码器合成器的同时也融合了后硬核、情绪核等风格。

超级斩同样是在看动漫的过程中,接触到的这支乐队。他们对于“赌城”的热爱,几乎是百分之百,很大一部分也受到了他们音乐的影响。有段时间,文件夹一直沉迷于研究日本动漫音乐中的音乐编曲与技法;酸则跟着B站的教程练习核嗓。

在音乐性上,超级斩将自己定义为宅核、电子核和另类摇滚,融入了重型音乐中常见的发声方式“核嗓”。节目中,大乐迷周迅也尝试了核嗓的嘶吼,这种声音是一种沙哑、有颗粒感的嗓音。

实际上,电子核脱身于90年代的“Nintendocore”(任天堂核),也就是利用了任天堂红白游戏机中的电子声音所产生了一种硬核音乐。任天堂核则是又来源于90年代Trance舞曲后、与emo乐队升级后的新型核团新融合而产生的新型音乐。

任天堂核包裹下的二次元电子核新人:超级斩能走多远?

经历了千禧年“NWOAHM美国新浪潮金属运动”之后,市场上出现了许多年轻的新生代后核团体,他们在以EMO-core(情绪硬核)作为主体元素的同时加入了大量电音合成及混响、舞曲的效果,呈现出了一种新派音乐形式。

超级斩具备着标志性的女生vocal,既带有中二感十足的动漫气息,又有能让人跟着甩头Pogo的重型riff与breakdown。音乐避免重复性的段落、独树一格的8-bit音色,混合元素丰富,autotune的人声,让音乐富有科技未来感。

在演出风格上:超级斩配合着他们的音乐,舞台表现上也十分丰富。“就像我们不想让我们的音乐太无聊一样,我们的舞台展现仍然要配合着音乐段落,做出不同的变化”,超级斩在舞台中不仅带有宅舞特质,带领着观众们一起呐喊口号,也有着重型音乐中的潇洒与张力。

新派重型音乐如何立足?

那么,超级斩这样的新派重型音乐,作为小众音乐,如何立足于行业呢?

超级斩的出现,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日本女子偶像重金属组合Babymetal。

任天堂核包裹下的二次元电子核新人:超级斩能走多远?

△ Babymetal

中元铃香、水野由结、菊地最爱三人从日本偶像组合樱花学院毕业,与神乐队于2010年组成女子偶像金属乐团。在日本这个成熟的音乐市场体系下,Babymetal从十几岁的孩子,成长为20岁的少女偶像,与重金属音乐进行创新融合,获得了极大的商业成功。作为新派金属尝试,Babymetal席卷了欧美“老炮”重金属市场,带去了更多新鲜的可能。

2018年5月,Babymetal建立了自己的唱片公司 Babymetal Records。与 5B Artist Management And Records 建立合作。

随着重型音乐在市场中的不断发展变化,更多音乐元素的融合,21世纪之后,诞生了很多“电子核”乐队。

任天堂核包裹下的二次元电子核新人:超级斩能走多远?

实际上, 超级斩这一类艺人在国内市场是稀缺的。首先,重型乐队中女主唱占比少;其次,超级斩带有强烈的二次元中二气息,不同于其他重型乐队的热血与活力。看他们的演出,甚至有点像在看B站的二创视频,超级斩带着强烈年轻一代的流行文化与时代印记。

关于超级斩音乐的特别之处,主唱酸直言这是他们的优势也是他们的劣势。“喜欢我们的人会特别喜欢,但是对于那些喜欢传统老牌重型音乐的乐迷来说,我们的音乐也许真的很难被接受。”

抱着冒险的态度出现在乐夏的舞台上,超级斩所呈现的仍然是一次充满新鲜感、表现力十足、想法新奇的乐队。尽管寂寂无名,但这也是带给专业乐迷和大众乐迷惊喜,能晋级的重要原因之一。

重型音乐能出圈吗?

重型音乐虽然小众,但是诞生时间非常早。早期的Metellica、铁娘子、Pantera、Slipknot以及玛丽莲曼森基本上在市场上占据着垄断地位。

任天堂核包裹下的二次元电子核新人:超级斩能走多远?

随着音乐在世界上的不断发展,多种元素对音乐风格的影响,重型音乐这么多年来一直焕发着生机,并犹如树根般延展出各种各样的重型音乐风格。

对于中国的重型音乐乐迷来说,这个小众圈子一直在发展,而且自成生态。

重型音乐在大众当中的接受度一般比较低,超级斩这一次在乐夏,有可能带领重型音乐出圈。原因在于以下三点:

对于重型乐迷来说,超级斩的编曲丰富,重型元素到位,且对于国内的重型音乐市场来说,是一股清流,能够同时满足重型乐迷的新鲜感和要求。

对于大众乐迷来说,超级斩在重型之外的同样具备“悦耳之处”:autotune的人声具备电子科技感,充满二次元中二感吸引ACG文化爱好者,女主唱的声音有辨识度,音乐中具有符合大众化审美的特点,更容易让别人接受;

对于行业乐迷来说:乐队在“二次元”设定方面,同样有着很多跨界合作的可能。而超级斩这样的电子核乐队,现场仍然是最吸引人的、也是最好推广的途径。

不过,重型音乐是有一定欣赏门槛的,也许乐队是否出圈并不重要。超级斩认为,登上《乐夏2》除了能给乐队带来更多曝光,能够带着乐队走起来,也能够让更多人听到这样的音乐,也许会吸引到更多的新乐迷。

任天堂核包裹下的二次元电子核新人:超级斩能走多远?

超级斩在节目中反复出现的一句话是,“这个夏天,我们一起战斗到最后吧!”这句话作为超级斩的Slogan,精准地表达了超级斩想传递给大家的能量与希望。

对于超级斩来说,《乐夏2》是一支年轻乐队进入新阶段的一个不错的起点,未来仍然有着无限可能,期待接下来在乐夏的表现。

对话超级斩HyperSlash:“做音乐就是要表达自己”

小鹿角APP:参加乐夏巡星计划时,你们正处于什么样的状态?

超级斩:当时其实没有怀着一个目的特别明确的想法。因为我们主要在广州发展,走过三次巡演,不过去过的城市也没有很多。当时我们刚刚举办完个人专场,觉得我们需要更多的曝光机会,所以当时是参加了挺多的比赛,乐夏巡星是其中一个。

小鹿角APP:为什么上《乐夏》的首场表演,选择了《Monopoly》这首歌?

超级斩-文件夹:其实是一个冒险了。因为这首歌重型的部分会比较多,我们会觉得乐队本来就很可能是一轮游的,然后选一首比较冒险的歌,万一过了的话,我们就会觉得在后面的空间会特别大,自由度特别高。

另外导演组这边给我们的反馈就是他们非常喜欢我们,包括灯光组舞台组,他们听了这首歌之后,工作热情非常高涨。我们觉得既然大家都有比较统一的考虑的话,所以我们就最终选择了这首。

小鹿角APP:有预期自己会在乐夏上走多远吗?

超级斩:其实并没有。我们自己私下聊过,包括网上大家也评论觉得我们这种风格肯定会“一轮游”,所以也没有想过自己能走到哪一步。我们就把心态摆正,有机会演到的歌,就把它做好。

第一场得到那样的票数其实还是挺惊喜的,有种想象不到的被接受、被包容的感觉。包括和节目组的配合上,感觉也得到了工作人员的喜爱,他们出自这种喜爱,给我们设计了那样的VJ和灯光,让我们也感觉到了他们的热情。

所以我们非常幸运,得到了大家的照顾,能感觉到这个地方非常欢迎我们,他们能够给我们一种音乐发射出去,反射回来反馈的力量。

任天堂核包裹下的二次元电子核新人:超级斩能走多远?

小鹿角APP:你们的现场表演很特别,有手势、有舞蹈、有大喊,通过这样的表演方式,希望表达什么?

超级斩:我们在舞台上的表演和我们的编曲逻辑是相通的。如果我站在这个地方演完全场,同样会觉得很无聊,所以怎样去表达才是符合这首歌的段落以及想要表达的东西,是我们要思考的。所以才会出现大家看到的,表演中穿插着的很多手势和动作。

在二次元,其实主要是世界观这部分。动画里面经常会有很关键的核心,包括一个人怎样去努力,友情是什么样的、追求梦想的过程是怎样的,动画当中的这些描述会让我们很沉迷在其中。包括我们的音乐表达和现场,都有贯穿这个世界观在里面。

小鹿角APP:你们歌曲创作的灵感来源是什么?

超级斩:大部分来源于生活,但是我们也会希望这些来源于生活的题材,能够以小见大。我们在创作的时候有一定分工,不过几乎都是一起在做,混音一般是交给外面的混音师去做。

小鹿角APP:你们在编曲上有怎样的思考?

超级斩:编曲上,我们的作品重复段落会比较少,甚至是没有。当我们习惯这种思维模式之后,有时候做一些就很常规但不必要的重复段落,自己会觉得很无聊、很闷,所以会避免这样编曲。不过也不是说绝对不能重复了,主要还是看有没有这个必要。

小鹿角APP:为什么选用8-bit这样的音色?

超级斩:因为做音乐最主要还是要表达自己,我们最早接触到的电子音色,其实就是红白游戏机,对我们来说它是最原始的电子音色。所以我们很想用它来表达我们想表达的东西。

任天堂核包裹下的二次元电子核新人:超级斩能走多远?

小鹿角APP:你们感觉到重型音乐在往圈外走吗?

超级斩-文件夹:我个人没有这个感觉。我只是觉得,歌迷们更愿意去表达了,一般乐迷对这种风格的包容度我感觉没有特别大的变化。

超级斩-酸:其实我没有觉得自己在做很少人听的音乐,因为放眼世界去看,这种风格不是现在才有,也不是第一个在做。这种风格其实本身是存在很多受众的,只是你现在得到一个机会,可以让他放到一个主流的平台去传播,的确是非常好的。

小鹿角APP:你们认为自己的优势是什么?

超级斩-酸:我们音乐的和乐队的特点就是我们的优势,但其实也是劣势。我们的这种音乐,独一无二的地方可以让喜欢的人非常喜欢,可是这部分的独一无二,也会让那些喜欢传统重型音乐的人,并不理解我们这种音乐,所以对也是我们的劣势了。

小鹿角APP:你们跟自己的粉丝关系密切吗?

超级斩-酸:我们跟乐迷之间的关系的确很好,我们有非常自豪的、很理性的、质量很高的乐迷,粘性很高。而对于我们来说,他们是最理解我们的那部分人,他们真的一直陪伴着我们,想我们朋友一样跟我们一起战斗。

也会有新的乐迷发现了我们,更感动的是,有很多粉才会更你了解我们的乐迷会帮我们做一些音乐普及、解释的工作,我觉得有他们真的非常好。

小鹿角APP:对未来有什么样的期待?

超级斩:我们当然会希望乐队能走得比之前更好了,因为我们之前都是一边做音乐一边工作,之后当然希望能够做到用乐队养活乐队的话,那是最理想化的。我们也希望能够推出自己很喜欢很满意的新专辑。

长对话| 刘炫廷:“不仅仅做一个Rapper

想靠作品说话的刘炫廷,正在一步步朝着音乐人这个目标进发。

请回答2020 | 面孔陈辉“我是一个乐观的现实主义者

我们最大的突破就是我们永远没有被这个时代抛下,我们永远在用心做的音乐。

标签:新人音乐二次元乐夏Las电子-bit文件夹Fear乐迷


欢迎 发表评论:

音乐资讯排行
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网站分类
搜索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