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音乐资讯网!
中国知名的音乐资讯门户网,为您提供最新及权威的音乐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音乐创作 > 正文

能抓住的,都不是我想要的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8-03分类:音乐创作浏览:77评论:0


导读:原标题:能抓住的,都不是我想要的题图/SimonKerola尾声我像一只抓钩在世界底部拖滑抓住的都不...
原标题:能抓住的,都不是我想要的

能抓住的,都不是我想要的

题图 / Simon Kerola

尾声

我像一只抓钩在世界底部拖滑

抓住的都不是我要的。

疲惫的愤怒,炙热的退让。

刽子手抓起石头,上帝在沙上书写。

宁寂的房间。

月光下家具站立欲飞。

穿过一座没装备的森林

我慢慢走入我自己。

作者 / [瑞典] 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

翻译 / 李笠

选自 / 《特朗斯特罗姆诗歌全集》,四川文艺出版社

“我持有遗忘大学的毕业证书,并且两袖清风,像晾衣绳上挂着的衬衣。”这是特朗斯特罗姆曾经说过的。

在《尾声》的开篇,他似乎再一次将这样的状态做了一个比喻:是晾衣绳上的衬衣,也是在世界底部滑拖的抓钩——“抓住的都不是我要的”,总归人生一场,大都是“求不得”和“抓不住”。

但这首诗是带有绝望的美感的。它很像一幕慢动作,刽子手慢慢抓起石头,上帝在沙上书写,月光下的家具悬浮着,萦绕着微光,恍如失重随时会升腾到半空中,而你穿过上帝手中的流沙,穿过宁静的房间,穿过一整座幽深的森林,抵达的是“自己”。

想起七月末的一个夜晚,那是进入高温前难得的清凉日子。我健完身疲惫不堪,就将脑袋靠在车窗上发呆。风是凉快的。路口恰好是红灯,隔壁车子也并排停着。车子音响开得很大,我好奇地探头看了一眼,车主应该也上了年纪,似乎在听一本俄罗斯文学,主角的名字又长又拗口。

不知道红灯为什么那么长,以及为什么下一个、下下个仍然是红灯,以至于让我在嘈杂声中断断续续地听了好几节抑扬顿挫的对话。然后车辆驶入新的车道,声音远去,两边的树木郁郁葱葱地在风中晃了晃,与后面仍旧亮着灯的写字楼沉默问候。我躲在车窗后像是秘密地参与了一次古怪互动。

那时候我想,悲伤和狂喜也许最后都找不到落脚点,生命里的一切我们都在镜中看着它们,看它们与我们相遇,在我们的时间里穿行而过。

荐诗 / 姜莱

2020/08/02

第2703夜

标签:穿过红灯朗斯特罗姆沙上上帝车窗晾衣绳尾声森林衬衣simonkerola李笠


欢迎 发表评论: